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自成(历史小说)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大顺朝的六政府和文谕院等中央衙门都驻在平阳府城内。牛金星的天佑阁大学士府即丞相府,也驻在平阳城内。从关中火速调来的两三万人马以及从北京退回的败残部队都驻在城外。城内只有一两千拱卫皇帝的亲军,俗称御林军。李岩手下的部队经过庆都之战只剩下六七百人。健妇营只从长安来了一部分,没有想到井陉一战死伤了二三百,如今不足五百人。红娘子从固关回来后,健妇营同李岩的残余部队都驻在平阳城南大约十里的一个地方。

        李岩回到驻地,立刻将李作找来,也将红娘子从后帐请出来,一起商议向皇上写奏本的事。自从退入山西以后,他度日如年,眼看着局势一天不如一天,他身为大顺朝巨子,却无力挽救国运。如此下去,国家会有灭亡之险,而他兄弟和红娘子将要白白地死在这种一筹莫展的局势之下。今天得到皇上同意,要他写一奏本,详细陈明收拾河南的方略。他一面十分高兴,觉得这个请求终于得到皇上允准了,一面又感到心思沉重,因为目前回河南去,困难确实很多很大。如果他刚回去,立脚未稳,而南京的人马就进入河南,胡人也从山东和畿辅来到河南,李际遇、刘凤起这些人再不听劝告,决心与大顺为敌,那么,能不能凭着他兄弟的力量,拯救河南的局面呢对此,他心中并没有很大的把握。但是,如果他不回去肩此重任,又如何收拾河南还有谁能够为大顺收拾危局

        当他把事情告诉李侔和红娘子后,大家在一起商量了好久,决定不顾一切,宁死也死在河南,为大顺巩固中原,不惜肝脑涂地。回去,没有兵当然不行,要向皇上请求多少兵呢请求的兵太多,如今,皇上也没有多的人马给他。请求的兵太少,回河南很难站稳脚步。他们又把李俊也找来,一起参加意见。商量的结果,决定向皇上要两万精兵。听说袁宗第率五万精兵前来,几天内就会到达平阳。估计请两万精兵,皇上还可以答应,再多就不会答应了。

        红娘子问道:“你打算请皇上派哪一位大将同你一起往河南去”

        李岩说道:“大将不必要,一则皇上目前在平阳也没有得力的大将,许多人在山海关和庆都死了,有的负了重伤。袁宗第没有到山海关去,皇上将会另有派遣。何况,”他放低声音说,“最好不要有大将同我们一起去河南,免得我们做起事来掣肘。我只请求给我两万精兵,不提请派大将前往。”

        红娘子不放心地说道:“如今接连吃了败仗,人心惶惶,到处叛乱,有些地方已经叛乱了,有些地方虽然没有叛乱,看起来这局面也不会撑持多久。在这种时候,宋军师不在此地,万一皇上对你兄弟多心,牛丞相又不肯竭力担保,岂不徒然惹祸”

        李岩说道:“不请兵,不去河南,国家亡了,我们也要为国尽节。与其那个时候白白地尽节而死,何如此时尽我们的力量为皇上收拾河南局面”

        红娘子说道:“倘若大顺国亡,我们自然都要为国尽节,战死沙场。与其被皇上疑心,死得不明不白,倒不如将来在两军阵上与敌人厮杀一番,死个明明白白。”

        李岩望望红娘子,说:“怎么你们妇道人家比我们男子汉还要疑心重”

        红娘子说:“我不是疑心皇上有什么怀疑你的地方,而是看今日局势,人心不稳,难免不互相猜疑。倘若皇后在此,我可以先向皇后奏明,问问皇后的意思,事情就好办一些。如今皇后不在此地,宋军师也不在此地。牛丞相同你虽是乡试同年,他被下在狱中的时候,你为搭救他也出过力气。可是你两个这些年来貌合神离,到了危急关头,他能担保你吗能在皇上面前替你认真说好话吗”

        李岩心中也猛一沉重,琢磨了片刻,说:“事到如今,回头是不行的。几次请求皇上派我回河南,今日皇上面允了,牛丞相也赞同。皇上命我回来写一奏本,详陈方略,我难道突然变卦,说自己不愿回河南了那怎么敢呢如今正如古人说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瞻前顾后,何能成事只要我们自己问心无愧,赤胆忠心保大顺、保皇上,其他一切,在所不计。”

        李侔同红娘子听了这话,觉得也只好如此了,于是大家继续讨论。李侔问道:

        “大哥,如果南京人马和满洲人马也到了河南,如何应付”

        李岩叹口气说:“倘若只有满洲人马来到河南,我们会号召河南父老与胡人作战,不让他们在河南轻易站稳脚步。如今担心的是,南京已经立了福王,如果史可法率领大军北进,到了河南,老百姓以前虽曾拥戴闯王,可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闯王进入河南后,没有设官理民,没有恢复农桑,没有抚辑流亡,以至于颇失百姓之心。而明朝开国到今天,将近三百年,突然亡国,要说老百姓完全不思念故君,那是不合情理的。所以我担心史可法率大军来河南后,如果我们号召百姓同史可法作战,百姓未必响应。可是不作战又如何呢我们退一步,史可法就进一步,河南就不是大顺的河南了。所以关于这一点,如今只能说,等我们回到河南后,相机应付,另外条陈方略。今日身在此地,河南情况尚不清楚,事前拟定方略,反而不切实际。”

        李侔问道:“皇上倘若当面问起来,你如何答复看起来这题目是非做不可的。”

        李岩也知道这个题目躲不过去,但是他又不愿随便敷衍几句,那样就是对皇上不忠,不是为臣之道了。可这题目又确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清。他想了片刻,抬起头来说:

        “这奏本上不必详言,只说我回河南以后,看了河南的真实情形,再迅速条陈方略,以释陛下之忧。”

        红娘子很不放心,说:“难道皇上当面问起来,你也这么回答么你只有当面说出实话,皇上才会放心。”

        李侔也说:“是啊,皇上是英明之主,马虎不得。”

        红娘子又说:“你把你准备当面回答的话,同我们讲一讲,我们听一听,觉得在理,你就当面去说。倘若不在理,你千万不要出口,以免引起皇上疑心。自古伴君如伴虎,何况是这样人心多疑的时候须知一言出口,驷马难追,那时后悔就迟了。”

        李岩的心情很沉重,说道:“如果皇上问我,我只能剖析目前危局。倘若是满洲兵南下,当然我们要号召河南父老兄弟,与敌周旋到底,决不允许胡人占领中原。如其不胜,我们兄弟战死沙场,义无反顾。倘若是史可法率领江北四镇人马来到河南,我们就想办法劝说史可法共同对付胡人。倘若史可法不肯听从我们的劝告,我们将驻兵豫西,东守虎牢关,北守孟津,使南方人马不能西来,胡人不能过黄河以南。稍微等待时日,胡人与南方的人马必将在河南山东一带互相火拼,到那时我们见机而行,方是上策。如果贸然打仗,或者在豫东、豫中与敌周旋,都必然要败。因为我们刚到河南,兵力不足,民心未附,尚未站稳脚步,决不能既同南方打仗,又同胡人打仗,那样将是自取灭亡。这是我的真正想法。这想法是不是符合实际,要到河南之后才能知道。我只能这样说我的实话,绝不敢有丝毫欺君之意。你们说这样回答皇上的问话,行么”

        红娘子和李侔都觉得李岩的意见很是,必须向皇上当面奏明这些想法。至于皇上会不会听从,大家谁也不敢逆料。作为忠臣,处于国家危亡之际,也只能如此了。红娘子说:

        “据我看来,如今不仅河南局面很危险,山西也是同样危险。倘若大顺失去山西,又失去河南,关中是没法守的。关中偏在西边,粮炯来源困难,如今正是饿死人的荒年,加上兵源又枯竭,岂能对抗胡人纵然能抗拒一时,日子久了,如何能够抗拒”

        李岩说:“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担心的不仅是河南、山西会失去;我还担心胡人派一支精兵,绕道塞外,从榆林塞外南下,进入长城,使榆林失去险要。到那时大顺顾此不能顾彼,顾南不能顾北,几面作战,如何是好所以,巩固山西,确保河南,方能扭转这个困难局面。如果胡人只有一路从塞外向南进兵,那就容易对付。”

        李侔没有想到敌人可能从塞外进兵,听了李岩的话,心中猛然一惊。红娘子也感到局势可怕。李侔叹口气说:

        “哥,你料的事情比我远得多,看起来我们回河南去,只能尽人事以听天命。”

        红娘子说:“万一大顺国亡,我们只好同归于尽,生为大顺之臣,死为大顺之鬼,如今走一步说一步吧。”

        李俊半天没有说话,忽然愤愤地插言说:“回到河南,我们”

        李侔没有注意他说话,接着说道:“国亡与不亡,我们总要想法将死棋化为活棋。”

        李俊愤愤地说:“皇上不听谏阻,一定要东征山海关,才吃了这个败仗。在北京也不听劝谏,做了许多失去人心的事。难道十八子,主神器的话,不是指我大哥说的么”

        红娘子大惊,严厉地责备说:“子杰,你想死了”

        李岩也瞪了李俊一眼:“子杰,处此举国上下震惊危疑之际,一句话就可以遭灭族之祸,万万不得胡言”

        李侔也说:“万万不可想入非非”

        李俊低头不敢再说。李岩嘱咐他暗中准备,三日后皇上圣旨下来,便要驰回河南,李俊唯唯答应。李岩兄弟连夜商量好,将奏本写出,准备明天一早递进宫去。红娘子几乎彻夜未眠,是吉是凶,实在放不下心

        李自成因见大局愈来愈坏,决定退过黄河以西,驻在韩城。六政府已经先过河去了。他自己继续留在平阳,少数随驾文官也暂时没有走。他留在平阳是为了等候袁宗第的五万人马和刘芳亮从晋北回来。

        到了六月下旬,袁宗第的人马已经有一部分进入山西,而刘芳亮已经将忻州、定襄等处的叛乱平定了,杀了很多人,重新设置了地方官吏。但他走了以后,晋北的局势更加吃紧了。刘芳亮回到平阳,见了李自成,禀报了晋北各州县的情况以后,又禀报了刘子政已经离开五台山、无处寻觅的事。李自成问道:

        “这个刘子政,怎么离开五台山往北京卧佛寺去了”

        刘芳亮说:“我也问过五台县令,说是自从胡人到北京的消息传到五台山中以后,刘子政就带领一个身边的仆人,还有一个和尚,一个道士,一起离开了五台山。”

        李自成问道:“难道真会往北京卧佛寺去他不是对满洲人十分仇恨吗”

        刘芳亮回答说:“只是有人这么说罢了。看情况他不会前往北京。他对满洲人痛恨入骨,避之不及,岂肯自投罗网可是他确实往东去了,有人看见他是往东去的,但行踪十分诡秘,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去什么地方。”

        李自成满腹疑团,向牛金星望去。牛金星说:“从五台山往东,过太行山便是畿辅一带。虽是大山,路倒是有的。从紫荆关、倒马关,都可以进入畿辅。要说他不是前往北京,为什么要进入畿辅呢要说他是前往北京,想不出他为什么要去,为什么要冒着生命之险,去投入胡人手中。”

        李自成说:“既然找不到他,也就算了。大同情况如何”

        刘芳亮说:“臣正是要奏明大同情况。”

        李自成说:“你赶快说吧,这也是一个心腹之患”

        刘芳亮说:“我到了定襄,就听到消息,说姜派人到北京投降胡人,可是胡人并不高兴。”

        李自成感到奇怪:“为什么胡人不要他投降”

        刘芳亮说:“不是不要他投降,而是因为姜在大同拥戴了一个明朝的宗室,称为什么枣强王的,名叫朱鼎讠册。”

        “哪个讠册字”

        “明朝的宗室总是用怪名字,这个讠册字也很怪,是珊瑚的珊字去掉侧玉边,换成个言字边。”

        李自成鄙薄地一笑:“真有这个枣强王吗”

        刘芳亮说:“听说姜的投降表文中说明,为了维系地方秩序,拥立明宗室枣强王朱鼎讠册在大同建国,请多尔衮俯允。多尔衮回了一个批示,狠狠地责备他,不同意他拥立什么朱鼎讠册,还说这个枣强王朱鼎讠册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又说今天除了大清朝,不许任何人擅自称号建国。姜受责备后,这个枣强王从此不知下落,有的说已经被他活埋了。姜已经向胡人送去降表,说他愿意为大清镇守大同。”

        李自成骂了一句“混蛋东西”,转过去望一望牛金星,“你晓得枣强王朱鼎讠册这个名字吗”

        牛金星一向留意晋府的事情,也留意代府的事情,关于这两个王府的谱碟他在向北京进兵时都搜罗来了,怕的是留下后患。姜拥立枣强王朱鼎讠册的事,他已经风闻了,所以来之前,已经查过代府的谱碟。这时随即回答说:

        “代府原是朱洪武第十三个儿子,封在大同,名叫朱桂。从朱桂传了十二代。到今年三月间我们大军到大同,这最末一代的代王民愤很大,死于乱兵之手。代府的支派有好多支,枣强王也是代府的一个支派,最后一名郡王,名叫朱鼐。”

        李自成问:“哪个朱鼐”

        牛金星接着说:“鼐就是张鼐的鼐字,是卓然不群的卓字加个金字边,又是一个怪字这个朱鼐是最后一个枣强王,崇祯七年就病死了,不知何故。以后无人袭封枣强王。现在这个朱鼎讠册,按辈分是朱鼐的子侄一辈,看来并未袭封,而是由姜把他找到,拥立建国,又伪称为枣强王,便于号召。这是朱元璋的第十四代,代王朱桂的第十三代。姜确实可恶,既投降了我们大顺,又要投降满洲,又找一个姓朱的后人,伪称什么枣强王。他是想左右逢源,这一次露了原形,实在可恶”

        李自成对刘芳亮说:“你下去休息吧,这几天我就要往韩城去,你的人马跟我一道过河。”

        刘芳亮叩头辞出。

        李自成又望望牛金星,问道:“宋企郊的事情你知道吗”

        牛金星一听,心中害怕,躬身答道:“臣看了一些弹劾的奏本,知道他放了许多官,都是他的同乡,实在私心太重。”

        李自成问:“你看应该如何处置”

        牛金星说:“念他是从龙之臣,还没有别的大过,仅仅是照顾同乡,可以对他严加责备,或降级使用。”

        李自成冷冷一笑:“不能这么轻饶他。朱元璋得天下之后,严惩贪污舞弊的官吏,这情况你比我更清楚。如今到处不稳,人各为私,宋企郊虽系长安从龙之臣,也不能不拿他立个规矩。”

        随即他提起笔来下一道手谕,交给旁边一个侍臣,说:“立刻飞马传我的手谕:将宋企郊捉拿起来,下在狱中,等候发落”

        牛金星大吃一惊,前后胸猛然冒汗,低头不敢说话。

        刚刚说毕,新任兵部尚书张元第前来求见。张元第原是明朝的一个旧官僚,因原来的兵部尚书已过黄河去韩城,现在用人又很急,所。李自成把他留在身边,给他一个兵政府尚书的职衔。李自成问他晋东南一带人马移动情况以及潞州、泽州二府人马部署情况,张元第一一作了回答。李自成点头同意。忽然他想到张元第是河北省人,家乡已经叛乱起来,就顺便问道:

        “你原是明朝大常寺卿,归顺我朝,又做了大官。你的家人都在故乡,如今可都平安无事吗”

        张元第见皇上如此关怀他的全家,赶快跪下说道:“臣家乡的人都说臣做了贼官,将臣的家产抄了,有些家人被打死了,也有人被赶出家乡,不知逃往何处。”

        李自成问道:“你说什么”

        张元第重复说:“臣家乡的人都说臣做了贼官”

        李自成突然将御案猛地一拍:“替我拿了”

        立刻进来两个侍卫,不由分说,将张元第绑起来,拖到院里去。李自成又加了一句:

        “既然投顺了我朝,吃我的俸禄,做了大官,仍不死心,说什么你是做了贼官,该杀该杀,推出去斩了”

        牛金星赶快跪下说道:“请陛下念他是无意间仓促说出,可以饶他一死。”

        李自成说:“他多年做明朝的官,一直把朕当成流贼。如今虽然投顺了朕,心中仍以为朕是贼。他做朕的官也是出于不得已。像这样怀着二心的人,不杀,终留后患。你不必救他。”他又向外边望一眼,“速斩”

        牛金星叩头起来,浑身战栗,觉得目前局面实在可怕。朱洪武为一句话半句话就杀人的斑斑史迹都涌上他的心头。他正想问一问皇上还有没有别的事情,李自成叫他坐下。他谢了座,侧身坐下,小腿仍在打战。李自成叹口气说:

        “朕待人不薄。像朱企郊,朕给他吏政府尚书,官职很高。张元第,我给他兵政府尚书,官职也很高。朕没有亏待他们。可是宋企郊竟敢在目前局面下营私舞弊,令朕生气。至于张元第这个人,骨子里一直认为朕是贼,刚才虽是仓促之间脱口而出,没有留心,可是倘若他平时心里没有这个想法,如何能脱口而出呢所以非杀不可。你为他讲情是出于你做宰相的职责,怕朕杀错了人。可是这种人是非杀不可的。朱元璋是开国皇帝,他比朕杀的人多呀有许多笑话,你比朕更清楚。连人家说光天化日之下,他都认为是骂他当过和尚,头上没有头发。像这样糊涂的事情,朕绝不会做的,朕只杀有罪的人。”

        牛金星站起来说:“是,陛下是英明之君,绝不会轻易杀人,况且治乱世用重典,在目前也只好严惩有罪的人。”

        李自成问道:“李岩兄弟要回河南,他们的奏本已经呈上来十多天了,朕一直没有批下去,也没有召见他们。可是马上我就要过河往韩城去,这事情也该处分了。你说要不要让他兄弟带兵回河南去”

        牛金星害怕担责任,只说:“此事臣反复思虑,不敢作出决定。陛下圣明,还是请陛下宸断。”

        李自成说:“有许多事情,你可想过吗”

        牛金星说:“陛下所言何事”

        李自成说:“宋献策献的谶记,你我都看过的。上面有一句话:十八子,主神器。会不会李岩觉得他也姓李,现在要离开我,另有别图你想过没有”

        牛金星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没有,含糊地说:“谶记上的话,不知李岩怎么想的。”

        “你看他奏本上有这样几句话,”他拿起奏本,让牛金星到御案前看,“这奏本你看过,这几句话你还记得么你看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牛金星害怕得很厉害,说:“臣为陛下江山着想,这话看来还是陛下平日的收拾民心的意思。不过李岩往年也说过多次,如今还是那几句老话。”

        李自成冷冷一笑,说:“你看,他说:臣等驰回河南之后,当宣布陛下德意,抚辑流亡,恢复农桑,严禁征派,整饬吏治,与民更始。”说到这里,他又望着牛金星,“你对这些话有何看法”

        牛金星还是莫名其妙,说:“从这些话也看不出来与他平日说话有什么不同。”

        李自成说道:“如今他要回河南去,收买人心,还不显然么”

        牛金星已经看出来李自成对李岩兄弟十分疑心,更不敢说别的话了。他自己最近虽然表面镇静,实际内心也是惶惶不可终日,没有想到大顺朝败得如此之甚,没有想到各地如此不稳,前途难以逆料。而他是大顺朝丞相,为祸为福都直接干系他的身上。万一李自成追究起他当朝丞相的责任来,他将必死无疑。所以现在对李岩的前途,他只能听之任之。他见李自成又一阵沉默不语,便站起来恭敬地问道:

        “陛下预定后天就要起驾,往韩城驻跸。李岩兄弟要回河南的事,必须有一个明白批示。倘若不想使他们回河南去,也需要召见他们,当面晓谕明白。他近来十分焦急,也向臣询问过几次,臣只是要他稍候,不必焦急。陛下到底如何决定”

        李自成还是拿不定主意,说:“你先下去吧,也替朕想一想。朕自己也再斟酌斟酌。你下去吧。”

        但牛金星刚刚走出宫门,又被李自成派人叫回。他向牛金星重新问道:

        “你敢担保李岩兄弟没有二心么”

        牛金星说:“臣与李岩兄弟,除朝政大事在皇上面前共同商议之外,并无私人来往。”

        李自成说:“朕不是害怕你们有私人来往。我问你,李岩在洛阳主持放赈的事,他手下人都对外宣扬,使饥民都以为是李公子救活了他们。你还记得吗”

        牛金星轻轻点头,心里想:“唉,李岩完了”

        李自成又问道:“他这奏本里头用了与民更始四个字。这更始二字怎么解释啊”

        牛金星说:“更始就是重新开始,换一个办法来整饬吏治。”

        李自成又问道:“先生过去替朕讲资治通鉴,朕还记得更始是一个年号,是不是”

        牛金星没有想到李自成疑心这么大,赶快跪下说:“是的,当年南阳刘玄起兵讨莽,号为更始将军。后来攻长安,被拥立为帝,年号更始。刘玄被杀之后,因无溢号,只称为更始帝。”

        李自成冷冷一笑:“难道李岩也想来一次与民更始吗”

        牛金星听得出了冷汗,说:“皇上,李岩未必有此大胆,可是臣也不敢说他到底有什么心思。”

        李自成说:“朕看他现在要朕给他两万精兵,派他回河南收拾局面,难道不是想效法刘秀以司隶校尉巡视河北吗”

        牛金星不敢说话。

        李自成又说道:“朕想起来了,李岩曾经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两句你大概还会记得。”

        牛金星问:“不知是哪两句”

        李自成说:“神州陷溺凭谁救,我欲狂呼问彼苍,你记得不记得”

        牛金星说:“臣尚记得,那是他从杞县起义往伏牛山路上作的一首诗中的两句。”

        李自成冷冷一笑:“那时候朕已经来到河南,到处饥民响应,望风投顺,都称我为救星,可是李岩还说神州陷溺凭谁救,我欲狂呼问彼苍,这是真正拥戴朕吗”

        牛金星不敢替李岩说话,连声说:“是,是,李岩那时候还没有见到皇上。”

        李自成又问道:“李岩只是请两万精兵,却不请朕派一员大将,同他一起去河南,这难道不令朕对他疑心吗他到底有什么打算呢好,你不必回答,此事由朕决断好了,你下去吧”

        牛金星确实害怕,眼看着李岩兄弟大祸临头,他却既不敢劝阻李自成,更不敢对李岩露出一点口风。回到丞相府,李岩又来见他,问他见了皇上之后,是不是谈到他回河南的事。他说道:

        “皇上甚忙,本来我想问一问你回河南的事情,但看皇上心绪不安,也很疲倦,没有谈起这事。不过我临从宫中出来时,皇上说了一句,要我明天或今天夜间重新进宫,商议你回河南的事。”

        李岩心中高兴,说:“到底皇上想起来这件事了。”

        牛金星又说:“你还是回家等待,一有消息,我便派人告你知道。”

        李岩满怀着欣慰与希望的心情赶回他的驻地。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牛金星又被李自成叫进宫去。行礼之后,李自成也不命他坐下,就问道:

        “朕风闻宋献策曾经在来到伏牛山之前同李岩谈过十八子,主神器的谶语,李岩暗露喜色。此事是真的么还是一个谣传”

        牛金星没有听到过这个谣传,但见李自成既然说到这样事情,感到必杀李岩兄弟无疑,他更害怕了,说道:

        “臣不曾听说。可是目前局面,失河南则关中失去屏藩,救河南又必须用李岩兄弟,用李岩兄弟又不知他们是否怀有二心。可惜军师不在这里,请陛下千万斟酌。微臣忝居相位,智虑短浅,又与李岩是乡试同年,河南同乡,理应避忌,实在不敢妄言要不要放李岩回河南去。”

        李自成说道:“不放李岩去,他又一再请求,朕不能置之不理。放他去,倘若他心怀异志如何我看不如早日将他除掉,免留后患。”

        牛金星大惊,赶快跪下,浑身颤栗,吃吃地说:

        “请陛下务必三思而行。”

        李自成说道:“你不必害怕,除李岩的事情,你只奉命而行,不必由你来替朕拿主意。朕意已决,你可暂时回避,但不要远离。朕马上召李岩兄弟进宫,当面问话。”

        牛金星叩头,颤栗退出,暂时回避。传宣官向外传旨,宣召李岩、李侔兄弟二人进宫。

        李岩兄弟进来,行了常朝礼,照例赐座,谢恩。李自成表面上神情特别温和,竭力隐藏着胸中的杀机。他先从刘子政的消息谈起,暗中察看李岩、李侔的神色。李岩推测刘子政可能去往江淮一带,不会前去北京,更不会投降多尔衮。

        李自成说:“目前时势纷乱,这事情也很难说。过些日子,倘若新的下落能够知道,我们还是要礼聘他前来共事。”

        李岩说:“皇上如此思贤若渴,令人感奋。”

        李自成说:“朕看了你兄弟的奏本,只是因为近来事忙,没有立即召见。你们的忠心和所陈回河南后的方略,令朕心中十分欣慰。”他轻轻微笑点头,随即又问李岩,需要哪位大将一起前去。

        李岩回答说:“经过山海关之战,又经过庆都之战,皇上得力的武臣良将折损甚多。而今守晋守秦处处需人,颇有安得猛士守四方之叹,所以臣反复思维,只要两万精兵,不要一个大将。”

        李自成笑着问:“没有大将,光靠你们兄弟二位和红娘子岂不十分困难”

        李岩回答说:“臣等回到河南之后,不拘资格,随时提拔将才,不患无可用之人。”

        李自成微笑点头,在心中说:“果然要离开我,独树一帜”于是说道:

        “卿为朕目前困难着想,不要朕派大将同去,很好很好,以卿等声望,回到河南之后,自然会有英雄豪杰之士闻风响应,争来投效。卿等打算何时动身”

        李岩回答说:“如蒙钦准,臣愿星夜前去,愈快愈好。大好时机,稍纵即逝。倘若待河南全部失去再收拾,将更费周折。”

        “卿下去准备一下,明日即可动身,除卿兄弟原有人马之外,朕给你们两万人马。眼下来到平阳周围的,虽有数万人马,但是山西局势不稳,姜又叛变了,朕身边也需要人。朕从平阳驻军中拨给你们一万精兵;你们带着朕的手谕,路过潞州府时,命潞州府守将拨给你们五千人马,路过怀庆府时再从怀庆带走五千,共凑够两万之数。”

        李岩说:“潞州府又称潞安,也就是古之上党郡,居高临下,战国以来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有上党就有河东,失上党则河东不能防守。怀庆与上党相邻,即古之河内。光武争天下,先据河内,而后渡河取洛阳。也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有怀庆,孟津可守;失去怀庆,孟津就很难防守。所以依臣愚见,这两地人马不可轻易调动。请陛下在平阳人马中给臣凑足两万之数,免得动用潞安、怀庆二地驻军。”

        李自成说:“目前这两地尚无战事。军师已经在长安调集人马,不久会有大军出关,你可以放心前去。”李自成最后又生出不杀李岩的念头,打算将红娘子留下为质,沉吟片刻问道:“红娘子有小儿未离怀抱,是随你一起回河南,还是暂往长安居住”

        李岩用坚定的口气回答;“臣到河南,仰仗陛下威灵,但愿能赶在满洲人南下之前站稳脚步,使敌骑不能渡河而南。然而臣回河南,仓猝之间身边也少得力的人。倘若皇上命臣妻红娘子同去河南,俾其能够于此困难时日得尽忠心,略效微力,也是臣的心愿。倘若陛下对彼另有差遣,留在长安也好。”

        李自成下了狠心,点头说:“命她跟你去吧。朕今日事忙,已命牛丞相今晚代朕为卿兄弟饯行。”

        李岩、李侔赶快跪下叩头,说:“微臣等实不敢当。”

        李自成说:“为卿兄弟回河南后便于号召,朕要将卿晋封为权将军,并授安豫将军衔,赐上方剑一柄,便宜诛杀。德齐晋为制将军。一应敕书、印、剑,当于明日颁赐。”

        李岩兄弟伏地叩头谢恩。他们退出不久,牛金星便被太监唤了进来。李自成的脸色严峻,说道:

        “李岩兄弟奏本上只要两万精兵,不要大将。我当面问他,还是说不要大将,回河南后自有办法。他们的用意很明白,朕就不再姑息了。”

        牛金星问道:“陛下答应他们去河南么”

        李自成说:“朕已经允准了,今晚你代朕为他兄弟饯行。”

        牛金星十分惶惑,望着李自成的严峻眼色,心中猜测,轻轻问道:“为他们兄弟饯行”

        李自成接着说:“你要预先埋伏甲士,在酒宴上宣布密旨,将他兄弟俩当场斩了,不留后患。斩后即来行宫复命。”

        牛金星虽然早就看出来皇上对李岩兄弟有疑心,但绝没有料到这么快就要杀死他们,而且竟然要由他执行真如同巨雷轰顶,牛金星登时脸色如土,出了一身热汗。但是他怕李自成对他也产生疑心,所以明知李岩兄弟未必有心背叛,却不敢大胆谏阻,救他们兄弟。他的声音微微打颤,用迟疑的口吻说道:

        “陛下,李岩兄弟虽有异心,但是罪恶未彰,杀之无名,奈何”

        李自成用斩钉截铁的口气说:“谋叛就是罪名,难道还不该杀”

        “谋叛虽然该杀,但是尚无实证。”

        “还要等待他谋叛成功之后才杀他么”

        牛金星吞吞吐吐说:“我军新败,人心不固”

        “朕全明白你是不敢下手还是不忍下手”

        牛金星赶快跪下,说道:“请陛下赐臣手谕。臣奉旨杀之,昭示中外,才是名正言顺。”

        李自成立刻提笔写了一道手谕。牛金星双手捧接手谕,揣进怀中,然后问道:

        “陛下,杀了李岩兄弟之后,红娘子必然心中不服,如何处置”

        “杀了李岩兄弟之后,你代朕差人前去传谕,说李岩兄弟谋逆,奉旨处斩,红娘子无罪,皇上特降隆恩,不加连坐之罪。命她立即携带小儿与仆妇人等前来行宫,妥加保护。还要告她说,李岩兄弟虽然有罪被斩,他们手下的将士并不知情,概不株连。明日将派兵护送红娘子母子回长安居住。她是皇后义女,将对她恩养终身,将其小儿抚养成人。”

        牛金星问:“倘若红娘子不肯奉诏”

        李自成说:“她敢”

        牛金星说:“她是江湖响马出身,处此时候,知道丈夫被杀,可能不肯奉诏进宫。”

        李自成说:“你看着办吧,尽可能留下她母子性命,免得皇后伤心。”

        牛金星说:“陛下,慧梅于前年自尽;慧英新近成了寡妇,必然在皇后身边日夜悲泣;慧剑又于井陉阵亡。如今只剩下红娘子是有用的女将,平日为皇上所喜爱。倘若红娘子不肯奉诏,率亲随将士逃走,臣将何以处之”

        李自成说:“不奉诏即以叛逆论处。她敢逃走,即将她捉拿归案。你现在就代朕拟旨。只等你将李岩兄弟斩过之后,立即差官员去向红娘子宣读圣旨,看她敢不奉旨”

        牛金星心惊胆战,下去在另一个屋子里代李自成拟好圣旨,又回来恭敬地呈上御案。李自成看了一遍,盖上玉玺,递给牛金星,冷冷地嘱咐一句:

        “今晚务须办好,朕等候你进宫复命”

        牛金星望一眼李自成铁青的面孔和充满杀机的眼神,叩头辞出。

        黄昏时候,李岩兄弟满心高兴,一道骑马来到相府门前。有二位相府官员,已经在大门外等候,迎接他们进去,将他们的随身亲兵留在前院,然后进入第二进院落。从大门起每过一道门,便有待卫数人躬身叉手,并有人高声向内传报。礼节十分隆重。

        牛金星下阶相迎,和李岩互相施礼。牛金星一把抓住李岩的手,说道:

        “林泉,你与德齐明日即驰回河南,收拾中原乱局。皇上期望甚殷,愿贤昆仲从此得展韬略,必建千秋宏业。”

        李岩说道:“我兄弟碌碌无能,数年来未建寸功,辜负上思,深自惭愧。今去河南,仰赖皇上威灵和丞相庙算,岩兄弟得尽犬马之劳,只要有裨于国,死而无憾。”

        进入上堂屋以后,重新施礼坐下。相府仆人献茶。牛金星问了李岩准备情况以后,说道:

        “皇上已命吴汝义从各营抽调一万精兵,步骑各半,今夜可以陆续开到城南,不误明日开拔。”

        当下酒宴摆好,堂下奏乐。因为是李自成命牛金星代为设宴饯行,所以李岩兄弟人席之前,先跪下叩头谢恩。宴会上牛金星一面说些勖勉期望的话,一面心中七上八下。李岩兄弟毕竟是很有身份的人,叛逆的罪名也无佐证,而且同他并无冤仇,今晚由他将他们杀掉,他的心中十分不安。何况李岩兄弟既然罪行未彰,就这么除掉二位将领,人们会对他牛金星怎么看呢如今显然是李自成已经动了杀机,刚下令捉拿吏部尚书宋企郊,又杀了兵部尚书张元第,现在又借他的手来杀死李岩兄弟。这样下去,文武大臣都会受到怀疑,说杀就杀,他自己也将前途莫卜。他身为大顺丞相,国势突变,如此险恶,苦无善策。皇上又这么多疑,随便杀人,凡此都是亡国之象。万一大顺迅速灭亡,他将如何自处今晚是李自成命他诛戮大臣,而被诛杀的又恰恰是他的河南同乡,又是他的乡试同年,也是经他向皇上推荐的,这就更使他忽然产生了兔死狐悲之感。他又想到,皇上随便一纸手谕就可将李岩兄弟除掉,什么人都可以杀,当李岩兄弟在皇上面前的时候,他下旨将他们绑出杀掉,岂不干脆,为何假手于他牛金星呢为何,为何

        他一面同李岩兄弟谈话,一面心中纷乱地想这想那,十分不安。后来他想,不杀李岩他也活不成,就冷静下来,命旁边的仆人斟上第三杯酒,向李岩兄弟举起杯子,劝李岩兄弟多喝一杯。李岩兄弟赶快恭敬地站起来,双手举杯。牛金星右手按剑,左手持杯,也站起来,忽然收了笑容,说道:

        “李岩、李侔听旨”说完将酒杯摔到地上。

        李岩兄弟大出意外,震惊失措,赶快放下酒杯,浑身颤栗地跪到地上,等候宣旨。此时一群武士手持刀剑,出现在他们背后。

        牛金星手指也微微打颤,从怀中取出黄纸手谕,对着李岩兄弟宣读:

        谕牛金星:李岩、李作兄弟暗怀异图,罪证确凿,着即处死,以绝乱萌,而儆效尤。此谕

        李岩大呼:“天哪,天哪,臣李岩一片忠心”

        同时李侔也大呼:“冤枉冤枉”

        牛金星厉声喝道:“还不替我绑了,立即斩首”

        李岩兄弟的二十名亲兵正在二门内东厢房中饮酒,也突然都被捉拿,推往偏院,乱刀砍死。

        李俊的一个小校带着两名士兵在城中办事,路过相府大门外,看见李岩兄弟的坐骑和另外二十匹战马,知道他们前来赴宴。忽然看见大门关闭,又听见宅院里有人大叫,随即声音寂然。小校知道必然有变,大惊失色,赶快出了城门,飞驰回营,向李俊禀报。李俊又飞驰来到红娘子帐中,报告消息。红娘子惊骇得说不出话来,简直不相信会有此事。李俊催她速作逃走准备,并说道:

        “嫂子,我们都可以死,你不能死啊。你要带着侄儿,逃回河南,为大哥保存一点骨血。”

        红娘子命红霞速作准备;李俊也下令将士们准备死战,保护红帅逃走。正在这时,忽报丞相府有官员来到,是一个官员带着四名亲兵,显然不是来捉拿红娘子的。这官员被迎进军帐,红娘子急忙问道:

        “制将军李岩兄弟现在何处”

        那官员脸色严峻,没有回答,说道:“圣上有旨”

        红娘子赶快跪下。只听那官员宣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日:朕以李岩、李侔兄弟欲乘国家困难,背叛朝廷,几次请兵,妄图回河南别树一帜,法所不容,已加诛戮。念红娘子虽系李岩之妻,实不知情,且系皇后义女,恩同骨肉,朕既不忍将其连坐治罪,亦不忍见其飘零江湖。红娘子平日深明大义,忠贞不二,务须体念朕诛杀叛臣,消灭乱萌之苦心,即日移住行官,避祸就福,母子保全。朕将差妥当官员护送汝母子返回长安,永远恩养,富贵终身。至于健妇营,虽曾屡建战功,然非军中正规建制,使开回长安,妥善处置。倘有煽惑军心、违抗圣旨者,杀无赦钦此。

        红娘子哭着按惯例说了声“谢恩”。那官员留下由牛金星代拟的上谕,出了军帐,同从人策马而去。红娘子伏地痛哭。三岁的小孩子也牵着她的衣服大哭。

        全营将士痛哭。

        李俊催红娘子火速逃走。红娘子不肯逃。她认为不能怪皇上,全是牛丞相进的谗言,致有此祸。她要去面见皇上,为李岩兄弟鸣冤。李俊和左右竭力劝她连夜带儿子逃走,到天明皇上不见她带儿子去行宫,怪罪她违抗圣旨,派兵前来捉拿,再要逃生就难了。

        三更以后,红娘子将小儿子绑在背上上马逃走,红霞率一百多名亲信健妇紧随其后。其余数百名健妇,一则认为皇上圣旨不应该违抗,二则有亲人在大顺军中,不肯随红娘子逃走。大家走出村外,哭着送行。李俊率领着仅剩的数百名豫东子弟兵断后。

        这时,牛金星深怕红娘子抗旨逃走,李自成会怪罪于他。于是一狠心,传下捉拿红娘子的命令,已经准备好的两千精兵出动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1743/45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