顶点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窗外的死神

第七百一十四章 窗外的死神

  长春叽叽喳喳说着,苏顾在旁边做必要的补充和解释,很快把什么都说清楚了。

  逸仙轻轻地抱住长春的头,抚摸着少女柔顺的长发,露出欣慰的笑容,后继有人了。

  其实单单从历史来说,长春在五十年代加入人民海军,七十年代进行现代化改装,最后退役停泊在银滩,变成旅游景点。逸仙属于国民党海军,双方所属党派、阵营不同属于敌人。

  不过像是逸仙号有成为阿多田号练习舰的经历,宁海是向日本采购的军舰,大家一样对日系不满,主要原因是在船员的心目中日军是敌人。然后在大人物眼中是敌人的新中国海军,众多船员并没有这样的意识。

  站在一边看着,苏顾笑了一下,随后他开始在厨房翻翻找找。

  作为提督,他必须承认比起自己的舰娘来说,像是列克星敦、华盛顿等等,没有那么强的能力。虽然平时还是有一些事情,与其说是大家做不来,必须自己才能做,不如说是舰娘为了自己的自尊心让给自己的。某种意义上面来说,一直在吃软饭。

  既然做不来能力强大的提督,那么就做温柔的提督。长春一直没有吃饭,他可是帮忙记着。

  重庆双手握着放在小腹前,她看到苏顾的动作,说:“提督你又饿了吗?这里没吃的,等等开始准备晚餐了。”

  “不是我饿了。”苏顾说,“长春着急赶回来,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

  一个舰娘出击的时候,因为深入大海,可能在海上待很多天,根本没空吃饭,只需要有资源就可以维持生活了。然而当她们收起舰装的力量,还是会感到饿。

  从逸仙的怀抱中挣脱,长春说:“不要紧,等一下就好了。”

  长春说是那么说,苏顾不能真就放弃了,他道:“这里没东西,等等我们就去咖啡厅,那里有点心。要不然去高雄面馆,拉面、火锅、关东煮什么都有。”

  只要是自己的舰娘就好,对于阵营,苏顾没有分得那么清。对大家来说就不一样了,咖啡厅还好,亚特兰大在经营,高雄面馆怎么能去。宁海、平海道:“这里是厨房,有我们在,为什么还要去别的地方吃?提督是看不起我们吗?”

  逸仙得知了长春的状态,她顿时板起脸,冷若冰霜:“提督你为什么不早说?”

  苏顾道:“刚刚在说话。”

  逸仙问长春:“想吃什么?”

  “随便。”长春打量着周围。

  “稍等片刻。”逸仙如此说着,她看了看橱柜。

  可以嘲笑作为轻巡洋舰,还是慢速舰,如果不是情怀,恐怕是在所有轻巡洋舰中垫底的那几个之一。但是论厨艺,逸仙有自信不输给任何人,的的确确目前她在镇守府厨艺是N0.1的存在。

  大厨一般是男性,主要原因炒菜是个体力活,像是颠锅便需要力量。然而这对舰娘来说,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此时站在灶台前,当逸仙拿起大勺的那一刻,她整个人气势顿时一变,像是有熊熊的火焰在身后燃烧……其实她只是在准备蛋炒饭罢了。

  重庆站在逸仙身边,这些简单的料理自然不需要打下手,她在观摩厨艺。

  没有抽油烟机,打开排风扇。熟练的生火、架锅、倒油,等待油渐渐热起来的空隙,逸仙把蛋打进碗中。不需要打蛋器,筷子就够了,等油冒起烟来,再把调好的蛋液倒进锅中……围裙、分岔到大腿的旗袍、黑发绾起的认真的大美女、有条不絮的准备,优雅的动作,炒蛋炒饭也变成了艺术。

  扑鼻的香味袭来,长春坐在厨房那张平常用来摆放菜的长桌边,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好香。”

  苏顾在旁边卖弄:“长春,我告诉你,蛋炒饭必须用隔夜的冷饭。”

  已经不是英舰了,现在是渔政船,重庆跟在逸仙的身边学习,如今已经是很优秀的厨娘了。她在旁边说:“提督你就不要卖弄你的那点知识了,蛋炒饭用隔夜饭主要是因为饭的水分会挥发一点,比起新鲜的饭要硬一点,容易散开。但是隔夜饭太硬了,一样会影响口感。新鲜的饭,只要放置一下,不粘在一起就够了。”

  长春晃着腿,嘻嘻笑:“提督,露陷了吧,你的厨艺根本就不行。”

  苏顾表情怨念,他辩解:“长春,你这就错了,我的厨艺很好,和逸仙学的。”

  重庆调侃:“你是来得很勤,不过你是来学厨艺,还是来偷吃菜,还是来找逸仙说话,偷看大长腿,我就不知道。”

  “重庆!”眼见打趣到自己头上了,逸仙挥舞着铁铲喊了一声,作势欲打。

  “好,我不说了。”重庆举手投降。

  逸仙总算放下铁铲,她又问长春:“长春,你吃辣吗?”

  “吃。”

  “还是少吃点辣。”找出一个玻璃罐,那是她做的辣椒酱,逸仙给蛋炒饭加了一小勺辣椒。

  蛋炒饭本来就是很简单的料理,逸仙很快就制作完成了,端到长春的面前。

  没有玩什么花样,比如说加入海鲜、叉烧、火腿、黄瓜等等,只有几点葱花的青色点缀在金黄的饭粒上。苏顾替逸仙说:“黄金蛋炒饭,招待不周。”

  “一碗蛋炒饭你都能取出名字。”重庆给长春倒了一杯水。

  苏顾坐在长春的身边,他看了看重庆放在旁边的搪瓷杯,佯装不满道:“重庆,你这是拿给长春喝的吗?”

  “嗯。”重庆有点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水。谁要喝水。”苏顾说,“伏特加,先来一瓶。”

  “我现在不是果敢了,我不喝伏特加。”长春眨眨眼睛,然后举起手,显然是在搞怪,“我要茅台、五粮液、二锅头。”

  苏顾说:“只有三花酒。”

  长春道:“也是,来一打。”

  只是玩笑罢了,没有人真去拿酒,苏顾看着长春大快朵颐,他道:“我听萤火虫说,信赖偷偷把酒藏在房间里面,每天睡觉前要用盖子喝一小口,不然睡不着。”

  重庆说:“我没有听说,提督你又在诽谤人吧。”

  “你和萤火虫熟,还是我和萤火虫熟。”苏顾一脸不屑。

  长春拿着筷子,碗里还放着汤匙,她说:“信赖,她那个苏修。”

  社会帝国主义,苏联修正主义,苏顾道:“长春,你真的懂苏修什么意思吗?”

  长春无所谓承认了:“不懂。”

  作为轻巡洋舰,平海有着小萝莉的身材,她趴在长桌上面,一只手垫在下巴下,一只手伸直了:“信赖每天和萤火虫在一起,要不然和晓、雷、电在一起,她已经背叛革命了,被资本主义腐化了,不是同志了。”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只是搬出来说说好玩罢了。现在是舰娘,大家信仰的都是提督主义。

  “又一个同志,可惜了。”长春摇摇头,“糖衣扒下来,炮弹打回去都不知道。”

  逸仙好笑拍了拍宁海的小脑袋:“萤火虫是信赖的朋友,晓、雷、电是信赖的姐妹,她们当然每天在一起了。”

  平海哼了一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这回逸仙重重拍了拍宁海的头,她说:“这种话你可不要乱说,万一给日系听去了影响不好。”

  其实知道如今大家都是舰娘,是姐妹,平海嘟嘟嚷嚷:“我又没有说她们。”

  很多矛盾就是由于在小事上不在意造成的,逸仙道:“那也不能说。”

  “我也是这么认为,如今日系没有欺负你们,或者做什么坏事。”苏顾插嘴,作为提督,他的责任调解矛盾。虽然作为镇守府吉祥物,经常引起矛盾,

  平海盯着苏顾,她说:“你就知道帮她们了,偏心。”

  “我偏心也是偏向你们。”苏顾说。

  “你婚了赤城,每天和瑞鹤在一起。”平海说,“居然不婚逸仙姐姐,逸仙姐姐哪里去赤城差了,不然婚重庆姐姐也好。”

  苏顾不知道说什么了,逸仙和重庆一左一右扯住平海的脸,逐渐用力。

  平海捂着脸默不作声了,宁海咯咯笑,逸仙坐在长春正对面,问:“好吃吗?”

  长春已经把蛋炒饭干掉了一大半了,她连连点头:“好吃,超级好吃。”

  长春又露出苦恼脸:“以前天天吃土豆。”

  “英舰没有一个懂料理的人。”其实声望的厨艺还过得去,苏顾这句话是专门对着重庆说的,为重庆刚刚抬杠报仇。

  除开土豆和炸鱼,没有别的什么了。重庆想要辩驳,无话可说。尤其是跟在逸仙的身边,了解得越多,越发感觉曾经多浅薄。

  长春倒是摇着筷子:“不是英舰,是土豆,土豆奥班农号,她喜欢死了土豆。她每次都给我做烤土豆、蒸土豆、炸土豆、烧土豆、炒土豆、土豆泥,反正就是土豆盛宴就是了。”

  苏顾问:“你的朋友?”

  “我最好的朋友。”长春说,“早知道把她叫过来了,让她品尝一下什么叫做美食,真正的美食。”

  苏顾不动声色,他说:“以后也可以,随后都可以叫过来。”

  长春点点头:“我的声呐和投弹器还在她的身上,没有问她要回来。”

  蓦地想到了什么,筷子敲在碗里,长春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栽倒在餐桌上面,喃喃自语:“提督,对不起,我不会反潜了。”

  疯狂抱怨了一阵子,长春终于又坐直了,满脸的骄傲:“虽然没有办法反潜了,不过我现在变得很强了……什么俾斯麦、提尔比茨、威尔士亲王,大而无用,吃得多干得少。导弹的出现,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降临,超视距打击。”

  “最好不要在她们的面前说。”苏顾提醒长春,他想了想,“要说超视距打击,航空母舰才是。”

  在苏顾的了解中,战列舰、战列巡洋舰的确已经过时了。海上突击威力最强大的舰艇编队,以航空母舰为中心,再搭配巡洋舰、驱逐舰、支援舰。当然了,那是现代战舰了,真正的战舰,如今舰娘又有许多不同。类比一下游戏,在二十四B-25开幕洗地面前,除开潜艇众生平等,活动只能够依靠带路来限制。

  叹气,长春愁眉苦脸,航空母舰索敌太厉害了,可以在自己发现她们前发现自己。目标找不到没有办法发射导弹,然后舰载机已经近在咫尺了。她说:“只要我的索敌再强一些,只要导弹的射程再远一些。”

  航空母舰索敌最高,苏顾道:“有可能吗?”

  “没可能。”长春泄气。

  “喂喂。提督怎么老是说丧气话,涨敌人士气灭自己威风。”长春突然挖了一勺蛋炒饭,送到苏顾的面前,“来,我喂你,说两句好话给长春听。”

  少女凑得很近,明艳又可爱,细腻的皮肤、弯弯的睫毛看得一清二楚。

  原本从密苏里的口中得知了长春的存在,猜测是不是果敢成长了,苏顾便从列克星敦的口中打听了果敢的情报。可爱的白发小萝莉,有着相当认真、负责的性格,口口声声不好好工作的人都要送去西伯利亚挖土豆。如今果敢变成长春,相当有活力,不仅仅如此,从见面到现在做过很多亲近的动作……似乎,提督控?

  周围那么多人,苏顾想要拒绝的,想想长春已经做到这样的地步了,吃一口没什么吧。

  长春没有罢休,她喂了苏顾一口,又挖了一勺,说:“提督,以后也要一起吃饭。”

  “好。”

  “只能和长春一起吃饭。”

  苏顾说:“这个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长春抱住苏顾的手臂,脑袋旁若无人的靠上去。本质上苏联船、毛子船,比起所有人都更加的大胆、主动,“那么提督无论做什么都要和长春在一起。”

  哐哐哐——

  听起来像是手指敲着玻璃,苏顾往窗户看,那里站在两个人。

  看起来有气无力的北宅,对于自己的提督被别的小姑娘抱着,她一脸无所谓。

  刚刚收回手敲玻璃的手,萨拉托加面无表情,无悲无喜。

  http://www.lvsetxt.com/books/14/14280/64030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