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打一场,就什么都明白了

第三百七十六章 打一场,就什么都明白了

        海大真前冲的速度极快,到我身前抬手就是一拳。

        他是真想一拳给我轰在这儿呀,抬手的时候,不留情,不留面。身势,意志就是一个念头,誓要把我伤于此地。

        海大真功夫不低,我估计他很早就是化髓的修为了,这身本事比当初我在罗布泊干掉的夏志荣已经高出了很多。

        另外,他是含愤出手。此人腔子里积了一股子冲天的怨气和恨意,他打我,并非把我真正当成敌人,而是我成了他满腔怒火的一个突破口了。

        此外,他还是有留手的,他没有想杀我的念头,而只是伤我。控制我。

        我没有别的什么想法,既没想过把海大真放倒,也没想到杀了对方。只是就招论招,就力论力。他的拳打来了,我该怎么来接,如何化解。

        这是我要做的。

        我出手了,单手出来云手往他的腕上一搭的功夫,海大真突然松拳变掌,转又一缩一推,我的云手跟着也是瞬间疾变,两人手腕凭空磨了一个,旋过后,砰!嗡……

        两掌相撞时产生的那种爆破音,炸的虚空一阵嗡鸣。

        好强的力道!

        我赞了一句!好!

        海大真跟着也吼了一嗓子:“好!”

        一掌撞过,他闪了身,把破旧的僧衣一抖,转尔提了一个架子,深吸口气后。他轻轻地点了下地面,跟着全身好像虚灵空幻,实则重愈山岳般,缓慢而又快疾地奔我冲过来了。

        程瞎子这时朝我们打斗的地方看了一眼。

        他确实是在看,不过他的这种看,只是用眼睛那个地方来接一下气场。

        转尔程瞎子说:“关仁呐,你可得小心了!这是他当年露过的心意把,这海大真。当年还没学全。只会个皮毛,但却已经足够惊人的了。眼下呀,他这好像是认识了释门中人,把这心意把给学全了。你……你可得小心点喽。”

        少林心意把听说是非常厉害的一门绝学。

        但它对外,却不是那么隐秘,它是公开的,有图谱,招式,等等什么都有。但关键,最最关键的是一个心法!

        那东西没有,按图学招儿,到头来健身的功能恐怕都达不到。

        海大真确实是领过真传。

        他身子放的极虚灵,说夸张点,我面前好像没有这个人般。

        可他又是真实的存在。

        这感觉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力量!

        海大真将要爆发的,会是我出道以来,遇见过的最强力量!

        他近了。

        他重心放的很低到了近前,一拳就奔我打过来了。

        他的拳有点类似五行中的横拳,出拳时,拳心向上,刚出手的时候,动作很慢,像是老头儿在公园打太极,但只要他进入到了攻击范围。也就是我能打到他,他能打到我的战圈里。

        一下子!

        就是一下子,闪电般的一拳就奔我左胸撞来了。

        这动作太快了。

        若是去罗布泊之前的我,此际已经倒在地上了。

        我出手就是崩拳,但却不是把自已放出去那种打法,而是原地崩!原地以前学的时候周师父特意讲过,它重在脚上,腿上的劲,打到脊柱后,脊柱本身的一个削旋劲,这个劲结合了崩拳出手前的那一锉。这样接上对方的胳膊,可以把对方的收招速度给带慢。

        不要小看带慢收招这一点。

        就是这小小的一慢,人可就要生死两重天了。

        我叭的一下,崩拳打出去,手转螺旋撞到虚空接到海大真的手臂后,我又向下一压。身体本能合的大磨的那个灵,结了锉刀劲往下一锉,正待要拖住他的收招时,海大真这一拳里的劲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的手臂瞬间虚灵,我就好像压了一个影子,一身的劲无处释放。

        与此同时,海大真的手臂收回去,手掌五指张开,摊于心胸位,护住这个要害后,他近身,横肘,一肘又奔我扫来了。

        海大真的对战经验也非常的丰富,他横肘的同时护了头面,头面部我没办法打。此时又是近身,我攻他肋的话,速度上肯定来不及,攻到他肋的同时,我的头得让他的肘扫中。反之,攻他另一肋,他的肘臂又护着,攻胸腹,摊掌又护的死死的。

        全身都护住的同时,他的招,虚虚实实。横肘一扫表面看上去凶险,实则是一个大虚招。我要是接了可能跟着他护胸的掌瞬间变拳来直冲我。

        攻中有防,防中藏着大杀招。

        海大真确实是武道中的高人呐。

        这份本事,我感觉在交手的人中,可能再找不出来了。

        好!

        我就当你扫肘是虚招,我重攻你护住的胸腹。

        上述的想法,其实说白了都是事后回忆时,一点点想起后,再补充起来的。事实就是,当时我根本没有过什么脑子,海大真扫过来肘的时候,我先抬一肘护了自已头面,又是一记崩拳,直接把自已放出去,奔着他胸口就打过去了。

        海大真果然变招。

        他肘扫到一半,就不扫了转尔把护住胸口的手掌化成拳如闪电般,奔着我撞来。

        正好我的崩拳向下一压一锉的同时,他的拳也到了。

        叭!

        一记震响后,我跟着第二招,顶肘,冲!

        我顶的是海大真的肘,这一招就不是形意的打法了,而是我跟马彪子在一起时学会的八极中的一记基本功,顶肘!

        顶肘,冲,。撞!

        海大真的臂让我用崩拳压住后,他又变扫肘为实招,正好,我这一记顶肘亦为实招,两人的手臂就这么在半空中相遇了。

        就是这么一下,砰!嗡……

        强烈的劲气,在我和海大真的身上释放出来。

        我俩身上的衣服,叭叭的响了一阵。

        两人脚底下的泥土仿佛沙子般,将我们的脚踝,小腿吞没,跟着我俩一起沉到了近膝的那个位置

        两肘相顶,我只觉得对方体内压过来了一座山,那山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直接朝着我身体压来。

        我有些快支撑不住的感觉。

        同时,我发现海大富也在挺,他深深地呼气着,鼻孔处好像刮起了一阵小风,气流正在激荡地波动。

        山!

        我脑子一闪,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华山。

        跟着!我又想到了天山怪人给我的块玉印上拓下来的图。

        房师太管它叫五岳真形图中,华山一岳的图势。

        我想到了华山,跟着一步,我想到了华山的势,那山势,不正如刀斧劈过一般吗?

        劈过!陡峭的崖,大块的山崖,险峻的势,那力量无比的雄厚,但它却不是从顶端向下劈落的,它是地面产生的力量。

        对!那是大地的力量,是大地强悍的力量表现!木双双划。

        大地何来的此力,此力为挣,为裂,为分!

        一个挣,裂,分!

        我突然明白了一句话。

        那是周师父,应前辈,有董老爷子都曾经跟我提起过的。

        他们说,真正以武入道的高手,都是要从五行拳开始重头学起的。

        如果说太极,阴阳是武道中的核心根本,而五行拳就是这个核心根本的具体表现。

        五行拳中,又以劈拳为重头之重。

        劈拳劲到了后期要体会的就是,劈人先劈已!

        怎么劈已。

        我现在明白了,这一瞬间,要把自已的心,自已的人,给撕成两半!

        人在什么情况下能够爆发出最为强大的本能,那就是‘撕心裂肺’的时候。

        劈拳就是这个道理。

        愈伤人,先劈已,劈的方面,就是把心给撕一下!

        心,身怎么来撕?

        用五岳真形图中,华山之势的形成原理来撕。

        具体怎么来做呢?就是两脚各分阴阳。

        但又外阳而内阴,外阴而内阳,讲白了,就是我吃劲用来化外界力量的那只脚,我要让它是虚的,不吃劲,不来化劲,反之,我空着,不吃劲的脚,我却要让它是实的,让它来狠狠的吃劲,化海大真打来的劲。

        具体跟我之前站的桩也是一样。

        就是重心落的脚心,要让它不吃劲,没有重心落的,那个虚探脚,要让它撑住全身的重量

        这便是武道中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有了这个基础,再稍一领那个‘劈自已’的心法。

        那么,我打出来的,就是合了神韵的劈拳!

        这一拳是劈拳劲,但在力量上,却已经比天山怪人教我的那个发力的方式还要强了。

        因为,它是合了道,合了阴阳这个道的,真正的力量。

        至于说,所谓的雷劲。它与这相比,无非就是一个小巧之技罢了。

        我在跟海大真顶,纠缠的这么两秒钟内,我想出了这么个法子。

        然后,我让上半身与脚互换。

        让脚来发力,而不是化劲,让手臂来化劲,而不是发力。

        同时,我把自已的心给撕了一下!

        说不出的感觉,就是将它给劈开!

        喀嚓一下!劈开!

        轰!

        耳中传出的声音,仿佛天空炸开了一道惊雷。

        但那如山压力却松下来了,跟着我抬头,发现海大真两脚已经深陷到了膝盖,然后整个人倒退着,移了整整一米多远。

        地面上呈现的是一道深深的沟壑……

        海大真身体在微抖……他全身轻轻地哆嗦着,良久,良久,他深深呼吸了数口气后,他突然砰!

        抬头给自已胸口打了一拳。

        这一拳打完,他噗,就吐了一口血。

        吐完了血,他好像很疲惫般,长长松了口气说:“没想到,没想到,你的手段竟跟那人一模一样,一模一样。哎……那人是我的恩人,我杀他不得!你……我亦打不过,海大真呐海大真,你有什么用啊!“

        他神情凄楚之余,突然间抬手要轰向自已的脑门。

        恰这时,程瞎子说话了:“海大真,你个糊涂鬼!你就这么死了,我程某人,不佩服你,你……你是个,小人!你不是君人,你不敢面对!“

        海大真也是急了:“老程,我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程瞎子:“我且问你!这女人……这女人是谁打伤的?”

        海大真一怔:“我说了你肯医吗?”

        程瞎子:“有什么肯不肯的!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海大真:“好,我就说,这个女人,她叫小秀,她是白道福那个疯子给打伤的!”

        啊?

        我一听这名字,我微震了一下。

        海大真咬牙说:“我一释门中人,我不能娶妻,她就跟了白道福一起做道侣。后来我们一起来到秦岭苦悟解脱之法。有一次,我遇难,白道福挺身救下了我。我欠他一个救命之恩。可……可……”

        海大真不无凄凉地说:“那白道福不知练了什么东西,竟然心性大改,变的疯癫起来,小秀于是苦苦相劝,可没想到白道福疯性大起,竟出手打伤了小秀。”

        “我……“

        海大真不无痛苦说:“我能做什么?白道福于我有恩,我欠他一条命啊!我伤不得他!伤不得!他伤了小秀,我不能出手,我只能是天天想着法子,给小秀采药,熬药,来医她的伤。我……我又能做什么,做什么,做什么啊!“

        海大真拔出脚,蹲在地上,不无痛苦地反复打着自已的脑袋,一下又一下,反复地打着。

        我看的真是一阵心酸。

        海大真!

        这真是个血性汉子。

        虽然他方才出手,誓要杀了我。可他是无奈,他被逼的没有路了。一个是救过他命的人,一个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他是释门中人,娶不了这个女人。

        他只能是想尽一切办法来保住这个女人的命。

        而伤这个女人的人,偏又救过海大真的命!

        你让他如何为人?

        如何来做?

        如果海大真是那种自私人则也罢了,偏他不是,白道福救过他的命!这个恩,他一天不报,他就一天不能对白道福下手。

        他这人的性格说偏激也好,说怎样也罢。

        他特别看重身边的人。

        对于我……

        我在他眼中,就是一个陌生人。

        所以,他可以打伤我,来救他的女人。

        是的,是打伤,因为他的实力,完全可以不给我领悟真正劈拳劲的那个机会,上来一下子给我弄死。但他没那么做,他只是想把我控制住就行了。

        这种做法可能是偏激了,在我们眼中看是不好的。

        海大真同样知道不好,知道这样做,是会下地狱,可我知道,他愿意为他身边的朋友下地狱!

        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个‘义’字。有些糊涂的义!有些不明白的义,但不可否认,确实是非常的血性!

        好吧,现在我知道白道福这个名字了。

        同样,我也明白房师太说这个因缘不好接的原因了。

        确实,非常,非常的不好接。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