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姐[古穿今] > 154.不忘9

154.不忘9

        啊~啊~啊~千年等一回~等一会儿啊~啊~啊~等!一!回!

        “到什么程度?”

        商夏看了看周围,  询问道:“不介意的话,  我给您现场演示一下?”

        “来来来。”

        然后张耀堂就眼睁睁看着那个瘦伶伶的女孩儿两只手轻轻松松把他办公室里那个大理石的茶几给举起来了。

        他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了,  早年可是什么都干过的,  也什么人都见过,不过今天还是开了一回眼界——这世上果然是卧虎藏龙,什么能人都有。

        这小姑娘真能不露相啊!有点儿意思!

        而往往有意思就代表着有看头,  也就是能吸引人,能赚钱!

        这每天表演武术也有点单调,  再时不时的激情澎湃地敲个鼓、吹个唢呐……

        张耀堂眯着眼一想,  但说女孩子脸红脖子粗地吹喇叭敲大鼓的话,是不太好听也不太好看,  不过再加上一个武功高手的话,  这就很有看点了。

        这个名头宣传一下,  还是能吸引不少目光的。

        不过要真给个房间里摄像头对着,让这小姑娘就这么去打一套拳什么的,  时间长了也没什么意思,  长远展,  还是要再想点更加吸粉的。

        这个可以往后签了合同让宣传和策划那边的人出出主意。

        总之这个人可以签!

        张耀堂一拍桌子,就决定把人给签下来了。

        因为商夏已经成年了不需要监护人签字,她的身份证也随身带着,当然,商夏也挺信任张静晓的,  连带的觉得她这个叔叔没问题,  所以两个人很快就签了合同。

        合同一签,  张耀堂就叫秘书通知了几个人过来。

        “这是我侄女儿的朋友,这外形条件没问题吧?再加上人家手里是有真功夫的,你们可给好好包装包装,想个金点子让她出道,我看你们这回要是主意靠谱,小商可是能成为咱家的台柱子的!摇钱树懂不懂?要是失败了你们就给我小心点儿啊。”

        几个人一听张总这江湖腔都出来了,赶紧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但其实已经有人注意到了静静站在那里的商夏,也都知道张总说的是实话,没因为人家是他家走后门来的而夸张。

        那几个人就说要商量一下,让商夏先回家去等消息,三天内就会给她通知来开始工作。

        商夏点点头很利落地道了谢然后就离开了。

        这一来一回也用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商夏出了大楼就赶紧往家里赶。

        她进门刚在自己房间里坐下不到三分钟,就听见开锁的声音,出去一看是拎着菜的商建言回来了。

        商店里因为没有请人,所以秦婉君一般都不能随意走开。

        商家的中午饭一般都是商建言来做的,晚饭如果不是在外面买,一般也都是他来做。

        商夏已经习惯了,看到商建言她就叫了一声:“爸你回来啦。”

        “嗯,小夏你在学习呢?也不要一直在屋子里待着,学的时间长了要注意休息调节一下,不然容易学不进去。”

        商夏答应了一声,走过去接过了爸爸手里的东西,看着他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她又跟着他一起进了厨房。原本她是打算连中午饭也自己动手的,可惜从来没有做过饭,手艺不太好。

        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商建言炒的菜味道太好了。他甚至连烙饼蒸包子煎牛排都会,只是平时太忙了没时间做这些而已。

        商夏母女俩吃习惯了他做的菜,外头饭馆里做的菜都觉得不好吃了。

        所以上下虽然包了家里的家务活,但是做饭这件事还是一直都让只能让爸爸来的。

        当然,商建言对于这个也非常有成就感——他在女儿回家那天起就说了,一定要把女儿养胖一点,气色好一点。最近一直都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目前效果显著。

        商夏出来没多久,家里的伙食跟少管所里简直天差地别,她也从来不会说为了身材控制自己的食量什么的,所以一直都吃的很多,最近已经胖了几斤。

        不过虽然她不会做饭,但也有一个学习的心,所以商建言在厨房里忙着择菜洗菜,商夏就在一旁帮忙剥葱剥蒜或者递个工具,炒菜的时候她也在一旁问为什么要放干辣椒为什么要等油热之类的问题,总之不会让爸爸一个人在厨房里忙。

        商建言站在那里等着女儿给自己系好了围裙,他忽然看着窗外心生感慨——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伟大理想,就希望一家三口能一直这么平安顺遂的过下去就好了。小夏在家里,眼看着妻子脸上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人也一天比一天精神了。

        商建言做饭已经是习惯了的,又有商夏在一旁帮忙,一家三口的饭菜并不复杂,所以很快就做完了。

        端菜上桌的时候,商夏就去拿了三个碗盛米饭了。

        她们家每天都是这个时间点吃饭,因为商建言下班的时间是固定的,他每天做饭用的时间也都相差无几,秦婉君也都差不多是这个时候锁了店门回来。

        前后误差不会过十分钟。

        商夏把米饭端到桌子上刚刚放好,秦婉君就回来了。

        尽管她一进门看到饭桌上坐着的商夏和商建言,已经立刻露出了笑脸来,但他们父女俩还是都一眼看出了她的神色不太对。不过现在是吃饭时间,谁都不想影响心情,所以商夏打了个招呼,看着她去洗了手回来,一家三口就开始吃饭了。

        吃过饭后,还是商夏去洗碗。

        商建言有一点休息时间,走到阳台上去看那些花草。秦婉君一个人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愣愣地看着电视柜上那张几年前拍的全家福呆。

        好一会儿后,她才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商夏收拾完了厨房出来擦桌子的事实看到秦婉君的表情,就皱了皱眉:“妈妈?”

        她立时回过神来,看向女儿的时候脸上又带了点笑容:“小夏这么快就收拾完了?你这家务活干的越来越熟练了,你爸爸也是,咱们家好像就我是个甩手掌柜,每天吃完饭什么都不用干。”

        商夏还是皱着眉:“你在店里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啊,咱们商店就开在小区门口,来来去去的都是那些老熟人,能有什么事。没事,没事。”

        商夏张口想追问,想了想又闭上了嘴巴,算了,她不想说问了也没用,她自己有眼睛去看的。

        然后商夏就听到秦婉君说道:“小夏,你爸说,你回家了,照理说咱们家应该请客吃个饭的,至少要让亲戚们知道你回来了。原本我是想着,等你明年考上大学一起请,不过现在想想,那时候好像的确有点晚,因为本来要请的也就是走得近的亲戚们,你都回来快一年了才请有点说不过去……”

        “妈妈你们做主就好了,我听你们的。”

        秦婉君慢慢站起身走向商夏身边,抬手很温柔地帮她整理了一下短:“嗯,妈妈知道你懂事,就是跟你说一声,我打算跟你爸商量商量,最近就把这事儿给办了。不然亲戚们不知道你的消息,都是道听途说的到处传,对你也不好。”

        商夏就想着,妈妈是不是上午在店里的时候有人在她面前说什么了,否则她不会这样说的吧?

        她还是得去店里看看。

        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大好,又喜欢多想,这才刚刚好一些,要是因为那些人随口胡说八道影响到她的身体恢复就不好了。

        商夏琢磨着是不是以后复习的时候可以把书和习题册还有笔记都拿到店里去复习,她在那里多一个人,至少秦婉君要去个厕所或者有什么事要走开,不会根本走不开。

        她把想法跟商建言一说,他没有考虑太久就答应了。

        倒是秦婉君皱着眉头反对:“店里总有人进进出出的,没法安静,影响小夏学习。我这么久都是一个人看店,早就习惯了,不用小夏你去帮我。”

        商夏摇头:“我一个人在家里也会无聊啊,想跟人说话都不行。妈我想去店里待着,不行吗?”

        女儿说要去帮她的忙,她肯定不同意。但是女儿说希望有人跟她说说话,秦婉君就迟疑起来。再想到她好几年都没能跟爸妈在一起,这孩子从小就恋家,喜欢粘着爸妈……秦婉君彻底心软了。

        商夏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同意了,于是露出一个有点得意的笑容来,恰好被商建言看到,她也不退缩,就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商建言也冲她回了个笑容。

        仿佛是父女两个人之间默契的小秘密一样。

        商夏就想着,她得赶紧想办法赚钱或者是表现出自己的学习没有任何问题,至少别让爸妈替她操心才行。还有那些关于自己家的难听的谣言,也要尽快让它消失。不然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人说到妈妈面前去,她听了就会往心里去……

        少管所里的宁采苹托付她的事情,也得尽快去办了。

        可是不管要做什么,都需要很多钱。

        商夏很有紧迫感,想着自己是不是再去找点什么活干,但是她在自己生活的古代也没有赚过钱,现代似乎什么都能赚钱,但认真考虑可行性又觉得什么都不太靠谱。

        难道要去传单?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商夏接起来。

        “喂?商小姐吗?我是欢跃的人,您跟我们签了合同还记得吧?我们这边已经给你规划好了一个有噱头有看点的路线,打算今天就协商好了开始做,设备我们这边也都给您准备好了。您看您方便现在过来一趟吗?”

        幸好秦婉君已经又去商店里了,商建言也已经去上班了。

        商夏换了衣服就出门,走到小区门口商店的时候特意去看了一眼,秦婉君一个人坐在门口收银台后面,店里没有客人。

        她过去打了一声招呼:“妈妈,有个以前的同学约我出去,我答应啦,所以下午就不能在店里陪你了。”

        “去吧去吧,你跟同学一起别只花人家的钱,朋友要有来有往才行。来,妈妈给你点现金带在身上。”

        商夏想了想,还是接过了秦婉君递的钱,赶去了电话里通知的地方。

        商建言做硬菜比如糖醋排骨菠萝咕噜肉这样的,而秦婉君更擅长家常一些的菜比如酸辣土豆丝清炒小白菜之类的。

        商夏出狱的时候是穿了爸妈带过去的新衣服,回到家里在那个新衣柜里也看到了一柜子的新衣服。

        虽然商夏是穿越来的,可也能一眼看出来,衣服和鞋子肯定是爸妈一起去给她买的。

        因为爸爸是一直都想把她打扮成小公主的,他总是想给她买粉色浅蓝色的裙子,圆头的白色红色小皮鞋。而妈妈就喜欢把她打扮的特别有气质那种。

        两个人的差别很大。

        柜子里挂着的新衣服分明是这两种风格都有的。

        商夏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关上衣柜的门,然后走出了自己焕然一新的卧室,在满屋子饭菜香气里走到了客厅里。

        爸妈还在厨房里忙碌,但是客厅吃饭用的桌子已经摆出来了,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两个菜。

        商夏看了看,客厅跟她记忆里的没有什么差别,电视柜上那只长颈花瓶花瓶也还是原来的样子,里面插着两支百合,纯白的花,绿色的叶子,清新怡人。

        这是妈妈的风格。

        她穿过阳台走到厨房里:“爸爸妈妈,就我们三个人吃饭,不要做太多了吧,吃不完浪费。”

        穿着围裙正在切菜的秦婉君回过头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爸妈都知道的,小夏别担心,吃不完也不会让你吃剩菜的。”

        因为她从小就不爱吃热过的菜,只喜欢吃新鲜的。

        商夏顿了顿,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秦婉君。

        “妈妈,我其实这几年真的挺好的,在少管所里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难熬。”

        她说完分明感觉到秦婉君的身体颤了颤,她也没有回头就连声说道:“知道知道,我们都知道的。”

        那边正在炒菜的商建言也头也不回地说道:“小夏我们看到你这样就知道你没有被那里头毁了,你是爸妈的骄傲,一直是个好孩子,爸妈都相信你。”

        商夏点点头——她不仅不会被毁掉,那些欠了她们家的,她都要一一拿回来。

        说到这个,商夏就问道:“爸妈,你们听说过吴爱华一家最近有什么消息吗?”明明他们是知道她快要出狱了,所以打算找关系让她出不来的。可是外面的事情商夏不管想做什么都无能为力,所以她焦虑归焦虑还是只能等着。

        幸好最后顺利出来了。

        商夏提了吴家,尽管她的语气很平静,可是那句话问出口后,分明还是感觉到厨房里的气氛一瞬间就不一样了。

        沉默了片刻,商建言才沉声说道:“吴爱华还在学校里当着老师,吴家也没什么变化。”

        商夏知道他们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她想了想,觉得作为一家人,而且她现在还是让爸妈不放心的孩子,最好还是不要对他们有所隐瞒。

        “爸,我快出来的时候收到消息说吴家准备找关系要让我出不来的。不过我还是按时出来了,所以不知道是吴家没有动手,还是找关系没有成功。”

        “什么?”秦婉君声音颤抖着说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这世上是没处讲道理了吗?”

        “妈你先别激动,我现在不是出来了么。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是想让你们知道,吴家一直没有悔改的意思,甚至也不会有任何愧疚,他们那样的人,我们如果退了一步,他们就会把我们往死路上逼。”

        商建言转过头来看着商夏:“是有这样的人,干了坏事就想着斩草除根,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害怕被报复。小夏,今天爸妈是打算要给你好好过一个生日,咱们吃完饭以后再谈这些事情。”

        “我知道,爸爸。”商夏原本也是打算好歹要等着吃完这顿饭再说的,可是一开口没有忍住,她现在也有些后悔,所以听到商建言的话立刻就什么都不说了。

        她露出一个笑脸来:“妈妈,其实我现在已经顺利出来了,这就是好事不是吗?”

        秦婉君立即点头:“是,我们小夏出来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那些作恶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两个人加快动作。

        一桌子丰盛的菜和一道汤,再加上一个小的生日蛋糕,一家三口人围着桌子坐在一起。

        商建言特意拿了一瓶红酒打开,给三个人都倒了一杯。

        “今天小夏回家,咱们要庆祝一下,小夏已经成年了爸爸再也不拦着你喝酒了。来,咱们一家人碰一杯。希望咱们家的日子以后越来越好。”

        三个人的小酒杯碰到一起。

        商夏给酒杯又倒满上。

        这一次秦婉君举起了酒杯说道:“这一杯祝小夏生日快乐,爸妈祝小夏以后的日子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

        商夏又跟着喝了一杯,然后放下酒杯她就看着爸妈一起往她的碗里夹菜。

        “小夏喜欢吃爸爸做的糖醋排骨,多吃点。”

        “小夏喜欢吃玉米粒,也多吃点啊。”

        一家人都克制着在饭桌上只说高兴的事情,商建言和秦婉君也说起了商夏不在家的这几年,小区里生的一些变化和有趣的事情。

        商夏很配合地听着,偶尔笑几声。

        一顿饭吃完,商夏跟着一起要去厨房里收拾洗碗。

        秦婉君就阻止她:“你今天刚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帮着我们干活,妈妈一定不拦着。”

        虽然商夏说了,但其实菜还是做多了剩下不少,需要清洗的碗筷盘子也没有几个。所以听到妈妈这么说,商夏就没有坚持。

        她走到阳台上去看了看养的植物。

        商家一家三口都很喜欢花草,家里的阳台上一直都是郁郁葱葱的看起来很热闹。

        几年过去,商夏却看到阳台的铁丝网上却少了很多需要精心照料的花木。

        以前那一盆每年都开得特别好的刺玫死掉了,那个陶土的大花盆现在是空着的。

        商夏的记忆里,自己特别喜欢这盆花,开起来的时候一大簇颜色明艳,她每次进了小区里离得老远就看到自己家阳台上这一盆开得灿烂的花。

        怎么会死了呢?

        “小夏,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商夏回过头看着端着一杯茶叶水走过来的商建言。

        其实这个问题她还在少管所没出来的时候就在想了。出来以后她要做什么?才十八岁的女孩子,按理说应该去继续读书的。

        如果没有吴家的话,商夏可能真的会报名高考继续读书。

        可是不是的。

        商夏不会忘了自己怎么进去的,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答应原主的事情,她不会让她失望的。

        她还在看着自己。

        何况商夏背着这样的名声,就算她想去安安静静的继续读书恐怕也很难,而且吴爱华一家人也不会让她如愿。

        商夏想了想后,问道:“爸爸,你认为我应该做什么?”

        商建言皱着眉头:“你还是个孩子,不应该为了那些畜生毁了自己的一生,不值得。爸爸认为你应该去好好读书,未来有一天站在高处用自己的成就告诉所有人,你并不是谣言中说的那样。”

        这分明是已经猜到了商夏接下来的打算的。

        商夏也明白商建言为什么会这样说,作为她的父亲,吴爱华欺负了他的女儿,还害她被关了四五年,他恨吴爱华恨吴家吗?当然恨的。

        如果可以他也愿意自己去亲手报仇。

        可是这样是行不通的。

        因为如果他真的拿了刀去杀人,不管能不能成功,他肯定会有一个罪名——不是故意杀人就是杀人未遂。

        这样一来,传闻大概就会说,看看这一家人,女儿狠毒的弄惨了自己的老师,爸爸就去杀人,真是一家子的犯罪分子。

        杀了吴爱华,他们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不能。

        包括现在的商夏,如果她愿意的话,甚至可以无声无息的杀掉吴爱华,她有信心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爸爸你放心,我不会去找吴爱华的。”

        因为这样的畜生只是一刀杀了他太便宜他了,而且杀了他以后商夏还是要背着故意弄残老师、从小就心狠手辣的名声。除非他们以一家人灰溜溜地换个陌生的城市生活。

        “真相就是真相,他们当初污蔑我、害我进少管所,这些真相我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

        商夏早就已经想好了,只要她出来就一定要让那个畜生身败名裂,吴家一家都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可惜很快被旁边的人拦下,那些人甚至反手就架住她往身上踢了几脚。

        而就在这瞬息之间!

        商夏不仅以一个完美的下腰让912的铁拳落空,在他力气落空整个人不受控制前倾的时候,她又飞弹起来毫不犹豫地就是一个手刀劈在912的腰上。

        一切只在眨眼之间结束。

        商夏站在原地,劈过人的手背在身后,犹如悬崖青松。

        虽然大家都穿着一样的犯人服,但这一刻的她却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姿态。

        一拳落空还被反打的孙向龙沉默地站在原地,脸色阴晴不定。只有他自己知道,腰部现在有多痛。

        架住的宁采苹的两个男孩呆住了:“孙哥?”生了什么?

        宁采苹挨了打,现在耳朵里嗡嗡作响身上剧痛,所以察觉到情况不对以后她定睛一看也是一头雾水——怎么回事?打人的912看起来没有占到便宜?商夏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气势还占了上风?

        一直站在一旁看到了全过程的男孩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跳着脚说道:“孙哥!这妞儿居然真有两下子?她敢打你?要不要咱们几个帮你一起教训她?”

        孙向龙阴郁地看了他一眼,他立即鹌鹑一样低下头不说话了。

        他再一次看向商夏,这时的眼神里就有了几分掂量:“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商夏仍然保持着一只手背后的姿势:“听说你是狱霸?咱们这里的人都怕你,那他们是不是都听你的话?”她说着还看了宁采苹一眼,分明是知道她刚刚挨了打。

        孙向龙皱了皱眉头。

        商夏又说道:“如果我说,我也想做狱霸……是需要打败你吗?”

        “什么!”

        “喝!”

        一屋子的人瞬间都瞪大了眼睛,仿佛见了鬼一样,包括宁采苹都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商夏居然会想做狱霸。她要不了多久就要出狱了,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她有些无法理解。

        912逼到头上来了,商夏怎么打回去都是她的本事,可是……做狱霸?

        场面持续安静了好一会儿,一个男孩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2158你疯了吧?”

        这个少管所几千人,可就一个狱霸。

        孙向龙可以说不管是进来的罪名还是为人手段都让人听了就害怕,总之是说一不二的一霸。但是商夏……

        商夏上前一步:“打败你我就可以成为新的狱霸是吗?”

        孙向龙沉默,倒是他旁边的小弟陈海威忍不住说道:“我们孙哥在外头杀了两个人,还有一家五口差点被他烧死,进来这身手这派头……你想当老大,凭什么?”

        “闭嘴!”商夏看都不看他一眼,“犯罪也值得炫耀?在我看来老大就应该我这样清清白白的人来做。”这样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就应该直接枪毙,根本不应该给他什么悔改的机会。给不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是阎王的事情,而他们要做的应该就是送他去见阎王。

        陈海威听得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清清白白的人?这怕是这个月听过最大的笑话吧?大家穿着一样的犯人服都一样的在这里服刑,2158说她清白?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没犯罪,不认罪就是不承认法院的判决。”商夏盯着孙向龙又问了一次,“是不是打败你我就是老大?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言外之意是默认她就要直接动手了。

        孙向龙冷笑了一声:“是。打败了我的消息传出去以后你不是老大也是了。”但是打败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为占了一次便宜就真的能打赢他了?

        他话音一落就直接冲了上去。

        商夏眉梢一挑,几乎是带着兴奋的往前冲!穿过来的这些天已经憋死她了,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打一架。

        跟孙向龙一伙的陈海威几个人赶紧就有人去站在门口望风以防有巡逻的过来。宁采苹紧张又担忧地站在一旁盯着商夏,虽然那天在厕所里她真的很厉害,而且她也告诉了宁采苹她天生的力气大,但毕竟孙向龙凶名在外,而且看起来就比商夏能打得多。

        孙向龙也是这么想的——他怎么可能会输?比狠比凶比打架,他的人生里就没有过输这个念头的。没有进来以前他才十三四岁岁,瘦小一点的成年男人就已经打不过他了。因为他打架只会拼命。

        他的几个小弟都见过孙哥进来打过的几次架,也都知道他打起来有多猛,所以根本没有担心他会输,只觉得这个2158怕是疯了。

        挑衅孙哥?

        上一个挑衅孙哥的人现在已经老实得跟个孙子一样了,见到孙哥恨不得直接给他跪下磕头。

        这个瘦猴儿一样的矮个子能顶得住孙哥几拳头?

        陈海威几个男孩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教室前面的两个人。

        然后瞬间他们的表情就僵硬了——

        一招!

        只用了一脚而已!

        这一次在教室里的几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面目狰狞的孙向龙冲上去就是一拳,不但不怕反而隐隐兴奋的商夏根本不打算让他靠近,跑了几步飞起一脚!

        那看起来轻飘飘的一脚踢在了孙向龙伸出拳头的胳膊上。

        所有人都以为孙向龙甚至都不会停手,肯定继续一拳砸到商夏脸上了。没想到结果却是孙向龙被商夏那一脚踢得整个人都侧翻了出去。

        是他们瞎了还是产生幻觉了?有两个男孩抬起手来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http://www.lvsetxt.com/books/19/19728/77822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