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塔铺 > 第七章

第七章

        高考结束了。

        我相信我考得不错。我预感我能被录取。不能上重点大学,起码也能上普通大学。我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在考场警戒线外等了两天的爹,爹一下竟说不出话来。平生第一次,一个老农,西方人一样,把儿子紧紧地拥抱在怀里,颠三倒四地说:“这怎么好,这怎么好。”然后放开我,“嘿嘿”乱笑,一溜小跑拉我出了校门,要带我回家;我说学校还有我的行李,他又放开我,自己先走了,说要赶回家。告诉我妈和弟弟,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复习班结束了。聚了一场的同学,就要分手了。高考有考得好的;有考得坏的,有哭的,有笑的,但现在要分别了,大家都抑制住个人的感情,又聚到大宿舍里,亲热得兄弟似的。惟独“磨桌”还在住院,不在这里。大家凑了钱,买了两瓶烧酒,一包花生米,每人轮流抿一口,捏个花生豆,算是相聚一场。这时,倒有许多同学真情地哭了。有的女同学,还哭得抽抽嗒嗒的。喝过酒,又说一场话,说不管谁考上,谁没考上,谁将来富贵了,谁仍是庄稼老粗,都相互不能忘。又引用刚学过的古文,叫“苟富贵,莫相忘。”一直说到太阳偏西,才各人打各人的行李,然后依依不舍地分手,各人回各人村子里去。

        同学们都走了。但我没有急着回去。我想找个地方好好松弛一下。于是一个人跑了十里路,来到大桥上,看看四处没人,脱得赤条条的,一下跳进了河里,将大半年积得浑身的厚厚的污垢都搓了个净。又顺流游泳,逆流上来。游得累了,仰面躺到水上,看蓝蓝的天。看了半天,我忽然又想起王全,想起“磨桌”,想起“耗子”,心里又难受起来。我现在感到的是愉快,他们感到的一定是痛苦,我象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一样,急忙从河里爬出来,穿上了衣服。

        顺着小路,我一阵高兴一阵难过向回走。我又想起了爹妈和弟弟,这大半年他们省吃俭用,供我上学,我应该赶紧收拾行李回家。我又想起李爱莲,不知她父亲的病怎么样了,她在新乡考得怎么样。我着急起来,决定明天一早去新乡。

        就这样胡思乱想,我忽然发现前面有一拉粪的小驴车。旁边赶车的,竟象是王全。我急忙跑上去,果然是他。我大叫一声,一把抱住了他。

        和王全仅分别了一个月,他却大大变了样,再也不象一个复习考试的学生,而象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戴一破草帽,披着脏褂子,满脸胡茬,手中握着一杆鞭。

        王全见了我,也很高兴,也一把抱住我,急着问我考得怎么样,我急着问他麦子收了没有,嫂子怎么样,孩子怎么样,不知谁先回答好,不禁都.哈哈”笑起来。

        一块走了一段,该说的话都说了。我突然又想起李爱莲,忙问:

        “你知道李爱莲最近的情况吗她爹的病怎么样了她说在新乡考学,考得怎么样”

        王全没回答我,却用疑问的眼光看我。看了一会儿,冷笑一声:“她的事,你不知道”

        “她给我来信,说在新乡考的”

        王全叹了一口气:“她根本没参加考试”

        我大吃一惊,不由停步,张开嘴,半天合不拢。王全只低头不语。我突然叫道:“什么,没参加考试不可能她给我写了信”

        王全又叹了一口气:“她没参加考试”

        “那她干什么去了”我急忙问。

        王全突然蹲在地上,又双手抱住头,半天才说:“你真不知道她出嫁啦”

        “啊”我如同五街轰顶,半天回不过味儿来。等回过味儿来,上前一把抓住王全,狠命地揪着:“你骗我,你胡说这怎么可能呢她亲笔写信,说在新乡参加考试出嫁这怎么可能王全,咱们可是好同学,你别捉弄我好不好”

        王全这时抽抽嗒嗒哭了起来:“看样子你真不知道。咱俩是好同学,我也知道你与李爱莲的关系,怎么能骗你。她爹这次病得不一般,要死要活的,一到新乡就大吐血。没五百块钱人家不让住院,不开刀就活不了命。一家人急得什么似的。急手抓鱼,钱哪里借得来这时王庄的暴发户吕奇说,只要李爱莲嫁给他,他就出医疗费。你想,人命关天的事,又不能等,于是就”

        我放开王全,怔怔地站在那里,觉得这是做梦

        “可,可她亲自写的信哪”

        王全说:“那是她的苦心、好心、细心。唉,恐怕也不过是安慰你,怕你分心罢了。你就没想想,她户口没在新乡,怎么能在新乡参加考试呢”

        又是一个五雷轰顶。是呀,她户口没在新乡,怎么能在那里参加考试可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我好糊涂我好自私我只考虑了我自己

        “什么时候嫁的”

        “昨天。”

        “昨天”昨天我还在考场参加考试

        我牙齿上下打颤,。立在那里不动。大概那样子很可怕,王全倒不哭了,站起来安慰我:

        “你也想开点,别太难过,事情过去了,再难过也没有用”

        我狠狠地问:“她嫁了”

        “嫁了。”

        “为什么不等考试后再嫁哪里差这儿天。”

        “人家就是怕她考上不好办,才紧着结婚的。”

        我狠狠朝自己脑袋上砸了一拳。

        “嫁到哪村”

        “王村。”

        “叫什么”

        “吕奇”

        “我去找他”

        我说完,不顾王全的叫喊,不顾他的追赶,没命地朝前跑。等跑到村头,才发现跑到的是郭村,是李爱莲娘家的村。就又折回去,跑向王村。

        到了王村,我脚步慢下来。我头脑有些清醒。我想起王全说的话,“已经结婚了,再找有什么用”我不禁蹲到村头,“呜呜”哭起来。

        哭罢,我抹抹眼睛,进了村子。打听着,找吕奇的家。到了吕奇的家门前,一个大红的双喜字,迎面扑来,我头脑又“轰”地一声,象被一根粗大的木头撞击了一下。我呆呆地立在那里。

        许久,我没动。

        突然,门“吱哇”一声开了,走出一个人。她大红的衬衣,绿的良裤子,头上一朵红绒花。这,这不就是曾经抱着我的腰、管我叫“哥”的李爱莲吗这不就是我曾经抱过、亲过的李爱莲吗这不就是我们相互说过“永不忘记”的李爱莲吗但她昨天出嫁了,她没有参加考试,她已经成了别人的媳妇

        但我看着她,一动没动。我动不得。

        李爱莲也发现了我,似被电猛然一击,浑身剧烈地一颤,呆在了那里。

        我没动。我动不得。.f我眼中甚至冒不出泪。我张开嘴,想说。但觉得干燥,心口赌得慌,舌头不听使唤,一句话说不出来。

        李爱莲也不说话,头无力地靠灾了门框上,直直地看着我,眼中慢慢地、慢慢地涌出一了泪。

        “哥”

        我这时才颤抖着全部身心的力量,对世界喊了一声:

        “妹妹”但我喊出的声音其实微弱。

        “进家吧。这是妹妹的家”

        “进家”

        我扭回头,发疯地跑,跑到村外河堤上,一头扑倒,“呜呜”痛哭。

        爱莲顺着河堤追来送我。

        送了二里路,我让她回去。我说:

        “妹妹,回去吧。”

        她突然伏到我肩头,伤心地“呜呜”地哭起来。又扳过我的脸,没命地、疯狂地、不顾一切地吻着,舔着,用手摸着。

        “哥,常想着我。”

        我忍住眼泪,点点头。

        “别怪我,妹妹对不起你。”

        “爱莲”我又一次将她抱在怀中。

        “哥,上了大学,别忘了,你是带着咱们俩上大学的。”

        我忍住泪,但我忍不住,我点点头。

        “以后不管干什么,不管到了天涯海角,是享福,是受罪,都不要忘了,你是带着咱们两个。”

        我点点头。

        暮色苍茫,西边是最后一抹血红的晚霞。

        我走了。

        走了二里路,我向回看,爱莲仍站在河堤上看我。她那身影,那被风吹起的衣襟,那身边的一棵小柳树,在蓝色中透着苍茫的天空中,在一抹血红的晚霞下,犹如一幅纸剪的画影。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1171/302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