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借人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借人

  其实,孙明华在二处和经济处,都相中了一些人。只是,有些人他带不走,朱慕云也不会放。虽然朱慕云对他很客气,可如果自己不识时务,什么要求都敢提的话,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借个人当然没问题,要不要把我借过去?”朱慕云开玩笑的说。

  “当然不敢。我要借的是宋鹏,你放心,只用几天。”孙明华说,对宋鹏,一开始他是想着留在情报处的。这个决定,也得到了李邦藩的首肯。

  可是,刘澄宇的情报,最终把冯梓缘暴露。孙明华推断,军统其实早就知道宋鹏的身份。他当时很犹豫,如果宋鹏成为第二个冯梓缘怎么办?

  把冯梓缘调到情报处,是张百朋的命令。而将冯梓缘从六水洲调出来使用,当时是李邦藩安排的。也幸好如此,冯梓缘事件,孙明华才没有受牵连。

  这也导致了,孙明华对宋鹏的使用非常犹豫。最终,只好将宋鹏放到了经济处。如果情报处的人员,不是损失惨重的话,孙明华并没有想要启用他。况且,今天容厚华向他汇报,准备抓捕翁惠民的那个跟班罗斌。

  上午容厚华汇报的时候,孙明华还没有下决心。毕竟,容厚华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他到古昌后,正好碰到新四军进攻第六师的阵地,他的所谓调查,只能暂时中止。

  在打仗的军队,是最牛逼的。这个时候,无论是绥靖公署,还是日本人,都要靠第六师卖命。对第六师的任何要求,都会尽量满足。这个时候,他来调查中储券的案子,必须特别小心翼翼。

  直到下午,孙明华终于下了决心。上次抓捕翁惠民和罗斌,并没有对他们用刑。当时也没有多想,可是,最近他们一系列的动作,容厚华判断,他们可能有问题。翁惠民看上去老成持重,想从他嘴里掏出什么很难。

  罗斌就不一样了,要是能突破他,或者能打开一个新的局面。反正是秘捕,大不了就是放弃这条线,对孙明华来说没什么损失。相反,如果没摸上情况,也能让容厚华脱身。

  只是,这种事情,容厚华一个人做不来。秘捕、审讯,至少需要两人。而且,最好是行动人员。情报处的其他人,都跟着孙明华到了古昌。原本,他也想着,是不是等自己回来后再秘捕罗斌?

  可是,古昌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的人三五天之内,恐怕都回不了古星。思来想去,只能借人。孙明华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朱慕云。上次正因为二处的协助,才成功的抓捕了翁惠民和罗斌。

  此次秘捕,孙明华也希望一切顺利。所以,他希望还找朱慕云借人。而且,只有找朱慕云,他才不用低声下气的说一些软话。

  “宋鹏?没问题,不要说几天,就算是借调到情报处,也是明哥一句话的事。”朱慕云微笑着说。

  “真的?”孙明华忙不迭的说。

  “当然是真的,宋鹏本就是搞情报的,你让他在经济处搞缉查,本就是大材小用嘛。”朱慕云微笑着说,孙明华其实说到借宋鹏的时候,朱慕云就知道,孙明华已经在打宋鹏的主意了。

  上次孙明华只是借了二处的人,并没有点名要谁。可今天,他却主动点了宋鹏的将。虽然都是借人,但这次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这件事回来再跟你详谈,我可能真的会调宋鹏过来帮忙。”孙明华说。

  “只要能让情报处重振旗鼓,调我多少人都可以。今天只调宋鹏一人,够了吗?”朱慕云问。以宋鹏的资历,他去情报处,不是科长,也能当个副科长。这种事情,他不能拦着,也拦不住。如果孙明华向李邦藩提出要人,自己反而里外不是人了。

  “应该够了,只是协助审个人。”孙明华随口说,罗斌就一毛头小伙子,容厚华一个人就能抓来。可是,想要秘密审讯,还得在外面完成,就需要帮手了。况且,两人同时行动,能更加隐蔽。

  “我等会把宋鹏叫来,是你直接给他下命令,还是让他去哪里接命令?”朱慕云问。

  “你传达就是,让他去东兴路55号找容厚华就是。”孙明华说,他对朱慕云本就很信任,现在借的又是朱慕云的人。而且,秘捕罗斌之事,对他来说,也只是一次例行公事的行动。

  如果这样的行动,也对朱慕云隐瞒,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他欠朱慕云的情已经够了,而朱慕云也一向对情报处的事敬而远之。朱慕云识趣,那是人家的觉悟。可自己要是故意防着他,会让人寒心的。

  “我马上传达,估计一个小时之内可以抵达。”朱慕云说。他算了一下时间,如果没人阻拦的话,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能到东兴路了。

  但是,朱慕云的大脑已经高速运转起来。东兴路55号是什么地方,朱慕云并不知道。但是,东兴路72号,住着翁惠民和罗斌,他却是清楚的。难道说,容厚华还在监视72号?

  别人不知道翁惠民的身份,但朱慕云却清楚得很。这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同志,虽然有惊无险的离开了六水洲,但没想到,还在情报处的监视之中。

  朱慕云暗暗自责,自己太大意了。他突然想到容厚华领的胶卷,不用说,容厚华一直在监视着东兴路72号的人。

  朱慕云还不知道,化名翁惠民的阚宏宪,其实就是上任的古星市高官。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会不顾安危,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转移吧。如果朱慕云知道,阚宏宪原本是准备与他联系,并且取代胡梦北的位置,恐怕朱慕云会更加紧张。

  “那就辛苦了。”孙明华说。

  “替明哥办事,没什么辛不辛苦的,是我的荣幸。”朱慕云自谦着说。

  可是放下电话后,朱慕云却陷入了沉思。他的手指,不停的在桌面敲击着。他知道,自己时间有限。供自己思考的时间不多,必须马上行动起来。容厚华要宋鹏配合审讯,他要审的是什么人?

  既然要审讯,一个人就可以了啊。宋鹏并非什么审讯专家,何必特意来借他呢?朱慕云的脑海里,突然之间闪过了无数念头。可是,他没有过多的信息,无法推断容厚华的行为。可是,有一点他能肯定,容厚华要审讯的人,一定与东兴路72有关。或者说,与地下党有关。

  让华生派人去东兴路72号示警?显然不妥。自己刚接到孙明华的电话,马上就有人在那边示警。事后孙明华不怀疑才怪!

  况且,朱慕云也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孙明华的圈套。情报处的人,虽然都跟孙明华去了古昌。但是,孙明华要调一个人协助容厚华,总还是能找得到的。情报处也有内勤人员,而且也有一些特勤人员,孙明华为何一定要找自己,还要指定宋鹏呢?

  或许,正如孙明华所说,他真想把宋鹏借调到情报处。又或者,孙明华并不觉得,这次的借调有何重要。可是,容厚华是新上任的一科副科长,如果他的任务不重要,孙明华又何至于派他去呢?

  这么多的问题,朱慕云无法一一作答。目前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通知东兴路72号的人转移。可是,该用什么方式呢?朱慕云首先想到的是诸峰,这是古星地下党的同志。

  但是,从自己通知诸峰,再到诸峰通知地下党,再由地下党通知东兴路72号的人,就算一切都顺利,恐怕一个小时也不够。

  朱慕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少一个紧张联系员,也缺一名交通员。如果胡梦北还在的话,他只要把情报传递给胡梦北,剩下的事情就与自己无关了。

  最后,朱慕云决定,直接与董广宁联系。身为野草情报小组的组长,朱慕云与董广宁之间,可以用电报联系。只是,这要在规定时间,对方才会开机。恒昌源不像根据地,电台可以二十四小时开会。这个时间,恒昌源的电台必定是不会工作的。

  另外,就是通过书信,这是朱慕云专有的方式。因为他在邮电局有一名信得过的兄弟,可以用邮差的身份,帮他传递一些紧急信件。可现在,这些方式都不足以将情报马上传递出去。难道,真的只能打电话么?

  办公室的电话,自然是不能用的。只能使用公用电话,这是朱慕云自己定来的原则。虽然边明泽一再叮嘱过他,一定要隐蔽好自己,一切以他的安全为重。可是,发现自己的同志,正处在危险之中,如果不营救的话,实在说不过去。

  朱慕云的脑海里,虽然闪过了无数念头。可是,时间只过了两分钟。既然确定用电话,他自然不能再耽误时间。

  朱慕云马上给赵平打电话,让他通知宋鹏来办公室。虽然朱慕云也可以直接找宋鹏,但那样的话,就有失身份。而且,也不符合程序。如果李邦藩总是直接找自己手下的科长谈话,或许直接给他们下命令,那还要自己这个处长干什么呢?

  PS:求张月票,快到百名之外了。

  http://www.lvsetxt.com/books/14/14889/64030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