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独尊 > 第1702章 夏侯小姐

第1702章 夏侯小姐

        江尘没有忘记子车旻的警告和敲打。面对甘宁的邀请,江尘一时间也没有急着回答。

        他想知道,到底这是一次正常的走动,还是彼此间的一种试探?还是说,更有其他原因?

        通常来说,这种邀请,一般都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

        不过,最讨厌的是,有时候你明知道这是一个局,有可能是等你入彀,可是你依旧无法拒绝。

        你一旦拒绝,人家就会扣帽子,说你傲慢自大,不合群,不好相处。或者说你胆小如鼠,连个简单的茶会都不敢赴。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这是非常为难的。

        所以,江尘思忖了片刻,还是微笑道:“邵某初入圣地,很多事正要向你们这些天才道友请教。只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粗鄙才好。”

        “哈哈哈,邵渊道友果然爽快,既如此,便请动身,如何?”

        “请。”江尘一摆手,示意这甘宁带路。

        甘宁亲自来邀请,至少是给足了江尘面子。如果甘宁只是派一个座下童子来召唤,江尘未必会给面子。

        甘宁的洞府,确实离得不远。几里山路,片刻间便到了。

        这甘宁贵为圣地五大公子之一,不单单是天赋出众,身世也是极为显赫。乃是圣地长老堂某位长老的嫡系后人。

        一进洞府,江尘忽然眉头一动,看着洞府中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赫然是那夏侯家族的夏侯樱。

        这夏侯樱,嘴唇轻轻上扬,看着江尘,眼中露出似笑非笑的意味,打量着江尘。

        “她怎么会在这里?”江尘见到夏侯樱,微微有些意外。

        目光环视一圈,却发现这洞府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而夏侯樱,似乎很吃得开,许多人的目光,打着着江尘的同时,也是讨好一般,时不时会朝夏侯樱投去一瞥。

        “呵呵,樱小姐,你要的人,愚兄已经帮你请来了。”

        甘宁微微一笑,对江尘道:“道友,樱小姐前来拜会子车长老,说起你的天才之事,大家都十分仰慕,冒昧邀请前来,不要见怪。”

        江尘神情淡漠,微微点头。

        看到夏侯樱,江尘的表情微微有些冷淡。因为,在这一瞬间,他领悟到了什么,觉得这次邀请,只怕果然是来者不善。

        夏侯樱妙目打量着江尘,脸上的笑容有些诡异。

        “邵渊,邵公子。我夏侯家族府中一别,想不到再见时,却是到了永恒圣地。你的架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哦。”

        夏侯樱的语气,似乎是在开玩笑,似乎又又几分嗔怒,看了看甘宁,“如果不是甘宁师兄的面子,要邀请到你,还真不容易。”

        江尘淡淡一笑:“夏侯小姐言重了。”

        “哪里言重了。我在夏侯家族,对你三番五次邀请,你不闻不问,却是恼人的很呢。”

        “夏侯小姐几次邀请,不知道有何吩咐?”江尘索性装傻。

        “哼……”夏侯樱语气有些懊恼,“邵公子还真不是爽快人呢。明知故问。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你是圣地天才,我们夏侯家族,也不敢指望了呢。”

        “呵呵,坐在这里,都是圣地弟子。夏侯小姐,你觉得呢?”江尘语气淡淡,却是抓住了夏侯樱的把柄。

        “我是子车长老的弟子,但是却没福气加入圣地。邵公子攀上高枝,难怪一直以来,对人家的邀请,不闻不问呢。”

        夏侯樱很会卖弄情绪,好在,这里都是圣地弟子。

        江尘神态淡漠,对夏侯樱的言语,索性来个充耳不闻,眼睛一闭,来个无视。

        砰!

        夏侯樱旁边,一名紫衫青年,却是不悦了,狠狠一拍桌子:“邵渊,你是不是男人?怎么如此没有风度?樱小姐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这人,江尘不知道他在圣地是什么身份,仓促间也看不明白。但看气度,应该是不及甘宁这个层次的。

        江尘眼皮都没抬一下,对这种家伙,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夏侯樱就不算圣地弟子,这人却为夏侯樱出头,不惜对他这个圣地弟子大吼大叫。

        这种做派,在江尘看来,就是谄媚的表现。

        不过,江尘对此倒也不奇怪。

        任何地方,永远都不缺对女人大献殷勤的家伙,在永恒圣地,自然也不可能免俗。

        江尘这种态度,让对方看在眼里,更是怒不可遏,觉得这是江尘对他的一种羞辱。

        “邵渊,你这是什么态度?”那人火气有些大了,“莫非你是觉得,我景某人,不够资格问你话?”

        江尘也不回答,而是抱拳对甘宁道:“甘宁道友,这就是你所说的茶会?茶我没品到,倒是品到了好大的酸味。”

        甘宁微微一笑:“邵渊道友,景师弟素来仗义,好打抱不平。加上他对樱小姐一直敬若天神,所以,心情有些急切,你多包涵。”

        江尘嘴角微微一动,却是不置可否。

        他也看出来了,只怕这甘宁,也是一丘之貉。只不过,这厮号称五大公子,有些事不会做的太明显罢了。

        如此看来,这所谓的茶会,还真是善者不来。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江尘心中反而坦然了许多。他倒要看看,这些家伙,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不过,他心里也是暗暗生出警惕,对这夏侯樱的手段,更是有些提防了。这个夏侯家的千金大小姐,江尘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傲娇无理的大小姐,照这情形看,只怕是低估了这夏侯樱。

        这夏侯樱,只怕不是她表面上看的那么无脑。

        如果仅仅是个无脑的大小姐,纵然美若天仙,又怎么可能让圣地这些年轻天才,为她出头?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手段,或许高超的出人意料。

        江尘这种不闻不问的态度,倒是让这些人有种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确实,他们邀请江尘来,实际上是有找茬的意味。

        但是,如今以江尘在宗门的受宠程度,很多事,他们又不方便做的太明显,不然的话,惹恼了圣地高层,尤其是三大圣主,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说实话,这些所谓的圣地天才,他们对江尘的受宠,还是很不服的。这个年轻人,莫名其妙冒出来,莫名其妙就火了,莫名其妙,就得宠了。

        这崛起的速度之快,势头之猛,让很多人都有些接受不了。毕竟,永恒圣地,天才无数。

        论底蕴,论身份,论来历,很多天才都自认为,自己比这个外来者都要优越不少的。

        所以,面对江尘的突然得宠,大多数人心里上就接受不了。

        最为关键的是,江尘连续闯过了九曲云窟,这从心理上,对这些天才也是一种震慑。

        让他们难免产生一种抵触和敌视。

        这种感觉,给他们带来了威胁,给他们带来了不安,让他们觉得,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地位,现在受到外来者的冲击了。

        这种不安感,让他们想方设法,想找江尘的麻烦。

        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作祟。

        甘宁见气氛有些诡异,微微一笑,说道:“邵渊道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圣地天才,以后,大家打交道的机会还有的是。”

        江尘不置可否,饶有深意地看了甘宁一眼。

        他很想看看,这甘宁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甘宁若无其事,开始一个个介绍起来。江尘听了之后,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传说中的五大公子,除了甘宁之外,其他在座的人,都不是五大公子行列的人物。

        江尘失望之余,又稍微有些庆幸。

        庆幸这永恒圣地,并非所有人都是这么浅薄的。

        如果传说中的五大公子,一个个都被这夏侯樱撺掇的神魂颠倒,那这圣地天才,可就有点让人失望了。

        甘宁介绍了一通,却见江尘始终神态淡漠,连场面话都是不愿意多说,这让甘宁也是眉头微微一皱。

        “邵渊道友,甘某也算是费劲唇舌,介绍了一通。道友这般,是不是有些太不将人放在眼里了?”甘宁语气有些不悦了。

        江尘哑然失笑,忽然开口道:“甘宁道友,不如你直接告诉我,这茶会,到底有何指教?大家都是明白人,请恕我直言,除了敌意之外,我没感觉到这茶会有什么善意。既然没有善意,诸位有何打算,不如直接一点,面得彼此浪费时间,不是么?”

        江尘说到这里,嘴角也是溢出一丝微笑:“我却想不到,夏侯小姐在我永恒圣地,居然也有这么高的影响力。失敬,失敬。”

        江尘说着,对夏侯樱拱了拱手:“夏侯小姐,你拜入子车长老门下,到底是为了学习丹道呢?还是为了和圣地天才打成一片?说实话,邵某都有些糊涂了。”

        江尘对夏侯家族的人,可不想保持什么风度,更没打算给什么好脸色。

        夏侯家族,不管是男是女,是人是畜生,都不可能成为朋友。江尘自然没有客气的必要。

        这番话说出来,等于是直接去揭夏侯樱的虚伪画皮了,夏侯樱美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不过,旋即一闪而没,跺跺脚,娇嗔道:“邵公子难怪一直对人家不理不睬,原来对人家偏见这么大呢!”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503/81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