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深海’一样看不透的敌人

第四百一十四章 ‘深海’一样看不透的敌人

        我摇头苦笑,又抬起头来看他们说:“为什么?我的功夫是我一点一滴苦苦修来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拥有?”

        对方也笑了:“没有说不允许你练。  [800]中国的武术在世界传播极广,这里面传播最多的有咏春和太极。咏春拳的一些近战格斗招式,频频被各国的军警采用。从而编入近身搏击的教程。太极拳更是以文化,哲学,思想,健身的理念被西方人接受并推崇。”

        “我们喜欢这种传播,喜欢越来越多的去练,去学习,然后从中汲取对他们有益的东西。但是……”

        中年人笑了下说:“如果修到了化髓这个境界,他是一定要归到我们这一脉的。”

        “当然了,中国传统武术的训练是非常刻苦的。他对人的要求极高,除了要求毅力,恒心,还有明师的指导外。运气亦起了很大一部份的作用。有些人运气好,天生该吃武行这碗饭。他练的就顺,就能齐整劲,出明劲,养暗劲!齐,出,养,这是三步一体的功夫。从练拳第一天起,这三步功夫就是要一起来练的。”

        “我们把这一层次的人称为武学上有天赋的人,但仅有天赋还是不够的。因为即便天赋再高的人。最终练出一个暗劲,就已经非常,非常的了不起了。”

        “最关键的是一点是灵性!”

        “灵性需要佛门的悟和道家的理论来指导。它与鬼,还有我们通常认为的神仙无关!”

        “它是一种建立在高度理性基础上的,感性思维的发扬!”

        “只有具备了这个力量,一方面拥有高度理性客观,独立的思维,一方面又有……”中年人笑了下说:“我打个比喻,就好像女巫和神汉们的通灵感应一样。只有这两者齐备,才能步入所谓的化境!”

        “理性和灵性的感应,需要一个平衡,平衡了后,才能产生突破。”

        “所以在这期间,就会有很多的人,因此而走火入魔!究其根本他无法去掌握这一微妙的平衡点。他可能忽尔过于理性。刻板。忽尔又沉醉于感性给他带来的种种所谓妙不可言的体验中。”

        “这些对入化境的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威胁!”

        中年人负手望着星空说:“你可能不了解一个入化境的人,他疯了,走火入魔后,他会对这个社会产生多大的危害!他会让世人用一种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传统的武术和道门的功夫。”

        “并且,这还仅仅是初入化,到了后面,完成化神的全部功课,开始一步步证神的时候,其凶险,简直非你我所能想像的可怕。”

        讲到这儿他又说:“不知道你的英文好不好,有机会你若到美国,我给看一下一些解密的官方文件。里面有一些事记录的全是事实。包括国内也是这样,只不过……”

        他摇了下头说:“相对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而言,现在不仅国内,包括全世界的人都在想着怎么利用短短几十年的生命机会,尽情去挥霍和享受这个星球上的物质带给他的愉悦。并且相对身体,亦是一样……”

        “他们想着办法去找一个喜欢人的上床,然后无休无止,一个接一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但这需要物质资本,倘若没有……”

        他笑了下说:“你看一下一些网店销量最大的产品,没错,它们就是男女的自慰工具。所以我说的这些东西。现在没有人会感兴趣了。”

        中年人讲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说:“好吧,我讲的可能有些偏了题了。我回到最初吧。之所以要这样做,一是不想看到你走火入魔。二是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加入,然后把这个队伍整合统一。”

        “当然,这对你来说,意味着新生!”

        “因为从你加入那天前,就意味着你要同过去的师门,朋友,等等的一切告别。我们可以提供给你优越的物质,良好的修行体验地点。但你必须对我们忠诚!”

        “明白吗?忠诚!”

        我盯着对方问:“你们是什么?”

        中年人:“对不起,无可奉告!只有你加入了后,你用你的智慧和掌握的力量获得了我们认可,你才能知道的更多,否则我不会同你透露任何关于我们内部结构,目地的消息。”

        “同样……”

        中年人笑了下:“你在外界,也不会打听到。更不要指望通过互联网和媒体获知这些消息。知道媒体,互联网吗?”

        “上网上的越久,思想其实就被束缚的越牢!”中年人意味深长地说。

        我笑了下:“我很少上网。”

        中年人:“这是个好习惯,多接触自然,社会,少上网。”

        中年人收回仰望天空的头,他转了身对我笑笑说:“好吧,言归正传。关仁!你现在退出,回到京城,把你的泣灵剑拿出来。然后,随时等我们的通知。如果你不这样做。接下来,会有办事人过来取走你身上的东西。”

        我冷冷看着他:“怎么?办事人……?”

        中年人笑了下:“我说句实话吧关仁,我们一向是很看重身份的人。事实上,我不能跟你动手。因为我如果跟你动手,用最粗鲁的武斗方式决一生死的话。我没有办法跟我下边的人交待。”

        “这个有点像,内地传统的辈分,对,就是这个东西!我跟你动手了,这算怎么一个说法?这说不过去。而之前沈北是跟你同辈的人。江越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办事人。并且……他的资质还很浅。他折在国内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毕竟这人太狂妄了,需要有人给他一个教训。”

        “就是这样!小霜!你把下车前我给你的手台放地上。”

        中年人挥了一下手。

        名叫小霜的女人应了一声后,伸手从包里拿出一个手台放在她身边的一块石头上。

        中年人:“现在倒计时开始,我给你七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如果你同意,就用这部手台跟我联络。如果七个小时后,你不联络,对不起!”

        “会不断有办事人过来找你。”

        “好,就是这样,小霜,我们走!”

        中年人转身,一挥手,领上他身边的人就奔开来的车走去了。

        我不知道中年人是不是武凌锋。

        可他,还有他身后的那个中年人给我的感觉就是气场极强,极强!

        那种强烈的压迫,还有精神上造成的冲击,引得我眉心都不由自主地微微跳动。

        事实上,我不知道这人的功夫,真的看不透。

        打的话,我不知道有没有把握,能不能放倒他,但可以放手一搏。但是一个人,如果另外一个中年人再跟我打的话。我放手一搏的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

        但让我意外的是,这人居然没动手。

        他虽是没动手,但造成的那种压力,比动手了还要大。

        我从中年人身后看到了一个很庞大,很庞大并且规矩,制度,等级,等等一系列概念非常严格的一个体系。

        可能有人会说了,这中年人傻吗?他实力明显很强,干嘛不一下子给我们掐死。

        这么想就不对了。

        正因为中年人,一直都在严格按照规矩来做,所以他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身份,地位,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如果他不按规矩出牌,而是恣意而行的话。

        他不会拥有这一切,他在那个组织里,可能就是一个眼中永远只有‘杀戮’的‘办事人’。

        正如他所说,他身边的人,还有两个年轻人都看着我。

        他有一定的地位,就这么跟我打了。我在他们眼中,仅仅是一个有一定实力的年轻武者而已。

        仅此而已,我的辈分等等一切摆在那儿呢。

        他赢了,他没名儿。人家会说,怎么还轮到你出手了?

        他输了,后果更加的可怕。

        所以,他没出手。

        至于那两个年轻人,我估计中年人是不想让那两人白白送死。

        就是这样。

        中年人一行走过很远了,突然,他扭头扬声对我说:“关仁,你可能不会相信。而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大部份世俗金钱都掌握在西方一些人的手中。而这个世界上的大部份真理还有智慧,则掌握在一群东方人的手里。就是这样!“

        他朝我笑了下,转身,奔停着的车走去了。

        “深海……”

        这时关欣突然走过来,跟我说了这么一个词。

        我看了眼她:“什么意思?”

        “师父说这些人就像深海一样,很庞大,看不透,无处不在。另外,如果不到那个境界,有了一定的功夫。我们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到他们的存在。而当到了那个境界,就好像乘坐潜水艇潜入深海后,我们就会看到他们……”

        “很大,神秘,看不透。”

        关欣喃喃说着。

        我笑着看了眼她说:“怕了吗?”

        关欣:“怕什么怕呀,我是没怕过,反正我这人就是心大!用我师父话说,我属于那种见了棺材还能笑出来的人。死又怎么样?反正人活着都是要死的,无非提前退后几十年罢了。最最关键,不能做后悔事,亏心事。”

        我赞了一句。

        我又看小黑。

        “你怕了吗?”

        小黑摇了摇头:“我吃的苦,太多,太多。已经不当自已是个活人了。”

        我说:“好!你们,还有,我的那些朋友!我们一起。把这个深海,给淘空!让它见底!”

        关欣:“赞!甭管能不能成,哥,这事儿我跟你干了。”

        小黑:“我也是这样想的。”

        我听罢一笑,走过去,把手台踢地上,然后一脚踩碎!

        喀的一下,踩碎了。

        办事人,欢迎你来。斤尤农技。

        还有这个什么中年人,不要以为你有多优势,有一天,我会让你求着,跟我打一场拳!求着让我跟你打!

        我盯着那辆打点火的车,咬了咬牙后,我对关欣说:“走!上车!”

        当我们一行人走回到车旁时,我打量我的车,发现车上的炸药,还有那个吕庭轩都没有让人动过。

        车亦没有受到任何的破坏,总之就是,他们没有动我们的车,没有动我们东西

        他们本可以趁我们在身后的时候,来抢,来夺。

        但他们没这么做。

        他们不屑于此,而这也正是他们为之可怕的所在!

        因为他们若是真正小人倒也罢了。

        因为小人做事不择手段,穷尽其能,什么招数都用。

        君子做事,讲规矩,讲方法。

        取我功夫,就是正大光明来打,赢了输了,各凭本事。

        这,或许就是他们能够发展这么多年,可以称之为‘强势’的重要原因吧。

        所以这是一伙真正的君子之敌!是强敌,是值得正确对待的敌人。

        而之前的江越……

        正如中年人所说,无非一个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办事人’罢了。

        我这时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子时了。

        我想了下对大家说:“先休息吧!七个小时,我们只有七个小时的时间可以休息了。”

        接下来,我们把车停到路边的一处空地,然后,关欣和小黑在车里睡觉。

        我则坐在路边的一块空地上,先是仰望了一番星穹,跟着面带微笑,按齐前辈教我的法子,打坐,休息。

        坐了将近四个小时,我睁开眼,同时时仰望星穹,喃喃说道:

        星穹在上!我关仁问心无愧,无欲无求!但身卷恶事之中,只盼因缘了却,道回本位,让一切自归清明。

        这便是我的发心!

        苍天为鉴,今起立誓,身死无悔!

        念过,我起身,走到车旁,拍拍窗子,随着趴在驾驶座上的花球儿一声小叫。车内人醒过来,我直接拉车门上车走人。

        上午九时许,我们在一处荒凉的岔路口遇见了一辆破旧的三菱大屁股吉普车。

        车是横停的,然后车门处倚着一个人。

        那人额头,布了一道长长的疤。

        这应该就是吕庭轩说的那个接头人吧。

        他倚着车窗站立,可眼睛却是闭着的,当我把车速降下来时,这个人扑通,大头朝下就趴到了地面上。

        随后,吉普车门开启。

        从里面走下来了两个人!

        这是两个陌生的高手,他们的目标是我,此外他们就是中年人跟里所说的办事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