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独尊 > 第1946章 真相大白

第1946章 真相大白

        “罢了,罢了。十招之约,我用八招,已经将毕生所学用的差不多了。你叫江尘?”棕色斗篷人的语气,有三分疲惫,也有三分黯然,剩下的,却是难得的钦佩了。

        江尘呵呵一笑:“这么说,不打了吗?”

        “不打了。”棕色斗篷人郁闷之极,“你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他现在也是庆幸,如果是赌首级的话,他现在已经把脑袋输给对方了。幸好对方没有要首级,只要约定要他说出来历身份什么的。

        这跟脑袋比起来,孰轻孰重,却是一目了然了。

        江尘呵呵一笑,望向其他三个斗篷人:“他们也没有异议吧?”

        “我是他们的老大,我说了就算。”棕色斗篷人淡淡道。

        “好,那就说说吧,你们的来历,为什么要对晏家如此残忍。如果你们没有足够的理由,那么,晏家这笔血债,总要你们来偿还的。”

        棕色斗篷人冷哼一声:“血债血偿,那也没什么。如果你们有这个本事,尽管出手杀我们。只可惜,哪怕是你们圣地的圣祖,也未必有胆量杀我们。他们不想得罪我家主人。”

        “你这算回答我的问题么?”江尘冷冷道。

        那棕色斗篷人呵呵一笑:“我们四个,早年的身份,早就不重要了。现在你可以叫我们风花雪月四大尊者。你可以叫我风一。”

        风一?

        这完全是诨号,根本不可能是真名。

        江尘皱眉道:“你在搪塞我?”

        “不是。”那棕色斗篷人摇摇头,“我们现在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主人的仆从。我叫风一,还有花二,雪三,月四。”

        “那你们的主人,又是谁?晏家,又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江尘最想搞清楚的是这一点。

        风一冷冷一笑:“你真想知道吗?如果你知道的话,那就告诉你好了。反正,主人也并没有打算长期隐瞒,有些事,终究早晚是要揭开的。”

        江尘没有做声楸静静地等着。倒是晏万钧等人,则是一脸凝重,显然,他们更为心急。

        “说吧。”江尘淡淡道。

        “我家主人,姓安。”风一说到主人的时候,语气非常的虔诚,看得出来,他对自家主人,是发自肺腑的崇拜。

        “安?那又如何?是哪一家的豪杰?哪一个圣地的高人不成?”江尘有些不解地问道。

        风一冷冷一笑,忽然目光射向晏万钧:“晏万钧老儿,看来你真是老朽糊涂,或者说,你们晏家的人,压根就是冷血动物,死不足惜。”

        晏万钧勃然大怒:“放屁,这跟晏家扯得上什么关系?”

        “扯不上关系?”风一悲愤长笑起来,“看来,你果然是铁石心肠,难道你儿子当初,没有告诉你,他给你娶的媳妇,也姓安吗?”

        此言一出,晏万钧全身一抽,仿佛忽然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全身瞬间变得僵硬无比。

        而篁儿也好像忽然领悟了什么似的,娇躯一晃,清眸之中,露出浓浓的关切之意,眼神也是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她也是第一次听说,自己的生身之母,似乎是姓安?

        而这四个斗篷人的主人,也姓安,这意思是说?

        话说到这份上,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以江尘的智慧,一下子也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风一语气淡漠,继续说道:“我家主人,在七十二岁的时候,便已经纵横万渊岛,乃是当时散修界的绝顶天才。只可惜,天才横溢,造人嫉妒。被某个圣地强者,一怒之下关入无尽牢狱中。只是,他老人家却不知道,就在他投入无尽牢狱后,他最爱的女人,为他诞下了一个女婴。而他最爱的女人,却因思念成疾,郁郁而死。而那个女婴,传承了父亲的武道天赋,身上有着父亲的传承信物。长大之后,却遇到你们晏家的晏千帆……”

        晏千帆,就是晏万钧的小儿子,也就是篁儿的生身之父。

        真相?白了。

        晏万钧老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着,脑子里那冲天的仇恨,慢慢开始崩塌,慢慢开始瓦解。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来了几次,这些人都不杀他了。

        不是这些人杀不了他,也不是这些人不愿意杀他。说白了,就是因为他是晏千帆的父亲。

        也就是这几个斗篷人主人的亲家。

        晏万钧的仇恨,慢慢转化为羞愧。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当初儿子晏千帆带回那个容貌秀气,性格特立独行的道侣。

        当时,整个晏家都炸锅了,根本没人愿意听晏千帆的解释,也没有人愿意了解晏千帆娶了一个怎样的女人。

        因为,晏家上下,都慌了神,他们想到了夏侯家族,想到了晏千帆和夏侯家族的婚约。

        晏千帆私自带道侣回来,还私定终身,这就是背弃和夏侯家族的婚约。

        随后,夏侯家族那位小姐,因爱生恨,施展百世同心咒,诅咒了怀孕的安家小姐。

        就在篁儿出生后没多久,晏千帆和安家小姐,就被关入了无尽牢狱中。

        篁儿也是晏万钧拼了老命,护住了这条血脉,却还不得不答应夏侯家族的屈辱条件。

        晏万钧当时没能保住儿子,更别说保住儿媳。

        所以,他此刻,想起这些旧事,惭愧之情,一下子把仇恨淹没。

        这四个斗篷人的主人,是儿子的岳父大人,是儿媳妇的父亲。想起儿子和儿媳妇受到的那些折磨和非人的待遇。人家现在得势了,能不复仇吗?

        换作他晏万钧,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江尘忽然间,也有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

        因果报应,有些时候,真的说不清楚。

        如果这四个斗篷人的主人,正是篁儿的外公,那么人家为女儿报仇,天经地义。

        而晏晏万钧和晏青桑,如果真想为家族报仇,找对方复仇,那也是天经地义。

        只是,冤冤相报,肯定是没完没了的糊涂账了,谁是谁非,很难界定。

        “晏万钧,你口口声声要报仇,我不知道你到底报什么仇?你儿子被折磨的时候,你怎么不喊报仇?你儿媳妇被折磨的时候,你怎么不喊?你孙女被人折磨的时候,你怎么不喊报仇?”

        风一的语气,充满了嘲讽之意:“如果不是我家主子看在女儿女婿和外孙女的份上,你这老头,一刀杀了,也死不足惜!”

        (四更完毕,以后每天基础四更,偶尔会多更一章两章。月初大家的月票别矜持,狠狠砸下来啊。后面的情节又将进入一个精彩阶段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503/4491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