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工程师 > 第六百九十四章 活命

第六百九十四章 活命


        开封的城头上,站满了城中的百姓。

        这些百姓本都是手无寸铁的市民,但在李自成大军压境的此时,他们全部被城中守军征调,充为守城民壮了。

        仓库中生锈的大刀、长矛被搬了出来,给了这些临时征调的民壮。但即便这样还是不够人手一件,有些人就用木棍作战,准备用木棍把攀爬上来的贼军捅下去。还有一些人被分配为熬金汁,朝攻城的贼军泼粪水退敌。

        城墙上的人群里不光有壮年男人,中年男人,更有一些十三、四岁的孩子。拿着沉重的武器,这些被征调来的孩子瑟瑟抖。

        开封城墙周长二十里又一百九十步,有垛口一万二千三百三十九个。要不是征调了这些民壮,开封守军连垛口都站不满。

        这次守城的是河南巡抚高名衡和河南总兵陈永福。高名衡当了好几年河南巡抚了,因为守开封城有功一直留任。陈永福更是和李自成鏖战了数年的宿将,日日夜夜就是和李自成的几十万兵马厮杀。

        看到浩浩荡荡的几十万贼军杀过来了,陈永福有些紧张。

        那贼兵的气势实在太惊人了。说是“几十万”,具体多少万谁也不知道,高名衡和陈永福点不过来,恐怕连李自成自己都不清楚。在如今河南这灾旱连年的年景下,李自成只需要登高一呼,就能吸引不知道多少食不果腹的农民。

        不做安安饿殍,尤效奋臂螳螂。与其在士绅的统治下瑟瑟抖地饿死,倒不如跟随闯王抢一把。实际上,河南虽然年景差得很,但城中士绅大户的家中确实藏着大量的粮食。李自成的兵马在河南抢了两年,靠抢劫养活了几十万大军。

        如今这些饥兵就要用生命,来为给了他们活路的闯王报效了。

        城墙上的民壮们看着外面那几十万贼兵的气势,一个个脸色惨白。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连连往往后面退,慌张地摔倒在城墙上。

        陈永福握紧了手上的弓箭,猛地朝远处射了一箭。

        箭簇在空中出了“嗖”的破空声,城墙下面,一个手持长枪冲在最前面的饥兵应声而倒。陈永福不但是一名称职的总兵,更是一名有数的神射手。四次开封保卫战中,陈永福不知道射死了多少字贼兵。

        射死了这名贼兵,陈永福朝身边的民壮大声吼道:“攻的开封破,不留人一个,就是答帚头,也得刀三剁”。

        这句歌谣是官军伪造出来,用来激励城中民壮士气的。说得是李自成在攻破开封后要屠城,不放过任何一个市民。要不是这一句歌谣,城中的民壮根本没有士气坚守开封,恐怕城池早已经被攻破了。

        在这个战火连天的时代,大明的官军根本没有任何信义可言,有时候比贼军更加无耻狡猾。

        听到陈永福的吼声,民壮们慌张失措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决然,竟有些鱼死网破的悲壮。

        巡抚高名衡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长长的胡须。他听到陈永福的呼喊,又加了一句:“周王有令,守住城池后周王开仓粮,每人赏米三石,银十两!”

        高名衡的话是不是真的很难说,但却被民壮们口口相传传了出去。城墙上的民壮们似乎又多了一份死战的原因,更加坚定起来。

        今天的攻城战已经是第七天。城外的城壕早就被贼兵填平,城墙上的一百多门各式大将军炮、弗朗机炮和几门红夷大炮都已经打光了炮弹,全部哑火了。接下来的战斗,就是刀刀见血的肉搏。

        震天的喊杀声中,饥兵们冲到了城墙边上。城墙上的弓箭手开始射箭了,嗖嗖的箭羽破空声中,毫无装甲的饥兵纷纷中箭。城墙上的守军同样歹毒,这些箭矢的箭头都是泡过粪便的,中箭者的伤口极容易化脓,中箭了基本上就没救了。

        中箭者的惨叫声凄厉地响起,却又淹没在义军的喊杀声中。

        饥兵们冲到了城墙边上,举着木梯架上了城墙,嚎叫着往城头上爬去。

        一勺勺滚烫的粪汁被城墙上的守军泼了下来。在这气候温热的农历四月,这些灼人的金汁具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杀伤力。被金汁泼中的饥兵顿时皮开肉绽,在熏天的臭气中惨叫呻吟。

        那些高温金汁顺着衣领流入衣服里面去,猛烈腐蚀着瘦弱义军的粗糙皮肉,痛得让人放弃一切意志,足以让中招的饥兵生不如死。

        这种“生化武器”造成的伤口,是没法医治的。

        但前面的人刚刚倒下,后面的人又往梯子上爬了上去。

        “杀!”

        “杀!杀!”

        “杀了周王分粮!”

        像是一群没有意识的蚂蚁,饥兵沿着梯子浩浩荡荡地往上面涌动。前面的人被金汁泼倒,被滚石檑木砸倒,被棍子捅下梯子,后面的人就跟上去。几十万饥兵实在是太多,即便登墙时候死了几千人,士气依旧坚挺。

        开封的城墙高三丈五尺,饥兵们渐渐靠近了城头。

        短兵相接终于开始,城墙上的守军和民壮开始挥舞刀剑长枪,击杀试图跳上城头的饥兵。

        一个饥兵在梯子上爬了几步,就看到两杆长枪齐齐朝自己脸上招呼过来。他慌张地往右边躲闪,躲开了其中一杆,却还是被另外一杆刺中。长枪狠狠刺进了他的左肩,刺断了他的锁骨,卡在断成两截的骨头里。

        这个饥兵惨叫了一声,朝梯子下面倒了下去。

        一个高大的饥兵挥舞着弯刀格挡朝他砍来的刀剑,竟奇迹般地站上了和城头齐高的梯子尽头。他嚎叫着往上一跳,站上了两堵垛墙中间的垛口里。

        一个十四、五岁的民壮少年突然现自己竟刚好站在这个饥兵正前方。

        饥兵猛地一挥弯刀,身无片甲的少年顿时胸口开花,满眼不甘地倒在了城墙上。

        但是这个饥兵还没有收回自己的弯刀,一支飞箭就突然向他刺来,狠狠扎进了这个饥兵的额头上。这个饥兵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往后一翻摔下了城头。

        梯子的最后几步是最血腥的战场。瘦弱的饥兵和同样的瘦弱的民壮们挥舞着生疏的武器,喊叫厮杀在一起。

        饥兵攻城是为了活命,因为的是一个不纳粮的幻想。民壮们拼命守城也是为了活命,因为的是官军的谎言。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4/14156/37616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