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同道之义方为重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同道之义方为重

        大圣们看到卢妖道拿石头要拍它们的主人,这下可不干了,一个个的呲牙扑上去,对着卢妖道各种拉。起舞电子书扯,挠,啃,咬。

        转眼功夫,卢妖道手中的石头松开了,身上的衣服再没一个完整地方。脸,耳朵,脖子,手臂,也会让大圣们给啃咬的流出了血。

        妖道倒在地上,各种打滚以此来躲开猴子们的攻击。胖公子眼见妖道降了,于是他又吹了一个口哨。大圣们得令当即收手,唰的一下,闪到篱笆墙那儿,以各种不同姿势或站,或趴,或挠痒痒地等候调遣。

        胖公子这时摇摇头对一脸沮丧的卢妖道说:“老卢头哇,你说你这何苦呢,都说了,不让你拿石头打我,你不听,非打不可,这下好了吧,哎……老头哇,我给你做了很多天的饭,你吃我的饭。你也该有点感悟了吧。今儿呢,我就再送你一番话,你好好想想啊。”

        胖公子讲到这儿,他看了我和叶凝笑说:“我没啥文化,二位读过墨水的别笑话我啊。我说了,这个词儿呢,是这么讲的……”

        “世人都说神仙道,跳出三界任逍遥。因故多有仙人术,归隐求仙意气高,可叹无人知仙苦,消福减禄度日熬,唯有人身真奇妙,天地化生玄机奥,人间自是大铜炉,生生轮回炼真药,九转见得明心性,合归天地方是妙,天地归一万物生。自成一界再言道!”

        胖公子念这些话的时候,旁边那些小大圣们,一个个欢喜的抓耳挠腮,止不住的在地上翻着跟斗。

        我虽不像小大圣的欢喜的在地上翻跟斗,但我感觉这些话确实是非常的受用。只是因缘不同。我体会的没那么深罢了。

        卢妖道却明白了这一切。

        他终归是修道的,即便再坏,走过再多的歪路,他也是小半个修道人。

        这些道理,我和叶凝不明白的玄机他是能听懂的。因故,他在原地顿了顿后,这妖道长叹了一口的气:“唉……”

        叹罢,他自顾出神盯着地面看上了一两分钟,末了他突然转过身,扑通就跪在了胖公子的面前。

        “末学无知卢某多谢高人点拨,多谢,多谢高人点拨,我知道了,知道,知道了。”卢妖道一共说了三个知道,待说到最那个知道时,他已是泪流满面。

        胖公子又是一笑:“哎呀,师父啊,你怎么跪我呢?”

        一句话又给这卢妖道给说哭了,他扑通跪在地上,砰砰砰的跟胖公子磕了好几个头,一边磕一边说:“卢某只是一心求道,想求来神通,卢某并没做过大奸大恶之事,早年算命,也只是直言不讳,因此得罪过人。无奈这才居于深山。近几天,山中来了一伙恶人,他们许以财物,并言说求道的方便法门,卢某有些心动,但摆弄起术法阵型,以助那恶人的一臂之力。今天卢某蒙高人点化,卢某知错,知错了。”

        “恳请,高人收卢某为徒,恳请高人收卢某为徒。”

        卢妖道仰头疾呼了数次,呼过后,他又砰砰的对着胖公子磕起了头,一个,两个,三个……他浑然不觉疼,只把头皮都磕破,磕出血来了,他还是不肯停止。[  超多好看小说]

        胖公子见状哈哈一笑:“妙妙妙,当初的师父给徒弟磕起头来了。”

        卢妖道不听,仍旧是磕。

        胖公子:“罢了,罢了,不过你要拜我为师,你这身份,可是有些尴尬呢?”

        卢妖道一怔:“怎地尴尬。”

        胖公子笑了下说:“因你的师兄弟,它们都不是人呐。”

        说了话,他一指大圣们。

        猴子们立马呲牙,做笑状,还有原地翻跟斗,捶胸咧嘴来笑的。

        卢妖道想了想说:“好!既是这样,我且当它们是我的师兄们吧。”

        胖公子:“不止师兄,还有师姐呢,过去,快过去给师兄,师姐们行个好。”

        卢妖道当下也不顾脸上流的血,他挪步过去,走到那些猴子面前说:“师弟,给诸位师兄,师姐们问好了,以后同在一门修行,还望师兄,师姐多多提点才是。”

        大圣们这时好像很通人气般,一个个也严肃起来,板了一会儿脸后,终归是个猴儿,绷不住心性,当下就又过去,伸手掐掐妖道的耳朵,揪一把他的头发,又扯一块他身上破掉的衣服,弄的卢妖道挡也不是,不挡也不是。

        “师兄,师兄,且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师兄,这里疼呀,师兄……你,你别扯那裤哇,那裤是师弟遮羞用的,你别扯呀,别扯……”

        叶凝实在是憋不乐了,于是转过身去,偷偷的笑了一会儿。

        我呢,强挺着吧,强挺着不乐。

        胖公子这时又吹了一个唿哨,大圣们于是老实了。

        胖公子走过去,扶起卢妖道说:“你的师兄,师姐们顽皮,往后你可要好好的跟它们相处,毕竟你是一个人身,它们却只是一个猴身,你的根基,比之它们却是要好上许多的。这其中道理,你明白吗?”

        卢妖道:“明白,明白,明白了。”

        胖公子:“如此就好,眼下既已明了,还不快去谢过两位大武之人。没他们,你不知还得让这狐狸精纠缠多少时日呢。”

        卢妖道听这话,他急忙就转身,扑通一声跪下说:“卢某受邪物所蒙,多行不义,多谢二位高人出手灭了那邪物,如此大德卢某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我急记抢步说:“既然知道不对,以后就痛改前非,好好跟着道长修行吧,对了,这位道长,敢问尊姓大名,怎么称呼?”木反助扛。

        胖公子咧嘴一笑,拍了小肚皮说:“山野林中一闲人,不敢自称是道长,与猴为伴参日月,共修大道体健康。我就是一个散人,在这林中,教一帮猴子怎么做猴儿。好在这山不错,有林,有水,有花香,日子过的倒也是自在。”

        我抱拳又是一敬,同时说:“之前多谢……”

        谁知胖公子却眨了一下眼,示意我不要说明。

        我当即会意。

        跟着胖公子说:“老卢哇,你既然已经说了痛改前非,而这两人正身陷迷途,不知何方为路,你何不把草屋来历,与那狐狸所拜之人的来历讲个清楚呢?”

        卢妖道起身,看了眼地上的死狐狸,又把我和叶凝还有胖公子让到小屋里,他的几个师兄要跟进来,胖公子则示意对方先别进屋儿

        就这么,来到小屋后,卢妖道把一个油灯点着,指着案上供的陈正道长的神像说:“这屋子之前的主人,就是这人的弟子。这人听说尚还在人世,是个云游海外的真高人。他的弟子姓万,名字万归一。万归一是他后起的名儿,这人原来到龙虎山,拜入正一门下时,他的俗家名叫万忠财!后来入了道门,他给自已起个别号叫归一真人。所以就有了万归一的名字。”

        胖公子闻言笑了下:“真人之名乃天赐,再不济的,这真人二字也得是别人叫出来。自已叫自已真人,这人脸皮真不是一般厚呢。”

        卢妖道叹说:“可他确实是有些本事的,我到这里时,就住在山脚下,曾经亲眼见他把那只老狐给收了做膝下的奴仆,然后供他驱使,以神通来打探天下诸事。”

        “后来山上来了一伙人,就把这万归一请走了。他走之后,那野狐就缠上了我,然后让我供它,同时再跟我合作,言明到了一定年限,我二人就走出这山,到花花世界走上一番。”

        胖公子:“错,不是你二人,是一人一兽。“

        卢妖道:“对,就是一人一兽,一人一兽。“

        “前些日子,山中又有人来了,其中一个姓商的武道高手,说是万归一的弟子,他拿来一件信物。老狐看了后,说是它主人身边的东西。然后让我听它吩咐,用一本古书上记的阵法,来布阵设局。”

        “这老狐道行极高,我对付不了它,所以只能言听计从,按它的吩咐做事。“

        胖公子点了点头说:“你讲的倒也属实,这老狐几乎快修出道行了,若非上天安排灭它的人到这里来,就算我要拿下,也是要焚香诵章,做一场法事,这才可以提剑过来灭了它的魂魄。”

        “此物在山中修行许久,前些年原本有次大劫,可姓万的那个道人助它渡过去了。这些年来,此地偶有游客失踪的事发生,我知道的有三件,就是此物干出来的。“

        “此物若只在林中伤人倒也罢了,怕的是它搭上修行人的因缘,然后随修行人入世,到时候就又是一场小劫难。“

        讲到这里,胖公子朝我和叶凝说:“福生无量天尊!二位入的是武行,武行之道,在于一个杀!求的是诸般大道中的以杀入道!此法,于寻常人来说,凶险万分,十万人中,恐怕都找不出一个真正能以此入道的人出来。”

        胖公子又说:“世上,救与杀,斗与止,生与死等等一切皆为平等。只是这世间人,见得救人好,见不得杀,见得止好,见不得斗,见得生好,见不得死!“

        “是以,借武入道,这一关,要拿起放下,将生死,斗止,救杀!等等一切在心中平衡。求的是大恩,大情,求的就是一个公,一个平,而非个人喜好而为。”

        我听这话,想起让我取了骨头的那个江越,于是对胖公子说:“这位道长,我……”

        胖公子微微一笑:“你那事我知道,江湖中,门派见地不同,其中有争端是必然的。而要把争端控制住,一是要明,二是要理,三是要义!明,你要让对方明白你的身份,地位,功夫,等等一切!理,你要让自已有理,能说出来这个道理。义!一事归一事,师门成见是一事,其余的事,更是一事。武道中人,要有同道之义,遇敌时,要有大局为重之义。”

        “这样,明,理,义,做到了后,管他别人说什么!我行我的事便罢了。”

        我听罢心中一亮,当即抱拳:“多谢道长提点。”

        胖公子哈哈一笑:“我就是个闲人,谈不上提点。另外,那几人已经聚在一处秘地的门口,你快些去吧,他们可能估到,这姓卢的靠不住了。他们现在是想用炸药把那门给炸开!”

        我听到这儿,心中一急,当即说:“可是……我们不知道路哇。”

        胖公子点了下头,复又说:“我且让几只力大的猴领你们过去。”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找几只力大的猴领我们过去,但见胖公子有安排,我和叶凝不敢耽搁,急忙就奔出了窝棚。

        到外面,胖公子走到大圣中间,叫出了五个猴。

        这五个猴长的果然极壮实,是那种正值壮年的大公猴,一个个的身材孔武有力,眼睛里精光四射。

        胖公子跟大猴一通比划,打的好像是猴语吧,这个我不知道了。完事儿,又伸手在五个猴的头顶一阵摩挲。

        五个猴儿闭眼,好像很是受用,又仿佛在接收什么一般。

        就这么过了几分钟后,胖公子对我说:“去吧,跟紧它们便可。”

        我朝胖公子又一抱拳,这就跟叶凝一道尾随五个大圣奔外去了。

        这五个大圣好像跟胖公子修行多年了,它们眉宇间那股子的野气不是说没有,而是精纯到了一定境界后,它们突破了的感觉。

        野气突破,就是灵性,是以这五个猴灵气十足,它们伴在我和叶凝身体左右,嗖嗖的一路疾行。

        刚走了不到半个钟头,突然,我听到前面有说话声音。而此时,五个猴儿也倏地一下放慢了前进的节奏。

        我们面前是一个横出的小沟壑,这个沟的宽度大概是三米多一点,沟对面有片小林子,林中此时正有人说话。

        “江越呀江越!真是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我高松华,没什么大本事,这次跟人到秦岭,听说你也来了。我就想着借我们的高人之手把你给除了。”

        “可是想不到哇!你竟让人给打成了这副样子。你呀你!活该!”

        我听到这儿,没怎么说话,而是直接就领叶凝越过大沟,蹿了过去,嗖嗖,一共遁了七步,七步后,我来到了两个透着一脸奸诈样儿的恶人面前。

        而他们中的一人,正用脚踩着江越的胸口,另一人手里了一把刀,看样儿是想把这江越给杀了!

        一事归一事!

        我忽然明白胖公子的意思了!

        江越我得救,救完后,我再让这两个奸诈之人领我过去找刘山琦,至于这五个大猴,它们的任务应该是把江越抬到胖公子的住处!

        明白了!

        道门高人,我先说一声谢谢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