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三百八十章 煞费苦心的研究我

第三百八十章 煞费苦心的研究我

        按正常逻辑面对如此邪恶的物件我和叶凝理应给这东西毁了,可我隐隐中感觉这东西并非是要对付我们。txt全集下载自称陆压转世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绝对的了。他布下这个阵阵,我估摸极可能是对付白道福。

        这帮人并不是想取白道福的性命,也不是想把对方给抓起来。更不是要将白道福控制住。他们是想跟白道福身上那个阴冷毒恶的人互结为朋。

        既然是要达成这样的关系,那为什么又来布邪阵呢?

        反之,如果对付我的话……

        他应该在几天前,早就将这阵布在通往座标地的路上才对。

        是以,我跟叶凝商量一下。感觉这里面有鬼,所以还是静下心好好打量一番为妙。

        于是叶凝让这些人继续钉桩子,并且还告诉他们脖子上的伤没有什么大事,但若他们胡乱打听,或是跟外人说出我们来,他们脖子上的伤随时有可能变深扩大,直至最后脑袋瓜子扑通一声掉地上。

        这几人对叶凝是信服的。

        因为他们看不到叶凝出手,他们以为叶凝是神仙。

        当下。对方一番承诺后,就在我和叶凝的监视下,重新开始钉桩子了。

        我们旁观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到将近天黑的时候,这些人才把桩子钉完。干完活后。他们说要是没事儿的话,他们想离开这地方了,因为这帮人觉得有点害怕。

        叶凝让他们出去后嘴老实点,就把这些人打发走了。

        人走的时候,我们把他们手中的一张图纸拿了出来。

        稍一打量我就发现,原来这帮人钉的图形竟然是一个类似葫芦的形态。有个小开口,紧跟着先是一个小肚儿,又是一个大肚儿。

        这个阵阵有点意思啊,我和叶凝当下站的位置是阵外,不太清楚阵内的感受。但通过打量那些木头桩子,我们是觉得那里边肯定是阴气森森。而除去这些可以勾动我雷炁的阴森冷意之外。我感觉这个阵阵方圆十余里内的气息,好像都给蒙蔽了。

        当然,这是一个练家子的体会。普通人感觉不到其它人。或动物,或是什么危险存在的气息,自然就不会有这样的体会了。

        如此一来,这片区域,因为这个阵的关系,就变成了感知上的盲区。

        即便就是有人进来,外面,或里面的高手,也没办法用感知去发现对方的存在。

        比方说,就算是现在。我和叶凝对面来了一群高人,除非我,或是他们把这个阵阵破掉,否则的话,我发现不了对方,对方同样也发现不了我们!

        这是阵阵立上后,它对周围空间的一个影响,那么里头呢?

        我当然没有那个好奇心,钻到阵阵里头去研究一番了,我和叶凝立在距离这个阵阵百余米外的一个小山谷上方。打量了一圈这儿的形势后,我决定去这个阵的入口看。

        我俩小心移过去,当距离这个阵的入口还有五十米远时,我听到了阵口附近有人说话。

        换了平时的话,别说五十米,五公里我都能感知到这地方有人。txt小说下载

        但现在却不同了,阵阵立起来,我感知不到这儿的人。同样这儿的人,也感知不到我们!

        到了距离三十几米的一个至高点,我和叶凝悄悄趴到一处灌木的后面,顺着灌木间的缝隙往下一看,这下边现在可热闹了。[]

        “琳娜!那几个布阵的白痴,我们要不要杀了他们。”一个身穿着灰黑相间户外衣的年轻人,正对着一个长的很冷,五官棱角仿佛男人般的女孩儿问话。

        那叫琳娜的女孩儿当即回说:“不用管他们,陆道人特意找了几个这样的白痴,他们拿了钱,都不知道自已干的是什么。”

        “应汉,鲁师叔,你俩来一下。”

        琳娜叫了年轻人,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高瘦男子到了近处。

        琳娜对这两人说:“今晚子时,一会儿陆道人弟子做法,到时候呢,我扮装那个叶凝。应汉,你扮装关仁。师叔啊,他们几人当中有一个老头儿,叫马……对,马彪子,你就扮成那个马彪子。”

        讲过这些,琳娜又扬首对不远处立的三个洋人说:“贝克!贝克!”

        一个黑洋人这时抱臂走过来了。

        琳娜说:“到时目标出现,被引入到阵中,我们就在阵内假装要取他的性命,你们,及时出现,然后把我们打跑,同时破了这个阵。”

        “这阵好破……”

        琳娜指了下木桩说:“到时候,你们在外围,记住啊,不要进入这里面,在外围随便把其中的一根木桩给弄断,这个阵就破了。”

        “破开阵后,你们记得,要想办法去营救目标。由于这个阵有迷惑心智的作用,所以目标见到你们后,就会特别的信任你们。”

        “接下来,你们救出目标,就去陆道人所在的那座山上。”

        “关仁跟那个女的,目前正在朝那座山接近,然后直达座标地。到时候,你们领上这个姓白的家伙,让他在那座山的脚下找到关仁,最终,将关仁和那个女的杀掉!”

        琳娜讲到这儿又说:“杀掉关仁后,到山上去与道长会合,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你们多管了。”

        黑人贝克抱臂冷笑了一下说:“琳娜我真是佩服你们东方的这些……道术。真的是厉害,很厉害。比如现在吧,换作以前,我闭眼明明可以感知到你,可是现在,我什么都感知不到,这一瞬间,我好像又变成了普通人。但是……”

        他握了一下拳说:“我的力量还在!这个,没有变!”

        琳娜咯咯一阵笑说:“贝克,东方的道术,岂止是这一个小阵呐。这里面变化可是无穷无尽的。好了,你们在这附近盯着吧,一会儿,道长的徒弟就会来了,他到了后,作法开始,我们就要行动了。“

        贝克笑了下说:“好的,我就等着,看那个白道福,怎么干掉关仁吧。“

        我听到这些人商量对付我的大计,心说他们可真是坏呀。

        太坏,太坏了。

        琳娜这时又说:“对了贝克,你们弄断木桩的时候小心一点,这东西练家子不能碰太久,碰太久的话身上阳气会沸腾起来,到时候,小心你控制不住身上的力量。“

        贝克又是一惊说:“哦,这就是你们找了那几个白痴来钉木桩的原因。“

        琳娜不无骄傲:“当然了!要不的话,这个阵早就布下了,并且时间越久,效果越好。但练家子身上阳气烈,要是扛着这个东西,接触久了,受到上面的阴气感召,阳气冲动不制,到时就麻烦了。“

        贝克:“那我踢断没事吧。“

        琳娜:“那没有事!快速的一下子打断,阵破了,也就没什么事了。“

        贝克:“吓我一大跳,你们东方的道术,这个……里面的学问太深了。“

        琳娜又是骄傲一笑,跟着说:“应汉,你拿手台,呼一下陆道长那个姓张的弟子,问他什么时间能过来……”

        讲完众人又忙活起来。

        然后姓个姓鲁的中年男子又走到琳娜身边说:“琳娜,你确认关仁会去那个座标地?”

        琳娜自信满满说:“关仁的心性我太了解了,这人我虽然没跟他见过,但是他这人,做事沉稳,踏实,认准一个目标,就会一股劲地勇往直前。他极少会分心,另外,他受的挫折和挑战越大,他反而会更加努力地朝着那个目标前进。”

        “小师妹那个笨蛋折了,让关仁给收拾了。但是她们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即把座标透给了关仁。”

        “关仁自认为功夫很强,很高!且他渴望与刘山琦一战。这个是武者的好斗心理。”

        “刘山琦自然不能那么轻易跟他打,刘三这家伙鬼着呢,他得逗着关仁,因为有他在,关仁就有目标。我们知道了关仁的目标,就好在路上偷偷的下手。”

        “是以,刘三不会跟关仁正面冲突。而我们则是杀关仁重要的那几枝箭,当然了,白道福只是一个借用的手段,倘若这个不行,没有顺利干掉关仁,我们还有备用的方案!”

        鲁姓中年人说:“嗯,琳娜,你的头脑果然不错。”

        琳娜笑了笑说:“对付关仁这种人呐,力取,不可取!他已经成势了。力取的话!只能让自已做他的踏脚石!要用计,要用术!以计,以术来取,才能把他这人给牢牢地掐死。”

        鲁姓中年人:“有理,有理!”

        琳娜又笑说:“此外这种人的心性还特别有意思的一点就是,他不太相信这些术法!即他对道术,巫术,持一种观望怀疑的态度。这样就有意思多了!我还真怕他研究这些呢,好在,他不研究!这我也就放心喽!”

        鲁姓中年人:“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情报?“

        琳娜笑了笑说:“关仁这几年做了这么多的事,遇到那么多人,我们收集起来,然后针对他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里面有几个江湖中的资深人物,大家在一起天天研究这个人。你说,我还能研究不透他吗?“

        鲁姓中年人微微的点头,对琳娜表示赞许。

        我听了这个琳娜的话,额头真的浮出一丝的小汗珠儿。

        这帮人太可怕了。

        计谋中既用到了我不了解的道门邪术,还把白道福给算计进去,最最可怕的是,这帮人针对我居然成立了一个什么海外的小组。

        当得知自已被人当成课题,攻关的项目加以研究的时候,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高兴,还是高兴呢……

        无语了,真的是无语了。

        但他们不知道,他们为此苦心安排的计谋,让一只猴子给破了!

        他们永远都想不到,他们要对付的人,正在几十米外的一丛灌木,支着耳朵,瞪着眼珠子,清清楚楚地看他们行动呢。

        如果有外人看到的话,真的会觉得他们是一个笑话。

        可反过来想,如果不是高人前辈派了大圣指路,笑的真就可能是他们了。

        叶凝这时稍微转头,她看了看我。

        我忖了忖,又看了眼她。

        眼神交流之间,我们达成一种默契,即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我们还要等……

        因为,还有施术的道人没有过来。

        我们必须赶在白道福到来之前动手,因为我知道白前辈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倘若他再受了什么刺激,他真的可就没什么救了。

        是以,我虽然也很想见到白前辈,但我不能让他们把对方引来。

        我和叶凝又等了三十分钟。

        然后……

        我们身后十五米远处的草丛里响起一阵脚步音。

        我跟叶凝一惊,但是我俩没动。

        不多时,脚步音绕了个弯儿,又奔山谷下去了。跟着,我听琳娜喊:“张道长来了!快点,应汉,还有贝克,你们几个人马上安排人,给张道长帮忙。“

        转眼视线中出现了一个背了包的叨烟年轻人,这年轻人到了山谷下后,他把背的包往地上一扔说:“先都过来帮我把这案子什么的摆上,然后咱们亥时,亥时作法。“

        众人按吩咐开始忙活起来。

        他们在下边忙活的间隙,我跟这个姓张的年轻人讲,白道福这人特别的喜欢吃,他做法呢,摆的是一个‘饿鬼阵’,意思是,这个阵启动了后,只要白道福位于方圆百里之内,他就能把白道福给招来。

        怎么招呢,张姓年轻人讲了,那个刘三提供给了他白道福的八字。并且还拿了一撮白道福的头发。

        这两样东西怎么来的呢?

        我估计是以前那个从秦岭出去,后又加入鬼庐的高人从白道福身上套取来的。

        有了八字,头发,张道长自问他绝对可以把白道福招来。

        就这么下边一通的忙,后又休息,将近快到亥时的时候。

        张道长说:“来吧,咱们作法吧。”

        琳娜这时说:“对了道长,一会儿,我们进阵怎么办?”

        张道长:“差点忘了,这里有几张符,你们贴身揣好了。别给弄坏就行。”

        琳娜三人这就接过符,分发后,小心揣起来。

        与此同时,张道长走到位于那个阵的圈外,也就是离入口五十多米的一个地方的一个搭好的供案前。

        说是供案,其实就是点了烛,焚了香的那么一个地方。

        张道长到近前后,从怀里小心掏出一个纸包,我估计那包里就是白道福的头发,完了又拿出一个黄纸,纸上写的应该是八字。

        他将两样东西一一的安放好后。

        我给叶凝使了个眼色!木介状划。

        叶凝会意之余,我决定现身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