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级兵王在都市 > 第1329章 先赢一局

第1329章 先赢一局

        宋安呸个不停,恶心的,刚刚要不是他醒的快点,可能就直接吃了棍子上某种动物的排泄物,但总体来说,他还是觉得自己比李一飞要好受的多,自己只是喝多了一般的疯,而李一飞,现在还在嘶喊嚎叫。

        宋安擦着嘴,目露凶光的看着白苗这边,人群之中,不时的传出李一飞的惨呼,一声高过一声,然后又渐渐的无力,这让宋安很解气,连带着对喂他的黑苗人态度也好了下来,拍拍那个给他找来木棍的黑苗人,宋安说道:“不错,你还算机灵,知道怕我咬断舌头,不过下次记得,要注意卫生。”

        说完,也不管那个黑苗人听得懂,听不懂,又对天宝说道:“有一阵了吧,那绿衣蛊会不会直接将李一飞的内脏咬坏?”

        天宝嘿嘿一笑,有些眉飞色舞的说道:“这个嘛……很有可能,这绿衣蛊是活的,是流动的,在他的体内乱窜,很可能在心脏上咬两口,又跑到肾脏上咬两口,如此一来,李一飞就算是解了蛊,活下来,也很容易内出血啊,接下来的外蛊比斗,我们再阴他一下,估计就一条命去了一半了。而且,你看他那痛苦的样子,说明绿衣蛊在作,这下我就放心了,小小的绿衣蛊,都把他折磨成这样,今天这场斗蛊,咱们稳赢了。”

        说道这里,天宝忍不住呸了一口,他还记得李一飞三天前暴打自己的场景,此仇不报非天宝。所以非常解气的说道:“什么功夫高手,功夫再高,不也怕咱们的蛊虫么,你听他张脸,都白成什么样了,真是解气。”

        “哈哈,好,非常好,这件事情做好了,老子回头肯定给你们请功!”宋安一拍手,从地上站起来,目光阴阴的看着对面。

        能让李一飞受伤,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能让他这般受折磨,那就更难得了,宋安接到家里的回复,说宋连胜和那些直系手下,竟然抛尸荒野,天知道李一飞用了什么手段,从狙击枪,从炸弹,从大火之中活下来,还反杀了宋连胜几人。

        现在重担落在宋安身上,只要做好了这件事,他在宋家的地位会直线上升,这让他每每想到,都会激动不已,旁支的子弟能在宋家蹿升起来,是非常难的,现在,他就有一个机会,只要今天阴死了李一飞,那飞黄腾达的日子便指日可待。

        李一飞过了半天,白苗族人才散开,李一飞还是微微佝偻着站着,手捂着小腹,脸上惨白一片,看起来比刚才要好受多了,而娜依搀扶着他,一副垂然欲泣的模样。布侬等族长满脸怒火,布朗更是高喊道:“天宝,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竟然用绿衣蛊这种蛊虫来害人!”

        “怎么,绿衣蛊不算内蛊么?我们比的是内蛊,你管我用什么呢!”天宝回击道。

        “你……”布朗还要谩骂,布侬却拦下他,朝着对面喊道:“好,绿衣蛊确实是内蛊的一种,但这一盘谁赢谁输?”

        天宝嘿的笑了出来,双手摊开,直接道:“这还不好判断么?你们那边刚刚解掉毒蛊,谁输谁赢,显而易见!”

        是的,李一飞这边看似刚刚好转,但实际上,刚刚众人围拢之中,这些老不修的族长根本就是在喝酒猜拳,只有李一飞抱着一壶酒,时不时的要喊上一嗓子,还得表现的非常逼真,喊几嗓子高声的,还要喊几嗓子低声虚弱的,可谓抑扬顿挫,声声真实。

        示敌以弱嘛,这是李一飞和几个族长一起研究出来的结果,也各自照会了族人,大家一起演戏,毕竟如果李一飞表现的特别强势的话,对面直接用最厉害的蛊虫,李一飞也不一定好受,万一出现危险呢。

        闻听要定输赢,李一飞偷偷捏捏表演的同样很好的娜依,直起腰来,眯着眼睛看着对面。

        现在再说谁输谁赢,白苗族人脸色微变,按照时间来说,确实李一飞这边输了,毕竟用时太长。 shuo.

        宋安脸上浮现喜色,这一招不但折磨了李一飞,消耗了他的力气,还在白苗人擅长的内蛊上,赢了一筹,接下来的外蛊,再赢的话,那第三场甚至都不用比了,直接就可以决定苗人峡的归属。

        宋安甚至在觉得自己稳赢的时候,劝了天宝一句:“天宝,下一场不行的话,就放放水,反正第三场咱们还有大招,先消耗一下那个李一飞,让他的实力再消弱一些!”

        “好!”天宝点头。

        而就在此时,李一飞慢慢往出走了一步,而对面的宋安笑眯眯的脸上忽然怔住,下一秒,他的双眼黑眼球瞬间翻上去,又变成一片白眼球。

        天宝就站在他身后半步的位置,刚想说第一局我们赢了,就看到宋安猛地转身,同时一巴掌朝着他飞过来。

        “啪!”的一声,声音很大,天宝被宋安抡圆的一巴掌给扇的一头撞在族人身上,脸上火辣辣的一片,打的他半边脸都浮肿起来,而宋安还在狂,和刚才中了狂蛊一样。

        “哈哈哈!”白苗这边传来阵阵大笑,布朗更是一边笑,一边拍着肚皮,喊道:“这回算谁输谁赢,一个狂蛊都解决不了,你们黑苗还行不行了?”

        这蛊没解了,不怨别人。只因为李一飞被下蛊之后,往回走的时候,顺手拍了一下宋安,说了声你完了。宋安急着往回走,没注意这一巴掌。

        一股真气进入宋安的体内,准确的包裹住了一部分狂蛊的药劲,因为李一飞的真气进入别人身体里,根本无法长时间留存,所以现在真气溃散,宋安就被那一点点狂蛊给折磨了。

        而这一次狂,宋安根本就没用解蛊,十多秒后,他就停下来了,脸色涨红,憋了几秒,愤懑的指着李一飞等人,喊道:“你们耍赖!在我体内下了两种蛊。”

        布侬抚掌一笑,道:“怎么可能,下没下两种蛊,难道天宝查不出来么?只怪你们解蛊不仔细,遗漏了一些!这可跟我们没关系啊,所以,这一局该是我们赢了。”

        第一场自然是白苗这边赢了,一众族人神情激涌,先下一筹,胜算更大,众人自然高兴。

        反观黑苗这边,本以为必赢的一局,忽然间被宋安疯给扭转了,等于是自己人将胜利拱手让出,宋安总不能骂自己,只能呵斥几句天宝主要解蛊的人,让他们仔细一点,绝对不能再出现这种事情。

        天宝拍着胸脯连连保证,道:“放心吧,肯定不会再出这种事。”

        到手的胜利丢掉,众人都憋着一口气,不过这只是被算计了,而不是对面对强,解个拿手的内蛊都用了那么久,黑苗这边很多人都很瞧不起这些白苗人,自然也会轻视对手。

        天宝拿出第二份蛊虫,有些不舍,这蛊虫就剩下最后一只了。

        “寒号蛊。”天宝看着手里这只外形有些像扒光了刺的刺猬一样,只是体形要小很多的怪异虫子,捏着虫子的头部,运起秘法,来激活寒号虫。

        这虫子的名字有些缘由,传闻世间有一种鸟叫做寒号鸟,夏天羽毛绚丽,所以就到处炫耀,冬天羽毛会像树叶一样脱落,便光秃秃的很难看,而此鸟常言得过且过,寒号虫的名字也由此而来,被此虫咬过,被咬者也可以得过且过了,活一天算一天。

        不过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是比较难而已。

        李一飞已经挺直了腰板,重新走到黑苗这边,撇着嘴对天宝说道:“起个名字都那么怪,刚才那只绿衣蛊不也没能把我怎么样。赶紧别废话,几只破虫子而已,叨叨咕咕个什么劲。”

        天宝笑眯眯的说道:“喲,还硬气了,不知道刚才是谁痛苦成那样。不过,这只寒号虫,会让你觉得轻松,甚至你都感觉不到疼痛。”

        我信你就怪了,李一飞看着对方手里的虫子,心里冷笑一声,打起十二分精神,对方先输一场,这一场肯定会使出全力的,确保自己能够拿下一场。

        两边各自种蛊,白苗这边也没打算放过宋安,不是他,白苗人就不会有此一劫,所以对他的仇恨也很高,布侬直接将阿土族长拿出来的一只外蛊,给他用上了。

        蚯蚓一样的虫子,在宋安的手臂上爬着,本来度很慢,像蜗牛似的。但是几秒后,那只蚯蚓瞬间动,宋安瞪大眼睛,都没有看清楚这只虫子是怎么钻到身体里的。

        布侬看着宋安,阴恻恻的说道:“你只有五分钟时间用来解蛊,不然就会被它钻到心脏里,到时候活下来的几率就不大了。”

        宋安一听脸色巨变,只有五分钟的生命,他哪还敢耽搁,赶紧捂着胳膊往回跑。

        李一飞也接受种蛊,不过是被那个怪虫咬了一口,毒性很强,李一飞瞬间就感觉到整个手掌被冰住了一般,而且还在向上蔓延,仿佛一个渐冻症病人,李一飞失去了对右手的控制。

        他忙用真气堵住手臂,这次真是被人扶着回来。路过宋安的时候,他只是瞥了一眼,没有再拍宋安,后者也顾不上讥讽李一飞,慌慌忙忙的跑回去,让天宝几人给他解毒。

        “天,寒号虫……”一个族长惊呼一声,见到李一飞手臂的样子,他就猜出来对方种的蛊虫是什么了,其他族长听完脸色也是一变。

        李一飞牙齿紧咬,缓了几口气,才道:“不碍事,我已经控制住蛊毒了。你们慢慢解就是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3/13133/20873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