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独尊 > 第0011章 购药风波

第0011章 购药风波

        看最快更新

        第二天一早,江尘睁开眼来,明眸闪动之间,却是多了几分以前所没有的朝气。

        起身而坐,舒展筋骨,全身却是充满了一种爆炸性的力量感。

        三四成的神秀造化丹药力,也足够神奇了。让江尘的伤势好了**成,再加上冲破第四条经脉,四脉真气对肉身的一夜打磨,使得他的身体机能一夜之间提升了好几个台阶。

        江正一大早就来了,整个人精神抖擞。一想到昨天回家之后重振夫纲,训得老婆低头认错,随后在床榻之间,更是大展雄风,心里就乐不可支。

        可是当他见到江尘从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却是惊呆了。

        “小侯爷你……你……”江正惊讶之余,都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形容了。因为在江尘身上,发生的变化太明显了。

        以前的江尘,吊儿郎当,有时候飞扬跋扈,有时候萎靡不振,总而言之,就是没个正形。

        可是今天一见,小侯爷的面貌却是焕然一新。

        整个人的气质,便如一把从熔炉中淬炼出来的利剑一般,充满了锋芒。

        “江正,备马,小爷我要出门。”

        “是!”江正甘之如饴,以前觉得给小侯爷跑腿是苦差,可是从昨天开始,他却有火一样的热情。

        出门之后,江正才小心翼翼问:“小侯爷,咱们这是去哪?”

        “当然是药师殿。”江尘呵呵一笑,挥动马鞭,策马奔腾。他今日可谓是心情大好,春风得意马蹄疾!

        “咦,小侯爷,等等属下!”等江正反应过来,江尘已经一溜烟跑没了。

        恢宏的药师殿建筑,片刻后就呈现在江尘眼前。

        当江尘出现在药师殿门口的时候,出出入入的顾客,一个个都跟见到鬼似的。

        江尘好歹是一方诸侯之子,在王都还是有些名气的。而他在圣殿放的那个屁,让他这两天成了整个王都的头号新闻人物。

        在祭天大典中放屁,这江尘也算是极品了。

        所以,这两天的江尘,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成为奇葩的代名词。

        江尘在祭天大典中放屁,亵渎神明,被国君下令杖毙,这是整个王都都知道的新闻。

        至于江尘杖毙而不死,这却是很少有人知道的。

        因此,江尘这一现身,不免就要引起大八卦了。

        “瞧见没有?那个家伙,好像是江瀚领的那个纨绔小侯爷啊。”

        “小侯爷咋了?王都权贵多了去了。难道你想去抱大腿?”

        “抱你妹的大腿,我是说那个江尘啊!不是说他在祭天大典中放了屁,被打死了吗?”

        “什么?江尘,你是说那个放屁的奇葩吗?他在哪?”

        诸如此类的对话,在药师殿里里外外,三五成群,几乎都在议论着这同一件事。

        当事人江尘,自然不会理会这些无聊的眼光,更不会无聊到和这些人一般见识。

        他来药师殿,可是有要紧事。

        还有两天,便要入宫给公主会诊了。不管怎么说,得做点准备。不然到时候空手去,场面上也交代不过去。

        针对东方芷若的问题,江尘大致上已经有了一套方案。他今天来,便是做一些前期准备。

        药师殿的伙计,经过了昨天江正事件的教训,明显是整风了。伙计们的态度,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江尘将一份清单放在柜台上:“伙计,照着这单子抓。”

        那伙计接过单子,点了点头,不过当他看到最后一味灵药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龙骨至阳草?灵品六阶灵药?阁下,你确定你要这味灵药么?”

        “照单子抓。”江尘淡淡一笑。

        “可是这味灵药……”那伙计有些犹豫。

        “怎么?太低端了?你们这没有?那换成九炎极光果也可以的。”

        那伙计当即被雷得里焦外嫩,勉强挤出一个笑脸:“阁下,九炎极光果那是什么?本殿没有。龙骨至阳草,是至阳之物,非常稀有,乃是镇店灵药之一。本殿目前的存货也就是一株。非常珍贵,其售价……”

        “怎么,担心我买不起?”江尘眉毛一扬。

        那伙计嘿嘿一笑,心想你还有自知之明,咱还真担心你买不起。不过昨天店里那个挨打伙计的经验教训告诉他们,切忌狗眼看人低。

        “是这样的,此药贵重,执事级别也拿不到此药。须得我们长老级别的人物点头,才能交易。”

        那伙计耐心解释着,脑袋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心想这位爷不会也拍出一枚雕龙金牌,一大耳光子抽过来吧?

        “区区一株龙骨至阳草,用得着这么麻烦么?那你们长老在哪里,叫出来便是。小爷我没时间耗着。”

        江尘确实不想在药师殿浪费时间。

        那伙计无奈,只能进去通报。江尘正无聊着,忽然瞥见门口呼啦一声,涌进了好几个人。

        当头一人,锦衣貂裘,十六七岁模样。风风火火走了进来,三两步就走到柜台前,猛一拍柜台:“叫你们说得上话的高层出来,小爷要一株龙骨至阳草,十万火急。赶紧赶紧,误了小爷的事。你们谁都担当不起。”

        这人语气嚣张,目无余子,甚至连柜台旁的其他顾客,他正眼都没瞧上一眼。

        龙骨至阳草?

        柜台上其他伙计却是愣了。

        这平常吧,三年五年,也未必有人用得上这龙骨至阳草。怎么今天一大早开市,就有两拨人要买龙骨至阳草?

        难道龙骨至阳草行情见涨?

        不多时,从药师殿后面走出了三个人。除了一个伙计,还有何执事,以及一名女长老。

        那女长老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描着比较夸张的眉毛,全身珠光宝气,全身搭配给人一种极为别扭的感觉。

        “是谁要买龙骨至阳草啊?”那女长老开口问。

        “是我,是我!蓝姨,记得我么?我是白虎候白令先的儿子,白战云啊。我小的时候,你还抱过我来着。”那嚣张年轻人,对着这女长老一顿卖萌。

        “哟,是白小侯爷啊。这龙骨至阳草,是你用吗?还是令尊大人?”

        白虎候是东方王国顶尖诸侯,排名前五的存在。所以,即便是药师殿的长老,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蓝姨啊,这你就别问了。反正侄儿我挺急的。你快出个价吧,回头我再感谢您哟。”

        那蓝长老妩媚一笑:“这么急啊。小家伙不会是拿这灵药,去讨好哪个女孩子家吧?”

        白战云嘿嘿笑道:“蓝姨不愧是过来人。”

        “好了,不逗你这个小家伙了。龙骨至阳草,标价百万两。你带了那么多钱么?”

        “带了带了,不带钱我能来嘛?谁不知道你们药师殿概不赊欠啊。”白战云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江尘站在原地,听他们说说笑笑,已经忍了不是一时半会了。

        眉毛微微一跳,敲了敲柜台:“我说,这里头是不是搞错了?”

        “做生意不讲一个先来后到吗?”

        不管是蓝长老,还是白战云,似乎才刚发现江尘,都是一脸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尤其是白战云,那表情十分欠揍,似乎在问,这是哪根葱啊?

        “那个谁,伙计,我问你,这龙骨至阳草是不是我先要买?”江尘淡淡问道。

        那伙计也没想到,一进门工夫,竟然又多了一个买家。不过药师殿的金字招牌在那里,他也不敢撒谎。

        一时间,张口结舌却是说不出话来。

        白战云似乎明白过来什么,冷冷一笑:“小子,莫非你也想买龙骨至阳草?”

        白战云烟熏火燎地跑来购买龙骨至阳草,可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他打听到,东方王国第一诸侯龙腾侯的爱女龙居雪外出试炼,不知何故,沾染上天寒之煞,需要至阳之物解毒。所以,他第一时间跑来,便是想捷足先登,购买到龙骨至阳草,跑去给龙居雪献殷勤。

        听说江尘也想买龙骨至阳草,白战云第一念头便觉得眼前这小子是情敌!

        江尘淡淡瞥了白战云一眼,却没兴趣跟这种白痴讲话,只是对那蓝长老道:“这位长老,我只问一句,你们药师殿做生意,讲不讲先来后到。”

        蓝长老是见惯大场面的老江湖,妩媚一笑:“这个嘛!先来后到肯定是讲的。但是嘛,事情也分轻重缓急。这个白小哥,买这龙骨至阳草是为了救人。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他是白虎领的小侯爷。小兄弟你给他一个面子,也等于是……”

        白战云胸脯一挺,傲然道:“对,小子,你看起来有点面熟,叫什么名字?只有你把这龙骨至阳草让给我,以后在王都混,我白战云罩你!”

        江尘有些哭笑不得了,他如何看不出来,这蓝长老是向着白战云的。

        “假如说,我不让呢?”江尘云淡风轻,淡笑一声。

        “什么?”白战云颇感意外,“你有没有搞错?我是白虎候传人,未来的白虎候,你莫非连我四大诸侯的面子都不给?小子,你很拽嘛,报上名来。让本侯爷看看,连我白虎候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有多大来头。”

        这时候,有看热闹的人斗胆说了一句:“他是那个江尘。”

        “好像是江瀚侯传人。”

        “对,就是他,不过传说中他不是被打死了吗?”

        白战云和蓝长老听了这话,都是愣住了。江瀚侯传人?

        白战云的目光,盯着江尘仔细看了几眼,忽然间似乎也认出来了,指着江尘哈哈大笑起来:“小子,竟然真的是你。你不是死了吗?好你个江尘,你竟然装死,这是欺君大罪!”

        江尘通过一系列的修炼,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再者白战云以前跟江尘交集不多,所以一时没有认出来。

        等他认出来之后,心里就更有底气了:“江尘,你小子胆子够大啊。装死也就罢了,你竟敢大摇大摆出现。这分明就是挑衅陛下权威,公然打王室的脸。我劝你赶紧回去准备后事吧。龙骨至阳草?就算你买到了,有命用吗?”

        江尘一脸无奈,转头对那蓝长老苦笑问道:“你们药师殿,宁愿跟一个白痴做生意,也不把灵药卖给正常人吗?”

        白战云一听火了:“江尘,你骂谁白痴呢?”

        江尘耸耸肩:“果然是白痴!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出来吗?这里除了你这个白痴,还有谁?”

        两旁看热闹的人,都兴奋了。今天这两位小爷,是吃了火药啊,一个比一个冲,一个比一个横。

        这是要要上演纨绔大内斗的节奏吗?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503/79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