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工程师 > 第六百二十章 番椒

第六百二十章 番椒


        刚才一章订阅量破了记录,四小时有18oo多人订阅,谢谢大家支持,谢谢一直订阅的书友。希望大家都支持正版,让米酿有些收入。

        ————

        周延儒死去时候的痛苦让其他两个死囚看得脸色白。

        郑三俊看着李兴手上的毒酒,浑身颤栗。但他终于下了决心,一把接过李兴的毒酒,仰头喝完。

        然后郑三俊就经历了和周延儒同样的同样的残酷过程,最后口吐鲜血倒在了地面上,失去了生命。

        吏部尚书被誉为天官,拥有左右其他文官升迁贬谪的权力。但在李植绝对的实力面前,这样的权势无疑是镜花水月。

        李植杀这三人,就是要让天下的文官明白,天津和山东的规矩已经更改!以后还试图逃税,试图反抗李植定下的公平公正,试图利用权势和李植对抗到底的,无论是多大的官,下场都只有灭亡这一途。

        刑部尚书张忻站在两名东林党高官的尸体面前,已经不忍心再看,闭上了眼睛。

        最后轮到了刘宗周。

        刘宗周看着李兴手上的毒酒,冷笑了一声。

        “老夫不才,侥幸被时人称为儒学宗师,别的没有,有的就是名望。李植以为杀了我可以震慑其他士人,却不知道这样只会激起更多人的义愤!”

        “李植以为有几万兵马就可以横行天下,却不知道他已经是天下人之敌。从此大江南北皆知李植可杀。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团结起来讨伐李植!”

        刘宗周说完这话,猛地接过李兴的毒酒。

        毒酒入肚,刘宗周强忍着身体的剧痛跪地不动。他想保持最后的体面死去,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身子猛烈地抖动着。抖了几下,他突然抬起了头,朝天喷出一大口血雾。

        然后眼睛一翻,刘宗周就倒在了周延儒和郑三俊身边,一命呜呼。

        李兴被刘宗周喷了一身的血,全身上下都是红色的。拍了拍身上的血污,李兴骂道:“贼杀才!”

        张忻猛地睁开眼睛,怒视着李兴。

        ####

        十月十三,李植在天津得知了周延儒三人已经伏诛的消息。

        这一次在山东均平田赋的运动,以及随后的风波,李植大获全胜。

        李植得到消息后很高兴,中午亲自下厨炒了几个小菜。菜肴炒出来后他叫来母亲郑氏,崔合和三个子女,一起尝尝自己的手艺。

        李植穿越前没有结婚,一个人生活,也练出了一手炒菜的手艺。当然,李植的手艺是比不上津国公府膳房的大厨的。李植之所以把母亲和崔氏叫来尝鲜,是因为他有自己秘密武器。

        李植这些天在天津的药店里找到了被当作药材用的干辣椒。

        辣椒原产于拉丁美洲的热带地区,在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后传入了旧大6。明朝最先接触辣椒的是浙江等东南沿海地区,然后才向内6和北方传播。最早有关辣椒的记载见于浙江杭州人高濂万历十九年出版的《遵生八笺》,称之为“番椒”。

        辣椒此时被当作一种药材和观赏植物,并未被当成调料。医术记载:“番椒温中散寒,健胃消食。用于胃寒疼痛,胃肠胀气。”

        当然对于穿越而来的李植来说,辣椒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生活常用调料。李植用辣椒炒了几个小菜,端上了家人的餐桌。

        李欢已经七岁了,比起以前斯文懂事得多了。他坐在桌子上看着红红的干辣椒炒鸡肉,想了想说道:“爹爹,此物浑身鲜红十分鲜艳,把一盘鸡肉点缀得十分好看。李欢从未见过此物,想来是番人带来的外来植物。”

        李植见李欢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经,似乎是有些害怕自己,笑道:“李欢,你知道什么是植物,什么是动物?”

        李欢点头说道:“回爹爹的话,李欢知道,学堂里的老师有教的。”

        李植夹了一块鸡肉给李欢,说道:“那你尝尝味道。”

        “谢谢爹爹!”

        得了鸡肉,李欢不再斯文,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大概是那辣椒炒出来的鸡肉十分美味,李欢咬了几口就急急地吞了下去。

        “好吃!”

        崔合看那辣椒炒鸡肉十分好看,先夹了一块鸡肉给母亲郑氏,然后就急冲冲的夹了一块自己吃起来。吃了一口,崔合眼睛一亮,惊喜地啊了一声。

        “好辣!好辣!”

        中国古代广泛使用茱萸作为辣味调味品。崔合出身富裕的士绅家族,自然也是知道什么是“辣”味的。

        三口两口吞下了鸡肉,崔合惊喜地说道:“夫君,这辣椒炒出来的鸡肉真好吃!你把这个药材拿来炒菜的点子了不起。”

        见崔合喜欢吃辣椒,李植笑了笑。后世中国人广泛使用这种调料,其魅力自然是不同小可的。对于没吃过辣椒的人来说,第一次吃上这种调味品的震撼可想而知。就算是不常吃辣椒的人,偶尔吃一、两次也会觉得美味。

        李植准备在天津和山东推广使用辣椒调味的习惯,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

        李植正想给女儿和小儿子也夹几块鸡肉,却看到一个亲卫跑进了堂屋。

        “国公爷,一个自称是洪承畴的人在外面求见!”

        李植愣了愣,暗道洪承畴不是被天子夺了官职了么?他在滦州之战中惨败给自己,如今跑到自己这里来做什么?

        不过洪承畴率兵攻击天津也是奉命行事无可奈何,李植倒也不记恨这个大明朝有名的良将。

        李植想了想,说道:“让他进来。”

        亲卫退了出去,没一会,把身穿灰色直辍的洪承畴带了进来。

        一年多未见,洪承畴看上去老了好多。原先圆润的额头上满是皱纹,整个人十分干瘦。显然这次被夺去官职让洪承畴很受打击,他已经没有了原先时候的豪情壮志。

        洪承畴见李植一家人在吃午饭,愣了愣,跪在了地上,喊道:“草民洪承畴见过津国公!”

        李植喂了小女儿一口鸡肉,笑道:“洪督从京城来天津见我,所为何事?”

        “草民何敢再称洪督?津国公莫要取笑了!”洪承畴大声说道:“前番洪承畴率兵在滦州和津国公大战,实在是奉命行事百般无奈。无论是征剿逆贼还是讨伐东奴,洪承畴都甘愿在津国公麾下行事!”

        李植听到这话愣了愣,琢磨洪承畴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需要李植琢磨,洪承畴很快就说白了。他依旧跪在地上,低头大声说道:“草民洪承畴如今已无官身,愿投入津国公门下,为天津一走卒。”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4/14156/3761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