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打出一个‘真我’

第三百九十一章 打出一个‘真我’

        刘山琦说过这句,他没有马上动手而是选择在那里冷冷地盯着我。

        我得知白道福和叶凝都没有事,当下长松口气后,我对刘山琦说:“刘三儿!我现在先不管你在长白山把人打伤,抢人家的东西。我问你。你为什么走这条路?”

        刘三笑了笑:“不走这路,走什么路?难道让我跟你叫爷爷?”木豆丰亡。

        我听这话,感觉这里有些不对,于是问他:“是不是海外有人逼着你加入他们?”

        刘三哼了一声,自顾喃喃说:“正道,正道!妈蛋的,老子练功苦的要死,好不容易熬出这一身的功夫后,发现居然没他妈用!你说我干?我搁国内我伸手打人一巴掌,我都得赔个倾家荡产。给人当保安?咱们这形势你也不是不知道,保安是什么?低等人呐,别人看我。都得这样儿……”

        他比划了一下,做了一个居高临下的姿势。

        “保安当不成,我教拳!可谁认这玩意儿呀,教基础的,套路,人家说了,没有跆拳道,泰拳漂亮。好!那就露两手吧,玩个真的,结果一露,把人给吓怕了。人家说这东西太吓人,妖怪一样。不敢拜师啊。”

        “就算是有拜的,结果怎么样?把你当祖宗一样的供哇,供来供去,早晚他妈供出事儿来。”

        “还是国外好,一把一利索。我教拳说明一个小时多少钱,明码实价,来了交钱我就教,不交钱,你走人!”

        “国内呢,想学拳的没钱,有钱的,没人愿意吃苦学这个东西,这就是现状。”

        刘三念叨了之后又说:“原本指望到海外能有个好发展,是啊,开始的时候是不错,可当我这功夫入化之后。就有人找上门了,说我得入他们那个门,不入他们那个门,我这拳是教不下去的。”

        “去他妈的,练一个拳还搞垄断,就他妈没见过这样人!我他妈一气之下,索性跟了一伙人去墨西哥抢了几个大户,搞到一笔钱。我成了!我回到美国,我又自在了,我不教拳了,我做生意行不。嘿嘿……”

        “老子他妈的,就是看你们这些正道人不顺眼,学个拳还垄断说什么入化之前,无所谓。入化之后要证道,证道就得归他们的门!我呸呀!”

        刘三恶狠狠地骂着!

        骂完,他冷冷说:“咱现在也有组织了,告诉你,洋人,我背后是一群很厉害的洋人!你等着吧,早晚有天,你得死在这帮人手里。”

        我听到这儿,已经明白了。

        所谓正道,太过于阳,**而独行,有些像易经里讲的亢龙有悔。

        真正的道,不是说最大,最厉害,最牛x就能长久了,而是要有制约它的力量。让它时刻处于被钳制的状态才行。

        那帮子所谓的正道人士,他们太强,太刚,太阳了。以致于**暴横。如此一来,刘三这样的一些恶人,就有机会以此来行邪路,邪道。

        当然他们行邪道,走邪路子这本身是不对。但若往更深了一层究的话,造成这一切的根本,真就是海外那一大批所谓的正道人士。

        不过我看这伙正道人士正在慢慢的**,变质,烂掉,垮掉。

        别的不说,他们眼中已经没有了一个‘义’字,也就是说武道同门的一个‘义’。

        因为江越做为海外这批正道的代表,他明明知道刘山琦这样的人到这里来夺取我华夏上古文明的遗物。他放任不管不说。他居然不管刘山琦,而是管我。

        原因是……

        我脏了他们门面的面子!

        这个大义没有了。

        江越虽不是‘坏人’没干过打家劫舍,夺人财物的寻常恶事,但他们干的,是那种更可怕,更大的恶事!

        一个人偷了东西,抢了东西,打伤无辜人,欺负弱小,这些真不是大坏,大恶!真正大恶是江越这样的人!

        因为我明着感觉不出他们坏,不仅不坏,反倒有股子所谓的正气,但他们干的事,却惹了一个又一个滔天大浪,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这等恶因缘,皆为这些人所造啊。

        当然了,他们还干过很多的好事!

        麻烦就在这里呢!

        一个人杀了三个看着不顺眼的武道同修,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就是看着不顺眼。然后又去拿一大笔钱资助了几个病人,一伙贫民。

        你说是这人,是好是坏?

        所以江越那伙人,我要跟他们磕,但方法,却要灵活多变一些。这是我今后要注意的事。

        我暗暗给自已提了个醒后。我对刘三说:“别人再怎么逼你,都不能拿这当做你干坏事的借口。今天这个情况,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刘三冷笑:“说大话了吧,我怎么觉得没退路的是你呢?”

        刘三说完这话,他正要往冲,突然我听到叶凝那头传来一记尖叫。

        “啊……”

        我心中一动的时候,叶凝嗖,裹了一道劲风冲出来的同时,她人在半空一个回旋唰唰唰就是三刀,而这三刀全都劈向了一道身影。

        但这影子太快了,眨眼功夫呼的一下就超过了叶凝,但由于叶凝旋开了,是以对方并没有撞到她,跟着这人轰!

        两脚稳稳地就砸到了我和刘三的中间。

        来的人不是别人,他就是白道福,而几乎在白道福现身的同时,我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喊:“意外,意外!通了,通了,两经脉又合一起了。”

        我扭头一瞅,正好看到一个头发胡子极长的矮瘦老者,正舒了粗气,奔我们这儿跑来。

        妥妥的了!

        什么都不用讲了。

        白道福又疯了。

        至于疯的原因,我猜那瘦老头就是传说中的蒋青,白道福和叶凝在这里找到他后。先是为了躲刘三,这几人跑到一个地方藏起来。跟着我出现,蒋青觉得就没什么事儿。然后他开始给白道福治病。

        没想到蒋青手把儿还是有问题,治来治去,没给治好,跟着又疯了。

        “针!针!他后背有根针!要给那针拔出来才行!”

        蒋青吼了一句后,他一闪身,拉了叶凝就躲,而此时的白道福已经没有了人性。

        “哈哈哈哈!”

        老人家仰头一阵狂笑,刘三一怔的同时,他抓起身边的两个伤员,嗖!就奔白道福扔去了。

        白道福伸手,砰砰

        两人跟着又飞了,然后白道福哈哈哈!

        狂笑两声后,呼!就奔我冲来!

        他太快了,真跟一道光似的,唰的一下到近前的同时,大拳头就奔我胸口砸来了。

        那股子劲势,力量,刚猛绝伦的劲儿,再次浮现在我面前。

        我……

        我接不住也得接呀。

        咬牙,拼了全力,我用马形,架了臂,哼过一声后,往前一冲。

        砰嗡……

        轰!

        先是空气的爆响,引发嗡鸣后,我两脚踩的地面,轰的一下,也传出一道沉闷的响音,跟着坚硬的石质地面就碎了,粉碎的石尘淹没脚踝后,又让激荡的劲气给冲的四处弥漫。

        这一下真够劲呀。

        打的我是骨酥肉麻,头晕眼胀,耳朵好像塞进去一窝蜜蜂,嗡嗡的一个劲儿在响。

        这次没有共振帮我,我只能是自个儿领了三字一音的念,然后放松,放松再放松……

        我知道自已功夫涨了一不是一星半点了。因为这一拳若换成刚到秦岭的我,我已经是趴地上吐血喽!

        现在,我至少能接下了,虽说我接的很痛苦,很难受。

        一拳结束,不容我喘息,呼!

        第二拳直奔我来了。

        到了白道福的增界,已经没什么招式可言了,就是简简单单的抡拳头打!

        抬了胳膊一顶!

        同时心里领了一个念,。就是那个劈拳劲的念想。

        意思还是逆转阴阳,手臂在顶,实际是在化劲,腰背腿脚在化,实则是在打!

        前者往外化,后者,往地面打。

        两下一争。

        砰嗡!

        我胳膊上好像炸了一根二踢脚,那劲气,炸的我衣服全都碎了。同时身体里头,轰的一下冲进来一股子浩瀚如海的洪流。

        这洪流所到之处,将我化髓后生成的每一分皮肉筋的感知统统给绞碎,跟着这些感知又一寸寸的重新生成。

        这就好像打铁一样!我是那块铁蛋子!白道福的胳膊腿就是大锤,一下又一下,往死里打我。

        如果没有对三字一音的领会,如果刚才不是突破到筋的环节。

        我根本抗不住这个打。

        就算现在也是一样……

        砰嗡

        白道福一肘撞来,我用云手来接的,然后整个人就飞了。

        我倒飞出去六七米,砰!后背撞碎了一个不知名的石像,然后我打了个激灵,咦,没事儿,胳膊腿儿都没断,也没内伤。

        我心中一动,高声对白道福说:“再来!”

        没错!

        我估计刘三他都想不出来,我是一个比白道福还要疯的疯子。

        我感觉到自已目前的功夫,刚刚好能接住白道福的力,然后不致于让对方打出个内伤吐血。并且,白道福的力好像对我有帮助,很大,很大的帮助。

        我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现在,拖着白道福,然后寻找机会,拔掉那根针,这就是我的任务!

        刘三这时见我跟白道福打在一起,这小子那个乐呀。

        他哈哈的,坐在一个雕像的底坐上,他指我,一边感慨一边乐。

        是啊,他确实很开心呐,白道福跟我两败俱伤,然后他就坐收渔人之利喽。

        事实,果真如此吗?

        非也!

        砰嗡!

        我又一记让白道福震飞了,然后我感觉很爽!

        那种皮肉筋的感知一下给打没了,跟着又唰的一下浮现出来,两者相交间的感受真的很美妙。

        是那种全身一震,跟着轰的一声,好像快速的织网般,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就在身体里边织出了我的皮肉筋感知。

        然后,砰!

        又被打散。

        就这么,我让白道福打着,虐着,好像踢球,又仿佛砸打木桩。

        叶凝在旁边看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有心往前冲,可长头发蒋青死死拉着她的手反复说:“闺女呀,别往前去,往前去是送死啊。”

        叶凝无奈,只好一个劲的抹眼泪。

        时间足足过去二十多分钟。

        刘三在一边念叨:“这小子怎么这么抗打。”

        于是,他好像要起意偷袭叶凝,可我和白道福的战圈,正好横在了他与叶凝,蒋青两人之间。

        他要伤叶凝,必须路过战圈,可只要他路过,白道福……

        嘿嘿,我觉得这老疯子,不会放过打刘三一拳的机会。

        所以刘三只能是坐在那儿干等。

        又过了十分钟,此时,我的皮肉筋已经不会让白道福打散了,不仅如此,我感觉到我的皮肉筋里面有一个东西活了。

        这个东西,讲不清楚,它好像是一团水银,又像是一团气儿,仿佛一块铁,又像是空无一物。

        它具体是什么,完全取决于我的念头,我想让它是铁,它就坚硬无比,我让它是水银,它就流动中有沉坠之力。

        它时而力大,时而又空灵。

        有的时候,我感觉这副身体不是我自已,而体内活出来的那一团东西才是我。

        另一个我,却又听从我指挥的我!

        它进不去骨头里,虽然骨头不硬,可它就是钻不进去,它只能游走于皮肉筋之间。

        这是……?

        我忽然清楚白道福要练的是什么了,他借经脉要实现是什么!

        没错,一点都没错!

        白道福给自已改经,改脉,他要求的就是我现在的这个感受!

        可是,这究竟是什么?

        我肚子里有小孩儿了?不对呀,没有哇!我……

        我讲不清楚,反正就是身体里边多了一个,可以听我控制,由我指挥的我,并且这个我爆发的力量……

        我打!

        砰嗡!

        劲气横溢间,我跟白道福对了一肘!

        标准的八极顶肘,实称的互顶了一下!

        我没飞,白道福也没飞!

        我只感觉体内的那个我很兴奋,但转眼我就将其冷静下来。

        与此同时,白道福大叫:“痛快,痛快,真痛快!哈哈哈哈!舒服啊!”

        他叫了几声后,就开始原地翻跟斗,翻着,翻着,我抓到一个机会,嗖……

        冲过去,一把将他后背的针给拔了。

        针一除,白道福两眼一翻,嘴里叫了一声:“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扑通!他倒地上了。

        我看了眼刘三。

        刘三惊愕,我一点脚,唰!

        崩拳,一闪即至。

        刘三:“你找死!”

        呼!大拳砸落。我叭!一记鞭手,抽中他的手臂,刘三,啊……惨叫了一声后,我冲到他胸口,抬手用大拇指由他锁骨向下到肚脐,抹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

        刘三全身哆嗦,扑通就趴在了我的脚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