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工程师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左眼

第六百九十五章 左眼


        饥兵和城墙上的守军鏖战时候,突然从城墙北面传来一声震天巨响。

        城墙像是遇上了大地震,猛地抖动了几下,摇得城头上厮杀的人群都是动作一滞。后排的守城民壮慌张地看着北方,不知道生了什么。而还在攀爬梯子的饥兵则突然间欢呼鼓舞起来。

        陈永福心里猛地一咯噔,猛地跑上了旁边一座箭楼,伸长脖子往北面看去。

        不看还罢,这一看到北面城墙的情况,陈永福一下子如遭雷击,脸色惨白。

        北面的城墙中段,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闯贼的步卒埋下了无数火药,那震天的巨响就是火药的爆炸声。此时长达一百多丈的一段城墙被炸垮了,开封城在北面的这一段失去了城墙的保护,赤裸裸地展示在贼兵的面前。

        城墙外面的闯军饥兵齐声高呼,声音震天,仿佛已经看到了开封的陷落。

        河南巡抚高名衡此时也明白北城墙生了什么,他像是被人用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呆立在城楼上失去了进退。

        陈永福猛地吼道:“调二千正兵去守住坍塌的城墙,再调两万民壮去修补城墙!”

        然而陈永福的命令已经晚了。坍塌的城墙外面,一万闯贼马军和骁骑冲了上来。这些闯军中的精锐早就埋伏在北城墙附近,等的就是这一刻。此时他们一个个跳下了马,步行朝坍塌的城墙上冲去。

        这些精锐穿着绵甲,眀甲或者暗甲,戴着头盔,手上举着精良的刀剑,和饥兵完全不一样。

        直到这些精锐闯军攻上了坍塌的城墙,陈永福二千支援过去的正兵才赶到。两千正兵和一万闯军精锐在城墙上厮杀起来。

        但胜负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分出了。

        冲上城墙的闯军马军、骁骑等精锐大多是跟随李自成多年的老贼,又或者是官军、甚至是官军家丁投奔李自成而成,战斗力极为彪悍。比起陈永福麾下的正兵,这些闯军精锐的个人战力丝毫不落下风,甚至更胜一筹。

        别说二千人,就是五千人都未必能拦住这一万精锐。

        然而陈永福也只能调两千人过去了。他这个河南总兵比不得边军的总兵,麾下只有五千正兵。就算加上地方守备的守军,开封城内正规营兵也只有八千人。开封城墙二十多里,在几十万饥兵的冲锋下处处要防,其他地方根本抽不出更多人马。

        更糟糕的是,在刚才的几十万饥兵冲杀下,陈永福的正兵已经筋疲力尽。用兵老师疲来形容此时抽调过去的二千正兵,丝毫不为过。

        陈永福此时才明白,李自成用几十万饥兵冲击开封城头的气势汹汹,根本就是佯攻疲兵之计。在饥兵吸引了官军的注意力后,李自成真正的杀招是埋在北城墙下面的火药,是这一万精锐。

        所谓兵不厌诈,李自成戎马十几年,已经把战场上的诈术玩得炉火纯青。

        陈永福咬紧牙关,死死盯着坍塌的那一百多丈城墙,希望奇迹能够生。要是正兵能把闯军驱散,民壮担土上去重筑城墙,那守住开封城还有希望。

        然而奇迹并没有生,在李自成冲击下坚挺了几年的开封城终于支撑不住了。

        一万人闯军精锐对阵二千正兵,只拼杀了一刻钟就分出了胜负。二千正兵被闯军砍杀了几百,溃不成军,撒腿往南面逃去。

        这一段城墙上的正兵一溃,整座开封城再无险可守。整个城防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成片倒下,一段又一段城墙上的守军崩溃了,投降或者溃逃。那些城中的民壮哪里还有抵抗的勇气?一个个跪在了城墙上,磕头乞命。

        陈永福坚守在西城墙上,最后竟没能逃走,和高名衡一起被闯军擒下。

        涌上城头的饥兵们眼睛放光。此役闯军虽然经受了一些伤亡,但是在他们的努力下,他们居然真的攻下了开封,攻下了这座中原最大的城市。开封攻下了,闯军的前途还用说吗?对闯王的最后一丝怀疑也被饥兵们抛弃了,流贼们兴奋地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刀剑,在城墙上高喊:

        “闯王!”

        “闯王!”

        “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尽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

        饥兵们喊了一阵时间,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杀周王!”

        “杀了朱家的那些吸血虫!”

        “杀士绅老爷!”

        城墙上的闯军反应过来,大叫着朝城中的王府和士绅豪宅冲了过去。

        开封城中不仅有周王府,更有周王一系世代繁衍的郡王近百。城中镇国、辅国、奉国将军等拿着朝廷俸禄的宗室子弟三千多人。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富得流油,在开封城中最好的地段建满了高墙大院,宫殿花园,此时成为了闯军杀掠的最好对象。

        而省城开封城中的士绅府邸,同样也逃不过闯军的屠杀。这些士绅平日里剥削平民太狠了,此时闯军饥兵的仇恨集中释放,不知道要杀死多少人。

        开封城中,上演着一场血洗。

        李自成骑着他的乌驳马,率领闯军诸将骑行进入了开封城。

        闯军的将领们都有些飘忽,做流贼逃窜了十几年,想不到有朝一日竟能攻下开封这样的大城。刘宗敏、郝摇旗等几个将领看着富庶繁华的开封城内建筑,露出贪婪的目光。要不是闯王拦在前面,他们早就和小兵们一起冲进王府里抢掠了。

        藩王宗室的那些美貌宫女,士绅老爷的那些金银绢帛,想着就令人心动。

        李自成骑马行在开封城的朱雀大街上,突然一勒马停了下来。他似乎有些感慨,又重新打量起这座被他征服的城市。

        谋士李岩骑在马上,焦急地朝李自成说道:“闯王,如今开封初下,正是我们邀买人心的大好时机。闯王诚宜约束部众,安抚城中官绅、宗室。如果天下的官绅知道我们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闯王取得天下便易如反掌。”

        李岩的话有些煞风景,引得刘宗敏等人的一阵冷哼。

        饥兵们跟随闯王起事图的什么?还不就是杀官绅,杀藩王,抢夺粮草金银过快活日子。如果好不容易攻下开封不掠夺一番,以后还有哪个会跟随闯王?

        李自成没有回答李岩的话,实际上,李自成根本没有转身看一眼李岩。显然,这个农民军的领袖对李岩的这个提议十分不屑。

        只有谋士宋献策看了李岩一眼,若有所思。

        没多久,河南总兵陈永福就被押到了李自成面前。

        陈永福曾经在李自成第一次攻打开封时候射伤李自成的左眼,让这个闯王变成了独眼侠。陈永福暗道今日被李自成擒下,免不了一场凌迟。

        走到李自成面前,陈永福拒绝跪下,厉声骂道:“天杀的闯贼!多说无益,要杀要剐来!”

        李自成用唯一一只右眼看了看陈永福,跳下了乌驳马。他缓步走上前,亲手解开了陈永福身上的绳索,说道:“若不是陈总兵坚守开封城,李自成数年前早已攻入城中,陈总兵当世良将也。”

        “朝廷昏庸奸臣当道,陈总兵何不弃暗投明,随某共建大业。”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4/14156/3761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