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鳞 > 第三百八十六章、梅园访梅!

第三百八十六章、梅园访梅!

        第三百八十六章、梅园访梅!

        西山。梅园。

        宁心海将马车停在梅园门口,对着车内唤道:“小姐,西山到了。”

        车帘掀开,桃红和柳绿两个俏婢迅速下车。

        柳绿放下踏脚凳,桃红搀着崔小心的手将她从马车上面扶下来,嘴里还在提醒着说道:“小姐,地上雪滑,小心脚下。”

        “不碍事。”崔小心轻声应道。

        李牧羊站在一侧旁观,手里仍然捧着要送给崔小心的那幅《寒梅傲雪图》。

        崔小心西山赏雪只带了一辆马车,桃红和柳绿在车内侍候,送糕点瓜果以及暧手的香炉什么的忙得不可开交。宁心海负责赶车,李牧羊不用赶车,更没机会乘车,只能跟在车旁一路疾走。

        好在天冷路滑,马车行走的并不快,李牧羊倒也不会掉队。

        崔小心里面是一身白色常服,外面披着一条黑色的披风。黑白分明,更添楚楚风韵。

        因为在车里坐得久了,落地之后双脚挪动起来就有些僵硬。她在原地缓慢的走着,脚上的登云靴踩在洁白的雪面上就咔嚓咔嚓的作响,抬眼打量着这一望无垠的世界,笑着说道:“真美。西山美,最美在落雪时节。”

        宁心海扫了一眼李牧羊,出声劝慰着说道:“小姐,外面天寒地冻,山中的寒气更加阴冷。不若就在远处看上一眼,将梅园盛景记在脑海,回去坐在火炉前再细细描绘,如何?”

        崔小心拒绝了宁心海的一番好意,说道:“宁叔,脑中能够记住的是风景,身临其景才能够真正的领略到这飞雪漫天野梅绽放的惊艳。只有置身在这西山之中,被数不尽的野梅环绕,才能够真正的画出雪魂梅香。不然的话,所创作出来的作品就失去了精神。”

        崔小心侧脸看向李牧羊,说道:“李目师兄,是不是这样?”

        李牧羊躬身行礼,说道:“小心小姐唤我李目就好,当不得小心小姐的师兄。不过,小心小姐说的是对的。画之一道,最重情感。倘若不能伤春悲秋,又怎么能画出春之繁盛,秋之寂寥?”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功。你即是我的救命罪人,丹青之道又远胜于我,称你一声师兄是理所应当的。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崔小心轻笑着说道。“宁叔,你将马车停好。我带着桃红柳绿前去梅园赏梅作画去。一会儿你自去寻我们。”

        “小姐切莫不可。千佛寺刚刚遇袭,小姐怎可再入险境?”宁心海出声拒绝。“我将马车停于避风的位置,这就跟着小姐一起进山寻梅。不然的话,小姐倘若有个三长两短,某百死难辞。”

        崔小心清楚宁心海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倘若不是有宁心海随身保护,怕是父母家人都不会同意自己出门。

        于是,崔小心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们一起进去吧。”

        宁心海将马车赶到山脚下的避风口,将缰绳绑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面。然后一行人朝着西山的山凹走去,山谷里面遍生野梅,一到冬天花团簇锦,美不胜收。

        柳绿背着崔小心作画的行馕,宁心海则帮忙抱着画板支架。

        桃红想要去搀扶崔小心,被崔小心给拒绝了,说道:“我又不是什么娇气的女子,这点儿风雪算得了什么?自顾自的,不用帮忙。”

        她快走几步,就像是一只脱笼的鸟儿似的率先冲进了前面的梅林之中,惊喜的声音传了出来,说道:“西山的梅山果然开了。”

        “小姐——”

        桃红和柳绿小跑着跟上,宁心海不动声色却一直不远不紧的跟随在崔小心身后。

        李牧羊看着崔小心欢快的身影,脸上也露出欣喜的笑容。

        正如她说的那般,只有在江南城的那几年生活才是她最开心幸福的。

        到了天都之后,受到身份的影响,地位的约束,她只得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做一个小心翼翼的小女孩儿。

        只要置身这荒野之中,身边只有最信任的人作伴,她才恢复本性,成为一个快乐无忧的小女孩儿。

        崔小心在梅林间穿棱,看起来对这片野梅林极其熟悉的模样。

        直到自己累得气喘吁吁,这才在一大棵梅树下面停了下来。

        崔小心指着那棵开放出红色梅花枝干犹如巨莽腰身般的大梅树,笑着说道:“我小的时候,它就已经长得很大了。它是这片梅林里面最大的一棵梅树,我一直称呼它为‘树王’。后来去了天都,就有数年时间没有来看它。没想到它长得更大了,一眼就能够将它从其它梅树里面找出来——”

        李牧羊也跟着欣赏这株梅树,就像是了解了崔小心的某一部份生活,进入了别人所不知道的那一小片世界。

        崔小心看向李牧羊,说道:“李目师兄,你我就画这株树王,如何?”

        “是。”李牧羊躬声答应。

        听到小姐的命令,宁心海立即放下画架,桃红和柳绿一番忙碌,就将作画的工具摆放妥当。

        桃红要帮忙研墨,被崔小心拒绝。

        崔小心看向李牧羊,说道:“能否劳烦李目师兄帮忙研墨?曾听先生说,丹青之道,墨之深浅也极其重要,是能否画出一幅好画的基础。倘若墨汁过沉或者颜色不匀,怕是影响作画效果。”

        “乐意效劳。”李牧羊出声说道。挽起衣袖,从柳绿手里接过墨石,放在小案之上轻轻的研磨起来。

        桃红柳绿在一侧旁观,宁心海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李牧羊。

        “小姐如此这般亲近一个马夫,是何道理?”

        崔小心看了桃红柳绿一眼,说道:“你们俩自去玩耍,不要守在旁边跟两根树桩似的影响我的作画心境。”

        “小姐——”

        “去吧。”

        桃红柳绿对视一眼,然后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朝着远处走去。

        崔小心又转身看向宁心海,宁心海无奈,只得转身朝着不远处的一块巨石走去。用衣袖将大石上面的积雪抹去,然后坐在上面假寐。

        等到身边的人都四处散开,崔小心才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李牧羊说道:“总算可以说句话了。”

        李牧羊心脏‘咯噔’一声脆响,心想,崔小心特意将自己带到这西山梅园,又将身边的丫鬟和护卫一一支开,不会就是为了向自己摊牌吧?

        如果她要是在这个时候询问自己是不是李牧羊,自己应当如何答复?

        如实相告,还是继续隐藏身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1/11771/1188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