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层层浮现,压力之下竟有突破

第三百六十二章 层层浮现,压力之下竟有突破

        我听了这个对付我的计划后,表面不动声色,而是继续问李胖子:“关仁那小子也够倒霉的了,这下子他的剑估计保不住了吧。  [800]“

        李胖子让我这么一捧。好像打开话匣子,他眉毛色舞地说:“小吴用说了,关仁那小子命大,想要弄死他不太容易。但是关仁他有弱点,他有个女朋友来着……对,有个姓叶的女朋友,小吴用说,可以想办法在那女的身上做文章。”

        我现在真想把这个李胖子给掐死,但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我还得冷静,只有冷静才能套出来更多的东西。

        李胖子继续:“用那女的把关仁给牵制住,一方面是让他想办法把那剑吐出来。另外一方面。嘿嘿……“

        李胖子笑着不说了。

        我挑了下眉:“说啊,这正听的来劲呢,怎么不说了。”

        李胖子笑着说:“跟你们说了,好像没啥用。”

        我说:“听个乐呵了,说吧,说。”

        李胖子嘿嘿:“那什么,你们不嫌烦,我就说了,说到这个对付关仁。我跟你讲啊。那小子现在可出名儿了,海内外的但凡是道门的,还有练家子里边,都知道他大名儿。这小子厉害着呢。然后呢,说是有波人。要去秦岭找一件东西。”

        我一皱眉:“秦岭有什么呀,大熊猫吗?”

        李胖子咧嘴:“小兄弟你可真会开玩笑,还大熊猫。大熊猫就是个动物,要它有啥用啊。这么回事,说是秦岭里头有能让人成仙的东西,还说……”

        李胖子压低声音讲:“这事儿跟秦岭之前闹的几次仙儿有关。”

        我眯眼笑说:“又来了,又来了。哪有什么仙儿呀。”

        李胖子一笑:“你看小兄弟,跟你说实话,你还当我开玩笑。反正吧……”他压低声音神秘说:“这帮人得在京城里设个局,想法儿拖住关仁那小子。尽可能不让他去秦岭,然后顺便再给那小子手里的剑拿下了。”

        “反正那小子成气候了,得尽早把他给掐死才行。”

        李胖子比量了一个掐的手势,狠狠说完,后又说:“不然。他得给坏事儿!”

        顾小哥这时笑了笑说:“这么个事儿。你这样,你带我们去京城找小吴用。佛像先放我们手里,找到他后,我们就要这个数儿。”

        顾小哥伸出三个手指头。

        李胖子:“三万呐。”

        顾小哥:“三十万。”

        李胖子:“哎哟,吓死我了,以为你们是干什么的呢。800原来也是混这道儿的呀。不过我说,就你们这身手,到时候小吴用能先给你们一人五十万,你们信不信。”

        顾小哥:“真的假的?”

        李胖子:“骗你干嘛呀,你们是人才呀。这个社会缺的是什么,缺的就是你们这样,掌握了一些不被普通人理解的传统功夫的大人才!”

        李胖子奋力挥了一下手,后又说:“我不嫉妒你们,大家一起发财嘛。真的,不嫉妒。”状围布扛。

        李胖子淡定地看着我们,他又甩了一下头发说:“你们跟了小吴用,肯定会混的比我好,到时候说不准呐,小吴用就一脚把我给踢了。但我能说什么呢,这个社会是残酷的,真的,是残酷的。我尽可能吧,帮你们这次,算是做回好人喽。”

        李胖子摊手,一脸诚恳。

        顾小哥笑了下:“到时候真要给了五十万,李大哥,我们一人给你十五万。”

        李胖子一听这话,他眼睛就放光了。

        临走的时候,李胖子说那两个让我们弄碎了胳膊的人是傻逼,不用搭理他们,这两人以前曾经跟李胖子一起混过,属于是他的私人保镖。

        这回保镖受伤,就让他们滚蛋吧。

        接下来,李胖子给这两人一人拿了五千块钱打发走了后。顾小哥跟他坐在一辆车,我在后面开车,一路就这么奔京城去了。

        我开着车,脑子里把这么一件件事儿一过,转尔一张清晰的大网就渐渐浮现在脑海里了。

        王家成!

        一个看似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其实却决定了整个局势的走向和发展。

        程瞎子要去秦岭找人医治他的魂,他说了这一趟有凶事。

        红手绢的人,想要设局在京城拖住我,不让我去秦岭。

        这足以说明,秦岭有一个我要接的因缘。

        冥冥之中,很多事情,千丝万缕,全都一一聚了过来。

        应前辈说的对,道行修的越深,越是闲不下来,想要清清静静,一个人呆着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老天爷,它不允许我这么干。也不会安排那个机遇让我那么干。

        我如果不搭理这些事,一个人找个地方静修。

        妥了,可能最终走上的就是一条不归路……

        并且我相信,很多人已经走上这条路了。

        石佛像很关键,它跟秦岭要发生的事,存在极其重要的关系。

        我想到这儿,伸手摸了下放在副驾上的这个佛像,正琢磨回京城后,见了小吴用,我怎么对付那人时,我手机忽然就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

        荣师父打来的电话。

        接通后荣师父在电话里说:“仁子,你在哪儿呢?”

        我说:“出来办点事儿,怎么了荣师父。”

        “噢,这么个事,说起来还是个喜事儿呢,凝子这不马上要入化劲了嘛。这不,你说这赶巧不赶巧。正好回来了一个老前辈,然后他带了一个弟子叫楚强。这孩子不错呀,那老前辈也是一个好人。这不嘛,大家张罗,今晚就在青松茶社试一场和平拳。”

        “叶凝就差这么一点了,这一场拳打下来,她可就稳稳的,哎哟,我这老太太也教了一入化的弟子喽。”

        荣师父很是欣慰地说。

        我说:“那位前辈叫什么名字?”

        荣师父:“你不认识,很有身份的一个人,小雷认识,他以前在美国的时候一起喝过茶。对了他姓刘。”

        我说:“刘什么?”

        荣师父:“刘山琦,山峰的山,王字加个奇怪的奇。”

        “刘山琦?今年多大岁数了?”

        荣师父:“五十三四的样子,哎哟问那么多干嘛,快点回来吧。对了刘山琦一直隐修。这真是高人神龙见尾不见首啊,我今儿一问才知道,敢情人家回国都好几个月啦,哈哈,好啦好啦,青松茶社,晚九点,你可不许迟到啊。”

        我说:“放心吧荣师父,保证不会迟到。”

        我放下手机,冷静想了下今晚的事,我细思极恐。

        刘山琦,刘山琦!这人是不是夏志荣说的那个‘刘三’呢?如果真是那个刘三的话,这人绝对是一条隐藏极深的大鳄!

        楚强是刘山琦的弟子,楚强要入化了,叶凝也要入化了。

        原本他们可能没有想过要用这个招数,但我想刘山琦知道了叶凝要入化的事后,他就跟荣师父打了招呼。跟着小吴用,吴雄凯就准备拿这个做文章。

        刘山琦是隐藏大鳄,他轻易不会显露真实意图。此外,除了这个刘山琦,还有红手绢的人,还有打死王家成的人。

        这一番番的线索,人员,计划,布局布的真是深呐。

        如非王家成,我恐怕真要陷到里边了。

        思忖至此,我拿手机给程瞎子打过去了,我要确认一下,当初打伤他的刘三究竟长的是什么样儿。

        结果,我没有打通。

        我又给程瞎子女儿的医院打电话,找到他的女儿后我才知道。

        瞎子动身了,他让曲二领着他,带着他的两个小徒弟对女儿说找药去了。

        程前辈!

        你!

        我真的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程瞎子他可能原本是想让我跟他一起去的,可是他拿了血玉之后,觉得自已能行,他就不想麻烦我们,然后一个人去了!

        我放下电话,跟程瞎子女儿说没什么事,我深深呼吸了几下,愈发的感觉有一张大网正在向我慢慢的张来。

        好在,万幸啊万幸,我管了一回闲事!

        目前来讲,没人想到,同样也没人知道我管了这一档子闲事,所以这个佛像,等等,等等的一切都是我的机会。

        一定要把握好,只有把握好了,程前辈才不会有事,叶凝才不会有事,我身边的人才不会有事!

        现在是下午四时五十分。我们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就能到京城了。

        进京,第一件事就是跟小吴用见上。

        妥!

        就这么办!

        而就在这一念生出的时候,我的身体突然就有了一丝的感应。

        这感应异常的奇怪,仿佛皮生出一个又一个的枝蔓,然后从皮肤下慢慢,慢慢地向内部延伸……

        这是怎么了?

        又突破了一层吗?

        这……

        确实是又有了小小的突破,但只是打了个小基础,尚且没有化出那一分分的肉。不过至少我的皮稳固了。

        稳固到什么地步?我试着不去用口鼻呼吸,而单独用这个皮肤,它在呼吸时吸收的氧气,已经可以让我轻松自如地开着这辆车了。

        怎么会突破?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破?

        我冷静想了下,我觉得这是压力。

        我现在身陷到层层的压力之中,但是我主观上,并没有当这是修行或是怎么样,我只想着怎么解决即将到来的一个又一个问题。

        而这却正符合了化劲后的修行方法。

        进化,进化,有了强大的压力,才能在无形之中唤醒体内潜在的力量,然后,才能一步步的突破。

        并且这压力不是为了突破而制造,而是真实存在,不容回避的压力才行。

        忘掉修行的心,而专注于解决化解现实问题。

        这样才是最好的修行。

        这是应前辈说的,那么以武入道,走到了现在这一地步,我想这就是最好的修行方式。

        妥!

        压力!我需要的就是压力!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