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级召唤系统 > 给喜欢看灵异的朋友推荐一本书《最后的阴阳师》

给喜欢看灵异的朋友推荐一本书《最后的阴阳师》


        我叫做吴磊,今年二十二岁,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

        本来我一辈子就应该过着娶妻生子种庄稼的日子,但是我却一直想走出村子。

        其他人走出农村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不过我却是想去找我那失踪二十年的爷爷。

        我们吴家本来是村子里的大户,但是二十年之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落了。当时我爷爷正值壮年,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儿,领着村子里几个人就去南方讨生活,说不挣到钱绝对不回来。

        不过非常可惜,他们这一走就是二十年,这么多年来,一直杳无音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所以在我们家,提起爷爷就是个大忌,每次提起爷爷,我奶奶就哭得要死要活的。

        今天本来是奶奶六十大寿,但是饭桌上奶奶却黑着一张脸,估计是又想起了失踪的爷爷。被奶奶这么一弄,大家都没有心情吃饭了。

        而就在此时,院子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汽车的鸣笛声。这声音吵的大家心烦意乱,我爸爸怒气冲冲的就要出去找人家理论几句。

        不过爸爸刚跑出院门,却又惊慌失措地跑了回来,他突然指着门外大喊道:“妈,我爹回来了!”

        听到爸爸的话,我们再也坐不住了,一股脑的跑了出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等大家跑出去之后,发现门口竟然停着一辆崭新的奔驰轿车。而在奔驰轿车的旁边,站着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家。他的面目非常祥和,身上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站在那里背着手看着我们,非常有领导的派头。

        爸爸说这是我的爷爷,但是我却不太敢认,因为爷爷离家差不多二十年,二十年前我只是个婴儿,又怎么能认得他?

        不过这个时候,奶奶也跟了出来。她看见那老头先是一愣,随后直接跑过去抱着那老头一直哭,这无疑证明了爷爷的身份。爷爷也不停的安慰奶奶,显得非常恩爱。

        爷爷终于回来了,这自然是大喜的日子,我们马上回到酒宴庆祝。爷爷很高兴,喝了很多酒,还给我们讲了这些年在南方闯荡的事情,让我非常入迷。特别爷爷说现在有钱了,要接我们去城里过好日子,大家都高兴的喝多了。

        本来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在当天夜里,我突然听见爷爷奶奶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劈砍东西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痛苦的嚎叫,让人不寒而栗。

        我和我爹只以为家里闯进了贼,看见爷爷有钱,要谋财害命。我们俩抄着擀面杖,就冲入了爷爷的房间。

        不过刚进入爷爷的房间,我们却看见惊人的一幕,只见爷爷的胳膊有伤,屋子里边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而在旁边,有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正拿着刀疯狂的朝着他劈砍。

        我定睛一看,拿着菜刀砍爷爷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我的奶奶!

        此时,奶奶面色铁青,双眼被血丝密布,看起来非常的渗人。而且她张着大嘴,口水不停的往外流,嘴里还一直发出类似于野兽的低吼声,看着好像是中了邪。

        这个时候,爷爷的话也认证了我们的猜想:“你们快点拦住你奶奶,她好像发疯了。

        不过奶奶听见爷爷的话,反而确定了攻击的目标,再次发疯一样朝着爷爷冲了过去,拿着菜刀就是一阵劈砍,面目非常狰狞!

        好在这个时候,我二叔他也听见了动静,披着外衣过来看看什么情况,他两眼睡意朦胧,看样子是宿醉未醒。

        不过看到屋里的血腥景象,二叔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惊恐的在那里喊道:“妈,你这是中邪了!”

        此时我爸爸急忙对他喊道:“老二,别废话了,快点把咱妈按住!”

        二叔马上明白爸爸的意思,一人抓住了奶奶一只手,拼命的想把她摁在地上。但不知道怎么的,奶奶此时的力量惊人,竟然直接把我爸爸和二叔都甩开了。

        不过他们两个没有放弃,马上又扑过去按住奶奶。奶奶平时最疼爱着两个儿子,不忍心打骂,但现在她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对着二叔的胳膊就咬了下去,差点把二叔的肉给咬下来。

        二叔吃痛,只能放开奶奶,奶奶也用一种及其敏捷的身法躲到了炕上。而且她一直用闪着绿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对我们充满敌意。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之际,奶奶突然用菜刀指着爷爷大喊道:“哈哈哈,你骗不了我,你不是吴文!不是我老头子!你们也不是我儿子,你们都想过来害我,想把我杀死!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说话的同时,奶奶竟然把刀对准了自己,对着自己的脖子一抹,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涌了出来,空气里到处都是血腥的气味。

        不到两秒钟,奶奶本来铁青的脸变得煞白,再也没有了呼吸。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我们谁都没有搞清楚状况。奶奶就倒在了地上。可是现在我们谁都不敢过去,生怕她像刚才一样在挣扎起来,伤了我们的性命。

        唯独爷爷胆子大些,过去抱着奶奶痛哭起来:“老婆子啊,老婆子,怎么我这刚回来,你就离我而去呢。你现在死了,我可怎么活啊!”

        爷爷哭的厉害,几乎就要休克过去。我们几个有心劝阻,无奈我们几个也悲伤的不行,哪里还有心思去劝别人。

        不过人既然已经没了,我们也没法探查奶奶是否中了邪。而且现在是七八月份,正是热的时候,尸体如果放在家里两天,估计就要发臭了。所以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尽快将奶奶下葬。

        我爸爸连夜联系了村里的棺材铺,打算买一副上好的棺材,好给我奶奶下葬。

        但是这件事情,爷爷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说他现在有钱了,村子里这些棺材都配不上奶奶。他打算让棺材铺的人另外选一个好的木料,做一口上好的棺材,这样才能配得上奶奶。

        他跟着棺材铺的师傅选来选去,最后挑中了村口的一棵大槐树。这棵大槐树我是知道的,它至少得在这里活了几百年了,长得非常粗壮,我们四个人都合抱,都抱不起住。

        不过当棺材铺的师傅看见这棵大槐树之后,却是连连的摇头:“这棵大槐树可不行,在村子里都活得有几百年了,长这么大,是它的造化,你现在要劈了它,估计是要遭报应的!”

        听见师傅的话,我爷爷却不以为然的说道:“老子看中就是这棵大槐树在这里吸收着日月精华,长得这么成材,要不然老子还不稀罕要呢!你别给我废话,先给你两万定金,马上把这大树劈了给我做棺材!”

        说话的同时,爷爷真的拿出了两万块钱,递给了棺材铺的师傅。这棺材铺的师傅也是爱钱的人,看见了钱也只能连连点头,答应拿这大槐树做棺材。

        不过这时候,我爷爷又提出了一个要求:“师傅,不要计较用料,都用最好的木心,给我做上好的梅花棺材。”

        所谓的梅花棺材,这个我是听说过的。普通棺材的木板比较薄,但是梅花棺材的木板却比较厚,而且比较接近于椭圆形,这样从侧面看来,棺材的形状就像是梅花,所以就叫做梅花棺材。这个以前,只有大门大户才用得起,看来爷爷也是下了血本啊。

        那师傅看了看这个大槐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这槐树的外边比较软,只有里面能用,我看差不多能出两副棺材。”

        随后那棺材铺的师傅也没有废话,马上带着手下的人开始干活。正常农村砍树,要先用斧头在树上劈个缺口,然后用锯子一点一点锯开。最后在残留一点点树干的时候,让一人加上最后一斧子,让整棵大树倒下。

        不过今天砍这棵大槐树的时候却非常邪门,刚砍了一斧子,那大树竟然喷出了大量鲜红的液体,闻起来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下文链接:.heiyan./book/69661/1598320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4/14143/56580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