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水乡人家 > 第58章 争夫(1)

第58章 争夫(1)

        ps:    心里打鼓:会不会没几个人订阅?没人投票?求定鼓励!求保底粉红激励!

        谢家别院门口,门房见郭大全又来找江明辉,直接拒绝。

        “江少爷不见客!”他傲然道。

        郭大全也不跟他理论,带着家人走开了。

        但他也没走远,在不远处随便扯住一个人就问,打听江明辉的下落。说他听江竹斋的人说江明辉来谢家送货了,到现在没回去,难道被人害了?又问江明辉是不是被谢家招为女婿了,还说他是江明辉的大舅子,江明辉和他妹子定了亲的,怎么又被谢家招了女婿呢?这事太奇怪了。

        蔡氏就高声应和他,说找不到江明辉就去衙门报官。

        郭大有就道,再去别处打听,别叫人给绑了吧。

        谢家门口人来人往,听见这些话哪不好奇,很快围了一圈。

        更有那没接着绣球的富家子弟,唯恐天下不乱,上前仔细询问。

        郭大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江、郭两家定亲的事说了。

        这下好了,人群轰然炸开,议论纷纷。

        门房见事不对,飞一般进去禀告。

        很快,谢府管家就亲自出来请郭家人进去。

        郭大全便笑嘻嘻地带着家人跟他去了。

        进门前,郭大有犹豫了下,问:“咱们都去?要是出不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怎办?”说的声音很大,外面人听得愕然。

        管家嘴抽了抽,皮笑肉不笑道:“放心,等会在下亲自送你们出来,再放一通烟花相庆,好叫霞照城都知道。不过,若是你们回家的时候船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可就怪不得我谢家了。”

        郭大全笑道:“不怪,不怪。那是我们运气不好。”

        管家哂笑一声。转头就走。

        郭大全跟在后面,又道:“不过,要是今晚谢家起大火,上上下下烧了个精光。连累了我们,我们还是要找谢家赔的。”

        管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他回过头狠狠瞪了郭大全一眼,不再啰嗦,转身就走。

        谢家别院是典型的园林建筑。主屋离院门口有段距离,院中奇石嶙峋、异草葱茏、名花着锦、树木繁盛。

        进了主屋,正堂宽阔,既深且远。正堂上方一张紫檀木的大台案,并两把太师椅;两旁一溜下来都是座位,均是一几配两椅,全是紫檀木的,雕镂精巧奇绝,昭示谢家豪富。

        在这堂上,金玉之物只能算点缀。

        管家将郭守业等人带进来后。向上引见道:“这是我家二老爷。”

        也不让座,好像要他们拜见的意思。

        郭守业等人就站在堂下,听了这话,只点点头,并不出声,一心一意打量堂上人。

        堂上的谢二老爷见这样,眼神锐利了几分,也打量他们。

        清哑只扫了他一眼,就把目光对准他右下手两男一女。

        都是年轻人,大不过十岁。

        那女孩一身淡紫色纱裙。上绣粉色芙蓉;头上梳着高式单鬟凌云髻,簪累丝金凤钗;身量高挑,粉面雍容,杏眼明亮。鲜艳中透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气度和威严。

        这就是谢家姑娘,抛绣球的那个?

        清哑心下猜测,就盯着她看。

        方初、韩希夷和谢吟月也在打量来人,很快被清哑吸引。

        三人不动声色交换目光,暗自讶异。

        原想着,江明辉定亲的不过一个乡下村姑。谁知竟……

        倒也没觉得惊艳,只是这样安静恬然,丝毫不像一般少女腼腆羞涩,更没有乡下女孩缩手缩脚的彷徨不安,让他们很意外。还有她身上穿的锦衣,以他们出身织锦世家的眼光,什么花样没见过?但这小姑娘身上穿的衣料花色他们就没见过。明明是热烈张扬的红,穿在她身上仿佛凝固了,出奇安静。

        他们也是刚到不久。

        听说抛绣球的风波后,谢吟月觉得此事二叔二婶决定过于鲁莽,有些不妥。然此时木已成舟,二叔已经在众宾客面前宣布挑中了江明辉,她虽是谢家少东,这件事却是谢家二房的家务事,她一个做侄女的,断没有指责叔叔的道理;再者听二婶婶说,堂妹也中意江明辉,不肯再嫁旁人,江明辉对堂妹也不无情义,因此两条,她只能帮着图谋善后了。

        谢二老爷见了他三个很高兴,因见侄女询问,侄女婿方初也露出关切的目光,心下一动,索性端起长辈架子,将此事委托给他们。

        一来,他作为长辈,能不出面与那乡下人争执最好,省得丢人。

        二来,他知道这三人虽年轻,但掌管各自家族生意几年,行事手段极为老道,交给他们,只怕比自己亲自出面还要事半功倍。

        三就是借势了。三人中,除谢吟月是他侄女不算外,方初和韩希夷可是代表两大织锦世家的。哪怕他们不说话,只要在场,意义也是非凡。.震慑那户乡下人还在其次,重要的是能堵众商家之口舌。

        “唉,这事弄得我头痛欲裂,都不知如何是好了。吟风要有个好歹,你婶子也不要活了。还有谢家的脸面。今儿来了这么多人,谢家怎么丢得起这个脸?”他痛心地摇头叹道,“贤侄既来了,少不得求贤侄帮着出个主意。我知贤侄最是有智谋的,还望看在吟月面上,费些心思帮你二妹妹一把。”

        方初忙道:“谢二叔不必客气。”

        因看向谢吟月,正蹙眉思索。

        他便也动心思琢磨起来。

        因想,若是别事,他自不方便插手,然这事事关谢二姑娘终身,吟月不好袖手旁观,自己便也不能袖手旁观;其次,若这事弄不好,谢二姑娘闺誉受损,吟月身为家姐,又是谢家少东。也难逃人非议,身为吟月未婚夫的他岂能坐视不理;最后,他虽周全于买卖人事,骨子里的脾性却有些桀骜不驯。想这场误会来得蹊跷,只怕江明辉和谢二姑娘早已暗生情愫,碍于江明辉定有婚约,才陷入僵持,何不使力撮合他们呢。也算成人之美。

        想毕,和韩希夷、谢吟月低声商议,拟出几条对策来:

        一是以言语迫使郭家提出退亲,谢家赔偿银子。只要郭家愿意退亲,要几千上万的银子,随便他们提。越要的多,谢家对外越好说。

        二是两女同时娶进门。郭家女虽然与江家定了亲,但谢吟风是先进门的,占据一个“先”字。或者先用言语稳住郭家,只说不分大小。等她们都进了门。以谢家的家世、谢二姑娘的品貌,郭家女不过是个村姑,日久天长,优劣立现。到时候,也不过就是江明辉多了个妾而已。这件事渐渐就被人遗忘了。

        三是做最坏打算:若郭家坚决不肯让步,谢家一定要做大度模样,不能逼江家,表示愿意两女共事一夫。郭家坚持不肯,必定引起江家反感,只怕那时江家要主动退亲。

        谢二老爷击掌道:“好!贤侄果然高明!一切就依照贤侄所言。咱们做生意的。以和为贵,能不与人争执最好,若是有人欺上门来,说不得也只好强硬对付了。”

        方初微微一笑。道:“谈不上高明。强扭的瓜不甜,江公子倾慕二妹妹,一纸定亲文书岂能维系得住!再说,谢家占据一个理字,并未依势欺人。江明辉接了绣球,理应给二妹妹一个交代的。”

        韩希夷打趣道:“一初便是原本没主意的。有谢大姑娘在这站着,他急也急出主意来了。何况他本就是个人精,这点小事,那里够他摆弄。谢二叔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众人都笑了起来。

        谢吟月虽觉脸热,却只垂下眼睑,不失端庄。

        商议妥当后,就在堂上摆下阵势,等待郭家人。

        眼下看了来人后,不知为何,谢吟月隐隐觉得棘手。

        当下,她将目光转向方初。

        方初冲她微微点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谢二老爷见郭家人始终不开口,遂沉声道:“你们要找我?”

        郭大全笑道:“不是,我们找江亲家,还有妹婿江明辉。”

        谢二老爷沉脸,看向方初。

        方初便走上前来,对郭家人道:“江明辉接了谢二姑娘的绣球,已是谢家女婿,已经拜堂成亲。此事还要再商量。”

        郭大全依然笑道:“我们找江亲家,和妹婿江明辉。”

        方初挑眉,看着他道:“江明辉接了谢二姑娘的绣球。”

        郭大全继续道:“我找妹婿江明辉,还有江亲家!”

        方初慢慢敛去笑容,对这个农家汉子重新审视。

        他这是摆明了不跟谢家牵扯,只要跟江家理论。

        这也是郭家父子来之前商议好的:谢家富贵势大,他们惹不起,不能跟谢家对上,这事就得盯着江家,一定要跟江家人当面说清楚。

        郭大有忽然道:“江明辉不在谢家?那我们走吧,出去找找。找不到就去衙门报官。青天白日的,妹婿怎么好好的丢了呢?”

        谢二老爷等人都变色。

        方初转身,朝谢吟月点点头,又看向谢二老爷。

        他的意思很明显:要叫江家人出来。

        眼下这样遮遮掩掩是不行的:谢家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就算要争夺江明辉,也要当面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否则,容易让人诟病,会影响谢家声誉;再者,江明辉是个大活人,又不是件死物,还能藏着不拿出来?这件事必定要江家和郭家当面了断才行。

        谢二老爷见这姓郭的泥腿子如此难缠,已是怒气横生,又想起之前和方初等商议的,强按下怒气,对管家吩咐道:“去请江亲家!”

        他也称江家为亲家了。

        管家急忙出去吩咐请人。

        这里,方初笑着请郭守业等人入座,叫上茶。

        郭大全笑眯眯摇头,道了谢,说就站着,一会就走。

        一副油盐不进的架势。

        方初无奈,随手展开折扇,掩饰尴尬。

        一回头,就见韩希夷对他笑,又瞄了谢吟月一眼,再瞄一眼郭清哑,戏谑之意很明显:他这个侄女婿今天遇见难题了,可见在未婚妻面前露脸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方初没理他,走到谢吟月身边,小声嘀咕起来。

        谢吟月微微点头,看向清哑。

        清哑却盯着门口,等江家人来。

        很快,江老爹、江大娘和两个儿子来了,就是不见江明辉。同来的,还有谢二太太,身后跟了一堆丫鬟婆子媳妇,阵仗浩大,仿佛示威一般。

        郭守业就激动起来,根本不管其他人,冲江老爹叫道:“亲家!”

        江老爹满面羞愧,难堪地应道:“亲家来了。”

        郭守业就拉着他手认真问:“亲家你告诉我一句实话:可是想跟郭家退亲?”

        江老爹把头猛摇:“没有,没有!”

        他羞得老脸紫涨,恨不得地上有道缝让他钻进去。

        郭守业松了口气,扯着他脚下不停往外走去,一边道:“那就好。走吧,咱老亲家两个找地方喝一盅去。”一边转头四顾,“明辉呢?怎么没来?”

        走吧?

        这就走了!

        没旁人什么事了!

        谢家人看得目瞪口呆。

        方初再次领略到郭家人厉害,疾步上前拦住。

        “江老伯,江明辉接了谢二姑娘的绣球,已经拜过堂了。这事你可要给谢家一个交代。”他语气严厉,挡在两个老汉面前,“况且大娘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

        江老爹本想就势下坡,就这样离开谢家,然终究是妄想。

        听了方初的话,他难堪地对郭守业道:“亲家,明辉他……”

        郭守业抬手制止他说下去,道:“我都知道了。这事好办”他抬眼看向江家老二,道“要是今天来送货的不是明辉,是你家老二,他已经成过亲了,那谢家要嫁姑娘,只能送给江家做妾了。既这样,明辉虽没成亲,定亲了也是一样的道理。等他和清哑成亲了,再纳谢姑娘进门吧。”

        话未说完,谢二老爷和二太太均气得倒仰。

        谢二老爷猛拍桌案怒喝:“休想!”

        谢二太太高声道:“做梦!要做妾也是你郭家女儿做妾。江明辉已经和我女儿拜过堂了,先进门为大。你就认命吧。”

        方初和韩希夷面面相觑

        能把谢二老爷夫妇气得如此失态,这郭家人还真不一般。

        这时,江大娘开口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3/13127/20819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