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锦谣 > 第205章 搅婚

第205章 搅婚

        主婚人的声音高亢嘹亮,充满着喜气,整个王府沉浸在少有的热闹和喜庆氛围中。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只见里里外外无不身着亮眼的红衣,穿穿梭梭的忙碌于厅堂上下,里面观礼的人更是一双双眼睛直盯着刚刚给迎进来准备对拜的新娘。毕竟能够以这样卑微的身份,被王爷看上还明媒正娶的丫鬟实在是少之又少,何况这个王爷居然不是别人,而是眼高于顶从未与人传出过非议的摄政王孟祯。

        就在众人翘以盼,等着主婚人喊出夫妻对拜,而后掀开喜娘的盖头,一睹尊容的时候,一声断喝彷如腾空而降的惊雷,将众人的眼光悉数吸引了过去。

        “慢着!”站立门的那人还未迈进来,直直的立在那里,身姿纤细娇小,却并不显得柔弱。那人身着普通民妇的粗衣,却干净精致,挽着一个小家碧玉的云髻,恰好适合年近而立的女子。有人端详了几眼,这才看出来来人身份,人群中便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了串串惊呼:“这……这不是太后娘娘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但这不是西太后本尊,又是谁呢!”

        窸窸窣窣的耳语声开始不断的此起彼伏起来。

        孟祯在忽而闪出的缝隙中间看见了她,见是羲谣,虽说换了一身与平日截然相反的装束,但他哪里会认不出来?随即心头涌上一阵说不清楚的复杂心情。

        要说羲谣对他不闻不问,毫不在乎眼看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总觉得两人之间那道无可跨越的鸿沟似乎永远摆在那里。但是今天她给他的感觉却又显得近了那么许多。

        孟祯不觉得将身子往门那边转了转身,侧面向着来人,一双眼睛里面带着一些期待,一些幽怨,还有几分不知所意,故而此时也并未多语,只是等着听听她要说什么。

        羲谣要进去,门的不敢拦,又不敢轻易让进来,毕竟过了吉时拜堂可是大事,这王爷的亲事可是说笑的?一个小环节出了纰漏那可是要命的差事。正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听得孟祯道:“叫她进来。”

        羲谣这才进得厅堂,顿了顿,也并未迟疑,随即说明了来意:“孟祯不能拜堂。”

        蒙着盖头的新娘听了这声音,自己掀开盖头,看清楚了来人是太后,惊愕不已。随后细想,太后和王爷的事已经传了不是一两日,也便没有什么出奇了,静静的怔在当地,等着看孟祯的说法。

        主婚人看着堂内一片寂静,想着化解僵局总得说句话,看着太后特意身着素装,又没有带人来,看样子也不是以太后的身份而来搅局。于是道:“若有人妨碍王爷的大婚,可是大罪,有什么不合适的,我看还是先将礼数完备以后再说吧。”想着事后私下里叫孟祯再帮太后把今天不恰当的举动给找个理由找补回来。毕竟,成婚已经既成事实,这个时候太后来搅局,到底是有碍观瞻,谁都不想坐视不管。

        董羲谣明显并未打算就这么离开,一个坚毅的眼神,让在座刚要帮腔的人把将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孟祯万万没有想到羲谣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并且做出这么出格的举动。

        此时让她说或是让她先行回避,都已经对她极为不利,立时十分自责,不该事先没有私底下找她将这件事说清楚。

        然而已经来不及再去多想,此时让她离开应该是最好的安排。

        他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拖出了人群,来到侧间,掩上房门。

        外面唏嘘耳语声不绝于耳。

        “我今天来,并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有什么话,我都可以当众说清楚,你为什么把我拉到这里来?你知不知道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能认得出我?你这样做,外面那些人会说什么,你有没有想过?”羲谣使劲挣脱,却又被他一个用力拉了回来。

        “我知道你不会做没有认真考虑过的事,可是你现在真的越来越容易使性子,耍脾气,你与从前也大不相同了。”

        “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让我冷静?”羲谣甩开他的手。“我知道你在生气,你心里面一定是在生我的气,不然也不会突然就这么披红挂彩的纳了侧室。”

        “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是来向我讨说法吗?”孟祯忍不住一笑。

        “你还有心情笑?你知道我下了多大的决定?”羲谣不可置信。

        “你来,是在乎我成亲这件事吗?”他又问。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羲谣低下头。

        “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孟祯上前一步,抬起她的脸,追问道。

        羲谣这次没有反抗,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光。

        孟祯一阵心悸,愣了片刻,道:“现在时间不多,我回头再去找你,现在你若是留下,把你准备说的话都说出来,于你,于玉祁,都不是一件好事,你即使不顾及你自己,也要替玉祁着想,不能做出后悔的事。”

        羲谣半晌不言语,却哽咽着最后挤出一句:“可是我觉得我就要失去你了。”说完,眼泪婆娑不已,又对自己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而感到轻松,像是久久压抑在心头的牵念终于可以放下了,又觉得自己说出来又是对孟祯的不公,她久久压抑着不让自己表达出来对她的感觉,就是为的一份说不清楚的安全感,她以为不说,就能瞒过孟祯,瞒过她自己。

        但是其实她一直都在骗自己,更是耽误了孟祯的大好年华。

        她说出来这样的话,并且此时才说出来,有些看不起自己,自责和内疚充斥着她的整个心灵,让她既纠结又心痛。

        她早就可以说的,可是在他要成亲的时候说,不正是最为被自己不齿,最自私的行为吗?

        他如果决定放下自己,回头准备过自己的人生了,外面还有那个等着他的新娘,如今,给他一个这样难处理的烂摊子,叫他如何收拾?让他如何抉择?她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也相当于是给自己一个大大的难题。

        羲谣不知道何去何从了,觉得自己好像就要窒息了一般的难受。

        如今她把自己的身份地位乃至自尊甚至是严格恪守原则把控不可逾越的道德防线都放下了,她感到手足无措。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16/16060/69515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