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鳞 > 第八百七十九章、小心小心!

第八百七十九章、小心小心!

        第八百七十九章、小心小心!

        眼见着一只大脚从天而降,一幅想要将这昆仑神宫给踩成碎渣的模样。开明兽气急败坏,九颗脑袋同时转动,猛地冲上去顶起了魔王的大脚脚板。

        “休想破坏神宫------”开明兽出声吼道。

        “小小毛虫,也敢与我抗衡?”崔小心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然后猛地用力,大脚轰隆隆的向下压去。

        她不仅仅要踩碎这神宫,就连这神宫守护者开明兽也要一起踩成烂泥。

        “放肆!”

        李牧羊眼里神光一闪,猛地将手里的白色银枪丢了出去。

        嗖------

        银枪如闪电,化作金色长龙,凶狠无比的冲向天空,扎向魔王不停下压的大脚板。

        哗------

        崔小心知道龙枪厉害,不敢与其硬扛,巨大无比的脚板迅速收缩变小。

        嚓------

        龙枪擦脚而过,飞向高空。

        很快的,它又从高空俯冲而下,直直地插向崔小心的脑袋。

        崔小心右手握拳,一拳轰出。

        砰------

        一团黑色的光球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那龙枪的龙头之上,龙头被打歪,长枪也改变轨迹甩飞而去。

        “李牧羊,倘若只有这点儿本事的话,还是乖乖把龙心给我-----”

        “这才刚刚开始。”李牧羊说话之时,身体腾空而起。

        急飞的时候,身体突然间燃烧出熊熊火焰,大团的火焰将他给包裹其中,不见踪迹。

        吟--------

        火海之中,一头金色巨龙冲了出来,张牙舞爪,拖拽着庞大的身躯朝着崔小心扑了过去。

        崔小心见到金色龙身,神情亢奋,眼睛充血。

        “吼-------”

        一声怒吼,一头巨大的全身长满骨刺的三眼魔兽出现在高空之中。

        和其它三眼魔兽不同的是,其它的魔兽都是深褐色或者灰色、绿色,而魔王本体所化的三眼魔兽则是白色的,白的如昆仑积雪一般。

        全身只有骨头,不见血肉。

        “吼------”

        魔王仰天长啸,然后猛地朝着那黄金巨龙冲了过去。

        一纯白,一金黄。

        两头巨大的怪兽在高空之中撕扯、纠缠,翻滚,杀成一团。

        --------

        砰------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被魔王的身体给撞断成两截。

        轰------

        一条大河被巨龙的身体给砸成了泥坑,里面的湖水瞬间干枯消失不见。

        咔嚓------

        大片的荆棘树林被厮杀在一起的一龙一兽给整个毁灭。

        从白天打到黑夜,从高山打到大河,从九重天外打到无间地狱-------

        整个世界只有彼此,只有战斗中的对手,再无其它。

        砰-------

        再一次激烈的冲撞之后,一龙一兽的身体同时倒飞出去,然后重重地砸倒在地上。

        落地之后,一龙一兽也久久的没有动弹。

        因为伤势颇重,身体虚弱,金色巨龙化作成为李牧羊的人族形态。而那巨大的白色魔王躯体也重新变成了崔小心。

        一男一女躺倒在那里,死一般的沉静。

        良久,李牧羊的手指头动了动。

        然后再一次悄无声息。

        突兀的,李牧羊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步朝着崔小心躺倒的位置奔了过去,然后一把掐住了崔小心的脖颈。

        只要她稍微用力,就能够把她的脖子给扭断成两截。

        可是,在面对崔小心这张无比熟悉的面孔时,李牧羊却有些犹豫,迟迟难以对此下重手。

        “牧羊--------”

        崔小心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是------”李牧羊神经绷紧,手头上也瞬间发力。

        崔小心呼吸不畅,便剧烈的咳喇了起来。

        咳着咳着,便有大量的黑血喷溅出来。血水顺着脸颊滑落,整张脸都变得狰狞起来。

        李牧羊赶紧松手,说道:“你到底是崔小心还是”那个-----魔王?”

        “我是小心。”崔小心说道。

        “你是小心-----不对,你不是小心。你若是小心的话,你根本就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李牧羊一脸警惕的盯着崔小心,出声说道。

        “我是小心------”崔小心笑容苦涩,说道:“不要担心,魔王的魔核已毁,经脉枯竭,五脏六腑俱伤,怕是很难再活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李牧羊出声问道。当初千度也被魔族夺舍,想要杀死魔族,就要把千度也一起杀掉。可是,倘若不想杀死千度,那也就很难杀死占据了她身体的魔族。

        最后李牧羊不得已下毁掉了千度魂魄,依靠北冥之鲲的一半晶魄才重新将她救了回来------

        后来,千度对自己被魔族夺舍的事情根本就不知情,在自己的帮助下,才隐隐有一些不太好的记忆。

        崔小心同样被魔族占据了身体,而且是被魔王占据了身体。之前的厮杀,倘若占据主导的是魔王,那么,崔小心应当对自己被夺舍的事情完全不知情才对。

        可是,在自己询问她到底是谁的时候,她说自己是崔小心,而且知道魔王夺取了自己身体的事实-----

        这就值得玩味了!

        “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崔小心一句话还没说完,再一次的剧烈咳喇起来,再一次吐出大口的鲜血,声音微弱的说道:“我是小心,我不是魔王----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魔王为了能够战胜你,为了让自己的魔核更加纯粹  ,使用的是全部融合,它夺走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还有记忆-----它将自己的记忆与我的融合-----所以,最终你打败的那个人是魔王也是崔小心----”

        “--------”李牧羊没想到结果是这样。

        那个魔王为了战胜自己,也为了自己的魔核更加纯粹,不仅仅夺走了崔小心的身体,还强行融合了她的记忆。也就是说,后来的魔王就是崔小心,崔小心-----也就成了那个魔王。

        “是不是对我很失望?”崔小心轻声问道。

        “没有,我只是-----只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这就是人心的私欲,那隐藏在深处-----不为人知的贪婪。”崔小心轻声说道:“生在崔氏那样的家族,我一生行事小心谨慎-----这从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在江南的时候,即便心里喜欢那个危险来临毫不犹豫用手为我挡刀的少年人,心里仍然觉得自己和他的距离太远遥远,两人在一起不可能会有未来------除了无尽的痛苦折磨,就再也剩下不了什么了,也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了------”

        “所以,在家族决定接我回去的时候,我毅然的转身离开-----还记得落日湖畔吗?夕阳下面,你用力的挥手向我告别------我一直以为,那次的分别便是永别。所以,那一慕便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面------有时候是笑着醒来,有时候却是泪湿枕巾-------”

        “后来,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崔氏遭遇大难,族人的性命都难以保全,整个家族就像是一艘破败的小船,在大江大海之中飘摇晃荡,随时都有可能倾覆海底-----那个时候我很自责,自责自己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在家族遭遇这种劫难的时候,不能够站出来保护他们,保护自己的亲人,也保护自己-----”

        “在那么一瞬间,身体里面有了充盈的感觉,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有了另外一种活法。我可以做一些疯狂的事情,可以和整个世间最强大的修者为敌,可以与你们闪耀在同一个时代同一片星空之下-----就像是李思念和孔雀王朝的千度公主一样-----她们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在她们与你并肩作战的时候,我不仅仅只能在院子里读书写字------即使,这是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

        “小心,你这是何苦------”

        “到底是魔王的意识在支配我,还是------它只是释放出来我心底的恶-----这些都不重要了,它与我已经成了一体,所以,所有的罪孽便由我一人承担好了------”

        “小心-------”

        “  你一定没想过,崔小心会变成这样一个坏女人吧?”

        “那不是你,现在的你也不是你-----是魔王在支配你,是她的意识影响到了你------”

        “不,你心目中的崔小心,只是远在江南城的崔小心-----不管是魔王在支配我,还是它的意识影响了我,现在的崔小心,也仍然是崔小心-------一个你不喜欢的崔小心而已。”

        “小心,你不要这样想自己------”李牧羊伸手搭旧崔小心的脉搏,说道:“我帮你治疗,带你回去------”

        “回去?回哪里去?”

        “回天都,回江南,回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牧羊,既然告诉你这些,我又怎么还能回去呢?”崔小心笑着说道:“我只是想着,我不能隐瞒这些事情,我应该让你知道真相------这里是深渊之地,是深渊族的巢穴,也是从来不曾有任何人族到达的地方------既然我与那魔王融合为一体,我成了那魔王,那便让我-----永远的留在这里吧。这里便是我的安息之地。”

        “不行。”李牧羊拒绝。他抬头看去,发现头顶红月高悬,四周荒凉死寂。“这里不适合生存,我带你回去-----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商量-------”

        “回不去了------”崔小心摇头,声音坚定的说道:“生机已绝,就让我在这里------守着这深渊之地吧。若死,便死在这里。若能活着,便为人族永生永世镇守深渊。”

        “小心-----”

        “牧羊,我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再劝说了。”崔小心打断了李牧羊的劝慰,出声说道。

        “你一个人在这里-----以后怎么办?”

        “是啊,一个人------”崔小心轻轻叹息,说道:“倘若死了,倒也是一桩好事。若是活着,那便是永生永世之苦了。”

        “不管是你控制了魔王,还是魔王控制了你的身体-----你已经是亚神之体,有着近乎不死的生命,除了天劫来临-----”

        “那我就做这深渊的王者吧-----深渊的王者也是王者,和孔雀王朝的那位长公主一样,她也会成为孔雀王朝的女皇吗?”

        “小心------”

        “没有什么不甘心,这一切都是命数-----是我最先遇到你,也是我最先放开你,怪得了谁来?”

        “倘若你此番不走,怕是就再也走不出去了-----我会帮助人族建立结界,比以往的结界更加坚不可摧-----  ”

        “我知道,你现在是神族-----你帮人族建设的结界,便是神之结界-----凡人之躯怕是很难打开吧?我也不会打开的。既然我成了这深渊之主,这亿万魔族的君王-----我会守护疆界,不让魔族越疆界一步。这样,方可保两族永远平安。”

        “你可以-----”

        “我不可以!”崔小心斩钉截铁的说道:“勿需再劝,你回去吧。我们----就此永别吧。”

        “-------”

        -------

        怒江江底,人魔两族的交界处。

        李牧羊站在阴阳界口,人族这边的疆域,看着对面强行赶来送行的崔小心,久久的沉默不语。

        “李牧羊-----”崔小心出声唤道。

        “小心,倘若你改变主意-----”

        崔小心眼眶湿润,用力的将对面那个白衣少年的模样记在脑海,哽咽说道:“若是时光逆转,岁月重头,我愿永远居住江南,永远----不和你分离。”

        话音刚落,不待李牧羊回应,便已经抢先出手,在阴阳界中间布下了第一道结界。

        从此以后,人魔两隔。

        那一对相识于江南城的少男少女,也永生永世不再相见。

        “烂泥上面之所以能够开出鲜花,这是必然的事情。因为它表面上微不起眼,其实内部有着丰富的可以提供鲜花生长和绽放的能量。它竭尽全力,用那头顶的花朵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人若不自爱,又怎么能够奢望别人爱你?人若不自重,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尊重你?我知道你不笨,从那天我们的谈话中,我就知道你很聪明。你只要稍微努力一些,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睡觉,你的成绩也不会这样,先生不会对你有这么大的成见,同学也不会觉得你拖他们的后腿----”

        “是啊,我真是很担心。怕你变成你刚才所说的那种人。我知道这一年多的时间你经历了些什么,你所有的痛苦我都能感同身受。可惜,我被困居天都,什么事情都帮不了你。就连想对你说几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机会-----索性君且安好,无病无灾,我看到也是心喜。”

        ------

        想起以往种种,李牧羊不由得悲从心来。

        “小心------小心-----”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1/11771/81311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