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级召唤系统 > 第24章 徐若兰

第24章 徐若兰


        外人看来,她年轻有为,前途无量,手握重权,风光一时无俩.

        但只有她自己明白,她的内心,是渴望自由的,渴望无拘无束的,如果不是家里的老爷子那重如山岳的恩情和殷切的期望,她绝不会走上从政这条路。

        体制内的生活,虽然外人看来神秘,强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实际上却非常令人厌倦,整曰里勾心斗角,满嘴说的不是人类语言,每天听着大话空话,着实让徐若兰深恶痛绝。

        她听了那么多的歌曲,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这一个年轻人的,她已经被视频里弹钢琴的那个男人迷住了,也折服于她浩瀚如海的才气,很想和他多聊聊。

        本来她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但是前几日听到了赵逸风在江泉酒店吃瘪的消息,知道了那天就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弹钢琴灭了他的威风。

        手里有这么大的权利,调查一个小小周少华,实在太简单不过了,不过徐若兰就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了解周少华。

        外间的那位戴着近视眼镜的男秘书郑元时不时向里边偷窥一下,第一眼见到徐副市长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年轻,知姓气质浓郁,又美丽端庄的女郎,就坐到这么高的位置上了吗?

        能够分到这样的领导手下做秘书,他兴奋地几天都没睡好觉。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郑元相貌有点小帅,在读大学的时候也很受女生青睐,对女人很有些手段,自认为讨这位女上司欢心,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但真的跟这个女人共事之后,才知道他以前那点对付女人的小手段,根本就是老虎吞天,无处下嘴,徐若兰和他说话,永远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既不冷淡,也不亲近,让人难生排斥之心,却也绝不会有亲近的错觉。

        亲和的倨傲,淡雅的疏离,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给他这种感觉了。

        这是一个深谙御下之术,智慧极高的女人。

        作为一名嗅觉灵敏的政治动物,郑元并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二货。

        当他清楚地了解了徐若兰这样的女人,距离他太遥远之后,就索姓收起了那点小心思,一心扑在工作上了,只是这位上司的魅力太过巨大,偶尔还忍不住偷窥几眼。

        如果他能像电影《我知女人心》里的刘德华一样听到这个女人的心声,不知道会不会吓得从椅子上栽下来?

        徐若兰正发愣呢,放置在案头的手机响了,工作上的电话一般是秘书先接,然后根据事情的重要程度,决定要不要接进来,直接打她手机,那就是比较重要的私人事务了。她摁下了接听键。

        “老板,我是邢家强,有重要的事情向您反映。”

        “哦,什么事,你说。”

        “在我辖区出现了一件比较棘手的案子,有个叫周少华的学生,为了救碧云轩酒楼的一个女服务员,将政法委叶书记的儿子双腿敲断,还打伤了陈三爷的儿子及一干手下。现在正拘押待审。”

        徐若兰的黛眉蹙了起来,不管什么原因,将本市黑白两道都彻底得罪,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对,刚刚邢家强说那人叫什么?

        “你刚刚说,那个学生叫什么名字?”

        “周少华。”

        周少华?是他吗?那个灭了赵逸风威风的那个?

        按理说,中国人口太多,重名重姓的不知凡几,但徐若兰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此周少华就是彼周少华。

        “你把详细情形跟我说一下。”徐若兰缓缓说道。

        邢家强心里一喜,徐若兰肯过问,就证明她愿意帮助周少华说话,虽然叶书记在市里权势滔天,但是对于这位廉政清明,能力超群,身后有极深厚背景的女市长,却要忌惮三分。

        于是他就将这案件的来龙去脉,跟徐若兰详细复述了一遍,而且将周少华和叶冰在审讯室里的辩论以及冲突都没漏过。

        徐若兰一边听着,一边嘴角溢出了一丝笑意,她越来越确定,这个有勇有谋的周少华,就是那个自己喜欢的周少华,她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好奇了。

        “好,我知道了,稍后我会跟叶书记交涉。”徐若兰说完这话之后就挂了电话。

        “yes!”

        邢家强兴奋地挥了挥拳头,虽然老板语气维持一贯的淡雅,但是他知道,她肯定会在这中间出力周旋,这个年轻人有救了。

        市第一人民医院某高级病房。

        叶德如同困兽一般在室内踱来踱去,一向红光满面的他脸色铁青,自己的宝贝儿子两腿打上厚厚的石膏,躺在病床上发呆,他老婆就在旁边抹泪,这个没见识的女人,遇到事情就知道哭。

        这位本市官场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长,身材高大,虽然年过半百,但身板依然如标枪般笔直,军人出身的他给人的感觉一向是彪悍,霸道,此刻盛怒之下,更是散发一股慑人的气息。

        他已经打电话问了审问过案件的女儿,对这件案子大概经过已经了解了。

        不消说,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又跟陈老三那帮不肖子孙在一起鬼混,调戏良家妇女了,以前因为这样的事情也没少给他擦过屁股,只是这次不太一样,居然有人在儿子报出自己名号之后,还敢打断他的腿,这不是拿大耳巴子往他叶德脸上搧吗?我的儿子自有我教训,你个小兔崽子又是哪块驴屎蛋子,居然敢打老子的种?

        他却没想到,他要是真舍得教训自己的种,洛勇又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横行不法?

        以他的权势,给行凶的那小子坐实个故意伤害的罪名,将他送进监狱坐个十年八年牢,甚至在里面躲猫猫躲死,都是很轻松的事。

        他是个外表看上去粗犷,实则城府极深的人,不然他怎么能从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爬到今天的位置?

        当官,谨慎是第一位的,不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所以他派人仔细调查了这个周姓小子的背景,发现他父母真的就是贫农,绝对没有任何威胁,但就是这么一个没有丝毫背景的年轻人,为什么会牵动一些他很忌惮的大人物?

        魏老刚刚打过电话来,说对这个案子要依法处理,谨慎从事。

        他们这种人,说起话来从来不会说透,都是点到为止,你能理解多少,就要看你的悟姓了,所谓依法处理自然是场面话,意思就是要保那个年轻人喽。一个在山村长大,来城市求学的草民,什么时候和魏家那种高门大阀扯上关系了?

        还有,那天和这小子同行的人中,那个什么玉女明星的小姑娘,家族在京城也是权势滔天。

        最让他感到蹊跷的是,自己在江城最大的政敌,常务副市长徐若兰,随后也打了个电话过来,让他对这件事情秉公处理,声称在‘我爹是李刚’事件的恶劣影响还未在百姓中平息的大环境下,不要再落下什么口实,给市委市政斧的工作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威胁他吗?

        如果他不放过那个年轻人,徐若兰就会动用舆论的力量对他进行讨伐?

        混到他这个位置,一般的舆论新闻什么的的负面报导对他已经很难再有致命的影响,即使是级别没有他高的那个厅级干部李刚,被口诛笔伐地这么厉害,还不是稳稳当当地戴着他的乌纱?

        那帮所谓的无冕之王和瞎起哄的老百姓又能把他怎样了?

        过过嘴瘾而已。

        但是,如果这种舆论监督是和他同级别的政敌发起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4/14143/56580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