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拦车的意外收获

第四百一十一章 拦车的意外收获

        关欣长的不错,她走的路线虽不是大马刀那种冷峻惊艳型的,但却颇有股子邻家女孩儿的刁蛮之味。

        我看到关欣不由想起大马刀,跟着又想起她曾经跟我说的一个听上去搞笑,却又让人倍感心酸的事。她说以前大学时候的驴友曾组队去过几次西藏。钱什么的都是均摊。然后一路下来开销真心不轻松。

        她们在西藏曾遇到过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说她身无分文,但却把西藏,包括墨脱那边给玩儿了一个遍。

        叶凝那会儿单纯,她就搞不太明白,这怎么难道世上真的全是好心人吗?

        叶凝队友中有知道这女孩儿底细的,然后对方就告诉小伙伴们真相了。

        原来这女孩儿号称帐篷女皇,越野福利。

        那队友的一个朋友曾陪这女孩儿去拉萨的医院做过四次人流,烧过好几次的子宫。因为是重度的宫颈糜烂……所以得用激光不停的烧才行。

        叶凝和她的小伙伴们听罢,感叹这女孩儿岂是一个‘敢’字了得。这人生,太彪悍,太厉害了。

        叶凝队友说,就那个女孩儿仅仅是一个。而在她背后,还有无数,许多个跟她一样的女孩儿呢。

        不得不说,这也是人生。

        但眼下,我倒是没想让关欣去利用女孩儿的身份勾搭人。而是想利用我们习武人身上的本事,那种骨子里才有的感知能力。去感知一下这过往的车辆。

        我想看看,这里面有没有能让我们‘搭上车’的人。

        因为叶凝的队员说过,那些女孩儿开始时候并不是这样子的。她们一样也很单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人。但她们上错了车,让人强行夺走了第一次后。接下来。她们就放纵了。

        我想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出来。

        真的!

        当算是给自已找的一个乐子了。

        大约在二十分钟后,花球儿给我们抓来了一只又肥又胖的旱獭。

        它伸出爪子,按在这大耗子的肚子上,抬起凶萌的小脸,眼神好像会说话般,在跟我们说,这东西其实很好吃的。

        算了吧!花球儿,谢谢你了,我还是动用备份的羊肉吧。

        于是拿出来羊肉给大家分发了。

        花球儿微郁闷了一下,末了自已把打的猎给吃了。

        吃过了东西我把心里的计划跟大家想了一下。

        关欣听完说:“这是一场比试吗?想要比一下大家的感知力吗?”

        我微笑:“或许吧。”

        关欣:“嗯,不错!我可以接受。”

        我又说:“但最后,如果找出那个人……”

        “放心了!我叫车!保证给他拦下。”关欣微笑着如是说。

        我会心一笑:“那咱们就出发吧。”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什么替天行道,又或是别的什么,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为何自已会冒出这个念头

        但齐前辈说过,以武入道修到了我这地步时。一定要格外珍惜自已脑子里冒出来的念头。原因就是我本身不是那种爱胡思乱想的人。平时,脑子里大多数情况下走的是什么三字一音呐,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啊,等等装的全是这些。

        遇敌什么的,全靠临场发挥。根据接受到事实,一一针对着做出改变。

        但我刚才确实是胡思乱想了一下。

        我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念头的根源是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感觉,我们这么做好像是没错儿。

        拿定主意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我们三人一凶萌猫吃饱喝足了后,又全速奔行了将近两个小时,这才找到了进藏的公路,随后我们找了一个相对开阔的至高点,然后将身形掩在草丛中,观望坡下过往的车。

        半个小时后,来了一辆。

        这是一家四口开车自驾游玩的。

        我接收的信息就是这样,跟着又跟小黑和关欣核对了一下,一模一样完全没错儿了。

        又等了二十分钟,跟着又来三辆车。

        这是三辆很欢乐的小青年开的自驾车,没什么别的问题,有的话也是愿打愿挨。

        然后又过了一个小时……斤协夹血。

        一辆,又一辆。

        我们守了六个钟头,候了将近二十几辆车。

        可我没找到,潜意识里我要找的那么一辆。

        “困死了!”关欣抻了下手臂说。

        “关仁!关仁!关……仁……,哥,哥!”

        “哎!”

        我应了一声。

        关欣:“叫大名不答应,叫哥就答应啦,哼!行啦,反正我也没哥,你又是跟我一个姓。我就认你当个见习哥吧!不过说好了,这世界太复杂,我又是第一次让师父领出来。我也不知道你是坏人还是好人。反正见到师父的吧,她要说你是好人,我就当你是我哥了啊。“

        我一笑说:“妥嘞,到时候,要是坏人呢。“

        关欣:“坏人又怎么样,打不过你,跑呗。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那个,哥呀。咱们这样儿,你觉得有意思吗?还不如下去拦辆车老老实实讲明白了到拉萨多少钱,给他钱不就完了。”

        我看了眼小黑。

        这位福建兄弟打了个哈欠。

        我说:“再等等吧,再等等!”

        “好吧!”关欣叹口气,又看了眼花球儿,跟着又看看我说:“哥,我能抱它吗?”

        我说:“你跟它沟通吧。”

        说完,我又盯紧了路面。

        我究竟在等什么,这么做是不是真的很无聊?脑子里的那个念头,它的依据是又什么。

        我叹了口气,感觉好像有点太捕风捉影了吧。

        就在我几乎快灰心丧气,打算是不是找个地方打会儿坐的时候,终于又来车了。

        这是一辆很老款的丰田越野车。

        此外,这一路走过来,我发现往西藏走的话,好多都是开这车走的。

        车开的不是很快,慢慢的奔坡上爬。

        我一搭眼的功夫,车里就冲过来三道气息。很强势的气息,且这气息里有一股子贼兮兮的土腥味儿。

        三人都有功夫啊。

        虽说不是什么化境,但至少也是明劲中期了,这号人在普通人中就是很能打,不敢惹的人呐。此外这三人的气息凝重,浑厚,显然他们的身材都不小。

        这三个家伙,就是我要等的人吗?

        齐前辈说了,化髓之后,有些事情身体提前有预感。但因为境界还不够的原因,在接受预感的时候,大脑会给出一些错误性的解读。

        比如这次,可能我接受的预感是,到公路上,找一辆车,车上有三个与万归一有关的男人,,然后搭他们的车进藏。

        但我大脑没办法做出如上正确的解读,大脑的解读是,去拦一辆车,车上有坏男人。

        然后,这个解读就跟叶凝同我讲的帐篷女皇,越野福利的段子联系到一起。所以,我就会做出,找个不是人的男人,教育他一番的错误解读。

        有意思,真的是有意思。

        人的大脑太好玩儿了,脑补,脑补,有意思。

        我感慨一番后,又犯难了。这车怎么拦下呢?

        于是我碰了一下关欣。

        “是这车吗?”关欣抱着凶萌问我。

        我说:“嗯,是它,把它拦下来,你有把握吗?”

        关欣:“小菜!不过你们可得跟紧点,万一我让人抓走可就麻烦了。”

        关欣露出小女孩儿的笑容。

        我觉得,关欣真要被人抓走,麻烦的是那些人!

        好了,闲话不说,关欣放下花球儿,闪身就奔公路边去了。

        到了边儿,她开始一个劲地摆手。

        我和小黑则藏身在她身后三米处的几块石头后面等着,只要对方停车,开车门,那是瞬间的事,一切局势都在我们掌握中

        车到了近处,果然减速,然后停了。

        紧跟着车窗玻璃落下来。

        关欣面色一喜,张口要喊的时候,却听车里有人说话了:“你作啥子,大半夜的,这么个女的,穿了一身黑站路边,你不觉得吓人吗?这是人是鬼哟,还开车窗,快走噻!“

        轰!

        发动机紧张轰鸣,车撒丫子就跑了。

        关欣一脸的凌乱。跟着,她一咬牙,撒丫子竟追上了。

        这段是下坡,关欣用的法子是跳,然后,借了劲儿,再起,再跳,这样一来,她的速度比之汽车真的是一点都不落。

        我和小黑见状,马上撒丫子跟。

        就这么,追下一段大坡后。

        到了平地,车猛一加速开出去一百多米,跟着吱嘎一声停了。

        刚停,车门开启,有一身材矮壮的人让人一把推下车,然后这人低了头,扑通跪地上,朝我们这个方向喊:“那冤死的人呐,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作啥子变鬼来害我们,哎呀呀,这车上也没带个纸钱,等我们兄弟办过了事情,做完这笔买卖,再回来买些纸钱烧给你好不好嘛。你莫再追这车了。哎哟,这吓死我,吓死了!“

        关欣大概是听出来对方把她当鬼了,她觉得好玩儿,于是就索性吓一吓对方。然后她披头散发,仰头朝天空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的怪笑。

        笑过了后,她唰唰唰,就奔着去了。

        她用的功夫,跟我那个唰一下九米瞬间到差不多。武林中管这个叫八步赶蝉。但讲白了就是‘功夫速跑’。这门本事讲究一个,蹿出去的距离远,然后脚尖点地要快,借的力要猛,如此一来,就会给人错觉,以为这人是唰的一下平移飞过来呢。

        矮胖哥一见关欣遁来,他跪地上傻了。

        “哎哟哟,哎哟哟,我日你个仙人板板,你个冤鬼,你不听我地,我,我是练过地,我怕你?”

        矮胖哥一咬牙,哇呀呀站起来,原地刚舞了两三个架势,关欣就冲到近处了。

        她一抬手。

        唰!

        矮胖哥飞了。

        车上的人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跑的样子。

        关欣紧跟着,唰唰!

        两下,将车里的两个人给扯出来,然后给扔了。

        扔过这三个人后,我和小黑跟着花球儿也慢跑着到了近处。

        “哥!怎么样?快吧!”

        关欣拍打一下手。

        此时,地上被摔迷糊的矮胖哥叫了一声:“哎哟哟,原来是兄妹鬼,哎哟哟,这下麻烦了,麻烦了……”

        他自顾念叨两句,末了眼珠子一翻,就此吓晕过去

        我笑了下,又去看地上的另外两人,这两人刚爬起来。此外他们的身形都比较魁梧,个头将近有一米八的样子,面目长的凶凶的,给人一种,我长这样,我就是坏人的感觉。

        两人站起,迟疑一番跟着一咬牙,噌!各自从身上抽出一把短刀。

        然后两人又下意识地看了眼车。

        跟着,为首一个剃了同我一模一样大光头的人看着我说:“德旺是我兄弟!这车上的东西,有德旺的抽头儿。兄弟!想发财,看仔细了再找车拦。“

        妥了。

        我明白了,这人是误会我了,以为我是拦路抢劫的呢。

        我没说话,然后小黑动了。

        我知道小黑一定是按奈不住才动的。

        同样,关欣也是如此。

        因为据我了解这两人都是第一次让师父领出来到江湖上见世面,他们之前很少跟人动手不说,更加没有沾过什么人命。所以,两人心中那种想找人好好打一架的心理,非常,非常的强。

        只可惜,这两个人根本不够小黑打。

        我说了一个拳下留人。

        话刚出口,两人就倒了。但还好,小黑算是有分寸,没把两人打成重伤,只是轻重伤。

        一个肩膀碎了,另外一个肋骨好像断了两根儿。

        至于矮胖子,他让关欣吓的不轻,估计还得等一会儿才能苏醒。

        我走到光头高个男面前,蹲下来后我问他:“车上运的是什么?”

        对方肋骨断了,正一个劲地用手捂着那儿,一边捂一边说:“你动了我们东西,你惹大麻烦了。你惹大麻烦了,哎唷,疼,疼死了。”

        我说:“说实话,运的是什么?不说的话,一会儿还有更疼的。”

        光头男看了眼车,跟着他咬了咬牙说:“炸药!”

        我问:“大概有多少?”

        光头男:“不多,九十公斤。”

        我说:“高能的吗?”

        光头男:“嗯,火点不着,要用特殊的雷管引爆,一点就能炸开好大一片岩石。”

        小黑这时说:“奥克托金!大马那边有**武装,在一个小岛上曾经用这个控制一个部落大概三十多人吧,他们要求跟政府谈判。然后我们过去,给解决了。”

        小黑淡淡说完,又说:“他们用的就是这个,hmx!奥克托金,标准军事炸药!”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