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零二章 捅‘马蜂窝’了

第四百零二章 捅‘马蜂窝’了

        在前往凌玉山庄的途中,通过我的不断施压,茶馆小哥终于吐露实话。(  就爱看书网)

        他的道号是明月,他上边有个小师兄叫清风。清风,明月两人是一个老道的弟子。这老道不是西游记里五庄观的主人镇元子,他有一个我比较熟悉的名字归一真人!

        这个归一真人应该就是秦岭山上让胖公子降伏的卢妖道口中讲的万归一,而这个万归一,他又是陈正的弟子。

        陈正是什么人!这人是否跟江越背后的势力有瓜葛和联系,这个在没拿到充份的证据前,我不能妄下结论。但万归一此人绝对不是好东西,这是肯定的了。

        此外明月透露,凌玉山庄是万归一的一个据点。

        万归一经常在海外讲学,他搁美国,欧州很是有一小批追随他的弟子。这些弟子中不乏西方的中产阶级人士,中产阶级们可能觉得信上帝信不出个子午卯酉,于是架不住万归一的忽悠,又改信他了。

        正因如此。万归一接受了这些中产阶级的供养,再加上他手下很是有几个能人。这些能人把万归一的财产放到股市。地产,收藏等行业。历经几年打拼,万归一俨然是个出入高档场合的富人了。

        但万归一好像不太喜欢钱。

        按明月话讲,他这个师父最喜欢的是仙。

        万归一经常爱玩的一个把戏是,今儿在英国呢,然后悄没声儿的买张机票,偷摸就飞回国到了凌玉山庄。跟着他向弟子说,诸位,这我分身。我真身,还在国外呢。

        众弟子对此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做万归一徒弟有钱赚,所以大家就跟着起哄。完事儿英国那儿故作惊讶打来电话了,啊。师父我明明看到你在喝茶的。

        万归一就含笑不语了。

        于是乎,众人大惊之余,一个仙儿也就诞生了。

        万归一的分身把戏是个噱头,但此人按明月话讲,他确实是有真本事的。

        道家术法他有一些不说,此人的功夫真的很厉害。

        但万归一有个习惯是,露假功夫,不露真功夫。

        这个意思是讲,他经常玩弄诸如分身之类这样低级的把戏,但真正的道术功夫,他几乎很少露。

        但也不是不露,万归一前几年回四川,就把一个坑人家孩子炼小鬼的邪术士给办了。

        明月讲,他师父精通的是一个叫五雷掌的功法。

        邪术士到了近前,根本就没有施术功夫。万归一抬抬手,对方的精气神就炸了。跟着人傻了不说,魂魄也让万归一收到师门大印里头去了。

        完事儿,他又把对方炼的小鬼,送到四川的一家寺庙,待那里的和尚为其超度过后,那小鬼再想办法转世落胎,重生为人。

        所以说,此人不是一路邪,而是有好有坏,有正有邪。正因如此吧,这样的人。才修出了一身惊人的本领!

        万归一是个劲敌,今儿晚上他好像就在凌玉山庄。

        而除了万归一,据明月交待山庄里还有不少的厉害角色,他们在一起是开个小会。这个会的内容,则是商量进藏的问题。

        七爷听到这儿,他没声问了一句:“那些人当中,有没有一个姓林的老头子,那老头子戴一副眼镜,是那种高度的近视镜。”

        明月想了想:“有!那个,还有……我们在麻姑爷这里守着,就是他吩咐的,他说……要断绝后患,所以……”

        七爷咬了下牙:“林红钢!好家伙!我就猜到是你!当年知青那点事儿过去多少年了。还是死揪不放。行!你真行!”

        我看了眼七爷:“怎么,当年英雄帖的成员,有人反骨了?”

        七爷叹了叹:“唉!算了,算了,这都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当年的那点破事,说出来怕你们年轻的听了笑话。我们去吧!小心点,争取快点给麻姑爷救出来。麻姑爷身上有本事,便现在施不出来。”

        叶凝问:“为啥使不出来呀。”

        七爷:“一言难尽,我听说好像是让人给封住了,怎么实现的,据体是怎么回事儿,我还不是很清楚。总之,尽快吧!”

        我这时不再说话,而是考虑这次救人的难度。

        确实是非常的难!

        突出就是要一个快,不然的话,这么多高手聚一块儿了,小哥我独自一人领着叶凝,我真心撑不住哇。

        更何况,这里边还有万归一这样的大人物。

        是以,动手要快,要猛,以救人为主,救下后,转身就跑一刻不能停。

        此外,跑起来后,可能我要当那个压后的主力。

        我得用我身上的火力拖住对方,然后给叶凝,七爷争取时间。

        想妥了应对方案,我问七爷:“七爷啊,麻姑爷长的是什么样子?他好不好认呐。”

        七爷说:“麻老道长就一副异相,他身材矮小,枯瘦,但双眼有神。他这人很好认,因为一来他脸上遍布了大小的雀斑,另外他额头长了三个呈三角形的,指甲盖大小的朱砂红胎色。除了这两处,他下巴老是爱留一撮胡须。”

        我一听这心里就有数了。

        这麻姑爷太好认了,基本扔人堆里,只要扫一眼,立马就能给他找出来。

        当下,我把计划跟两一商量,七爷和叶凝同意后,不多时,我们就来到了位于狮子山脚下不远的一个山庄。

        山庄其实就是一个新建的仿古建筑群,四周种了很多的树,此外里面有几个大大的鱼塘。

        车到了这里,我让叶凝和七爷在车边候着,跟着押着明月奔山庄里走。

        刚翻过围墙,我扫了一眼,立马看到对方一幢仿古三层小楼的二楼里灯光通明,依稀可见有不少人正聚在那里商量着事情。

        我眼神这么一扫,唰的一下,楼里面好几道气息就跟我接上了。

        这一刹那。

        我立马炸毛,跟着我没犹豫,撒丫子往前嗖嗖三个急纵,再一借力,人瞬间跳上一辆宝马x6的越野车,到了车顶上,又一借力,然后八极,顶肘

        砰!啪!

        二楼窗户上大大的钢化玻璃碎了,跟着我呼的一下,冲开窗帘,直接就冲到了屋子里。

        进屋儿一抬眼的功夫,我就见到了麻姑爷。

        他坐在距离窗子不远的一个茶案后边,正微仰着头,一脸惊愕地看我呢。

        与此同时。

        “死!!

        砰砰砰砰!

        一连四张桌子飞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猛人,直接用八极的顶肘,将这四张桌子顶飞,然后呼的一下冲到我身上。

        我横起顶肘,运上体内那团铅汞似的东西一顶。

        砰!

        好家伙,对方居然只是小退了一步。

        这么强的功夫!这什么实力?

        我没细看,因为转眼,又有一人杀来了,这人斜刺里,用一种极其阴冷的劲力,直奔我肩膀就削下来了。

        这人的功夫好像还在八极顶肘那人之上。

        我没跟他恋战,拼了全力,叭!一记鞭手打过后。

        我一呼的一下,借力蹿到麻姑爷面前,一提拎他的衣领,给他单手托抱在怀里,跟砰砰砰!两张桌子,连着一把椅子就飞起来了。

        砰!

        喀嚓!

        桌椅瞬间让冲上来的人给打成了木屑。

        我没顾那么多,借着对方打这几样东西的时间,也就是那么半秒吧,我拿出舍命的力气,抱着麻姑爷,呼!

        又沿来时的那个窗子冲出去了。

        而几乎在我冲出去的东西,那个手法阴冷的家伙,跟八极顶肘,紧随我身后冲了出来。

        我掐算好了落脚的地底,正好落到宝马车上,跟着我奋力一点。

        砰!

        车盖瘪了。

        我则借力,又奋力向前一蹿,同时拿出趟泥奔的步法,撒丫子玩命似的跑哇。

        我不知道身后有多少人,只感觉有至少三道不输于我的气息,正狠狠地跟着我冲来。

        我跑的方向是大门,因为大门那儿只有一个白钢的伸缩门,那门我抱着麻姑爷能跳过去。到了近前,嗖!飞过大门后,正好看到叶凝奔我跑来了。我见状把麻姑爷一扔,同时说:“领他上车,快跑!”

        叶凝一咬牙,似有万般的不舍,但最终还是一跺脚。

        接过了麻姑爷后,撒丫子就跑了。

        我则转身

        这身刚转过来,呼!

        八极又是一顶肘奔我冲来了。木讽介划。

        我这次终于看清楚对方样子了,这是个一个长的好像浑身涂满了黑鞋油似的壮硕中国男子。

        他是个中国人,但却长了一身的黑皮肤。此外那皮肤上真就好像涂了一层厚厚的黑鞋油。油光锃亮不说,还带着一股子刚劲的滑腻之意。

        咦!

        这又是什么修法儿。

        眼前对方冲过来,我为了拖延时间只能是硬抗了。

        我一发狠劲,索性放出龙虎合击,一记虎扑,呼!砰!

        爆烈的劲气,跟闷雷似的震的我耳根子一阵生疼,但奇怪的是这黑鞋油,只是向后退了三步,跟着他居然又冲上来了。

        这人的功夫,跟宗奎,小楼,罗小白他们练的有些像啊,只不过他身上不是那种气流。他……我脑子一回神,瞬间就感觉出来这黑鞋油身上有股浓浓的草药味儿。

        对!

        他这一身功夫是拿药泡出来的。

        刚琢磨到这儿,另一个劲力阴冷的家伙又冲过来了。

        这人跟黑鞋油一样,都是岁数不大,似乎与我相仿的年轻人。这个阴冷男身上的劲,就好像一把冰凌做成的冷刀子似的。

        此外他人长的也是面色发青,嘴唇发白,浑身上下毫无半分的血色。

        偏这么一个没血色的人,劲力却阴的让人发寒。

        我眼见他冲过来,用八卦掌的路子,提了铅汞之力,跟他胳膊一搭的功夫。

        我推拉一锉,对方身上的阴冷之力却好像一下子给我手臂上的气血凝固了般。让我胳膊上的神经根本导不过来劲儿。

        这是什么功夫?

        我管你什么功夫呢,我又一提丹田猛地一炸,开!

        叭!

        对方的手臂就这么让我给震开了。但只是震开,对方却根本没受伤,不仅没伤,反而冷笑着继续往前冲了。

        我正要全力对付这阴冷男,黑鞋油却又冲上来了。不仅他冲上来,又冲过来了一个白人的老外。这老外一身的刚烈之气,并且他玩的好像是腿功。

        呼的一腿,就奔我踢来了。我伸手对准他小腿迎面骨一劈。

        不想这老外中途竟然变腿,拧了一个方向后又奔我面前,呼的一下踢过来。

        我只好用马形架起,砰!

        扛了他这一下子,就给老外顶着退了三四步,可让人惊讶的是,这老外往后退,居然是单腿退的。

        这都是狠人呐

        我今晚这可真是捅了大马蜂窝了。

        震退了白人老外,黑鞋油和阴冷男,外加又来一个长的模样儿不错的年轻女孩儿,一起奔我冲过来了。

        与此同时,白人老外也来了。

        跟着,在这四人的身后,则站了七八个人,正一脸冷意地抱臂看着我。

        压力山大呀。

        但不管怎样,我得尽量拖延时间。

        四个人,呼的一下给我围在我中间,我拼全力,这时候已经记不得自已是怎么出招的了。全都是本能,真的全是本能,并且回忆也无法想起来。

        因为我已经是打出极限了。

        我证出体内那个如‘铅汞’般的东西后,我以为自已很强,很硬了。可是没想到,真的是一山还有一山高!

        尤其是那个年轻的女孩儿,她身体里边,居然也有一道比较稍弱一点,且如同铅汞一般的存在。

        四人打我一个呀。

        我撑了三分多钟……

        这三分多钟的时间,我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几乎已经是透支了全部。

        就算是如此,我身上中了至少两拳,三掌,一脚,但还好,这些劲都没透到身体里去,打进来的同时让我体内那团铅汞似的东西一冲瞬间就化没了。

        可这不是办法呀。

        这么耗,我挺不住啊。并且,我现在跑不了。

        此时我想起应前辈跟我说的话了,永远不要低估你的对手,永远不要低估。

        我还是太年轻,今晚,我低估这帮人的实力了。

        刚好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观战的那七八人当中,有人好像亮兵器了。

        那是一把刀,一把凛利无比,杀气森森的刀!

        怎么办!

        这人只要进入战圈,我小命可就要交待。

        我思忖间,正好白人屈膝奔我冲来,这次,我没有给他打回去,而是把身子放空灵,伸拳对着他的膝盖一按。

        正好,身子借了这股子力,唰……

        我向后遁了四米远,拧身,我拔脚就跑。

        没想到,我刚抬起脚,就感到背后有林林的刀意。转尔,我正打算改变方向,突然呼……

        平地里起了一道风。然后有人一把给我的腰夹紧,随即,嗖……

        我就让这突然出现的一个人夹抱着,直奔密林覆盖的狮子山冲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