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独尊 > 第1782章 关门打狗

第1782章 关门打狗

        不得不说,一旦江尘动怒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那一行数人,都是中年修士,看上去显然都是天位强者,为首之人,面色蜡黄仿佛痨病鬼一样,却是修为最强的一个,竟然是天位中阶的修士。

        “许长老,这几个都是小角色,咱们这么跟着,有意义吗?”其中一名豁嘴的家伙,却是忍不住抱怨起来。

        “老豁,你闭嘴!这是上头吩咐下来的。圣地哪怕是飞出一只苍蝇,都必须跟着,不能无缘无故放走!”那痨病鬼模样的家伙,却是许长老。

        那豁嘴的家伙有些郁闷:“要我说,还不如上去将他们干掉,省时又省力。”

        “放屁,现在干掉他们,打草惊蛇,惊动了圣地的高层怎办?上头的计划如果失败,人人都是掉脑袋的下场,你有几个脑袋拿来砍?”

        豁嘴汉子闻言,却是懊恼一叹:“那怎么办?就这么跟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哼,也不需要多久了。等号令,一旦那边起事,我们这边,也就可以动手了。现在嘛,最好不要打草惊蛇。”那许长老,看上去是很守纪律的一个人,老成持重的样子。

        这一行也是四个家伙,人数上倒是不多,但看得出来,这一行四人的战斗力,应该是不弱的。

        “别磨蹭了,等下跟丢了几个小角色,那就丢人了。”那许长老见同辈有些懈怠,却是忍不住提醒道。

        众人也是加速,飞速追去。

        正行之间,前面却是一片荒野。

        “嗯?那几个小子呢?”豁嘴汉子四处查探,猛然发觉,好像似乎跟丢了!

        许长老也是面色微微一变,鼻子微微抽了抽:“没有错的,气息上没有错,没有跟丢?不过……”

        许长老正要说什么,忽然面色一变:“大家小心!”

        没等他一番话说完,周围的景象,却是忽然一变。所有人的视野里,那片荒野却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混沌的世界,一个没有尽头的空间。

        “这……这是哪里?”豁嘴汉子浑身一哆嗦,脸色都绿了。

        许长老陡然想起什么,喝道:“是那……是那邵渊小子,这是他当初对付夏侯宗的阵法图!”

        许长老到底比其他人厉害,反应也最快。

        这个时候,他们的耳畔,却是传来一道悠然的笑声:“看来,你们也不傻嘛。居然知道这是对付夏侯宗的阵图?”

        这声音,自然是江尘发出来的。

        那许长老面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低声喝道,“大家小心,每个人防御一个角,不要让敌人乘虚而入。”

        夏侯宗的死,也就前两天的事,大家心中的心理阴影完全没来得及消退,所以,当他们知道自己落入这个阵法图里,一个个心中都是莫名涌起恐惧之感。

        “别挣扎了,你们的修为是不错,不过也没有超过夏侯宗。夏侯宗召唤了四尊神魔,都被我所杀,你们四个,莫非觉得自己比四大神魔更厉害么?”江尘在心理上试图摧毁对方。

        那四个人当中,最强的是许长老,也是天位五重的修为。但是他的天位五重,跟夏侯宗的天位五重,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要说他许长老真对上夏侯宗,只怕两个许长老,都打不过一个夏侯宗。而其他三个人的修为,却都是天位初阶,三个人加起来,也未必比得上一个许长老。所以,他们的战斗力加在一起,还真是逊色于夏侯宗。

        一时间,这四个人也是面面相觑,心中涌起了一丝丝不安。

        “邵渊,邵渊小友,真是你吗?如果是你的话,这是不是一场误会啊?我们都是永恒神国的江湖同道,在下姓许,对小友并没有恶意,有的只是佩服和崇敬。我们哥几个,刚才还在讨论小友你,觉得你是咱们永恒神国未来引领潮流的第一天才,什么夏侯宗,在你面前,那就是一个笑话!”

        “是啊,邵渊小友,我们对你并无恶意,小友这般对待我们,可把我们几个老家伙惊吓到了。”

        这几个家伙,倒不是夏侯家族的,而是云浪宗的人。

        云浪宗虽然比不上夏侯家族,但却比晏家要强大很多。这四个家伙在云浪宗虽然不是最顶级的存在,但却也是颇有地位的人物。

        此时此刻,他们的命运,却是完全掌握在江尘手中。只要江尘要动手,随时可以取掉他们的性命。

        江尘微微一笑:“诸位一路上跟着过来,原来并没有恶意?倒是我邵某人冤枉你们了?”

        “这可真是冤枉,我们几个并不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邵渊。我们哥几个,也正好有些事需要办,或许我们正好同路,所以,我们的行藏引起邵渊公子您的误会吗?如果真知道是您邵渊公子,我们哥几个肯定会一拥而上,求结交了!”

        这些家伙,倒是一个个厚颜无耻,极为装傻。

        如果不是江尘对他们早有所料,早有所知,听了这话,恐怕也会被他们忽悠过去,甚至是心生动摇。

        毕竟,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这家伙狠狠拍了他的马屁,如果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必然会因为这几句马屁,从而麻痹大意。

        可是,江尘对他们的来意,早就了如指掌。

        就在他现身前,这几个家伙就进入他的阵法包围圈,他就将这几个家伙当时的对话都听了去。

        什么“跟丢了”,什么“那小子”,这些对话,明显是有极强针对性的。他们说是碰巧顺路,只说出来谁能信?

        反正江尘是绝对不会信的。

        一时间,江尘却是悠悠笑了起来:“看来,果然是一场误会,倒要请教,诸位是什么来路?”

        那豁嘴汉子正要张嘴,却被许长老抢先一步,笑道:“我们是神国一流势力北宫家族的高层。邵渊兄弟,什么时候去咱们北宫家族做客?许某一定会夹道欢迎的。”

        江尘点了点头,但却忽然笑了起来:“这倒是奇闻了,你如果说哪个宗门的人,我倒是信了。可是北宫家族的高层,应该都姓北宫吧?我可没听说,北宫家族的高层,会有姓许的吗?”

        许长老闻言,心中一跳,知道自己情急之下,却是编错了谎话。一时间,也是有些后悔。

        如果自己冒充宙光宗,或者冒充瑶池宗的人,或许都说得过去。冒充那些世家势力,却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一时间,许长老也是有些郁闷了,却是牵强解释道:“我们北宫家族,也有外姓长老的,只不过外姓长老,地位可低多了。唉,不然的话,怎么至于大半夜在外面奔波呢?”

        不得不说,这许长老的反转能力也是不错。

        只是,江尘却是冷笑起来:“许长老,也难为你编这么一大堆鬼话出来。不过,你不觉得吗?我在此拦截你们,可不是想听你编谎话。最后给你一个机会,是把真相说出来呢?还是死在我的阵法里头?”

        江尘说变脸,立刻就变脸。

        那许长老等四人,都是有些惶恐起来。

        他们平素也都是桀骜不驯的人,但是此刻,他们是真的害怕了。因为,他们感觉到,这个邵渊,似乎对他们充满了敌意。

        “邵渊小友,真的……”

        那许长老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虚空一道箭矢毫无征兆地射了过来,其中一名修士,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中箭了。

        这一箭,石破天惊,直接将那人的泥丸宫都捣碎了,直接倒地而亡。

        “好了,我看看下一句还会是谎言吗?”江尘语气淡漠,射杀一个天位初阶的修士,现在对他来说,还真是轻松可以办到的事。

        毕竟江尘本身修为,就已经远超天位初阶了。作为天位中阶的他,一身战斗力,甚至堪比天位高阶了。

        夏侯宗那么强,都被他碾压,更别说他们几个了。

        四个人,干掉一个,一下子变成了三个活人,一具残缺的尸体。

        一时间,即便那豁嘴汉子如此剽悍凶狠的一个人,也是大惊失色,面色大变,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之色。

        “许长老,我再问一句,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跟踪我等。记住,再有一句谎言,我会再射杀一个。你还有三次撒谎的机会。”

        江尘语气淡淡,不慌不忙。

        在这九宫迷阵图形成的阵法空间里,修为不足的人,便如困兽一样,根本不可能有出路的。

        那许长老结结巴巴,一时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可以犹豫,不过,一刻钟后,还没有答案的话,你们会再少一个人。”江尘可没有时间跟他们磨嘴皮子。

        一刻钟的时间,可以说是非常短的。

        那豁嘴汉子狂吼一声:“许长老,要死卵朝天,跟他拼了。我们一起往外冲,冲出去一个算一个!”

        往外冲,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可是,真要实现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那夏侯宗那般强大,不也没成功嘛?

        很快,一刻钟就进入了倒计时。

        江尘淡淡一笑:“看来,你们并不珍惜这种机会。”

        说着,江尘又是一箭过去,这一箭的威势,江尘还伴随了邪恶金眼,一下子锁定一名修士。

        咻!

        那名修士身形一晃,便想逃跑。

        只是,箭矢一旦锁定了他,哪有逃跑的可能性?别说他的修为不够,就算修为和江尘齐平,也不可能躲得开这一件。

        惨呼一声,带出一团血雨,又一名修士扑倒在地。

        (三更完毕,免费推荐票,继续投起来啊,兄弟们!给力点!)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503/811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