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工程师 > 第九百四十五章 严寒

第九百四十五章 严寒


        刺骨的寒风中,黑龙江最北端绪东堡的士兵们遇到了蜂拥而来的白俄士兵。

        此时是农历十一月,按后世的公历算已经是十二月中旬,绪东堡被厚厚的大雪覆盖,到处都是白色的。而那些在雪中前进的白俄,就像是白色背景中的一个个黑点。

        白夷穿着厚厚的动物毛皮大衣,头上戴着毛皮帽子,脚上踩着毛皮靴子,可谓是武装到牙齿。而比较起来,绪东堡的士兵就只有厚棉衣,在这样的冬天里只能在室内作战。

        一出了室内,在室外呆得时间太久,就会被冰冷的北风冻坏手脚。

        然而棱堡外面白夷大兵压境,士兵们不得不走上棱堡边缘,举着枪进行防御。

        看到绪东堡的士兵们离开棱堡内部的建筑,沙皇的士兵们却不急着起攻击。他们站在寒风中,静静地和天津的士兵们对峙起来。

        天津的士兵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来自极北地方的欧洲白夷,毫无办法。北风在棱堡的上方呼啸,士兵身上的棉衣根本防不住无孔不入的冷空气。很快,士兵们就被冻得浑身战栗。

        “动一动!”

        “动起来,别站着不动!”

        然而即便是士兵们拼命运动,零下十五度的室外,呼啸的北风也不是棉衣可以长时间抵抗的。对峙了两个小时候,出生在关内的士兵就被冻得受不了了。

        绪动堡的排长看着冻得抖的手下们,知道这个棱堡没法守了。

        再守下去,三十多名士兵全部要冻死。

        而对面的哥萨克却丝毫不会有问题。

        一咬牙,排长大声吼道:“走!”

        几十名士兵如释重负,冲到马厩里取了战马,往南方逃去。

        绪东堡的外面,以逸待劳的白俄们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幕。他们拢了拢身上温暖的厚实毛皮,不紧不慢地走进了黑龙江最北面的绪东堡。

        ####

        天津郡王王府中,众人站在巨大的亚洲地图前面,分析现在的局势。

        钟峰和郑开成作为李植麾下大将,都被李植调了回来。现在虎贲军可以留在日本和朝鲜镇压反叛,但是带兵的大将必须回来统军。

        李植看着地图,托着下巴沉思。

        想着想着,李植开起了小差。

        这个时代没有刮胡刀,用锋利的普通刀片直接刮胡子很容易伤到皮肤,所以李植也不得不和其他的人一样留起了山羊胡子。

        按照钟峰等人的话说,有了胡须的李植更显威严。不过此时手托在胡须上,有种不利索的感觉,让李植觉得该把刮胡刀明出来了。

        然而刮胡刀看似简单,其实加工精度要求很高。如果开动范家庄最精密的机床生产刮胡刀刀片有点不划算。

        李植正神游物外,却被国防部长洪承畴的话打断了。

        此时国境内外大军压境,其他的官员却没有李植的轻松淡定,一个个面色凝重,仿佛随时可能被敌人打进天津来。

        洪承畴沉重地一指地图,说道:“王上,如今我们的轮船已经把各地的虎贲军运回国,我们手上有六万三千人的机动兵力。”

        “这六万三千人是我们可以依赖的主要力量。我们要机动调度这六万人打败二万白俄士兵,六万江北军,十数万士绅叛军,再用这六万人配合李老四指挥的义字营和武士军,打败二十万印度兵。”

        听到了洪承畴的分析,众人脸色更加严肃。

        如今兵力的不足,可谓是捉襟见肘。

        高立功突然上前说道:“王爷,我以为,如今最迫切的问题,是要击败北面的白俄。”

        “江北军如今还在陕西南部,从那里走到京城有四千里的道路。江北军拖着辎重大炮,日行最多三十里。这四千里道路江北军要走四个月。”

        “而莫卧尔的胡马雍虽然势大,但从印度德里到缅甸有五千里。胡马雍二十万大军面临各种补给问题,五个月能走到缅甸就不错了。我看胡马雍需要半年的时间。”

        “而北方的白俄本来就驻扎在黑龙江以北,渡江而下攻势很快。我们现在开垦东北的百姓已经开始在吉林省定居,那吉林省距离白俄渡江的绪东一带只有一千五百里的距离,白俄只需要一个半月就能攻入吉林,形势十分紧迫。”

        洪承畴点头说道:“如果让白俄杀入吉林,恐怕我们的百姓会被白俄全部杀死。所有的建筑和设施都会被破坏。我们辛苦建设近六、七年的东北将一朝全部被毁。此是我们面临的头等威胁。”

        兵工厂的总管曹余说道:“那便先挥师北上,把白俄打溃再回师救援京城便是!”

        地图前面的大将和参谋们听到这话,都沉默了。

        洪承畴摇头说道:“如今已经是十一月,东北,尤其是黑龙江省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十度,晚上的气温甚至是零下二十度。如果我们兵黑龙江,走到那里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底。到时候我们最大的敌人是严寒。”

        李植搞出温度计后,在各地搜集气候数据。洪承畴作为国防部长,手上有完备的资料,对东北的情况十分了解。

        洪承畴沉重地说道:“我们的士兵大多是天津人,甚至还有一些山东人。我们的棉衣能够让士兵们偶尔外出,但如果长期暴露在零下十度或者更低的气温中,顶着寒风作战,恐怕我们的棉袄也无法为士兵们保暖。”

        “到了晚上,更是要被冻死。”

        “而根据我们前些年和白俄作战的经验,这些欧洲士兵都有厚厚的皮草大衣,保暖设备上远强于我们。而且白俄的人种十分耐寒,远比我们汉人更能经受苦寒。所以白俄的士兵们可以在冬天在东北作战,我们的士兵却不能。”

        众人听了洪承畴的分析,都沉默了。

        如果不能在这个冬天击退白俄,就只能把吉林的所有移民全部疏散了。那些花费几年时间修剪的农舍,粮仓甚至火车站,都将被白俄毁成废墟。

        曹余愤怒地一拍桌子,骂道:“可恶的白俄!这些欧洲人怎么这么贪婪,竟打到我们东北来?”

        高立功吸了口气,说道:“这次我们面临的敌人比以前历次都更势大,也更凶残。恐怕我们这次真的要在吉林和辽东疏散百姓了。”

        辽东和吉林建设了六、七年,如今已经成为李植的大粮仓。如果东北三省被毁,那损失一定是最惨痛的。众人说到这里,一个个都十分沉痛,竟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过李植却没有像众人那样担心绝望。

        对付两万白俄,李植有一万种办法。

        见众人不说话了,李植笑了笑,又去琢磨刮胡刀的事情了。

        然而李植的神游物外,很快被钟峰打断了。

        镇北伯钟峰拱手朝李植说道:“王爷,去年过年去老山打猎,王爷不是说今年冬天要造一批最厉害的御寒衣物出来么?王爷那时候说这新式衣物极为厉害,可以赚大银子。如今已经是十一月,想必已经造好了。”

        众人听到钟峰这话,齐齐看向了李植。

        如果有了御寒衣物,天津的士兵就能在铁路的运输下杀进东北,击败利用严寒天气嚣张跋扈的白俄。

        李植看了看众人,笑了笑。

        挥了挥手,李植说道:“诸位不要担心,这极寒的天气,也不算什么。”

        众人眼睛一亮,盯着天津郡王,就等郡王拿出宝贝。

        郡王是星宿下凡,这在一镇九省已经形成了公论。无论什么困难,郡王都能拿出克制办法。郡王能上天入海,能凡人所不能。也许这零下十度,甚至二十度的严寒,在郡王眼里当真不算什么。

        李植挥了挥手,让亲卫拿出了一件衣服出来。

        那衣服鼓鼓囊囊,看上去像是一件大棉衣。

        众人睁大眼睛将那衣服上看下看,甚至用手去摸,最后却是不得要领。

        高立功好奇问道:“殿下,这是棉衣?”

        李植笑了笑,说道:“高厅长,这是寡人明的羽绒服!有了这羽绒服,别说是东北,就是南极北极都可以去!”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4/14156/48929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