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畹贞风慰独醒 > 第七话 笑真情,戏鸳鸯

第七话 笑真情,戏鸳鸯

        锭金

        狼城,不是什么大地方,可却极为富裕。

        这里四面环水,贸易往来,家家户户都出去做买卖,地!虽然荒了,可钱确实挣了不少。我家隔壁的赵老头家就在河边,开了一处茶棚,为来往的商人端茶递水,一天下来,挣来的钱,比他以前种地挣来的钱还多。

        我没事儿就爱去他家茶棚里坐着,看来往的人,听他们说事情,南来北往的,夹杂着各色方言,我哪里听得懂?就坐在那边,吃人家的的瓜子儿,偷喝人家要的茶。

        可总是被抓着,一通好打,时间久了,也就不爱再去了,因为我找到了个好地方,红喜班。

        红喜班有个唱曲儿的头牌叫小桃红,长得那叫一个骚。

        那日我照例去蹭吃蹭喝,正好看见杨贵妃喝醉了酒,那贵妃就倒下了,怎么回事儿?上次可不是这样演的?

        杨贵妃倒下就没起来,一旁的宫女也傻,隔了好久才上去扶她起来。

        接着我们就听见台上的戏子们大喊着:“来人!小桃红姐姐死了!”

        一旁的老爷们都不顾堤防着我了,我这么干巴巴的小丫头除了会偷点吃了,旁的坏事也做不了多少。

        众人用上去瞧那贵妃是真死还是假死,挤不上去的,便站到桌子上去看。我也不去瞧,有什么意思呢?我天天看这出戏,早就看腻了,贵妃天天喝这么多酒把自己个儿喝死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可奇怪就奇怪在,小桃红没有喝酒,就死了。

        戏迷们一哄而散,我趁机捞了两把瓜子儿装在褡裢里,溜走了。

        戏班的人报了官,官府的老爷们来了,扶起躺在地上的贵妃小桃红,只见她口鼻都在有黑色的淤血。

        我咂舌,不得了,从戏台子摔下啦,也能摔成这样?下次我跳上跳下也得小心一些了,别给摔死了,惹我老娘心疼。后来,听人说,小桃红不是摔死的,也不是喝酒喝死的,是被人下毒了。

        至于是什么毒?砒霜,药店里买着的,给人下耗子的用的。

        我家大哥是在官府做事的,也是他告诉我的,小桃红是被人下了毒了。

        谁是下毒的人呢?成了最近几日来,我们城里讨论的头等大事。

        死个人在哪儿都是喜闻乐道的。

        我们不在乎是谁杀了人,那是官府的事,我们只想知道杀人背后的故事。

        那个红喜班的班主这几天也常常来我们这种街边的茶棚里喝茶,我们都晓得的,他以前是看不上我们这种茶棚的,人家都是去茶楼喝茶,小桃红死了,他的戏班里只有小红杏勉强可以撑场面,可挣来的那几个钱,不及小桃红在时的十分之一,也就够糊口而已,没钱去茶楼打赏的。

        “班主你说是谁下毒,毒死了你的小桃红?”一旁的阿公问他。

        班主见他在笑,气不打一出来,骂道:“我怎么晓得,又不是我干的!”

        “哟,官府还没查出来呢?”

        且说,自从小桃红死了,官府的人就把城里所有药店的买卖账目给查了个遍,虽说有几个人买了砒霜,可官府去人家家里细细一查,砒霜都在人家家里,犄角旮旯里藏着,等着喂耗子的,我家也有,拿来养耗子。话说,这些天杀的耗子也聪明,不吃。知道吃了就不能在这家吃米了,只顾着跟人抢米面吃,对砒霜不屑一顾。

        听人说砒霜难吃,小桃红应该不会想验证那砒霜有多难吃而去尝尝吧?不过,吃了砒霜都会死,我想她还不至于这么蠢。

        官府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效果,看来,从砒霜下下手,是没用的了。

        又怎么办呢?这件事全城都知道了,县令也瞒不住的,查不出来是要担责,查办,然后回家买红薯去,挑大粪去……他一定是不情愿的,所以很着急。

        于是,他们一行人又浩浩汤汤地来到红喜班,问班主小桃红可有与人结怨?

        这就说来话长了……

        戏班里,小红杏就常常和小桃红斗嘴,小红杏长得比小桃红好看些,可就是唱腔不如小桃红。可小红杏偏偏觉得自己唱的好,要挟班主把好的戏给她唱。小桃红不乐意,两个人在戏班里时常吵架。

        我磕着瓜子儿想,这小红杏为了争个角儿去杀人?不尽可能吧,她若是杀了人,被查出来,可是要下大狱的,那她也成不了角了。

        还有,我猜出的一个嫌疑犯就是狼城里的一位公子哥儿,那公子哥特别捧小桃红的场,给了钱,想要把小桃红娶回去做第九房姨太太,那小桃红有相好的,就是他们戏班里唱武生的梅先生。那公子哥前不久还打了梅先生一顿,官府来了,公子哥儿也就赔了几两散碎银子,也就了事儿了。那件事,我们这边还说了好一久,可后来见人梅先生好好的,还出来唱戏了,看他好好的,我们扫兴得很。心想着公子哥儿要是把梅先生给打死了,或者梅先生病死了,那可比看戏有意思多了。

        我现在想,会不会是公子哥报复小桃红呢?虽说不大可能,但是我们打心眼里想要公子哥儿是杀人凶手,争风吃醋而杀人,这种事听起来就比看戏有趣多了。

        当然梅先生也有可能是杀人凶手,为何?因为公子哥栽了之后,班主带着小桃红去公子哥儿的家里赔罪,听说是晚饭前就去了,深夜才出来的。也不知他们在房里做什么了。当时,我们茶棚的人就说小桃红和公子哥儿有那么一回事儿。从那次之后,就再没见梅先生和小桃红出戏班来一块儿吃饭了。

        我们也希望梅先生是杀死小桃红的凶手,这样的话这个故事就更有意思了。没准还能有些什么什么大人不准我们听的东西。

        班主还说了一个人,是另一个戏班的,一直想挖小桃红走,小桃红一开始是不愿意的,后来闹出公子哥儿和梅先生的事情之后,小桃红私底下和那个班主一起去狼城最大的酒楼鸿运楼吃饭,我们看见了他们。

        反正人家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们就这么去想人家去好了,再者说,因为梅先生被打,伤了身子,戏也不如从前了,红喜班的生意开始冷落下来。

        五天之后,红喜班的班主死了。

        那日,我早上路过河边,觉得内急,寻个隐蔽之处,想要尿尿,看见河面上浮着个人,吓的我没尿完就提起裤子喊:“来人呐!死人啦!死人啦!”

        大早上听见这种消息是忌讳的,可是人家都忍不住去看是谁家的人死了,看热闹的人把捞出来,眼尖的赵老爹看出了这是红喜班的班主。

        我看了好久才看出来,都被泡肿了,和猪头一样。乍一看,我没看清楚时,还高兴来着,谁家的猪淹死了,这下子我们可以吃便宜的猪肉了。

        报了官,官府的衙役们忙赶来,把尸体抬走验尸。

        后来,小桃红死的案子也就破了。

        红喜班离开的狼城,出了人命,人家都忌讳的,没多久小红杏和梅先生也没有把戏班支撑下来,就这么散伙了。

        我在茶棚里听人说。

        小桃红是给班主药死的,可惜,可惜,凶手不是我们喜闻乐道的人,背后也不是我们喜闻乐道的故事,扫兴,太扫兴!

        我们只需要一个凶手,我们喜欢的凶手便会给我带来一个我们喜欢的故事。至于真正的凶手是谁,我们不在乎。

        我想了想,那天唱戏中途,上台为小桃红送水的人确实是班主本人,就是在那时候下的砒霜吧?

        听人说,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

        富家公子哥儿打伤梅先生,废了他的命根子,梅先生才不理会小桃红的,这也是梅先生不留在狼城的缘故,受不得人家对他指指点点。男人不是男人了,这多丢脸?

        小桃红把公子哥儿送她的戏服还回去,并且还说要与梅先生一起隐退,做回本分的庄稼人。

        而后的另外的戏班班主,听红喜班的班主说起小桃红这样的行径,深觉得她有情有义,平日里那人也是小桃红的戏迷。

        那老板敬佩小桃红的为人,便赠与她一盒银锭子,让她与梅先生添置田地,或是做点小本生意。

        可是,红喜班的班主却看见小桃红回来之后手里抱着个匣子,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白花花的银锭子,猜想,小桃红离开并非是为了梅先生,而是为了改投别处。一想,若是梅先生和小桃红一起去了别处,自己支撑多年的戏班不就就此完蛋了吗?

        悲愤相交,红喜班的班主从游方郎中哪里买来药耗子的砒霜,毒死了小桃红。

        可是在小桃红死后不几日,梅先生在小桃红灵位旁,说起小桃红一直放心不下戏班,想她若是离开,班主这边的日子怕是不好过的,便将这些年来,她积攒下来安置身家的银子全部取出,想要在走时赠与班主。

        班主羞愧难当没有收下银两,而是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写下来,趁着夜,塞进衙门的门缝中去了,随后投河自尽了……

        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的,可是我们并不喜好这个结果,虽说过程一波三折,可是,好像没有太多的可谈论的资本。

        不过是一个心怀恶意的人杀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奇女子的故事。

        既然要杀人,为什么还要自杀呢?杀人不就是为了自己活下去吗?到头来还自己杀了自己,可笑,小桃红倒是白死了,原本可以不用死的人,哎……再听不到这么好的贵妃醉酒了。

        后来,我听到一个还比较好听的故事,是在茶棚里端着大烟枪的老人说的,老人那沙哑咯痰的嗓子里说出一个令人后脊梁发麻的鬼故事。

        那便是红喜班的班主一定是被小桃红的鬼魂拖下水去了,要不然,他要是不说,也没人知道是他做的这件事。茶棚的人都觉得他说得有理,许是杀了人,鬼魂日日缠着他,他活得不好,心里又害怕,便写了状子。小桃红见自己的冤案昭雪,便杀了班主报仇了。

        这个故事丰富多了,有趣多了,小桃红没白死,这个戏不错,反正她是个戏子,就是给我们博乐的,死了也能逗我一乐不也好吗?

        可是她为什么不去报复富家公子呢?是他起的头的,若是梅先生没事儿,也就没有后来的烂事儿了。公子哥倒是活得好好,前不久娶了第九房姨太太,听说也是个唱戏的,骚得不得了的女人。

        前不久,那个赠与小桃红银子的班主写了新戏,名字就叫《小桃红》一个有情有义的戏子的故事,人家都说他是瞎编的,哪有戏子是有情有义的?

        老话说了,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才是天经地义!为着这天经地义,狼城的人都抵制这出戏。

        你是做了什么要紧吗?你是什么人要紧吗?别人认为你是什么人,别人认为你做了什么事才最是要紧。

        不过有人说,红喜班的故事告诉我们,杀人是要偿命的,而厉鬼索命是真的,故此,狼城很多年没有出过命案了。

  http://www.lvsetxt.com/books/21/21900/80754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