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遇恶狐,‘大圣’主人现身

第三百八十五章 遇恶狐,‘大圣’主人现身

        我怎么都想像不出,这个让妖道供的邪物竟然幻出陈正道长的模样儿出来,它跟陈道长是什么关系,它怎么知道陈道长的样子?

        脑中疑问一出,幻象愈发的清晰了。(  就爱看书网)

        这个样子正是陈正道长无疑。

        他穿了一身素白的道袍。手中捧着一个葫芦,面色威严,立在虚空中,大声对我喝叱说:“何方妖人,到了此地,还不快快退去。否则,我祭起斩仙葫芦,将你斩杀于此。”

        这妖物的圆光术果然十分厉害。

        之前别人用圆光来定我,我眉心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此时眉心的感应竟异常激荡。有一道子阴凉霸冽的邪气,好像钻头似的,疯了般往我脑子里钻。

        跟着我全身血液的流速慢慢降下来。我的身体开始变的冰冷,脑海中的斗志,甚至都有些消失了。

        我这时尽可能适应这种改变,因为我要知道,这圆光术它是怎么实现的。

        所以,我保持着一抹冥冥中的灵知不灭,我去感受身体。随之发现,圆光术最先接的是我的气场。

        人体都有气场。不同人的气场不一样,这人给别人气质,感觉等等都大不相同。

        圆光术的施术方法,应该是从气场开始,接上气场后,将我的气场合化成他的气场,更近一步,干扰大脑神经……从而让脑神经接收一些异常的信号,这样,我眼前就会出现幻相了。

        其归根结底,在于一个对气场的捕捉,合化。

        道理同化劲练家子拳脚相对时的那种合化,完全一模一样。

        感受至此,我觉得差不多了。

        于是在心中领了雷炁那一缕念。同时一炸丹田,我大吼了一声,破!

        破字音出,空气好像砰的爆响了一声。跟着竟然有一股力,嗖的一下。又仿佛钻头般奔我冲来。

        这家伙道行不低呀,破了圆光竟还能来反击。

        我感知到这一缕力,手拿了剑指,对着来的方向虚空中领起雷炁那股子荡涤天空,洗礼万物的念想,我对着空气一点

        吱……

        小窝棚里突然响起一记什么动物的尖叫音。

        我听到这声音,脚下一发劲。挪动崩拳步,砰!大门先碎,跟着又砰!窝棚的门碎了。

        与此同时,吱的一声尖叫,黑暗中仿佛有一个什么影子奔我扑来了。

        我抬手,叭!

        一记鞭手过去手,手指就扫中了什么动物的脊梁。

        又是吱的一声叫,扑通的一声响后,一个什么东西就掉到了地上。

        这玩意儿掉下来后,还不肯罢休呢,竟然滚着身子往门边上去凑!

        叶凝过去,一脚就踩中了它的后腿儿。

        噗……

        先是一记轻响,跟着一股难闻的臊臭气息就遍布中空气中。

        我闻到一点后,忙说:“快摒了呼吸!”

        叶凝得令后,又下脚狠狠的一踩。吱吱……

        那玩意儿怪叫数声儿,叶凝伸手一把就提拎起那东西的脖子,跟着我和她一道就退出了这间小窝棚。

        到外面,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

        我抬头一打量叶凝手里的东西,不由就暗自惊了一下。

        这是只老狐狸呀,天晓得它多大岁数了,浑身上下的毛掉的都快光了,坦露出的全是堆满了皱褶的皮肤。那皮肤上还长了一块,又一块颜色不同的瘢藓,冷眼看上去,只觉得有说不出的恶心之感。

        再看它的脑袋,这狐狸的嘴巴极长,两只眼珠子嘀溜乱转之余,里面有着说不出的邪恶之念。末了,它的尾巴长长的,顶端居然长了一撮雪白,雪白的绒毛。

        这狐狸长相如此之怪,之恶,心计如此之歹真的是罕世少有。叶凝看了两眼,只觉得说不出的厌恶,于是抬手就是一扔。

        狐狸猛见叶凝把它扔了,它脸上竟露出一丝的喜色,跟着身子凌空一滚,作势要奔外边滚出去。可它哪里想到,叶凝扔它另有目地!

        唰!

        一记刀光闪过。

        这只老狐狸的脑袋就扑通一下掉到了地上。

        一汪黑血从狐狸腔子里喷射而出的时候,冷不丁,又一股子阴冷至极的气息就弥漫出来。

        我知道,这玩意儿应该是狐狸的本灵了。

        当下,我亦是没客气,没压着身上的雷炁,而是由着它受感召而动。转眼过后,我身上皮肤一紧,一松之间,平地里起了一股旋风,呼的一下,卷了一抹尘埃,原地旋过几圈后,四周又归了平静。

        灭了

        我估计这东西先是让我以破圆光的法子,创了它的本灵,后来它本灵遁出,阳烈的雷炁自然不肯容这等邪物,所以它妥妥儿的,灭了!

        邪物灭了,可它怎么会幻出陈正道长的模样儿呢?

        当下我对叶凝说:“拎着这具死狐尸,咱们进屋看看。”

        叶凝点头之余,我把外面的空间给清了清,走到屋里后,见窗头摆放有照明的手电,我就给拧亮了。

        当下对着四周这么一照,我就看到了一个供案,案上则立了一副神像,神像雕的正是陈正本尊。

        可这个雕像,陈正并没有托什么葫芦,他很正式的穿了道袍,坐在一张椅子上。眉宇间,目光里透的都是一股浩然正气。

        我静了心,稍加思忖,便明白了这里面的门道。

        陈正让人给供起来,他应该是不知情。此外,陈正说了,他手下有几个徒弟,保不齐,这老妖道就拜了陈正的哪个徒弟当了师父,然后又把陈正当作祖师父给供在这里了。

        思忖间,正待进一步查看,我忽然感知这窝棚附近好像是有什么人正奔这儿急匆匆地赶过来。

        “有人来了!”我低声对叶凝说。

        叶凝会意,拿了两半的狐狸尸体守在了门口处。

        果然,不多时就听到外面有人说:“师父,你怎么突然就转回来了。”

        “不对劲,不对劲!我心神突然很恍惚,好像这家里的大仙出什么事了。”

        “大仙不是陆压吗?陆压道君多厉害呀,他能出什么事?”

        “小崽子,你给我闭嘴。”

        那人凶狠狠骂过一句话,跟着又说:“坏了,坏了,门坏了!”

        “师父别不是野猪什么的给拱坏的吧,前些日子,咱们这地方不是让野猪拱坏过一次吗?完了你还把那野猪用夹子给夹了,完了师父你还给它杀了,你说师父咱们一个修道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杀生,这好吗?”

        咦……

        这徒弟有意思啊。

        我正听着来劲呢,叶凝一咬牙,把手里的两半狐狸尸体嗖嗖的就给飞出去了。

        跟着我俩也冲出了小窝棚。

        到院里一看,有个身材枯瘦好似老头子模样儿的人一把搂起两半的狐尸,大叫一声说:“哎哟,痛煞我也!你……你等竟敢斩了陆压真君的分身,你……你等简直是不想活了。”

        这老头子捧了狐狸尸体,抬头就伸手对我和叶凝说:“你,你……你是何人。我……我虚空,我,我点死你!”木台来血。

        他作势正要点,忽然他身后的徒弟又说话了:“师父啊,这狐狸死了就死了吧,你说你一修道人,你养什么狐狸不好,你养这么个邪气冲天的玩意儿,师父啊,这好吗?”

        老头儿咬了咬牙,看了眼我们,又瞪了瞪他的胖徒弟

        确实,这人确实是个胖子,他模样儿不大,瞧着也就二十出头,长的白白胖胖,细皮嫩肉的,瞅着不太像到深山苦练的人,反倒像是哪个富人家里供出来的胖公子。

        老头儿瞪着胖公子说:“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上山,跟我修道,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你……我,我虚空我点你魂魄。”

        胖公子笑呵呵:“师父啊,你别装逼了,你这手法儿,你吓唬谁呀。”

        咦……

        这徒弟?

        老头儿擦把汗。

        我和叶凝看的也有些古怪,于是抱臂在一边卖呆儿。

        老头儿眯眼说:“你究竟是什么人呐?”

        胖公子咧嘴:“我是你徒弟呀,不过这是你说的,当初我可没跟你拜师,我就在这山上找水喝来着,你就说咱们有缘,就让我当了你徒弟,你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当你的徒弟,你就虚空点了我的魂魄。”

        “是这样吧,师父?”胖公子笑着问。

        老头儿抹把汗……

        我也感觉出来,这胖公子身上的气场不太对劲。

        他不像是徒弟,他像是真道士,并且还是会那么两下子的道士。

        老头儿压低声音缓缓问:“你是老天爷来折磨我的吧。”

        胖公子:“我可没那么大面子,非得老天爷来请我。对了,卢老头啊,我觉得还是叫你卢老头比较好。因为这师父二字,是你强压给我的。我心里没当你是师父,卢老头儿,咱还继续说刚才那事儿。你说虚空点死我,是不是真的呀。”

        老头儿,也就是之前我们拿住的那个张道长说的假托陆压转世的卢姓妖道,他咬牙说:“是啊,怎么,你想怎么样?”

        胖公子咧嘴一笑:“不想怎么样,就想跟你探讨一下这里面的理论基础。这样,点死一个人,这个是要有文书的。要先写文书,写完后,要摆案,焚香诵章,列明此人的种种罪孽,借此与诸天外神相通。”

        “通了后,所诵之章若是得允,那自然降力于身。身具了神力,则还要焚符,召六丁六甲,又或黄巾力士,拿来那恶人的魂魄。再将魂魄立于案前,述说所犯之罪,末了,持神力,一指点死。”

        “散了这人魂魄,或纳入师门大印,或封入摄魂之物内。待其熬过请力时所诵之章言表的期限,再取来这魂魄,做法,将其打入地府,再入轮回。”

        卢妖道听到这儿,他都听得傻了。

        我跟叶凝也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这,这胖公子,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呢?

        胖公子又是一笑说:“所以卢老头啊,以后不要随便吓唬人,说我一指点死你。估且不提你会不会这术法,就算是你会,你把一个好人,列入所颂之章中,你去跟上天告假状。老天眼晴可是雪亮的,一个小蝼蚁,它干过什么事,老天都知道。”

        “你把不该这样死的人,列入这样死的名单,这事儿没成,你就得先让老天给你一个大大的教训!”

        卢妖道哆嗦了。

        胖公子又一笑:“当然了,这是正统正一的法门。你要学的不是正统是偏门,那也得看你供养的是什么东西。要说是,你把人一下给点死,你至少也得供个鬼王级别的存在。可就算是鬼王,人家也不能随便出手伤人,人家也要修行的,修的话,也要合道的。”

        “所以啊……”

        胖公子乐呵呵:“以后,别老是吹牛逼!”

        卢妖道咬了咬牙,末了他吼了一嗓子:“我戳你娘!我戳你娘!”

        他一连骂了两声儿。

        胖公子又笑了:“别骂,骂人犯口德,你骂人一句,就损一分的德行,你骂两句,哎哟,等下保不齐你要有大祸呢。”

        卢妖道急了,四下一张望,他顺手就抄了一块石头,瞪着眼珠子就要奔胖公子砸去。

        这胖公子一见:“卢老头,你别这样,你真别这样,你这样不好你知道吗?你这是恶意伤人,你这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我戳你娘!”

        卢妖道一个纵步,跑到胖公子身边,拿石头就砸下去了。

        胖公子出手很快,唰的一下,他就拿住了卢妖道的手腕。

        这一出手,就能看出来对方有没有功夫。我这么一打量,发现这胖公子虽没有武道上的功夫。但他有的却是正统道门的筑基童子功夫。

        道门里头修行讲究一个筑基,而筑基的一系列法门跟武行的基本功实则大同小异。

        这会儿胖公子伸手掐了卢妖道手臂,同时笑呵呵地说:“老头儿,你说咱俩搁一块儿吃了那么多天的饭,没有师徒情谊,也有同饭之情。你不念这同饭之情,你拿石头砸我,这样好吗?”

        卢妖道彻底崩溃。

        “我戳你娘!我戳你娘!”

        他连珠炮似的,一句接一句的骂。

        胖公子听了对方骂,他一边架着发泼似的卢妖道一边吹了一个口哨……

        这哨音有一个弯儿,还带了一个曲折。

        吹过之际,我就感到有一群熟悉的,非人类气息正朝这边接近。

        转眼,这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等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吧。

        呼啦一下,这小院子里,就聚了至少二十只大小不一的‘孙大圣’,而在这二十来只的孙大圣中,那只给我们带路的大圣,赫然位居其列!

        妥了!

        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胖小子,他居然是这批大圣的主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