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周师父当年的一些事

第三百六十六章 周师父当年的一些事

        刘山琦亲手导演的这幕惨剧里,最倒霉那人恐怕就是楚强了。(  )

        这小伙子投错了师,让刘山琦给洗过脑子,所以今天他伤了叶凝是个死。不伤叶凝亦是个死。只不过伤了叶凝,他死之后,刘山琦在众人面前会树一个威信。

        他会让大家看到,我刘山琦有多么的公平和仗义,我对弟子是多么的严格。

        可今天楚强没有伤到叶凝。

        刘山琦的心态就完全不一样了,他这是在拿楚强发泄,是在泄愤!

        他这么一来,显的就有些不太高明了。有点绷不住劲儿的意思,所以这人跟着就又坐到楚强身边,抱着他徒弟尸体开哭。

        他是个大武师,是流血不流泪的人物,他这么一哭在场人心软。再加上这人演技高,他可能就把某些人给蒙过去了。

        但他蒙的只是有些人而已,还有一些人是蒙不住的。

        这人中,就包括了雷师父,荣师父,七爷!

        尤其是七爷,这老江湖,虽然功夫不怎么样,但看人他能看到骨头里去,他盯着刘山琦走的背影,目光意味深长。

        我眼神迎上去了。

        七爷看到我,目光意味深长之余,似有期待。

        我微微一笑。

        七爷跟我瞬间心照不宣了。

        叶凝此时已经从功夫提升后的那种状态中回过神来。她睁眼看了看地上的血,又看了看我们,然后她对荣师父说:“师父……”

        荣师父咬了下牙。

        这老太太也不简单,她好像也看出点什么了。

        但在场毕竟还有别人,是以荣师父说:“凝子,回去楼上茶室等我。”

        叶凝:“嗯。”

        荣师父这时朝在座诸人一抱拳:“大家都是武道上的人,规矩大家都明白。多了话不说,诸位受惊了。”

        几人都说,老夫人受惊。之类的话。

        跟着这些人就同荣师父抱拳告辞了。

        人都走利索了后,荣师父看了我一眼。我会意,然后我和雷师父,七爷,随荣师父一道去了楼上的茶室。

        进屋儿,荣师父把门一关,沉声说:“小雷,这刘山琦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雷师父忖了忖:“这人一直挺好,但只是口碑好!在海外华人拳师圈子里,有一个很好的口碑,此外最近几年发生的一些事,跟这人都没什么关系。[  超多好看小说]所以……”

        七爷接过叶凝递来的一杯茶,他喝了一口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这个老骨头,今儿就说句实话吧!这刘山琦呀,他演的是一出苦肉计!只是……他干嘛这样?他对付凝子,他存的什么心呢?”

        七爷锁眉沉思不解。

        这时叶凝说话了:“他要对付的不是我,是仁子!”

        啊……

        七爷一惊。

        我淡然:“叶凝,你把我跟你说的事儿,讲一遍吧!”:

        叶凝给大家分了茶,转眼功夫,就把我讲给她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

        荣师父听了她惊呆了:“不是吧!这得多大的野心呐,这……这刘山琦他究竟要干什么?”

        七爷嘿嘿干笑两声说:“这么一来,我倒是验证了一件事。”

        我问七爷:“什么事?”

        七爷:“记得红手绢吗?旧时候叫幻门,现在叫华人魔术师工会。”

        我愣了下:“这名字好土。”

        七爷:“名字越土,越不会引起人的注意。那名儿太长,我就直接说幻门吧。他们门里头出事儿了。仁子记得上次交你剑的那位师父吗?”

        我想了下说:“左师父,是左师父吗?”

        七爷:“对,就是他把剑交到你手的第十五天,他跟家人坐一个邮轮出去玩儿,中途人就没了。”

        “没了!直接就没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没的!家人不知道,但幻门里的人知道。”

        “幻门最近新来了一个老太太,那老太大姓郝,她原本是上一任所谓的工会主席的一个私生女。她失踪了将近二十几年,最近领了一批人卷土重来,把幻门大洗牌了。”

        “这是海外那边现在的动静。所以仁子,你说刘山琦领了红手绢的人对付你,我想应该跟他们门内的这次变动有很大关系。”

        我想了下说:“这个红手绢新上位了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刚上位,想要树立起一个威信,她首当其冲是要把泣灵剑找回来。”

        “她要把这个剑找回来,那红手绢门里的一些比较厉害,实力强,说话有份量的人物,自然就闭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七爷:“对!仁子分析的就是这个理!”

        荣师父皱了下眉:“老七啊,你说这红手绢,他们一个变戏法的,争个什么劲呐。”

        雷师父却摇头说:“荣师父啊,你可不要看不起这些变戏法的,这里面门道多着呢。简单的可以变个戏法给人看。严重了,你让他们去抢银行的保险库,他们都能给干的天衣无缝。”

        荣师父呆了呆。

        七爷说:“没错!红手绢里的人都是人才呀!每一个人,出一次手,那银子…”他比划了一下,跟着又说:“工会的目地,就是从中抽这个……”他又比划了一下。

        “当上这个工会的老大,一年什么都不用干,几百万个美刀,轻轻松松入口袋里。”七爷又比划了一下。

        七爷比划完了,他又释然一笑说:“不过之前他们干的并不是什么坏事儿,可这姓郝的老太太要是上位了后,她领着红手绢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这可就不清楚了。”

        “还有那个佛像……”

        七爷琢磨一下说:“秦岭,佛像……反正据我所知,秦岭是个挺神秘的地方。”

        荣师父听这话:“又来了,又来了。你又摆弄你那套东西了不是。”

        七爷:“我就说说,说说嘛哈哈。这样吧!仁子啊,这事情是冲你来的,我们几个老胳膊老腿儿……”

        我没让七爷把话说完,而是抢过说:“放心吧,七爷,荣师父,雷师父,您们三位,只要您们好好的,我关仁就放一千一万个心了!江湖风大浪大,恶鱼多,好!我,还有凝子,我们来打鱼,杀鱼。您们,这么大年岁了,该歇一歇了,您们想吃鱼就吃鱼,想吃肉就吃肉。鱼和肉由我们这些年轻的给你们打!”

        这话说完,三位前辈都泪了。

        良久,荣师父感慨说:“没白费力,总算没白费力,仁子!当初,我们培养你,是因为看在你师父的面上。你知道吗?你师父,周师父腿脚好的时候,他表面是鞋厂里的一个工人,实际上他的本事不比那个封隐南差,真的,不比那个差。”

        我一下子怔了。

        我万没想到,周师父的功夫曾经那么高!

        不比封隐南差,他得是高到什么地步啊。状医低号。

        荣师父继续:“可惜啊!他腿断了,他那功夫,入道就是用两腿下盘功夫入的道。当年你师父有个外号,你知道叫什么吗?”

        我不解。

        荣师父说:“他外号叫活铁拐!意思是讲,他是活的铁拐李,是活的神仙,他最成名的功夫是醉打形意!打一路疯魔形意拳!真的是神鬼都挡不住哇!”

        “唉……”

        荣师父叹口气说:“要说是他修丹道功夫倒也罢了,那门静功,断了胳膊腿儿,只要稍微改一改,问题就不大。可他是以两腿的腿功外加一身武行功夫入的道。这双腿一断,功夫……功夫可就瞎喽。”

        “此外当年他受伤那会儿,不仅是腿上的伤……”

        荣师父讲到这儿时,七爷突然咳了一声。

        荣师父马上会意。

        我喝了口茶不无平静说:“几位前辈,有话直说无妨,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伙子了。”

        荣师父听这话她跟七爷对了一下眼色。然后荣师父说:“他受的内伤也很重,你是没看到,他的肾摘了一下,腰也曾经断过。此外他的肺和心也都有隐疾。”

        “这么些年来,那个姓程的瞎子,还有封隐南,外加几个不怎么露面的人经常去看他。然后你周师父的身体,一直是程瞎子给调。”

        “调了这么多年,他这才刚刚好的像个普通人。”

        我听了说:“谢谢,谢谢诸位前辈对我师父的照顾了。”

        荣师父说:“要谢,你得谢那个姓程的,没他那一身的医术哇,老周啊,当年就得死了,真的不会活过来。”

        我听了深吸口气,同时缓言说:“伤我师父的人是谁?”

        荣师父说:“这个,让我们现在说实话,就是我们也吃不准是谁!但你要知道一个理儿,仁子,你功夫到了一定火候后,我想那个人,他自然会出现。”

        她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我注视着荣师父的目光,我看到她稍显惊讶。我知道她为什么惊讶,原因就是我内心的平静。

        这件事,冥冥中早已经注定了,我会遇到那个人。

        真的会遇到,但不是现在,那应该是将来的某个时刻,我绝对会遇到他的!

        想到这儿我对几位师父说:“这样,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叶凝!”

        “哎,仁子。”

        “去我店里,小楼他们都在。”

        叶凝会意,果断起身说:“妥!马上走!”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