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自成(历史小说)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牛金星又一次站起来把门帘子揭开一个缝儿向外看一眼,重新坐下,接着低声说:

        “像十八子这样的人,倘若得到几位有学问的人辅佐,那就如虎生翼,说不定会成大气候。自古成大事、建大业者,宁有种乎虽有大命,亦在人事而已。”

        这句话恰恰打在尚炯的心窝里,他赶快说:“目前缺少的就是宋濂、刘伯温这样的人物,他时常同弟谈到这一点,真是寝寐求之,恨不能得。我同他也谈到过你,他十分渴慕,说,咱如今池浅不能养大鱼,何敢妄想倘获一晤,一聆教益,也就是三生有幸。弟临来时候,他再三嘱咐:老尚,你要是在北京能够看见牛举人,务请代我致仰慕之意。启翁,你看他是如何思贤如渴”

        “啊啊,没想到你们还谈及下走1哈哈哈哈”

        1下走--即奴仆,古代士大大对朋友的自谦之词。

        尚炯不知道牛金星的这一笑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现在决计要试一试,劝说牛金星参加起义,至少拉他到商洛山中同闯王一晤。这种希望,他在今天同金星倾心谈话之前是不敢多想的。

        “启翁,我有一句很为冒昧的话,不知道敢说不敢说。”

        “但说何妨”

        “张献忠那里有几位举人秀才,给他帮助很大,令人实在羡慕。如蒙足下不弃,肯屈尊到我们那里,十八子定然以师礼相待。足下可有意乎”

        金星一笑,说:“实在惭愧,有负厚爱,务乞见谅。”

        “你是瞧不起么”

        “非也。你知道,弟十年来株守故园,教子读书,苟全性命,不求闻达。不惟才识短浅,不堪任使,且又疏懒成性,无心世事。”

        “是不是你觉得我的话不够至诚”

        “亦非也,兄的话自然是出于至诚,无奈阔别数载,兄今日对愚弟有所不知耳。”

        “弟别的不知,但知兄平素满腹经济,热肠激烈。目今百姓辗转于水深火热之中,兄安能无动于衷”

        “当然不能无动于衷,然弟一介书生,纵热肠激烈,也只能效屈子问天,贾生痛哭1而已,更有何用”

        1屈子、贾生--屈原和贾谊,因前者做过天问,故有“屈子问天”的话。后者是西汉文帝时人,常感慨时事,叹息流涕。在他给文帝上的治安策中,用了不少“可为痛哭流涕者也”这样的句子。

        “诸葛孔明千古人杰,如不遇刘备,不出茅庐,也不过老死隆中,既不能建功立业,亦不能流芳万世,只要际会风云,谁说书生无用”

        “弟非佐命之才1,岂能与古人相提并论”

        1佐命之才--辅佐开国皇帝打江山的人才。“命”是天命,封建皇帝都认为自己的得天下是受有天命。

        “请兄恕弟直言。我兄敝展功名,高风可钦,然今日天下离乱,万姓望救心切。兄有济世之才而不用,洁身隐居,岂非自私甘与草木同朽,宁不可惜”

        牛金星微笑不语,慢慢地拈着胡须。

        “况且,”尚炯又说,“目今公道沦丧,奸贪横行,读书人想与世无争,安贫乐道,已不可得。兄年来备受欺凌,奔告无门,岂不十分显然”

        “宝丰虽不可居,伏牛山中尚有祖宗坟墓与先人薄田百亩。弟已决计俟官司完毕即迁回伏牛山中,隐姓埋名,长与农夫樵叟为伍,了此一生。”

        尚炯知道牛金星并不是一个甘心与草木同朽的人,这话也不是出于真心,只不过时机不到,还不肯走上梁山。他决定暂不勉强劝他,笑着说:

        “天下大乱,伏牛山也不是世外桃源。”

        医生劝金星在北京多留几天,以便请教。金星归心很急,但又感于故人热情,颇为踌躇,只好说让他回去考虑考虑,直到结束这顿午餐,医生没有再劝金星人伙,只同他谈一些别的闲话。

        这天晚上,金星回到下处,想着今天同尚炯的谈话,心中很不平静,连书也看不下去。仆人王德进来,看见他的神色和平日不同,却不敢多问,只提醒说:

        “老爷,咱们后天动身走,当铺里的几件衣服明天该取出来啦。”

        金星望望他,说:“急什么后天再说吧。”

        “不走了”王德吃惊地望了主人片刻,又说:“可是住在这里没有要紧事,家里都在盼着老爷回去哩。”

        他没有再做声,挥手使仆人出去,“走乎不走”他在犹豫。坐在椅里沉思一阵,仍然不能决定。尚炯劝他去商洛山中入伙的话虽被他婉词拒绝,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又一次起了很大波动,好像有谁在不曾平静的池水中又投下了一块石头,他想,难道真有一天我会像诸葛孔明一样走出隆中么他忽然抬起头来,用慷慨的声调慢慢地背诵着诸葛亮的草庐对1。

        1草庐对--陈寿在三国志计划诸葛亮传中记叙了刘备到隆中三顾草庐,向诸葛亮请教大计。诸葛亮的一段答话很有名,后人把这段答话题做草庐对或隆中对。

        他像那个时代的一般读书人一样,一遇到心情兴奋或郁悒时总爱朗诵熟记的古文或诗、词,算是借他人杯酒浇自己胸中块垒,朗读的调子很好听,就像是歌唱一样,所以也是借着唱歌来抒发感情,但是这时牛金星的心中是兴奋呢还是郁悒是不是在朦胧的意识中把自己比做等待三顾的孔明呢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朗诵毕草庐对之后,他的心仍不能平静下来。过了很久,蜡烛熄了,木炭却着得更旺,火光照得他脸色通红,他心中慷慨,加上几分酒意,拿起铁筷子铿地敲一下火盆,震得火星飞进,随即朗诵出曹孟德的著名诗句。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

        朗诵毕,他从火边站起来,绕室彷徨,直到深夜,后来刚躺到床上,他忽然想起来一个朋友,心中遗憾他说:

        “要是宋献策没有离开北京就好了”

        第二天,尚炯给杨廷麟看病以后,又来约牛金星去梁苑春吃酒谈心。他只劝金星往商洛山中同闯王一晤,也被金星拒绝了。从梁苑存出来时,大街小巷,家家都在敬神,大门口挂着花灯,放着鞭炮,有的人家还放着烟火。尚炯和牛金星决定先到正阳门外商业繁盛的地方看看,然后往东城去看灯市。于是他们从西长安街转至江米巷,进武功坊到了正阳门内棋盘街。

        在正阳门那里,只见月光下成群结队的妇女,有很多穿着白衣白裙,像潮水似的从城门洞涌进涌出,几乎连道路都阻塞住了。有不少年轻男人,故意在妇女群中乱挤,以便偷偷摸摸地占点儿便宜。有时,有些妇女因为身上什么地方被陌生男人的手摸一下或拧一下,或脚尖被人故意踏一下,发出来小声怒骂,但也有不少妇女吃了哑巴亏,一阵心跳,脸红,慌忙地躲进女伴堆中。那些盼望早日生子的妇女们,用力挤到大开着的城门边,把门上的圆木钉子摸一摸;往往还来不及摸第二个钉子,就被挤走了。有的妇女比较幸运,可以抢着摸几个钉子,摸过钉子之后,她们怀着幸福的心情,怀着甜蜜的希望,随着人潮离开了城门洞。

        尚炯和牛金星在热闹的棋盘街看了一阵,又走到离大明门不远的地方站住,凭着围绕棋盘街的白石栏杆偷眼向大明门里张望,大明门朱门洞开,禁卫森严。门外挂着一排很大的朱红纱灯,垂着穗子。门内是东西千步廊,挂了无数纱灯,望不到尽头,金星悄悄地对医生说:

        “千步廊北头是金水桥,过了金水桥就是承天门,再往里是端门、午门。听说承天门两旁有解学士1写的对联,尚炯没敢做声,但心中闪过了一句话:”也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

        1解学士--解缙,明初人,官翰林学士,为历史上有名的才子,民间流传许多解学士的故事。coc2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那午门内就是九重宸居”

        金星怕惹出是非,用时弯碰碰他的朋友,向正阳门洞走去。他们随着摸钉的妇女们挤出正阳门,挤过正阳桥,才到了前门大街。牛金星笑着说:

        “北京风俗,说是元宵节走过正阳桥可以除百病,腰不疼,所以这些妇道人家都要挤着过桥。咱们今晚一过,也可以一年无病了。”

        尚炯说:“幸而有很多懒人和忙人不来过正阳桥,不然,北京城的医生只好抄着手喝西北风了。”

        二人哈哈大笑,继续往南走去。正阳门大街十分热闹,有玩狮子的、玩旱船的、踩高跷的、放烟火的、耍龙灯的、猜灯谜的,看了几个地方,牛金星拉着尚炯的袖子挤进一处猜灯谜的人堆中,随便一望,立刻指着一个灯谜向尚炯咕哝说:

        “这一个谜面是挑灯闲看牡丹亭,用的是钱塘妓女冯小青的诗句,谜底我已经猜到了,很巧,也很雅。”于是他指着谜纸向主人大声问:“这个谜底是不是王勃滕王阁序上的一句:光照临川之笔”

        “是,是,您先生猜中啦”主人笑着说,赶快撕下谜纸,取了一把湘妃竹骨的白纸折叠扇交给金星。

        周围的人们用欣喜和羡慕的眼光望着金星和扇子,有几个人称赞他猜得好,也称赞灯谜出得好。金星拉着医生走出人堆,笑着说:

        “这把扇子虽然眼下没有用,可是这是一个吉利。走吧,我们进崇文门逛灯市去。”

        尚炯愉快他说:“但愿你今年百事顺利。”

        他们在崇文门内吃了汤圆,歇歇脚,继续往灯市走去。愈近灯市,人愈拥挤。等到了东单往北,米市大街上人山人海,简直无法前进。他们用力挤了一阵,看看不容易挤到灯市口,便从金鱼胡同穿过来,在八面槽和东安门大街看了看,从皇城南夹道转到东长安街。尽管所谓“九衢灯市”只看了少部分,而且最热闹的部分没有看,但尚炯已经为那些竟奇斗胜的彩灯惊叹不止,在东长安街上走着时候,他听见走在前边的两位外省口音的人正在谈话。一位老者向一位戴方中的中年人问:

        “听说因为万岁爷圣情寡欢,宫中今年的灯节不如往年之盛,未知确否”

        “我也听说如此。”戴方巾的叹口气,感慨他说:“在往年,每逢灯节,宫眷1与太监都穿灯景补子2蟒衣,并于乾清宫丹陛上安放牌坊灯,于寿皇殿安放方、圆鳌山灯。崇祯元年,宫中的灯节特别讲究,牌坊高至七层,鳌山高至十三层。目今国步维艰,当然不能像往年那样了。”

        1宫眷--妃嫔和宫女统称宫眷。

        2补子--缀在蟒衣前后心的方形丝织品,上边按照品级绣首不同的图案。灯景补子只在灯节时用。

        老者也感慨说:“国家愈来愈穷,自然是今非昔比。听说在崇祯初年,宫中有珍珠灯,高四五尺,全用珍珠穿成,每一颗珍珠有一分多重;华盖和飘带皆用众宝缀成,带下复缀以小珠流苏。一尺多高的珍珠灯,据说一共有四十九盏。官中各殿都有极贵重之彩灯数盏,殿陛甬道,回旋数里,全有白玉石栏,石栏外边每隔数尺远有雕刻精致的龙头伸出,颌下凿有小孔,专为悬插彩灯之用。无殿陛石栏处,立有莲桩,每桩悬挂琉璃灯一盏。紫禁城中各处所悬各色花灯,共有数万盏。遇宫女成群嬉耍,碰落几盏,顷刻间就有太监拿新的换上。如此太平豪华景象,转眼间己成陈迹”

        尚炯用时弯碰了金星一下,放慢脚步,小声说:“不要说宫中的珍珠灯,就以前天我在灯市上看见铺子里卖的那些灯,有一百两一架的,有数十两一盏的,一灯之费,可活数口之家。真不愧繁华帝都”

        金星冷笑一下,说:“玩灯的人们只知安富尊荣,何尝知道天下小百姓嗷嗷待哺,易子而食”

        尚炯把牛金星送到西长安街,快到府右街口时仍然依依不忍分手,又站在行人稀少的地方同金星谈了一阵。他苦劝金星暂留京师,将来同他一起动身;如金星怕家中悬念,可派仆人王德先回,川资不须金星费心,金星感于老友的深情厚意,只得同意。两人并商定二月下旬离京,由太原南下,以求安全。今天下午,金星曾同医生谈过宋献策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才,不久前从北京赶往太原去经纪一位朋友的丧事,他们路过太原时也许能同他遇见。医生正想替闯王物色天下人才,对此更加高兴。

        金星回到寓所,已经三更过了;虽然腿脚很困,却没有一星睡意。想着中原的局面不久就要大变,李自成的种种不凡,以及尚炯再三劝他同自成一晤,他的心情比昨夜更加不能平静。像一般孔门的读书人一样,他相信易经的卜卦,自己会文王课,也会邵康节1的梅花数。每逢遇到重大问题时,他往往自己起个卦,以决疑难或预卜吉凶,现在夜静无事,他洗洗手,坐在桌边,用三个铜钱占了一课,得“飞龙在大,利见大人”之卦,心中一喜。又想了一阵,仿佛预感到自己扬眉吐气的日子快要来到,随即兴致勃勃地摊开猜灯谜得到的白纸折叠扇,挥笔写道:

        大火流金2,

        天地为炉;

        汝于是时,

        伊、周大儒3。

        北风其凉,

        雨雪载途;

        汝于是时,

        夷、齐饿夫4。

        噫

        “用之则行,

        舍之则藏,

        惟我与尔有是夫”5

        1邵康节--北宋人,邵雍字尧夫,门人谥为康节先生,在哲学上是一个主观唯心主义者,编造了一种叫做梅花数的占卦方法。

        2大火流金--意思是太阳毒热,把金属晒得熔化。

        3伊、周大儒--伊尹和周公。

        4夷、齐饿夫--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的伯夷和叔齐。

        5用之是夫--孔丘的话。

        写毕,他念了一遍,认为方孝儒的这首扇子铭很能够说出他自己的思想和品格,并且想道,他今后怕要成为伊、周,要像孟子所说的“兼济天下”了。他从抽屉里取出八宝印泥,在题款下边盖了一颗小印,又在铭文前边盖一颗闲章,刻着“淡泊以明志”1五个篆字。等到墨干了,他把扇子合起来,放进箱里,然后熄灯就寝。但是过了很久,直到听见鸡叫,他还在胡思乱想,不能入睡。

        2淡泊以明志--诸葛亮有两句有名的话:“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二月下旬,他们从北京动身了。因为娘子关和倒马关两条入晋的道路都有游兵和土匪骚扰,他们干脆出居庸关,走阳和、大同入晋。路程虽远,倒是比较平稳。一路上虽然风餐露宿,不免辛苦,但幸而天气晴朗,遇马骑马,遇驴骑驴,遇骆驼骑骆驼,倒很方便。金星因为这条路是自古以来的军事要道和边防重地,所以沿路把里程远近,关山形势,一一记了下来。每到一个重要地方,他总是用鞭子指着苍茫的山川,雄伟的长城,古老的城堡,告诉他的朋友:某朝某代,某年某川,在这里发生过什么战争,经过的情形怎样。尤其是关于时蒙古也先的战争,土木之变1,他谈得特别详细,好像亲自参加了战争一样,并时时流露出不胜愤慨的情绪。这些谈话使尚炯在心中十分惊佩,简直不明白一个长期住在内地的人竟然对边塞情形如此留心,这般熟悉。

        1土木之变--公元1449年秋天,明英宗“亲征”蒙占,在土木堡兵溃被俘,历史上称做土木之变。

        “真是了不起的人才”他在心中说。“我要想尽办法劝他同闯王一晤”

        不过月,他们到了太原。把行李往客店一放,打去身上和脚上尘上,洗过脸,就一起去找宋献策,在太原府城隍庙前住着一位医生名叫袁潜斋,是河南开封人,十多年前以拔贡分发山西候缺,后来见天下大乱,无意在官场浮沉,遂以行医糊口,在晋省颇为有名。这位袁医生也精于六壬、遁甲,并善看相,深得柳庄1三昧,但是并不以这些数术小道卖钱,更不轻易替人看相。他住在太原,暗中结交了不少江湖豪杰,同早期陕西农民义军领袖王嘉胤也有过关系,宋献策同他是极要好的朋友,这次来太原就是为经纪他的丧事。牛金星和尚炯一路问到府城隍庙,找到了一座黑漆小门楼,果然石见门框上还钉着一块朱漆木牌,上写着“大梁袁寓”,两扇门关得很严。敲敲门,没人答应。询问邻居,回答说正月间从北京来了一位宋先生,照料了袁先生的丧事,已于三月初送袁先生的灵柩和家眷回河南去了。金星和尚炯不胜怅惘,叹息而回。

        1柳庄--袁琪字廷玉,号柳庄,明初鄞县人,以相法著名,受成祖所重。后代所说的柳庄相法就是他父子传下来的。

        他们在太原休息三天,看看名胜古迹,游了晋祠,继续赶路。等他们到了平阳,金星的仆人王德已经从家乡回来在那里等候两天了。他向主人报告说,自从金星往北京去后,王举人有点心虚,害怕把事情闹大,经周拔贡和朋友们从中调停,答应和解。

        “奶奶巴不得官司快了,”仆人说,“把大相公叫回宝丰,忍气吞声,同他和了。”

        “怎个和法”

        “少不得治席请客,由大相公出面,在王举人面前低低头,赔个不是。另外卖了一处庄子,拿出八十两银子打扫衙门1。”

        1打扫衙门--官司结束时,输的王方或被告拿出钱来送给衙门中的官吏和衙役,并治席请客。叫做打扫衙门。

        金星把桌子一拍,骂道:“混账没想到小畜生这样骨头软,没有出息”

        “这全是奶奶的主张,怨不得大相公。按照大相公的意思也是宁折不弯,同王举人一拼到底。”

        金星气得说不出话来,但事情既然是出于娘子的主张,他不能再骂儿子牛。过了半天,他又问:

        “另外呢关于那个死的”

        “叫咱家重新请了一百个和尚、道上,做了七天道场,替死的人念经超度。”

        “唉,唉”

        金星沉重地叹两声,低下头去。他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是当他重新抬起头时,看见王德的嘴唇嚅动了几下,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敢出口,就问:

        “还有什么事没有说出来”

        “奶奶不叫我告诉你老人家,怕你生气。”

        “快说出来。”

        仆人吞吞吐吐他说:“王举人一心要讹去咱家的那只宣德炉1和那把扇子,非要去不依。奶奶想着既然他存心讹咱,如今人家有钱有势,刀把儿攥在手里,咱要留也留不住,留下反而是个祸根,不如给他,从此心净,奶奶气得流着泪,心一狠,牙一咬,说:把这两样东西都送给他咱以后永远离开宝丰,少受欺负”

        1宣德炉--明朝宣德年间1426--1435宫中制造的铜香炉,十分名贵。

        金星气得脸色发紫,两手打颤,抓起来桌上的茶杯往地上摔得粉碎。他想叫骂,但是他叫不出来,呼哧呼哧喘气,在屋里来回走着,脚踏得铺砖地通通响。尚炯听见他摔茶杯子,从院里走进来,看见他如此气恼,连忙问:

        “启翁,莫生气。为了何事”

        牛金星恨恨他说:“我就知道,他早就存心讹我的这两样东西”

        尚炯摸不着头脑,又问:“到底为着何事”

        “我现在气得说不出来,随后谈吧。唉,光甫,我,受尽欺负,简直要把肚皮气炸”

        “天色还早,咱们到汾河岸上走走如何”

        金星没有回答,又来回走了几步,把牙根咬得生疼,然后站在仆人面前,怒气冲冲地问:

        “家里还有别的事情么”

        仆人说,他来的时候,全家已经搬回卢氏了,宝丰只留下一个老伙计看房子,照管庄子。金星点着头小声说:

        “搬得对,搬得对。”

        “奶奶说小乱住城,大乱住乡,早就该搬回伏牛山里。”

        金星不再问家里事情,转向尚炯说:“走,光甫,咱们到外边走走,散散心去。”

        他们走出平阳西门,信步来到汾河岸上。渡口有不少逃荒的难民,扶老携幼,瘦得皮包骨头。岸上的庄稼长得很不好,麦苗已经打苞,可是又黄,又低,秆儿又细,并且很稀。豌豆还没结荚,可是官路两旁有不少豌豆苗儿已经给灾民吃光了。在渡口旁边的河岸上坐下以后,尚炯见牛金星的脸色仍很难看,劝解说:

        “官司了了,家也搬了,事情已经过去,不必放在心上。我听说有个宣德炉给王举人讹去了,虽说欺人太甚,但究竟是身外之物,为这点事气坏身体实在不值。将来有报仇的日子。”尚炯笑一笑,小声补充一句:“有朝一日,不须你牛启东动动小指头,叫你的仇人跪在你的脚下求饶。到那时,你愿意怎样报仇就怎样报仇。这样的日子,我看不远。”

        金星不觉小声问:“不远”

        “等麦后我们来到河南,我包管你能报仇。眼下让他们横行去,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1,大丈夫报仇十年不迟,何况只用等几个月气坏了身体可不值”

        1多行待之--这是引用春秋时郑庄公的话,见左传隐公元年。

        “光甫,你不知道,这口气实在难忍。起初先严作宝丰教谕,为着伏牛山中过于闭塞,决定在宝丰落户。可是寒舍在宝丰住了几十年,到底是漂来户,强龙不压地头蛇,王举人倚势欺人,言之令人发指。如今弟才明白,原来他处心积虑想讹走舍下所藏的两件东西其实,弟平日对古董并不看重,只是这两件东西是先父遗物,弟虽不肖,何能将先父遗物拱手送人王举人趁弟不在家,贱内怕事,讹诈而去,叫弟如何甘心此仇不报,弟将无面目见先严于地下”

        “一件是宣德炉,还有一把什么扇子”

        “扇子是万历初年先严在北京候选1时在古董铺中买的,为马勋2所制,上有文待诏3的书画,先严甚是宝爱,目前文待诏的书画不难见到,马勋的扇子就很少了。更痛心的是,扇子上有几行跋语是先严手泽”

        1候选--明代举人、贡生在京候吏部选授官职,叫做“候选”。

        2马勋--明朝永乐年间,折叠扇才开始流行,在宣德和弘治年间1426--1505出现了几位以制扇出名的民间工艺美术家,马勋是其中之一。

        3文待诏--文征明1461-1559,明朝常州人,大书画家兼诗人,曾做翰林院待诏的官。

        “请放心,不要多久,这两件东西定会完璧归赵。此事放在弟身上好啦。”

        “此仇不报,弟死不瞑目”

        “既然官司已了,府上已安然迁回故乡,兄心情如此郁悒,何不同弟入陕一游”

        牛金星没有回答,这时他的心中仍在矛盾,又想到商洛山中同闯王一晤,又担心万一将来大事不成,身败名辱。另外,既不是李自成“三顾茅庐”,又不是由自成正式礼聘,而仅仅是由尚炯相邀,他便由北京到商洛山中,终觉心上有个疙瘩。但是他又想着自己已经快四十五岁了,难道就这样白白地郁闷以终他望着奔流的河水,忽然不胜感慨地叹口气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1同时他想着不惟半生抱负落空,反而丢掉了举人,断送了前程,身入囹圄,贻祖宗父母之羞,又不禁发分恨声。

        1逝者昼夜--这是孔丘的话,把光阴比做逝水,昼夜不停地奔流而去。

        尚炯问:“老兄为何不语”

        “我还是想先回到舍下看看,再作决定。”金星慢吞吞他说,自己也觉得这句话并没有多大道理。

        “贵价刚回,府上情形,兄已尽知。如怕令嫂夫人悬念,可差贵价明日回府,就说足下安抵平阳,顺便往西安访友,不日返家。这样,府上也就放心了。”

        牛金星苦笑不语,心中盘算:“怎么好去不去嗯”

        “既然老兄对去商洛山中仍有犹豫,弟不敢勉强。西安为自古建都之地,老兄何妨趁此时机,前往一游,岂不比闷居深山为佳”

        看一看关中名胜,长安古都,也是牛金星的多年宿愿。但是他明白尚炯劝他去西安的真正用心不在看名胜古迹,而是希望拉他同十八子一晤,所以他突然笑着说:

        “光甫,我们少年时同窗数载,你跟我一样都是读孔孟之书,受师长之教,真没料到,你今日变成了这样人物”

        “你说我变在何处”

        “自从咱俩在北京见面,你的心时时刻刻都在为十八子经营的买卖着想,你完全忠心耿耿帮他做生意,同他那个商号的人们变成了一家人,已经是水乳交融。光甫,你入他们的伙只有几年工夫,变化如此,令我为之欣羡,更为之吃惊。”

        医生笑着说:“启东,你说欣羡是假,吃惊倒是真的。”汾河岸上的春风吹动着他的三络长须,有一绺散乱地飘飞肩上。医生捋一捋长须,然后接着说:“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可以吃惊的。你我虽系少年同窗好友,同读孔孟之书,同受师长之教,可是从根子上说,你我毕竟大不相同”

        金星:“嗯”

        医生说:“府上在卢氏与宝丰两地都有田产,虽非富有,也有三百多亩土地,两三处宅子,令尊大人为卢氏名拔贡,受地方大吏1保荐,由吏部选授宝丰教谕,也算是朝廷命官。弟家三代在乡下行医,既非富裕,也无功名。这就是足下与我在根子上大不相同之处。”

        1地方大吏--指省一级的地方长官。

        牛金星轻轻点头,没有做声,等医生再往下说。

        “自幼读书,老兄受师长父母之教,一心想从科举仕途上飞黄腾达,只是后来会试不第,老兄才淡于功名富贵,留心经世致用之学。弟在少年时候,虽不如足下那样富有才华,但在乡里儿童中也有颖悟之称。只是,我从没有想到读书做官,功名富贵。先王父1与先严都盼望我继承家风,长大后做一个好的医生。我自己也很用功读书,指望在塾中读书时打个好根基,日后读古人医书不难。咱们那里的乡下内科大夫往往只会背熟汤头歌,连本草纲目也只能看懂一半。至于所谓城里名医,真正能看懂黄帝素问、灵枢经、金匾要略与伤寒论等书的,十不有一。弟矢志读书,就是为此。在许多醉心举业的同学眼中,我是素无大志,卑卑无足道也。启东,我幼年学做八股文的笑话你忘了没有”

        1先王父--死了的祖父。

        牛金星一想起尚炯的幼年趣事,忽然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但他故意说他已经记不清了。尚炯回忆幼年生活,越发兴致勃勃,趣味风生地接着说:

        “我十二岁那年,先生出了一句四书题是三十而立,叫咱们学做破题1。你跟大同学们都是用心用意做的。先生对你做的破题特别夸奖,说你日后必有大成。先生看了我做的破题,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把醒木一敲,厉声问我:尚炯你写的这两句是什么意思说启东,你还记得我是怎么写的”

        1破题--八股文的开头二句,点明题目意思,叫做破题,声调有一定格式,常用“焉”字落尾。学童学做八股文,要从学做破题入手。

        金星笑着点头:“记得,记得。你写的是两过十五之年,虽有板凳、椅子而不敢坐焉。”说毕,纵声大笑,笑声压倒了头顶飞过的一阵雁声。

        医生接着说:“我原是故意闹别扭,也知道自己要挨打,可是一板正经地对先生说:我这个破题做得很恰切,没有做错。我随即解释说:两过十五之年就是三十岁,有板凳、椅子不坐,那就只好而立了。先生又将醒木一拍,大喝一声:跪下我是一个秉性倔强的孩子,硬不肯跪。无奈先生叫大学长1将我按倒在板凳上,扒开我的裤子,由先生狠打一顿板子,打得我屁股红肿。打过之后,先生问我:尚炯,你以后还敢不用心学做八股么我哭着说:先生,常言道读书人如不能为良相,当为良医。这话你也对我们说过。我不像牛金星他们有大志气,也不是做宰相的坯子,只想长大了做个良医,替人治病。做八股对我没有用,请你以后莫逼我做破题吧后来先生看出我确不是那种学而优则仕的上等材料,不再鼓励我在举业上争取上进,把我学做八股的一课免了。”

        1大学长--私塾中老师指派年纪较长和他信得过的学生帮他管理学生,俗称大学长。

        牛金星感慨他说:“少年时想从举业上飞黄腾达的同学们都饱尝了世路坎坷,落得灰心丧气,更莫望能为良相,你倒果然成为良医了。”

        尚炯说:“且不说我是不是成了良医,再接着谈我走的道路如何与别人不同。我十八岁跟着先严在乡下行医,一年四季同穷百姓打交道。咱那儿行医,照例没人给钱,每年麦收和秋收之后,到各村去向病家收点粮食。多的给三升五升,少的给一升半升,实在日子艰难的就一粒粮食不给。百姓苦,我家也苦。百姓如何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比你做举人老爷的清楚得多,和穷百姓有同感,七八年前,我就是为着替穷百姓打抱不平,一怒打死了富豪家的狗腿子,与富豪为仇,只得逃到山西,做一个有家难归的走方郎中。后来遇到了高闯王率大军自秦入晋,路过平阳一带,我一狠心投入义军,成为十八子帐下医生,义军中优待识字的人,尤其优待会点儿医道的人。在家乡为丰糊口,也为着百姓的病很杂,我原是内科、妇科、儿科的病部治,只是我家世代在外科上比较拿手,有些祖传的外科手艺和比方,只传长子,我这手外科本领,在义军中颇有用处,大家对我就更加青眼相看。我呢,平生既不想做官,也不想发财,就有点喜欢侠义,所以投入义军以后,同大家一混熟,如鱼得水,所好的是先严、先慈都在弟去山西以前病故,拙荆也在弟去山西后不久病故了,故乡中别无牵挂。”

        牛金星说:“你遇到像十八子这样英雄,待为知己,肝胆相照,也算是三生有幸”

        医生说:“其实自古为良相的并不是都从举业出身,一靠自己确实有经济之才,二靠风云际遇耳。启翁,同我去西安一游如何”

        “到西安一游”

        “到西安以后,我陪你玩几天,看一看名胜古迹,那大雁塔是必然要看的。然后,足下暂留西安,弟回商洛山中一趟。十八子听说足下到了西安,一定欣喜欲狂,立刻派人迎接足下驾临山中。你们见过之后,弟亲自送兄回卢氏,决不留你久住。”

        “好吧,就同你作西安之游吧。”金星说,心上的疙瘩解开了。停一停,他又加了一句:“至于商洛之行,到西安后看吧。”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1743/448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