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零三章 慢下来,放下才能有突破

第四百零三章 慢下来,放下才能有突破

        可怜我大官人,化髓证到了筋肉的小高人,就这么让人给夹起跑了。热门小说

        这人身材并不高大,不仅如此反倒有些干枯。但不可否认他个子很高,臂展极长。这么把我夹在胳膊里,他显的丝毫不费力。

        除外,这人跑起来就跟高速的摩托车似的,嗖嗖嗖……几乎眨眼功夫,我们就跟后边的追兵拉开了距离,跟着这人又是一跳,嗖……上了山后,他伸出一只手劈开挡在身上的灌木,树枝,一路奔着前方,唰唰唰的疾行。

        太快了。

        这人简直跟飞一样,并且他保持了这样的高速度,整个人竟还一点不显累。

        就这么。一路的跑啊跑,足足跑了能有半个小时后。

        呼!

        砰!他给我扔草地上了。

        我揉了揉磕石头上的屁股,朝后一倚。靠在树干上抬头看着来人。

        清冷的月光下,我见到了一个穿着一套李宁运动服的高瘦中年人。这中年人剃了一个小圆头,头发很短,露出铁青的头皮,他面容极是冷峻,脸上看不出一丝儿的笑意。他负了手,立在距离我两米多远的一棵树下,上下打量我一番后,他用极浓的川音普通话跟我说:“小娃子,你那师父是不是姓周来着……”

        咦!

        我现在功夫练的这么杂,他怎么还能看出来我学的是周师父教的形意呢。

        当下我忙说:‘前辈怎么称呼,你……你是怎么看出来我练的功夫的,还有……你跟周师父他……“

        “晓得了,你是那姓周的徒弟。他腿儿断了,收个徒弟也好完成他当年要办的几件事儿。“

        中年人喃喃自语般说了这一句话后。他打量了我一眼又说:“功夫,学的再厉害,再牛,能打到天上去,那底子,基础,也是不变的。这个就像身份证儿一样儿。明眼人。一瞅,看这底子,就晓得是哪个人教出来地。”

        讲过这个,中年人又说:“我姓齐,单名一个天字!名儿叫的太大,容易死的早。我就给自已改了一个名儿,叫齐古人。意思是,能做到跟古人一样,效仿天地,悟得真道理,那也不虚此生了。”

        齐前辈讲到这儿又说:“麻小道儿,让人给抓来这里,我一路见的真切,但我这人不想掺合太多的事儿。所以就没伸手。这些个时日,我一直候在这里,打算找个机会给麻小道儿救出来。”

        “可也是巧了,今晚就遇见你这么个愣头愣脑的武娃子。你晓得吗?那没伸手的人里面有几个人,伸伸手,就能把你放倒。”

        “他们不伸手,是因为跟你动手的几人是他们的弟子。弟子好不容易逮着一个高手来出功夫。这机会难得,所以他们就看着你打。”

        “打来打去,人家起了杀心,要收你性命,我就出手给救下了。”

        我当下一抱拳说:“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多谢前辈!”

        齐前辈说:“不用谢,你是小周的弟子,小周得称我一声叔!小周这孩儿,义气的很,是个好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你是他弟子,你也义气,也是一个好人。是好人,我得出手救下来。”

        我听这话,心里一阵的惊啊。

        这齐前辈是什么样的人呐,他管周师父叫‘孩儿’还叫‘小周’,这人……这人一身的功夫高到什么地步了?

        我打量了两眼。

        说实话,我一丁点都没看出来。

        不过今天晚上,真的只能说是命大运气好了!真的就是我关仁命不该绝!不然的话,我死了!真的有可能死了。这个概率多大,我想大概有一多半吧,一多半的概率我会死。

        当时,,我能感觉出来背后那个拿刀人的功夫已经远在我之上了。除外,他手里有刀,那把刀应该也不是普通的兵器。

        四个拳脚高手,再加一个拿刀的大高人。

        单这五人,我已经是死妥妥儿的了。

        没错,就是这么一念之间,一个念想,一个冲动。

        可能从今往后,世上不会再有关仁这人!并且,我没有第二次的机会,永远都没有。

        高术江湖像我这样,将死让人救了的人比比皆是。同样,将死真的就这么死的了人,也比比皆是。

        这一次,齐前辈给我救了,下次能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那可就完全不好说喽。

        所以……

        我还没想好总结的话呢。

        齐前辈说话了:“你叫啥名字?”

        我说了:“我叫关仁。”

        齐前辈:“关仁,嗯,没听说过。不过这次记下了。关仁呐,你听我说,这世上,一山还有一山高!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做事情不可以用蛮夫之脑!要有文人之脑,武夫之体方能成事。”

        “今天晚上,你太急了,太急,太急了。我晓得你这是练出铅汞之力了,但这只是出来,你离成灵,化身,通神,这一步步的,离的太远太远。”

        我虚心听从齐前辈的教诲!

        真的是虚心听从。

        齐前辈这时说:“人呐,力不在大的,我的力不大,可能都搬不动超过四百斤的石头,但是你打不过我。为啥?因为我有神!”

        “神,这个心!”

        齐前辈指下心脏,又指下脑袋说:“这个,才是真正厉害的。你没跟真高手动过手,你跟他动手,你就晓得了,你打了一拳,那劲,铅汞之力,好像让人锁了般,你发不出去。”

        “为啥,你的神,让人给控了!给拿住了,给合上了,你打个啥子哟。”

        我一抱拳:“谢过前辈指点,同时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之恩,只是,我的朋友……“

        齐前辈:“麻小道儿让你的朋友带走,他晓得去哪里。也晓得我带着你呢。你不用急,慢慢跟我,我带你走!”

        我一惊:“啊……?”

        齐前辈:“你这一因缘,落到我身上。我不好好带带你,对不起小周。走罢!你不用担心,你那女朋友,自有她的因缘要遇。你且跟了我,一起走罢。”

        我说:“那前辈,你知道……”

        齐前辈:“西藏嘛,又不是啥子天宫,地牢。一年都要去个二十几次。路我熟的很,我带一带你,你跟我走了,然后你若逢到别的机缘,到时再说。”

        我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一番折腾下来,我竟在狮子山脚下,遇到了周师父当年曾经结交过的前辈。然后这位前辈说他要带一带我。

        或许就是冥冥中的命运注定吧。

        我注定是要走这一条路,否则,今晚我不丢命也得挂个重彩。

        在跟齐前辈往回走的路上,我回味方才经历的一幕幕,我感觉自已又过了一个劫。劫的成因还是心魔。

        齐前辈说的对,我太急了。

        大敌当前,朋友音信皆无。

        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同样也不知道朋友们现在是安全还是危险。

        我的心,太急了。

        急就容易就错,而武者一急,出的错,就没有回头余地。

        可是老天不想让我死的太早,想让我多折腾一会儿吧。

        又或是情况没齐前辈讲的那么严重,我今晚拼尽全力能逃出生天。

        但不管怎么,我能看出来,齐前辈等我很久了。

        他不知道我的名字,但他确实是在等这么一个人,这点我从他的眼神中能读出来。

        此外,齐前辈说话的时候,眼神有股子漫不经心的沧桑和孤独。

        这种东西,我在封隐南,董老爷子身上都读到过。

        “关仁呐,跟你说!你得慢下来!慢慢的!一起跟我走!和这些人打交道,你急不来,你急了就乱,乱了,可就没得翻身机会喽。”

        齐前辈悠悠说着的同时,我一边答着,一边跟他在山上走了一个来小时,末了我们来到一条下山的小路,这就奔山下去了。

        快下狮子山的时候,齐前辈回头看了我一眼。

        “你怎么还是慢不下来呢?”

        我苦脸说:“真慢不得呀,你说,麻道长,跟叶凝,还有七爷。他们知道我怎么样吗?他们别回去再找我。你说这也没个手机。还有……我朋友去了西藏,好像跟另一伙人了。他们的功夫不行!那伙人实力也很强,你说……”

        齐前辈笑了。

        自打我遇到他,他第一次笑了。

        “妖孽过来捣乱,你觉得,就你们这些娃娃在跟他们斗哇,你觉得咱们泱泱中华,就你认得的那几个高人吗?”

        我一听这话,怔了下。

        齐前辈又说:“高人们不出手,不现身那是没有接到因缘。现在,因缘来了。他们能不接吗?放心吧!你的朋友,安全的很!麻小道儿,领着那个女娃子,还有老头子,一样也安全的很。你慢下来,跟我,一起慢慢走。好不好。”

        经由齐前辈的反复提醒,我一颗略显浮躁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

        转尔我开始思索,这颗浮心,它出现的根源在哪里?

        很快,当我离开狮子山,走上一条柏油路的时候,我想明白了。

        浮躁来源于功夫的提升。

        我把那个‘铅汞’般的东西证出来后,我确实是自大了一些,狂傲了一些。

        京城收拾人,茶馆放倒那几个人。这一连番的得胜,不知不觉,就让我暗生了一颗骄心。

        骄心一起,这可就完了。

        我想通这一切,身上涮的一下,暴出了一层的冷汗。

        转眼再看齐前辈,他正盯着我微笑……

        慢下来了,这次,我终于是慢下来了。

        而慢下来的最终原因,我还是要把自已摆在学生的位置上。

        我不是老大,不是多猛,多强的人。

        我还是一个学生。

        而这起事件闹腾的这么大,来了这么多海外,国内的高人。

        这已经不再是我一个人能抗的事儿了。

        可能很早之前,高人们就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他们早就来到了川藏一带,然后他们等着接属于自已的那个因缘。

        因缘是什么?

        因缘就是我,还有我的朋友们

        齐前辈看我静下来后,他笑了下说:“这个事,说起来话就长喽。去年,有一伙小高人去了海外。他们抢的是当年德国人在西藏找到的一些东西。”

        “那里面包括了几块骨头,还有一些地图,一些个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

        “就是这些个东西,直接指的,便是咱们要去的那个地方。”

        “你可能知道一些吧。慢慢想,不要急,我们一步步慢慢的走。“

        我听齐前辈这么一讲,立马想起来了。

        雷师父当年领了一批人去海外,敢情为的就是这个事儿啊。

        眼下,这个事情又升温,跟着把矛头聚焦到西藏这块地方了。

        他们想做什么,想弄走什么?

        答案就在不远处,而当下,我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已慢下来。

        转眼功夫,我跟齐前辈就来到了他在狮子山脚下的一间平房。

        小房子不大,进院打量一番,好像只比周师父的那个小院儿大上一圈多一点。

        齐前辈领我进来后,他对我说:“我不用手机,不用电脑,那些现代的东西,一概没有。眼下时间不早,你洗洗去那屋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出发去西藏!“

        我点头应了后,去了屋里,然后四下打量,找了一个桶,打了一盆水,烧开了后,先是给齐前辈倒了一盆洗脚水。看他洗完,我收拾一番又给自已烧了点水,匆匆洗过。这就去了另一个房间上床睡觉了。

        没有太多的理由和原因。

        当我的功夫突破到这个地步时,我需要有人来带我。

        于是齐前辈出现了。

        可能齐前辈也一直在等着,有一天,会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出现,然后……

        我深吸一口气,告诉我自已,我其实很渺小,很微不足道,我所掌握知道的东西,同这个宇宙相比,简直连最小的沙砾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沙砾中的一个小分子中的一个小电荷。

        太渺小了,关仁!你要学会正确的认识自已,那样才不会败。

        我反复对自已这样讲着,一时间,身体一阵轻松。

        然后我知道,我放下了。

        而放下,才能有成就,才能有更大的突破。

        这一晚睡的很好。

        凌晨,将近四点时,天微亮的时候,我睁开眼。木丰贞划。

        与此同时,我看到床头有一对绿莹莹的眼珠子正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