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级兵王在都市 > 第1326章 蛊王

第1326章 蛊王

        娜依扶着李一飞站起来,两人回头,便看到光滑的玉石之上,放着一颗蚕茧一样的东西,和普通的蚕茧差不多的大小,颜色却有不同,普通蚕茧多是乳白色,而这只却是斑斓的颜色,就像是经过了人工染色,色彩鲜艳,和小舞之前翅膀的颜色差不多,连花纹都差不多。sh uo.

        “小心!”李一飞见娜依伸出手,去拿那颗小舞变成的蚕茧,忙提醒道,但娜依只是回头微微摇头,手就已经和蚕茧碰到一起。

        玉石并没有再次浮现出符文,娜依的小手握住蚕茧,将它拿了起来,而随着她拿起来,一整块看似价值不菲的玉石,竟然在瞬间土崩瓦解,墨绿色的颜色也变成了灰白色,一块块碎裂开来,落在地上。

        最后变成一堆白灰,竟然没有完整的一块石头。

        而那些光华的符文,也全然不见。

        李一飞有些惊异的看着眼前一幕,娜依反倒是很平静,双手捧着蚕茧,神情肃穆,异常小心,嘴里忽然念起了一串串急促的音节。

        随着音节出,那只蚕茧竟然也在律动,显然里面的小舞,还在活着。

        李一飞到是见过蚕茧变成飞蛾,却没见过飞蛾再吐丝成为蚕茧,因为这很不符合这一类生物的生理状态,作为完全变态育的蚕茧一类,也包括蝴蝶,从出生的卵虫,到幼体的蚕,再到吐丝成蚕茧,包裹住自己,再到最后破茧而出的化蝶,这是符合生物规律的。

        但从蝴蝶变回蚕茧,这可是有点神奇,完全违背了生物的自然规律。

        娜依却认为这很正常,小心的双手捧住蚕茧,和它说话,同时也得到了蚕茧的回应,娜依的小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了幸福的神色,显得非常开心,扬起小脸,朝着李一飞开心的笑着,说道:“谢谢你,一飞!”

        李一飞觉得也值得了,微微摇头,道:“没事,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

        娜依带着蚕茧,将蚕茧小心翼翼的装到身侧背着的精美的布兜中,挽住李一飞的手,幸福的和他走在一起。 shuo.

        一路上没有遇到危险,白苗的地界里,蛊虫非常稀少,有也不是那种毒性惊人的,所以走在这里很安全,回到苗寨,见到布侬,娜依便手捧着蚕茧,献宝似的跑过去,嘴里嘀嘀咕咕一串,和布侬说着什么。

        老布侬本来还想问两人去了哪里,见到蚕茧,听着娜依说的话,眼睛慢慢瞪大,然后变得呆滞,最后惊呼一声,双手颤颤巍巍的接过蚕茧,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嘴里高呼着什么。

        李一飞不动声色的朝着旁边挪了挪位子,因为布侬跪的方向正是朝着自己,李一飞可不想落得个占便宜的名头,同时很奇怪布侬的反映。

        老头兴奋了一阵,将蚕茧小心的还给娜依,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仍然止不住的兴奋。

        李一飞怕老头兴奋过度,心脏再出毛病,便出声道:“布侬大叔,这是怎么一回事?蚕茧很特殊?”

        布侬闻言一拍手,道:“哈哈,一飞,你真是大福气的人,从你出现在我们寨子里,好事便不断啊。你可知道,这只蚕茧是何物?”

        李一飞当然摇头,就听布侬说道:“这是蛊王啊,哈哈哈,多少年了,都没有见蛊王了,似乎上一次见到,还是我不到十岁的时候,从祖父那里见过一只蛊王,这么多年,我们虽然也培育虫蛊,却没有再出一只蛊王!”

        蛊王?李一飞这些日子多少了解一些,蛊王可是苗人的蛊虫之中,级别最高的,也是最难培育的,打个比方来说,拿蛊虫来说,尤其似乎外蛊,是最难培育的,一只蛊虫从最初的虫卵,要想成为一只真正的蛊,都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的生死搏斗和厮杀,才能最后成蛊,而成蛊只是第一步,之后还有无数的厮杀,才能逐步提升,他在黑苗树林中遇到的那几只,便是等级比较高的,但离蛊王还有一段距离。sh uo.这就是蛊虫之间,严格的等级限制,等级高的,便可以任意吃掉低等级的蛊虫,同等级的也厮杀不断。

        娜依将事情经过和布侬说了一遍,老头没急着感慨,而是看着李一飞,问他有事没。

        这让李一飞觉得很舒服,摇摇头,道:“没事了,除了手有些不舒服,养养就好了。”

        布侬点头,然后叹口气说道:“那就好,这次多亏了你啊,这只蛊王处在最后,最关键的一步,如果被那只黑甲虫偷袭得手,恐怕成为蛊王的就是那只黑甲虫了,还好有你挡住黑甲虫,才让这只小蝴蝶成功的成茧。”

        道破了其中的奥妙,李一飞才恍然,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只黑甲虫没命似的冲击,还好挡住了。”

        “正是,也得回是你,换任何一个人,都挡不住那只黑甲虫,按照娜依的描述,那只黑甲虫也到了成蛊王的最后一步,只需要吃了小蝴蝶,在那玉石之上躺一会,就可以成蛊王。黑甲虫又不同于其他蛊虫,这种蛊虫毒性不强,却强在身体,度,所以我们就算在那里,也挡不住它。”

        李一飞听懂了,眉毛挑起,也跟着喜道:“也是赶巧了,今天恰好娜依领着我去了那里,不然想帮忙都帮不了。对了,布侬大叔,我要说的是,那只黑甲虫,我早就遇到过,只是当时它没攻击我,我去救你的时候,在黑苗森林中,就感受过它的存在!”

        布侬又听到这层因果,沉默片刻,叹息一声道:“你们华夏族有一句话,叫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看来这只蛊王与你有缘,我就做主,将蛊王赠与你吧!”

        李一飞听了直摇头,道:“我不能要,我也不会用,何况,这蛊王和娜依是朋友,认识好多年的伙伴了,不如就把小蝴蝶给娜依吧!”

        “不贪,不争,哈哈,不愧是我的女婿,罢了,给你给娜依,都是一样,何况这蛊王还没有最后破茧,本质上还不算是蛊王,只有等它破茧人出,才可以成为真正的蛊王!哈哈哈,我白苗寨终于也有蛊王了,大快人心啊。”

        娜依听不太懂两人的话,手捧着蚕茧,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一飞,等父亲翻译了一下,娜依眼睛就更亮了,眼圈湿润,有些感动,李一飞将蛊王给了她,让她觉得自己很被对方在乎。

        在古代的时候,那时候苗人都蓄养蛊虫,娶亲的时候,男方都是要送蛊虫作为聘礼的,蛊虫越好,代表男方越是对女方重视,除了最初的传说,后来也没听说过谁将蛊王送给女方,李一飞一挥手就直接把蛊王给了她,娜依只觉得瞬间被幸福包裹住,整个人都沉醉了。看李一飞的目光,也越的情意绵绵,现在估计就算全族的人反对,她也会义无反顾的和李一飞在一起。

        来到李一飞的面前,娜依嘴里哼唱着,身体摇曳翩跹,李一飞眯起眼睛欣赏了这只舞蹈,等娜依跳完舞,便看到她踮起脚,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旁边布侬跟着哈哈一笑,大步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人。

        这……李一飞摸摸湿润的嘴唇,呵呵一笑,又看着娜依快乐的在舞蹈,只觉得之前的战斗,也算值得了。

        明天便是斗蛊之日,整个苗寨的气氛都不太一样,李一飞也从布侬口中得知,之前和娜依去的那片竹林,实际上也是圣地的一部分,也只有圣地,才能够出蛊王,那玉石台布侬没见过,却说可能那是苗人寨子里最后一块成蛊石了。

        看来印证了那句话,天地万物,皆有灵性,皆可修炼,一只蝴蝶经历了几十年的修炼,最终化为蛊王,而至于蛊王的作用……每一只都不同,布侬也不知道这只小舞是什么作用,只能等小舞破茧而出之后,才能知道它到底是有什么能力。

        但这个破茧的时间,却是不确定,布侬特意去查了一下资料,回来告诉李一飞和娜依,有的蛊王几十年方才成型,有的可能第二天就进阶蛊王,所以答案是,他也不知道。只有等到蛊王成为蛊王,小舞自然破茧而出了。

        不管怎么说,得到一只蛊王,几人还是很开心,连带着明天大战的氛围都轻松了很多。

        娜依将蛊王放到一个精美的木盒中,里面本来是放她的情义蛊,现在用来放小舞,放进去之前,娜依还和小舞沟通一番,小舞似乎还真能听懂,又或者只是自然反映,反正李一飞看到蚕茧抖了抖,娜依便把它放进去了。

        而这会儿,娜依正给他按摩,从胸口到双手,还把李一飞上半身衣服脱掉,说什么都要检查他的伤势,小手微凉,不轻不重,按得很舒服,李一飞也就由着她了。

        闭上眼睛,躺在床上,舒服的轻轻哼着。

        见他舒服,娜依按的更卖力,为心爱的人服务,她也很乐意,也很开心。

        布侬偶然路过竹楼,听着里面女儿银铃一般的笑,也只是一笑,背着手,也哼起了不知名的山歌,摇摇晃晃的走开。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3/13133/20873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