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自成(历史小说) > 第九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九章

        李自成率领着中军营和标营将士以最快的速度增援后队。翻过两道土岗,他看见漫山遍野尽是官兵的旗帜和人马,曹变蛟亲自挥着大刀,向李过的阵地冲杀,而李过拼死抵抗,仅仅能够使自己的阵线不乱。右翼方面,因为隔着一些丛林,看不清楚,左翼方面已经陷入混乱,有不少人退了下来,他吩咐高一功和张鼐带五百骑兵增援正面,帮助李过,自己带着一千五六百骑兵向左翼冲去。那些正在退下来的人们一看见闯王来到,立刻返身投入战斗。已经被敌人分别包围的将士们,正在奋勇苦斗,但已经不再打算胜利,而只是为着“多捞回一点本钱”。他们一看见“闯”字大旗,突然间呼声雷动,转守为攻,冲开了官兵包围,重新把战场的主动权夺到手里。

        左光先的侄儿、参将左世雄,面如涂赭,绰号红面虎,在左营里是一位有名的虎将,平日左光先常夸他有“万夫不当之勇”,倚为军中长城,他追杀农民军正在十分得手,忽见闯王来到,便在马上狂呼大骂,声如虎吼,须发戟张,目毗尽裂,横刀跃马,来战自成,满以为立功封侯,就在顷刻之间。不料李自成既不叫喊,也不说话,马疾手快,犹如闪电,但见寒光一晃,他还没有来得及招架,己被刺落马下,自成杀散左世雄手下人众,直取左光先的中军。

        看见李自成带着骑兵冲杀过来,左光先立刻带着他的最精锐的标营相迎,在两座小土山中间的平川上展开了极其惨烈的血战。左光先所率领的是甘肃、宁夏骑兵,人强马壮,而他本人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总兵官,几年来在对农民军作战中获得过几次胜利,所以尽管左世雄已经阵亡,他仍然充满信心地进行战斗,企图一举击溃自成的主力,夺得首功,并为侄儿报仇。在过去他没有同李自成本人直接交过手。在战斗大约进行一刻钟以后,他不得不在心中佩服李自成果然名不虚传,真正是一位了不起的好汉。像李自成这样勇敢、沉着、机警、剑法熟练的敌将,他还是初次遇见。他同李自成有时碰到一起,单独交锋,形成将对将、兵对兵的厮杀局面;有时,因某一方的偏将和亲兵一拥上前,变成了混战局面。混战一阵,将对将和兵对兵的局面重新出现。有时我逼着你后退几步,有时你逼着我后退几步,两方面真是棋逢对手,都不能马上取胜。

        尽管在进行着惨烈战斗,李自成还继续保持着相当冷静的头脑,一刻也没有忘掉整个战局,他明白时间拖长对他是很不利的:第一,农民军的人数有限,不能在一次战斗中消耗过大;第二,他的主要对手是曹变蛟,而不是左光先,如果同左光先缠得过久,正面阵地就有被曹变蛟突破的危险,当他同左光先厮杀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候,他忽然把主剑一挥,使他的骑兵向后撤退,他自己也拨马而走。左光先正觉得自己没法取胜,心中有点慌张,忽见李自成的人马后退,心中猛一高兴,说:“到底你招架不住”随即率领着人马追杀过来。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大将,看见闯王的人马在后退时部伍不乱,心中发疑,不敢认真追赶。追不远,忽见自成勒转马头,取弓在手,他心知中计,本能地把上身往鞍子上猛一伏,同时小声叫道:“不好”刚说出这两个字,只听当的一声,一箭射中他的盔尖,盔缨飞出一丈开外。他大吃一惊,勒住马头。正在这当儿,又听见嗖的一声,他身边的旗手应声落马,大旗倒在他的身上。他正在不胜惊骇,李自成率领着人马杀了回来。

        如果是一般将官,在这样情形下很容易失去了迎战力量,回马而逃,即使不回马而逃,只要他惊慌失措,也会影响自己的部队,立刻瓦解。但是左光先尽管不胜惊骇,看见闯王回兵杀来,仍能大呼大叫地进行迎战,表现得非常勇敢。他手下的将士们看见主帅如此,也都有了胆量,战斗得十分顽强。不过左光先已经不希望取得胜利,只希望且战且退,使他的将士牺牲不大,最后退到一个地势较好的地方,拼死守住,不要溃败。他很明白,如果大败,可怕的不仅是多年的威望扫地,而是很可能被皇上派缇骑1逮入京城,斩首西市2,还要倾家荡产。所以他在退却时竭力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不断地进行反扑。

        1缇骑--明朝皇帝逮捕人的机关是东厂和锦衣卫。锦衣卫的骑校称做缇骑。去京城外逮捕文武臣僚由锦衣卫去办,不由东厂办。

        2西市--明代北京杀人的刑场在个西安门的西边,大拐棒胡同南口内。所谓西市就是指这个地方。清代刑场移于宣武门外菜市口。

        李自成看清楚左光先是在苦撑,但是又不能够一下子把敌人杀得大败。这使他感到焦急和恼火。正在这时,在他的左边不远,隔着一座生满小松树的丘陵,突然腾起来一片黄色灰尘,同时听见左光先的步兵在高处大声叫着:“贼又增援啦贼又增援啦”这支援兵冲进了左营的步兵中间,驰突砍杀,使步兵首先发生混乱,随即影响了骑兵,牵动全线。李自成想着一定是刘宗敏派刘芳亮或袁宗第前来助战,心中猛一高兴,趁着敌人的骑兵队形开始动摇,连着劈死两个敌将,又一剑洞穿了一个敌人的胸膛,杀开一个缺口,冲进了官兵阵内,他的骑兵虽然已经死伤了三四百人,但是一旦胜利到来,这一支人马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不可抗拒的伟大力量。官兵方面有组织和有秩序的退却终止了,跟着是一片混乱,争着逃命,互相践踏。左光先连斩了几个士兵,仍然制止不住全线崩溃的可怕局面,只好不再管手下将士们的性命如何,也无暇考虑名将威信、皇帝问罪等等问题,带着几十名亲兵落荒而逃。

        闯王挥兵追杀了两三里路,停止再追,赶快把他的骑兵集合。收兵的锣声刚住,突然从丘陵间像旋风一样卷过来一队骑兵,来到他的面前,他才知道是双喜带着孩儿兵,而不是刘宗敏派来的人。看见双喜已经是这样善于用兵,孩子们是这样勇敢善战,而他们来得又恰是时候,他说不出有多么高兴。尽管他曾经命令双喜和孩儿兵都不要离开老营,但是他不能再责备他们。他匆匆检点一下人数,问明白孩儿兵的伤亡极轻,然后排好队形,带着大家向曹变蛟的侧翼杀去。

        高夫人立马在小山头上,看着看着,忽然看见左翼战线上官兵的旗帜混乱起来,有的倒下,有的奔逃,随即又看见闯王的大旗在向前追赶。虽然距离很远,她看不清旗上的“闯”字,但是那白缨子和银枪尖却在太阳下闪着白光,原来太阳是惨淡无光的,似乎山山岗岗、枯草寒林,到处都染着凄凉的黄色,如今突然全变了,太阳是娇艳的,而大地呈现着鲜明的色彩。她的心突然从半山中落下来,不自觉地喃喃说:

        “谢天谢地,又打胜了”她转过头来,望着来亨说:“亨,快下山去,给老营报信,给你妈报信,咱们在左边战场上已经得胜啦”

        激动和喜悦的热泪充满了她的眼眶,在大眼角滚动着,差点儿奔流出来。

        刘宗敏因为不知道后队杀得怎样,亲自率领三百骑兵前来增援,等他奔到老营时,听说左翼已经大胜,便让队伍停住,策马奔上小山,亲自观看。他看见左翼的战斗确实已经结束,空荡荡的看不见人马和旗帜活动;正面战场被较高的丘陵遮住,什么也看不见,但听见呐喊声和鼓声仍在继续,使他感到奇怪的是右翼,从旗帜的颜色上,他看出来是田见秀对付贺人龙,但是既没有喊杀声,也没有战鼓声,似乎官兵在缓缓后退,而我方跟着前进,并不猛追猛打。他向高夫人问:

        “这边战场上是怎么回事儿”

        “刚才开始的那一阵,杀得可紧哩,后来就松了。”高夫人笑了一下,又说:“闯王把贺金龙派到玉峰那里去,也许这一个计策使着了。”

        刘宗敏心中明白,不觉笑了一下。他又向正面战场上听了听,说:

        “曹变蛟也在后退了。闯王已经从左边杀过去,我再同田副爷1从右边杀过去,把他美美地收拾一顿。”

        1田副爷--田见秀的绰号。

        “好吧,机不可失。我在这里等着,看你马到成功。”

        宗敏走后,高桂英仍然同男女亲兵们立马山头,向着战场望。她还不晓得田见秀和高杰在阵前的见面情形,只是猜到派贺金龙去这着棋走得不错,不由得从她的带着征尘色的脸颊上绽开来一朵微笑。她望望骑马回到她身边的小来亨,叹口气说:

        “唉,孩子,打仗不光要斗勇,也得斗智啊”

        当正面战场上厮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贺人龙也派出手下的两员猛将,一个叫周国卿、一个叫董学礼的向田见秀的阵地猛攻,都被田的手下偏将张世杰和刘希尧杀退。但是田见秀因曹变蛟率领着五千人马正在猛攻阵线的中央,情势十分危急,他不得不暗暗地抽出一半人马去支援李过,所以在右翼采取守势,禁止将士们向敌人追赶太远。周国卿和董学礼第二次攻来时,田见秀根本不出战,只命令将士们凭险呐喊,用火炮、弓弩向官兵乱射,使官兵不敢接近。周国卿和董学礼只好后退,一面飞报贺人龙,一面派偏将贺国英骂阵,想激怒田见秀出来决战。

        贺国英是贺人龙的族侄,只有二十一岁,生得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眉毛像两把管帚一样。他起小在村中就是个顽皮孩子,打起架来天不怕地不怕,拼命猛打,非把别的孩子打败不肯住手。长大以后,因为他气力大,又会武艺,跟着贺人龙做一名亲兵。不到两三年工夫,他就因屡立战功,升为都司。他在当顽皮孩子的时候替自己起了个绰号叫万人敌,在本村和邻村很快地叫开了。来到军中以后,他的这个绰号也带了来,本名反而不响。甚至贺人龙也很少呼他本名。一遇到需要骂阵或冲锋时,贺人龙常常把他叫到面前,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膀,骂道:“万人敌,好小子,妈的x,用着你啦,上吧”或者亲自倒一大碗酒,说:“来,喝下去这碗酒,好生去亮亮你娃子的本领,别给我丢人回来。”万人敌受此鼓励,倍加勇猛。如今周国卿正没办法,恰好贺人龙把他派来。周国卿大为高兴,先激他一下:

        “万人敌,今日你顶好别出阵,要出阵得多加小心。田见秀左右有几个头目不是好对付的,你不一定是他们的对

        万人敌喷着酒气说:”尿,我压根儿不把他们放在眼角别说是他手下头目,就是田见秀本人也值不了俺的毛灰。让田见秀跟俺比武,要不活捉他俺不姓贺“”你要多少人跟你去骂阵“董学礼间。”只俺一个去,连亲兵也不带,多带一个人俺万人敌算是孬种。“

        周国卿和董学礼商量一下,同意他一人骂阵,好把农民军引诱出来,周国卿平素有点讨厌他,心里说:”好小子,倘若你吃点亏,领领教,以后就不敢在全营里趾高气扬啦。“可是董学礼担心万人敌万一出了事他自己会受到贺人龙的责备,嘱咐说:”老弟,天外有天,你还是小心为上,不可大意。“

        万人敌也不理会,挺着长矛,跃马出阵,破口大骂,单要田见秀出来比武,田见秀这时因见闯王的援兵尚无踪影,而左翼战场上连着来人告急,又把一部分人马分去救援,所以下决心对贺人龙”挂起免战牌“,任万人敌如何叫骂,只是不理。但将士们实在忍耐不住,也纷纷用粗话回骂,并要求出阵去活捉万人敌。田见秀装作没听见,干脆离开营门一箭之地,坐在马鞍上闭目养神。恰在这时,郝摇旗率领着三四百将士来到,田见秀大为高兴,立刻同郝摇旗转入田边小丘上,用鞭子指点着左翼和中央战场,商量起来。

        刘希尧手下一个姓李的哨总也是个脾气暴躁的小伙子,对敌人的叫骂实在听不下去,勒马走到希尧的面前,忿忿他说:”掌盘子的1,咱们闯王的人马什么时候受过这样气咱们难道变成乌龟了么你让我去把他捉来“

        1掌盘子的--当时农民军对负责首长的习惯称呼。

        刘希尧也正在恼火,本想自己出马擒万人敌,但因自己是重要将领,不能不严格遵奉田见秀的命令,只好忍气听着敌人叫骂挑战。他勒马营门,只等着万人敌来到百步之内,用箭把他射死,以泄心头之恨,但万人敌也很机警,总不到农民军的鸟铳和强弩的射程之内,希尧正在无计可施,见这个哨总请求出去捉拿万人敌,他就立刻同意了。他深知田见秀的宽厚性格,想着如果马到成功,自然可以不受责备,即令不成功,也不过把哨总痛骂几句,由他一讲情,可以不受重责,但他也知道这个哨总不是万人敌的对手,于是小声嘱咐说:”你带十个弟兄去,要乘其不备突然冲到他身边,使他措手不及。还有,“他向田见秀方面瞟一眼,挤挤眼,又说:”只当我不知道,去吧。“

        李哨总立刻挑了十个弟兄,人和马都很精壮,突然开了营门,像十支箭一般向敌人冲去。万人敌是一个乖觉的人,已经防着这一手。等到李哨总等十一个人驰到他的身边时,只见他一根氏矛纵横盘刺,又快又猛,转眼间被他刺倒几个,还有的带伤而回。李哨总也带了伤,仍然不肯退下,率领着余下的三个人拼命格斗,但实际上只有招架的功夫。万人敌正杀得得意,官军阵营中也大声替他喝彩,不料从农民军阵营中奔出一人,骑着五花马,手举长剑,大叫道:”弟兄们都退下,看我来活捉这个姓贺的混小子“

        万人敌立即撇开那四个人,横着长矛迎敌,也不说话,用矛就刺,但被来将用剑格到一旁;他跟着又刺一下,刺得更快更猛,巴不得一下子从来将的前胸捅到后胸。这次来将不用剑格,却表现出惊人的眼疾手快,用左手夺住矛,猛力一拉,同时在手中的长剑虚晃一下。万人敌在宝剑的寒光中将身子一闪,手中的长矛被夺走,扔在几丈以外。他正要拔剑,却被来将一把抓住他的腰中战带,提了过去,横放在马鞍上,同时听见骂道:”不许动你一动老子就砍掉你的八斤半“他震惊异常,不敢挣扎,只看见马蹄飞一般地奔腾,地上的草呀石呀接连着闪过。”完了,完了“他心里说,”再也别想活了。“当他被擒进农民军营中时,又被提起来往地上一抛。幸而抛到干枯的荒草中,没有把他的门牙碰掉。”小子,你服气么“马上的将领问。”你是田见秀“万人敌翻身坐起来,仰着头问。”老子是郝摇旗你服不服“不等俘虏回答,郝摇旗在马上纵声大笑。”我早就听说到你“俘虏喃喃说。”快杀吧,笑个什么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这时田见秀已经走来。郝摇旗望着他问:”怎么,田大哥,就送这小子回老家么“”不用急,留给闯王处理吧。“田见秀回答说,随即吩咐弟兄们把俘虏绑起来,拴在旁边的小松林中。

        从战斗开始以后,贺人龙只叫参将周国卿和董学礼向田见秀攻打,自己却不上阵前。他不是不想立功,而是想等到曹变蛟和左光先快把敌人杀败时他才出马,不用过多的损兵折将就拿到胜利果实,他这半年来心中有很多牢骚,打仗时不肯像曹变蚊和左光先那样卖力。曹、左二人都早已升了总兵官,而他还是副将,这是他不愿卖力的第一个原因,曹变蚊的部队差不多有五千人马,左光先的也有三千五百人,而他的部队还不满两千五百人,这是他不愿卖力的第二个原因。他认为这两千多子弟兵是他的本钱,倘若再有重大伤亡,他就没有猴子牵了。还有第三个使他不肯卖力的原因是朝廷欠饷太多。到目前为止,他手下的官兵们已经欠饷五个月了,他很明白,纵然他自己想卖力,弟兄们也未必肯舍死拼命。

        可是他正在等待曹变蛟和左光先的战斗结果,忽然得到周国卿的报告,不禁大惊,自己还没有擒斩一个”流贼“头目,平白地损失一员偏将,岂不被上司见责他把眼睛一瞪,大声命令说:”叫周、董两将军拼命攻打,不夺回万人敌提头来见“

        发出这一道严令之后,他也知道想从田见秀手中夺回万人敌井非容易,非他自己亲率将士们上阵猛攻不可,于是又大叫道:”酒来擂鼓排队“

        两个亲兵把早已预备好的酒坛子搬过来,替他斟了一大碗,又拿来一整只热气腾腾的熟羊腿。在震耳欲聋的战鼓声中,贺人龙一面歪着头看他的镇标营人马排队,一面大口大口地喝酒,吃肉,连喝了两大碗酒,把一只整羊腿吃宏大半,他的镇标营人马也早已明盔亮甲排好队,等候出发。他扔下羊腿,扔开斗篷,刷拉一声拔出长剑,说声”上马“一大群亲兵和将校随着他飞身上马,带着几百名骑兵和几百名步兵向田见秀的阵前奔去。

        自从万人敌被擒以后,周国卿和董学礼就擂鼓呐喊,向田见秀的阵地进攻。但是他们亲眼看见一个敌将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活捉了万人敌,随后知道这个敌将就是郝摇旗,心中部有些畏惧,所以虽在阵前擂鼓呐喊,并不认真进攻。郝摇旗几次要出阵厮杀,都被田见秀阻止。见秀断定贺人龙必然会亲自出阵,率领全部精锐进攻。果然不到一顿饭工夫,贺人龙来到了。

        贺人龙立马阵前,破口大骂。他仗恃人多,又乘着酒力,简直不把田见秀等放在眼里,田见秀正同郝摇旗商议如何出战,贺金龙飞马来到。他把闯王的计策对他们说出以后,郝摇旗还有点怀疑,觉得不如大家齐力杀出,把贺人龙杀一个落花流水,然后同李过井力去战曹变蛟,但是田见秀主意己定,说:”摇旗,就用闯王的计策吧,如果不成,再同贺疯子血战不迟,目前咱们倘若能不损伤人马取胜,就是上策。“他随即用鞭子向小松林中一指,对贺金龙说:”老弟,令侄贺国英在那里绑着,你去做个人情放他回去吧。“

        田见秀把主力凭险埋伏,只派出两百名骑兵在小山前一字儿排开,叫郝摇旗和几位战将隐藏在这一排骑兵背后,他自己立马在大旗下边。贺人龙看见田见秀的人马如此单薄,十分轻视,挥剑跃马,直对田见秀奔来,大声喝道:”田见秀,赶快投降“

        田见秀只带了几名亲兵,态度从容,缓辔出阵,拱拱手,面带微笑说:”贺将军,我有几句话想与将军一谈,谈过后再同将军见个高下。“”好,有话快说“”将军是米脂人,与我们李闯王同乡同里,应有同乡情谊,何苦逼人太甚“”呸我是朝廷大将,你们都是流贼。我是为朝廷剿灭流贼,岂能管什么同乡情谊“”将军出身穷秀才,只因同义军作战有功,不满十年,升至大将,如果起义军剿灭,以后就没有立功机会。将军平时带兵不严,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残害良民,民怨沸腾,恨人骨髓。一旦义军战败,将军对朝廷已无用处,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时候就要到来。那时将军不惟无处立功,恐怕朝廷还要治你扰害百姓、杀良冒功之罪。因深知将军性情爽快,故敢冒昧直言,还请将军三思。“

        贺人龙心里说:”怪道部说田见秀在贼中很受尊重,果然有一套子“他觉得田见秀说的话很有道理,有些话他自己在平日也同样想过。但是,他没忘自己是朝廷大将,对田见秀大声喝道:”休得乱说赶快下马投降,免得我一剑刺死“

        田见秀毫不在乎,接着说:”再说,将军即使不讲乡谊,也应该讲讲族谊和戚谊。贵宗族参加起义的人很多,十三家里边就有两家的首领出在你们贺家。像赫赫有名的革里眼贺一龙是将军族弟,争世王贺锦是将军族侄,他们如今都在河南和湖广一带。我这里也有将军的近族和亲戚不少,他们都常想同将军一见。我田某决不投降,将军休作此想。等贵本家和令亲戚同将军见面之后,我愿同将军决一死战。“

        田见秀说完话就退后几步。立刻从阵后走出来几十个骑马的将士,为首的一员青年将军在马上向贺人龙欠身作揖,亲热地呼唤说:”四哥好几年不见面,没想到在这儿看见四哥“

        贺人龙怔了一下,望着来将间:”你是金龙听说几年前你人了贼伙,还没有死早该死啦,畜生。

        “别骂,四哥。几年不见,我做梦都在想着四哥。今日乍见面,好歹是你自家门儿里的兄弟,算来才出五服,门头并不远,有什么值得老哥生气的”干嘛一见面就吹胡子瞪眼睛难道咱弟兄们还要拿刀弄杖,杀得你死我活,叫祖宗在地下心中难过“”胡说八道“贺人龙大声说。”你身入贼伙,罪不容诛,我不是你的四哥看在祖先面上,我不杀你。快叫田见秀跟众贼将前来投降,不要执迷不悟,自走绝路“

        贺金龙从容地笑着说:”四哥把话说差了。咱两个各行其是,各保其主,我不想劝你投降,你也不要劝我投降。可是兄弟还是兄弟,这是天生的宗族之亲,往上推几代,还是在一个锅里吃饭,同一双爷娘养的哩。四哥可以绝情,不认我这个弟弟,我可不能绝情,跟着四哥学。至于四哥说我身人贼伙,这话也不对。当年朱洪武打江山时,朝廷不也说他是贼么朝廷无道,民不聊生,人们不造反有什么路走我要是留在家里做庄稼,四哥,我同我妈怕早就饿死啦。即令我不饿死,也会给官兵炮制死啦。当然,四哥如今混阔啦,小百姓的死活,四哥是不关心的“说到这里,贺金龙冷笑一声,接着说:”四哥是穷秀才出身,十年前穷得没办法才投笔从戎,可是四哥,你一升了官就把穷人的苦处完全忘掉,到处纵兵害民,斩良冒功,靠着小百姓的鲜血和眼泪升大官,发大财。我这几年跟随着李闯王打富济贫,剿兵救民,活着心安理得,死后见得祖宗。四哥,咱们各自拍拍心口窝里四两肉,你休要责备我啦“”混蛋尽是狗屁“贺人龙向左右大喝:”快替我把这个小畜牛绑了“

        贺金儿满不在乎地对贺人龙的左右笑着说:”都别动手,我的话还没说光哩。“他又向贺人龙正色说:”四哥,你虽无情,我可有义。我不能跟着你学。你想想,倘若你绑了我向朝廷献功,国英侄儿还能够活得成么“”国英在哪里快快放回来饶你不死“”我们义军从来讲义气。大家一听说国英是我的侄儿,已经把他放了。“贺金龙回头向阵上一招手,说:”国英,快回去吧,不要怕四哥责备“

        万人敌从田见秀的大旗后边走出,羞惭地往官军阵上走去。挑战骂阵的时候他是那样的狂暴和无赖,如今却低着头,没精打采。刚才他还在为自己的突然得救而庆幸,如今要他回营,他却感到无脸见人,同时也担心会受责罚。

        贺人龙背后的将士们看见万人敌被放回来,大出意外,连贺人龙的心中也有点吃惊了,贺金龙趁着这时候丢开了贺人龙,向着人龙手下的两员青年将领亲热地招手叫道:”国贤二侄,国勇六侄,你们近来都好吧呀,我的天,今日是咱们贺家大团圆没想到在两军阵前会看见这么多的亲人“

        他把缰绳提一提,想越过贺人龙往前走几步,但是他又怕万一贺人龙翻脸不认亲。于是他没有挪地方,又向贺国贤们一群人招着手儿,笑着说:”来呀,往前来几步,叙叙家常。别害怕,让四哥怪罪我一个人好啦。“他又看着贺人龙,说:”四哥,你别生气。连朝廷老子还爱他一族一姓,何况咱们“

        跟在贺人龙身后的亲兵爱将,大部分是姓贺的,其余的虽不姓贺,但不是沾亲,便是带故,不然也是同乡或近邻。至于贺国贤和贺国勇的亲兵们也是一样,有人说过这话:如果把贺人龙麾下的老营将士几百口子人加以盘问,都可以找出来亲戚瓜葛,或者是直接血亲,或者是拐弯抹角的亲戚。按照贺人龙的说法,这是照顾乡亲,也是打不散的子弟兵。照他手下人们说法,这就是俗话所说的:”朝里有人好做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此,经贺金龙一招呼,大家一拥向前,在两军阵上你呼我叫,纷纷谈话,互相寒暄,争着打听亲故消息。田见秀的骑兵也有许多米脂人,也不时搭腔说话。贺人龙喝禁了自己的将士,但是也明白在这样的情形下很难厮杀。他对田见秀大声说:”田贼,你不敢同我交战,快去叫闯贼前来“说毕,拨马自去。贺国贤和贺国勇,以及贺人龙的左右将士,不敢多停留,也跟着去了。

        但是多数官兵并没跟着走。他们看见上边头头儿走后,越发没有顾忌,同农民军谈话更加亲热。有些不是米脂人的官兵也拉扯陕北延安府同乡关系,互相打听家乡情况,熟人音信。谈了一阵,贺金龙和他的亲兵们把身上的包袱解下来,取出金银、绸缎、首饰和其他贵重东西,分送给本家、亲戚和同乡作为礼物。田见秀也命令手下的将士们搬出来一些值钱的东西,送给乡亲。最后,贺金龙从腰里解下来高夫人给他的那把短剑,交给贺人龙帐下的一名姓贺的小校,说:”这是我三年前打开凤阳皇陵时得的一把宝剑,你看,这剑柄是象牙的,镶着黄金,剑鞘是沙鱼皮的,镶嵌着黄金、宝石和钿螺。据几位内行看过,说这是宫里边的东西,至少值三百两纹银,务请贤侄费心,替我呈给我四哥,说这是我的一点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日后遇见更好的宝物,另外孝敬。“

        姓贺的小校因为已经接受了金龙的礼物,对这件委托满口答应照办,他把短剑拿在手里,笑嘻嘻地打量着,看见剑锋闪着寒光,而剑柄和剑鞘装饰的黄金、宝石和钢螺光彩耀眼,不觉连声叫道:”嘿嘿我还是第一次开这个眼界“一股口水啪哒落下来。贺金龙赶快从口袋里取出一只金钗,说:”老侄,这个你也收下。“”不,不。刚才八叔你已经给我不少东西了,哪能再要你的“”这不是给你,你收下以后我告诉你。“等到对方把金钗收下,贺金龙接着说:”我知道你已成了家,遇顺便人回家乡时把这只金钗带给你媳妇,就说是我金龙八叔的一点小意思。“

        收到礼物的官兵们皆大欢喜,没收到礼物的人们除羡慕外也很欢喜。在一片欢喜的气氛中互相恋恋不舍地道了别,各回本营。

        田见秀料定贺人龙马上不能够对他进攻,立刻又暗中抽出来三百名骑兵交给刘希尧和贺金龙率领,往正面战场上支援李过。

        在正面战场上,自从高一功和张鼐率领五百名骑兵加入战斗,田见秀又分过来几百名骑兵支援,开始阻止了曹变蛟的猛烈攻势,曹变蛟见敌人增加了援兵,同时从燎望哨得到祖大弼等已经大败的报告,也担心自己吃亏,就暂时把大部分人马撤下来休息,只用小部队轮番进攻,等着左光先和贺人龙从两翼突破敌阵。知道贺人龙并不力战,他已经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但仍然把希望寄托在左营身上,后来一见左光先被闯王杀败,而贺人龙也忽然后退,他心中大为吃惊。为着避免三面受包围,他亲自断后,把弓弩手和火炮手布置两翼,缓缓地向南撤退。当闯王率领骑兵接近曹变蛟的右翼时,曹变蛟立刻炮箭齐发,使骑兵不能前进。自成见曹兵的秩序不乱,士气不衰,为着避免牺牲人马,决定不再进攻,只监视着敌人退走。

        这一仗,李过和田见秀所指挥的三千多人马死伤了将近一半,而闯王的中军营和标营也牺牲了五六百人。虽然官兵死伤的人数要多得多,但是由于农民军的数量有限,又不可能得到补充,这次战斗对他们的实力是一个严重打击。所以虽然胜利,闯王和几位大将的心中都不轻松。随后谈到这次对待贺疯子的办法很成功,自成的脸上才露出笑容。田见秀带着遗憾的口吻说:”可惜你的计策只行了一半,还有一半没有拿出来,已经布置好要活捉翻山鹞,万一捉不注活的也要把他乱箭射死,可是他今日没有露面,不知何故。“

        闯王没有做声,心中也觉遗憾,原来他的计策是要田见秀在阵前痛痛地责骂高杰的忘恩负义,趁高杰自觉理亏,精神缺乏准备的当儿,郝摇旗和贺金龙等突然冲出,将他捉到,以为判主投敌者戒。由于高杰平素对田见秀很尊重,所以李自成认为这办法可以成功。如今这个该死的畜生到哪儿去了难道离开了贺疯子的麾下么

        郝摇旗见自成不吭声,怕他为着高杰的事情烦恼,说道:”李哥,快下令怎么办吧。大丈夫报仇十年不迟。下回遇到这个杂种,老子不会放他过山,哼“

        李自成让将士们稍作休息,吃点干粮,随即下令:轻伤的不离本队,重伤的跟随老营,立刻出发,继续向北急迸。这时已经是未未申初时候。他希望只要在两个时辰中不再遇强大敌人,一到黄昏,他就不怕敌人追击;一夜急行军,就可以冲到阌乡附近了。

        刘宗敏率领援兵来到时,后卫部队已经开始整队出发。他简单地间明情况,不敢耽搁,又向前队奔去,临走时候,他对自成说:”闯王,我还有话同你谈,咱们一起走吧。“

        自成知道刘宗敏有重要话要对他讲,就叫高一功率领中军前进,他自己带着亲兵同宗敏飞马而去。奔了一段路,到了开阔地方,宗敏与自成并辔前进,忽然放慢速度,小声说:”闯王,曹操的情形我已经从一个俘虏的口中问明白啦。他妈的,真不是东西“”什么情形“”他率领九营1人马退到房县、均州大山中,如今已经向朝廷投降啦。“

        1九营--崇桢十一年冬,罗汝才曹操率领的是一支联合部队,九营就是九家,各营的人数不同。除他自己的部队外,别的诸营并不完全服从他的指挥。除罗汝才外,较著名的还有过天星惠登相、花关索工光恩、兴世王王国十等。因部队驻扎在房县、均州一带,所以通称”房均九营“。

        自成大惊,神色一变,间:”可是真的“”这个俘虏是孙传庭的随从,他正在战场上传达军令,受伤被俘,他的消息自然灵通。“

        沉默一阵,自成心情沉重他说:”曹操只图保全实力,不来接应咱们,已经是不大应该,倘再投降朝廷,不管真假,那就更不好了。“”他这琉璃猴子,终究成不了多大气候“

        自成在马上加了一鞭,向前飞奔,刘宗敏等紧紧地跟在背后,追上老营,自成跳下乌龙驹,大声吩咐:”把那个奸细拉来斩了“

        亲兵们立刻往路边树林中拉那个下书人,但发现在刚才战事紧张中,人们没有注意,这个人已经逃了。闯王脸色铁青,沉默片刻,没有责骂亲兵们,却冷笑两声,说:”好吧,遇到大天王时一总算账“

        尽管已经确知洪承畴已经率兵来到潼关,同孙传庭并力挡在前面,并且也确知曹操已经在湖广投降,但目前形势使闯王没有从容回旋的余地,非拼死向前冲不可。他把鞭子一挥,中军营和老营的人马在他的面前整队启程了。

        农民军的后卫部队刚刚开拔,曹变蛟和贺人龙就紧紧地追赶上来,左光先把人马整顿一下,又把原来留守在后方的人马补充上来,也随在曹变蛟的后边追赶。李自成命令李过等切勿恋战,尽速赶路,所以后边只偶尔有一些小的接触。

        现在农民军已经没有了步兵。步兵一部分牺牲了,一部分因为从战场上夺得许多马匹,变成了骑兵。这样大大地加快了他们的行军速度。在一个时辰之内,他们差不多前进了五十里,把追赶他们的步兵扔在二十里以外,只有官军的骑兵一步不放地盯在背后。十月天最短,眼看就要黄昏。农民军看见太阳落在山头,刚刚松了口气,突然前边一声炮响,左右丘陵间伏兵齐起,喊杀震天。李自成这时正走在老营前边,吃了一惊,向前方和左右一望,随即拔出剑来,镇静地自言自语说:”又开始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1743/44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