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水乡人家 > 第34章 情怀

第34章 情怀

        清哑没有抽回手,侧道:“送你。.”

        她要送他,自然不能走太晚。

        江明辉张张嘴,却没说出话。

        他感受到她对他的情义了!

        不自觉的,他握紧那双柔荑。

        因游目四顾,欣喜地示意清哑道:“看,太阳要出来了。”

        清哑一看,果然一颗红彤彤的太阳正从一处烟村后升起。阳光映在屋顶的积雪上,霞光万道,美不胜收!

        忽听江明辉又道:“看那边,什么鸟?”

        清哑又顺着他视线看去,也不知什么鸟,背黑腹白,停在水边枯树枝上,四下张望找吃的。看它精神蛮好,并无严冬难越、寒颤抖嗦的凄苦模样。

        这时,船拐弯,插入另一条水道。

        江明辉见靠岸边的水面上结了冰,又欣喜地叫道:“小妹你看,那冰结得多好看,就像图画一样。”

        清哑也看见了,忙叫道:“二哥!”

        郭大有便回头看过来。

        江明辉替清哑道:“小妹要看冰花。二哥,咱们把船靠边停一下。”

        见郭大有神情愕然,又道:“就停一会,我不急。”

        他以为郭大有是怕耽搁了他,所以这么说。

        郭大有目光在他握住清哑的手上一溜,便将船往岸边划去。

        到了河岸冰面附近,船才停下。

        清哑在船边蹲下身,细看那冰花,也有似菊花的,也有似梅花的,也有似古树的,也有似鸟兽游鱼的……无不清奇瑰丽、巧夺天工!

        郭大贵笑道:“这有什么好看的!冬天哪不都是这样子。”

        江明辉笑而不答。

        他何尝不知道这样,但眼下他们正耗费心神琢磨画艺,凡以前不留心的事物,眼下看来都不同,都能有所启迪。

        清哑专注看冰花,便将手从江明辉手中抽出来了。

        关注她的郭大有正找机会警告江明辉,见状才释然。

        然他很快便又瞪大眼睛:只见他的小妹子看了一会,大概觉得手冷,竟将一只手塞进江明辉胳肢窝,江明辉忙夹紧胳膊,并用斗篷包裹住,将她护得严严实实。

        他心内纠结不已,到底要不要阻止呢?

        他看看纯真无邪的小妹,又见江明辉只是包裹她手,嘴里还在和她议论冰花,这像什么,那像什么,并无占便宜的窃喜和猥琐神情,便生生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转过头,却现郭大贵正气鼓鼓地看着那二人。

        他瞅了他一眼,道:“走吧。”

        郭大贵不满地瞪了江明辉一眼,将船桨插入水中。

        重新上路后,许是站累了,清哑进舱坐下歇息。

        江明辉依旧帮她捂着手,一面和她闲话。

        “下回我回家挖些冬笋送来。你喜欢吃冬笋吗?”他问道。

        “喜欢。”清哑点头道。

        “以前你们家都是大嫂娘家送冬笋来吧?”他又问。

        “嗯。”清哑点头。

        “往后就多一家送了,包管你天天有的吃。”他大方地承诺。

        清哑便笑了,知他家毛竹多,这话并不吹牛。

        说笑一会,江明辉忽然眉头蹙了起来,道:“明年我去了县城,再想来看你就没这么方便了。”

        从县城到绿湾村要大半天的路程,自然不方便。

        清哑不语,只静静地看着他,似等他想主意。

        江明辉在心里默算一番,道:“等明年过了,后年就好了。”

        说完低头看向清哑,见她似不解,便笑着小声道:“明年你十五,后年十六。后年开过年咱们便能成亲了。”

        清哑听得一愣:十六岁成亲?

        江明辉见她这副神情,忙问“怎么了?”

        清哑怀疑地问:“十六成亲?”

        江明辉点头道:“嗳。十五太小了,怕不成。”

        说着禁不住红了脸。

        他也是听人说女娃儿要过了十五才能成亲。

        清哑见说不到一块,索性不再问。

        再说,这事也不是他俩能定的,还得长辈拿主意。

        所以,她还是去问爹娘比较妥当。

        她现在知道,这爹娘可疼她了,肯定不会让她委屈的。

        江明辉见她不再言语,以为说服她了,继续道:“明年我努力做一年,在县城置办一所宅子。等咱们成了亲,你就跟我一块在城里住,咱们一块做生意。你想家的时候,我陪你回来看爹娘……要是钱不够,也不要紧,咱们就在城外买。城外便宜,能买大些,又有好风景……”

        少年带着憧憬,慢声细语,十分温柔。

        清哑也微笑,觉得他很有担当,也很能干。

        在她前世,像他这么大的男孩子还在读书呢。

        坐一会,她重新拉他出去,看沿途景致。

        郭大有随意往后瞥了一眼,又继续摇浆。

        不知不觉,他们就来到乌油镇渡口。

        江明辉问道:“你们不去逛逛?”

        郭大有道:“不了。你忙去吧。”

        江明辉便道:“那我走了。”

        说完却看着清哑,脚下不动。

        清哑心下明白,催他道:“去吧。”

        江明辉才不得不跳上岸,又回头和他兄妹作别,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等他走得看不见了,清哑还望着那边。

        郭大有看着小妹,笑容很淡,很淡。

        他想起了张福田。

        他本来很希望小妹忘记他,不要再为他伤心。现在她忘记了,也接受了家里为她寻的亲事,和江明辉相处很好。这本是好事,可是看见她对江明辉用情渐深的模样,他却喜欢不起来。

        当初,她和张福田何尝不是这样!

        他俩常在对面的竹林旁相会,他其实都知道。

        那时候,他也以为这门亲事是万无一失的。

        可是,最后却出事了。

        眼下换了江明辉,若再生变故,小妹她……

        他不敢想下去,心里很不安。

        一旁的郭大贵道:“二哥,咱们这就回家了?我肚子饿了。要不我上去买点吃的来。小妹怕也饿了,对不对?”

        郭大有望向清哑,问:“小妹,想吃包子么?”

        清哑老老实实点头道:“想吃。”

        小镇的小吃很有风味,最主要的是,她现在生活在乡下,几个月也没去镇上一回,馋嘴是难免的。

        可是,大早上划船这么远来镇上吃东西,会不会挨骂?

        郭大有却道:“那咱们就去吃。”

        郭大贵立即眉开眼笑,问道:“咱们都去?”

        郭大有点头,道:“王老爹他们来了,叫帮咱们看下船,我们吃了就回来,很快的。”

        郭大贵兴奋地应了一声,去跟人打招呼去了。

        少时,他兄妹三个便上了岸,往集市走去。

        郭大有见清哑四顾张望的新奇模样,笑笑,上前牵了她手。忽想起之前江明辉帮她捂手一幕,自己是哥哥,更应该了,于是又将那手放在自己臂弯里,用胳膊夹紧了。

        清哑觉得暖和,便把另一只手也放上去,两手环抱着他臂弯,既有依靠,也捂了手,十分自在。

        郭大有看着依赖地靠着自己走的少女,神情温柔。

        他们先去吃小笼包。

        在摊边坐下后,郭大有一下就要了三笼,每人面前放一笼。

        清哑等那老板娘子走开后,小声问道:“娘会不会骂?”

        目光很认真地看看二哥,又看看三哥。

        原只说出来逛逛的,结果又吃又逛。

        她可以想见吴氏的脸色,肯定会说“净花冤枉钱!”

        郭大贵“哈”一声笑了,道:“小妹,有二哥在你怕什么?二哥有私房钱,娘想管也管不着。我没带钱。我早上看见二哥拿钱了。”

        他摆出一副赖定二哥的模样,搛了个包子整个塞进嘴。

        郭大有瞪了他一眼,道:“就你眼尖!”

        又对清哑微笑道:“二哥带了银子的。先吃,吃完了再要。”

        清哑遂放心。

        想来二哥成家了,请吃一顿包子还是能的。

        结果,他们吃完了没再要,而是换了一家吃豆花。

        然后,又吃了锅贴、烧饼……

        最后,又去吃了炸豆腐、油条,然后将各样都买了些,又买了一包麻糖,这是带回家给郭勤他们吃的。

        总之,郭大有这趟花了不少钱。

        郭大贵眉开眼笑,摸着肚子满足地打嗝。

        清哑走在郭大有身边,仰面看看他,终究没说什么。

        拐过街口,她不禁停住脚步,迟疑地望着前方。

        前面不远处就是江家竹器铺。

        要不要过去瞧瞧呢?

        心中浮现少年的面容,隐隐的,她竟然想过去。

        郭大有见势不妙,忙哄劝道:“小妹,咱不去明辉那了。回头一耽搁又是半天,娘还以为我们怎么了呢,这时候还不回家。再说,去了明辉要留我们吃晌午饭,又要费心,还耽误他做生意。”

        清哑想了想,仰面对他点点头。

        郭大有才松了口气,遂带着她转身回渡口。

        回去的路上,清哑觉得饱,又觉得冷,便要摇浆。

        郭大有便让她和郭大贵一起摇,他在旁指点。

        原主是会划船的,可她却是第一次,因此觉得很有趣,脸上漾起灿烂的笑容。

        郭大有和郭大贵觉得,他们从来没见过小妹笑得这样明媚。

        不一会工夫,清哑身上就热乎起来,遂清声叫道:“二哥!”

        郭大有便笑问“累了?”

        清哑点点头,把浆还给他。

        等到家门口,那日头已经快到头顶了。

        暖阳照耀下,积雪开始融化,屋檐、树梢不断往下滴水。郭家门前积雪已清理干净,郭守业正和郭大全、郭勤在清理道路上的积雪;吴氏婆媳在门口晒东西,进进出出搬了一趟又一趟;郭巧和郭俭却趴在廊下凳子上写字。

        郭勤先看见他们,顿时大嚷“这时候才回来,去哪逛了?肯定在外头买东西吃了。”

        朋友们,喜欢的别忘了推荐收藏哦!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3/13127/20819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