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鳞 >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见难欢!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见难欢!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见难欢!

        “我不是燕相马。”

        李牧羊低头搓着自己的手,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他纠结了一路,一直到了天都陆家才有勇气说出这样的事实。

        他不是燕相马,也不能再做燕相马了。不然的话,他用什么理由去和自己的父母家人见面啊?

        “不是燕相马?”公孙瑜一脸的疑惑。原本是救命恩人,又不是杀手仇人,为何要用假名呢?

        “我就说嘛。”小胖子陆天语又想从地上爬起来。试探了一下,发现父亲没有什么反应,这才利落的直起了身体,说道:“燕相马这样的名字——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取的。你不是燕相马,那你是谁?为什么给自己取名叫做燕相马呢?不得不说,这个名字真是难听死了。”

        “我知道。”陆清明眼神温和,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不是燕相马。”

        “你知道?”李牧羊大吃一惊。自己隐藏的这么好,陆叔叔怎么会早就知道了呢?再说,他知道自己不是燕相马为何从来没有提过,而且一路之上不停的说起陆燕两家的一些旧事,自己为难之极,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燕相马长年定居江南,我有些年头没有见过。但是,他毕竟是出自天都燕家。几前前他们一家来天都过春节时我见过一面,虽然记忆不太深刻,却也知道他和你样貌有些不同——”陆清明笑着说道。

        “难怪。”李牧羊尴尬的笑着,说道:“我就知道我骗不过你们。原来我一出现就已经被你看穿了。”

        “是的,你一出来我就知道你不是燕相马。不过,你既然报出这个名字,看来是和燕家的这位相马少爷是相熟悉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也只是以为你是燕家的其它小辈。”

        “后来和你闲聊,问你一些燕家旧事的时候,我才发现,你不仅仅不是燕相马,甚至都不是燕家的人。是否记得我曾问起过燕家老太爷腰间伤势的事情?“

        “记得。”李牧羊点头说道。

        “如果你是燕家人的话,你应该清楚。燕老太爷没有镇守过边关,一直做的是文官,几乎很少离开天都。还有,燕老太爷也从来没有和周国的大将元太极拼搏厮杀,腰部也不会有什么伤势,更不用喝我用烈酒泡制的龙骨草——”

        李牧羊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还以为自己瞒天过海,原来人家早就将你给看得清清楚楚的了。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想给自己留几分面子而已。

        一路之上,让人看尽了笑话吧?

        也幸好自己选择了坦白,不然继续装下去人家都要憋不住了。

        “既然陆叔叔早就知道我是个冒牌货,为什么不早些揭穿呢?”李牧羊看着陆清明出声问道。如果陆清明早些询问的话,他也可以早些坦白丢掉燕相马的这一身份。也不用一路走一边痛苦纠结,思考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和陆清明说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件事情。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即使心中有所怀疑,也不好当着恩人的面质疑你的身份——想来你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而是报了别人的名字,定然有着难以言说的苦衷。”陆清明倒是很想得开,反而替李牧羊开脱起来。

        “确实如此。”别人给了台阶,李牧羊就顺势而下,出声说道:“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所以尽量想着要低调一些。”

        “不碍事的。”陆清明笑着安慰。“那公子现在方便以实名相告了吗?”

        “李牧羊。”李牧羊笑着说道。“我是李牧羊。”

        气氛死一般的宁静。

        所有人都眼神诡异的盯着李牧羊。

        陆清明眼神微凛,公孙瑜双手颤抖,陆天语小嘴微张一幅你们不要骗我的模样。

        “你说——你是谁?”陆清明强忍着心中的震憾,再一次出声问道。

        他的修为精湛,就是院子里有一只蚊子嗡嗡他都能够听得清楚,知道它一瞬间的翅膀抖动频率。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听错什么,但是,他还是担心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再一次报出自己的名字,看到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一幅我很理解你们的模样,一脸苦笑的说道:“我说过,我的身份比较敏感。因为一些误会,外界都以为我杀了崔家的那个崔照人——所以,崔家的人一直想要杀我报仇。没办法,崔家家大业大,权势滔天,我一个小小的学生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好几次都差点儿被他们派出去的人给杀掉。在外面的时候我只能把自己的身份隐藏起来,免得再一次被崔家的杀手给盯住了……”

        李牧羊一脸感激的看向陆清明,说道:“回家途中,陆叔一直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想公布自己的身份了。要是说感谢的话,那我更有理由向你们道谢了。倘若不是陆家照顾的话,家父家母还有妹妹——他们怕是都因牧羊的牵连而被人杀害。那样的话,我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悔恨之中,一辈子都会内心难以安宁。”

        李牧羊对着陆清明深深的鞠躬,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说道:“陆叔,谢谢你们把我的父母家人接到天都陆家,谢谢你对他们的活命之恩。”

        等了好一阵子,仍然没有人来搀扶自己。

        又等了一阵子,还是没有人来搀扶自己。

        “你们再不扶我我就自己起来了。”李牧羊在心里想道。这些贵族怎么都不按照套路出招呢?

        还等了一阵子,陆清明仍然没有来搀扶自己。

        李牧羊等不下去了。

        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陆清明的眼眶泛红,神情激动,一幅跟见到失散多年亲生儿子的模样。

        “陆叔,你这是——怎么了?没什么事吧?”李牧羊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没事。”陆清明的嗓音嘶哑,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了一般。

        “你是李牧羊?”公孙瑜的情绪更加的激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眼泪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滑落。她看起来更像是跟见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似的模样。

        “是啊。”李牧羊点头。然后,他对着公孙瑜认真的鞠躬,说道:“还没有感谢阿姨呢。我听契机说过,是阿姨亲自赶到江南,将我的父亲双亲以及妹妹李思念给接到了陆府,这份恩情,李牧羊铭记于心,世世代代都不会忘记。”

        “牧羊——”公孙瑜的身体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想要朝着李牧羊冲过去,想要一把把李牧羊给抱在怀里。

        可是,才刚刚挪动步伐,就差点儿没有一跟头栽倒在地上。

        陆清明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把公孙瑜的身体搂在怀里,眼神责怪暗含深意的看着妻子,说道:“小瑜,你要做什么?清醒一些。”

        “我——”公孙瑜欲言又止,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此时此刻,心乱如麻。

        但是却仍然眼神死死地盯着李牧羊,就像是自己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踪迹了一般。

        “原来你就是李牧羊?”陆天语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说道:“你没死?”

        “谁说我死了?”李牧羊出声问道。

        “所有人都说你死了。”陆天语说道。

        “天语——”公孙瑜出声呵斥。

        “哦,不对,我姐不相信你死了。”陆天语看着李牧羊一脸认真的说道。“大家都说你死了,她偏偏不信。说没见到你的尸体,谁说都不信。她相信你一定活着,一定会回来见她的。”

        李牧羊心生温暖,没想到陆契机竟然对自己有如此大的信心,笑着说道:“契机竟然这么相信我,等她回来我一定得好好谢谢她——”

        顿了顿,颇为奇怪的说道:“你们不是说契机从学校出去就没有回来吗?怎么又说她相信我一定没有死呢?”

        “我说的是李思念。”陆天语一幅你真是个白痴的模样。“陆契机是我姐,李思念也是我姐。”

        “原来是这样。”李牧羊恍然大悟。他看向陆天语,又很是认真的对着陆天语鞠了个躬,说道:“谢谢小少爷对思念的照顾。”

        豪门家的小少爷愿意认自己的妹妹做姐姐,李牧羊心里非常的感激。原本还一直担心父母妹妹到了陆家会有寄人篱下之感。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客气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吗?她是我姐。弟弟照顾姐姐不是理所当然的?”陆天语一脸骄傲的说道。

        “说的也是。”李牧羊笑着说道。

        他转身看向陆清明,说道:“陆叔叔,我能不能去看望一下父母家人?其实,此行随你回到天都,主要就是为了看望他们。分别数月,实在是想念之极啊。”

        陆清明看向公孙瑜,公孙瑜看着李牧羊一身脏乱袍袍头发散乱面容脏污的模样,出声说道:“牧羊,先洗个澡,换一身干净衣服——”

        李牧羊低头打量了一番自己,说道:“确实应当如此。虽然没办法衣锦还乡,但是总不能让他们觉得我在外面的生活太过艰难。”

        公孙瑜走过来拉着李牧羊的手,说道:“走,我带你去沐浴更衣——”

        “阿姨——”李牧羊连忙推托,躬身道谢,说道:“让一个丫鬟带我去就成了,怎敢劳你做这种事情?”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1/11771/11880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