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数千年前武者的守候

第四百二十二章 数千年前武者的守候

        当通过那团铅汞之物看到万冰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活儿来了。通过层层训练我没有受伤,而不受伤就得干活儿。至于受伤的人,我看了眼次松,普布还有孙师父。孙师父想要往外冲,关键时候让次松给拦住了。

        他们朝墙角缩去,然后盘起两条腿,仿佛冥想般正坐在那里休养打坐。

        没错,这活儿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我起身就朝万冰即将出现的通道走去了,中途我看到那几个人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有的人吓的大小便都失禁了。

        有那么吓人吗?我揣摸间,我站在万冰将要现身的那个出口的一旁侧,然后把那一团铅汞收了起来。

        收起来的意思就是隐去,让它归入丹田内部那个浩瀚无比的空间。

        我所做的这一切,我是无法理解的!

        这个情况就是,我证到了。但我惊讶于我证到的东西!

        我甚至害怕,我会不会是精神病,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因为我精神层面的感受,完全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齐前辈说过,无论哪种方式入道,修到最后,一定要把持好明心,不然的话,功夫有了,人也疯了。

        因为很多人无法去接受身体上的这些变化。这让他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比如我,我就是这样的感受。但还好,只要我把那团铅汞之物收起来。

        我立马能找到普通人的感觉了。

        非常普通的,普通人!身上仅有一点不错的肌肉筋骨爆发力。除外。骨骼的密度,还有身体的健康程度比一般人要好。

        仅此而已了。

        我喜欢这样,喜欢做一个踏踏实实的普通人。

        铅汞之物让我感觉自已好像活在虚幻的神话之中。相对比,还是这副平凡人的身体,让人觉得实在。

        但平凡人注定无法搞定接下来的事儿。

        万冰很快就出来了,他从出口中出现,马上感觉到我,然后他转了一下头。

        当我感觉到他那对眼睛落到我身上时。我抬头一打量。

        瞬间。我惊呆了。

        他的身体竟然长达三米多,肩膀上有九颗脑袋。他的双臂极粗壮,并且孔武有力,他身上穿的是一件黑黑的,大袍子似的衣服,九颗脑袋上的头发极长。它们飘荡在空中,无风自舞。而那九颗头颅中的十八只眼睛,每一颗都瞪的血一般的红。它们散发着熔岩般的光芒,狠狠盯着我!

        瞬间,强烈的恐惧在我的身上弥漫!

        这人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一念间,当我后退一步,转又将铅汞之物提出来时。我看明白了。

        区区圆光术罢了。

        平凡人的身体让人感觉更容易去跟现实社会接触交流,不会让人心生任何突兀,不合群,另类的感受

        但平凡人的身体无法面对,我们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人,事物。虽然科学对此有一些所谓的解释。但我们知道,那无非自已骗自已玩的把戏罢了。

        正因解释不了,无法面对。所以就选择了回避,掩盖,隐瞒和那句常说的话,不说这些事情啦,怪吓人的,搞不懂……

        可我付之辛苦练出的铅汞之物却可以让我看清楚这一切的本质。

        比如万冰!

        他现在的真实情况就是个弯了腰,目光呆愣,让一个大虫子给附上身的悲剧性人类。

        那虫子是从他腰下钻进去的,很长,目测差不多有一米多,类似蛇,但表面没有鳞片,除外它皮肤很光滑呈胶质的感觉,它的前端有一排细密锋利的锷齿,它用牙咬破万冰的皮肤。此外我相信它能分泌一种类似麻醉物质的东西,又或者它本身就是用圆光术来迷惑了万冰,从而附上了对方的身。

        它从万冰的腰下钻进去后,尾部的一个勾子勾住了万冰的尾闾,然后腹下生出来的一排如蜈蚣般的锋利爪子刺破了脊柱,然后将爪尖插入脊髓神经丛中中,它的身体就这样环绕着脊柱一向上前,最终头部沿着万冰的枕骨大孔,破开入脑,然后将脑袋伸入到万冰的大脑神经丛中。最终控制了万冰的整个身体。

        这虫子有些像我小时候看过的电影异形,而异形的创造灵感,就来源于西方中世纪的一些传说。伴随近代科学发展,在亚马逊流域,科学家们真的发现了一种可以控制其它生物的蚂蚁。那蚂蚁用的法子类似万冰身上的大虫子。

        它们钻到生物的头部中,占据对方的身体,以寄生的方式存活在世上。

        寄生物种!

        没错,万冰现在的情况就是让一种会圆光术的远古寄生物种给寄生了。

        多么简单且科学的真相!

        我在心里笑了下。

        是了,了解了,知道真相,什么九头怪物等等的一切,统统都是虚幻的浮云罢了。

        我相信当年占据这里的所谓九头巫师的身体里也一定有这么一根大虫子!可他的信徒显然不明白真相,他们深受圆光术毒害,认为他们看到的那个拥有九个脑袋的巨人就是直相。

        事实上,那是扯蛋!

        真相就在眼前,就是这个佝偻着身子,眼神呆愣的可怜的万冰同学。

        这虫子很聪明,它知道我看出它本体了,是以万冰嗖……

        用一种极快的速度,眨眼间就蹿离了出口,眼着不远处砰!一个人的胸口如遇炮轰般爆了一记巨响后,浓烈的血腥气瞬间在空中弥漫。

        万冰杀了他的同伴,然后他好像要下口了……

        我动了。

        唰,移过去的同时,叭!

        抬手一记鞭手就打在了万冰的脑袋上。

        喀吧一声响,这货的颅骨瞬间就碎了,可它竟如有了不死之身般,拧了身,伸手如电,直奔我胸口抓来。我一闪之际,叭!

        又是一记鞭手,抽在他的手臂上。

        万冰的胳膊仿佛断掉,可他仍旧提了手来抓我。

        我又是一闪,万冰啊……

        他从嘴里喷出一股腥臭的气味,然后朝我一瞪眼,紧跟着又全身的骨头一阵蠕动。他仿佛在给自已增加着什么力量,然后它又冲上来了。

        我提了铅汞之物,就着这黑暗的环境,跟万冰对起了手。

        他没有招式,没有功夫的痕迹,一切全都是野兽自然的本能。而正是这种本能才是最可怕的。

        它身上的皮肤好像包了一层厚厚橡胶的钢铁,即便我将内部那如钢似铁般的骨头给震碎,可它还是会动,并且力量非常有威胁性。

        我试着动用雷炁,可这东西好像成气候了,它根本不畏惧我的雷炁。不仅不怕,反而让我彻底激怒,然后疯了般用最快的速度围着我打。

        然后,很不幸,我又一次把这怪物当成了老师。

        我学习的是它那种真正的无招胜有招的打法。

        这种打法对铅汞之物来说是最好的学习方式,它学会了闪避,回击,走位,跳跃,然后也学会怎么在最危险的情况下用最快的速度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就这样,我们打了将近一个时辰还要多。

        可这东西,它怎么不死呢?

        它的脑袋都已经变形了,可是它还是不死,还在跟我一个劲地打着。

        渐渐我明白了,打万冰这副身体是没用的,我真正的敌人是那条丑陋的大虫子。那东西,我怎么才能弄死它呢?

        我想着这个问题,跟虫子又打了十多分钟,最后我突然就想到了普巴杵!

        大雨衣让我来取的普巴杵!

        对,就是它!

        我心中这个念头一生出来,我就感知到身后一个通道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我感知着这一缕的召唤,砰!

        一记炮拳将万冰震出四米多远后,我唰!直奔那个入口就去了。

        我跑的极快,同时我没感觉万冰追来。

        它怎么不追,是害怕了吗?我尽全力跑着,到了里面,我瞬间就看到了堆积在地面的人骨。

        一排排,一层层。

        我想像不出这地方当年死了多少人,我在心里说着打扰,对不起这样的话,我踏着这些人骨,唰!

        遁到了这个大殿的首位,然后我就看到一个通体泛黑的黑色骷髅正趴在地面上。

        它已经死了,死了不知多少年。但我看到,它全身骨骼都在吸收着本就没有光线,它的骨头是黑色的,他全身紧缩,然后脊柱上盘着一圈,又一圈,早已经烂没了的,只剩下干涸黑色印记的那么一个怪虫子

        除了这些,再就是他的太阳穴上,则深深插入了一根长达一米八,直径将近三公分的普巴杵!

        它仿佛巨大的长矛,深深刺入脑中,然后将他连同那个怪虫子一起干掉。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最震撼的……

        最震撼的则是站在普巴杵旁的那副白骨!

        数千年之久,他没有倒!他立在那里,伸两手紧紧地握住了普巴杵,那一身烈烈白骨上透出的精气神告诉我,这人就算是战至最后一滴血,战至生命耗尽,也要灭了这为祸人间的邪物!

        他站立着,数千年!一直在这里!

        我打量着他,这位令人尊敬的前辈武者,这位伟大的武士。

        他全身的骨头,很多地方都碎了,腿骨,臂骨上都有深深的刀痕,他后腰的脊柱里,肩胛上插着不止一根箭,那箭的箭杆已经烂没了,仅留下了深嵌到骨头里的箭头,他的颅骨有数个地方骨折,他的眉骨已经完全碎掉……

        难以想像的惨烈啊!

        我无法想像数千年前,这里发生了多惨烈的战斗。

        这位伟大的勇士,他真的是战至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亲自用这柄普巴杵,将邪物给斩除了!

        我目睹这一切,然后跪在了地上。

        我用最尊敬的跪拜,拜向了这位伟大的武士!

        一次,两次,三次!当三次结束时,喀喀喀……伴随一阵的脆响。那武士的骨架散落了……嗡……

        普巴杵上传出一阵轻微的嗡鸣音。

        它倾斜着,奔我倒过来。

        当我伸手握住这柄巨大的普巴杵时,恍惚间我突然听到了一记低沉的吟唱声。

        那声音是藏语,我听不懂字面的意思,但我却能听出那里面的语境。它似乎在唱着,感谢我的到来,感谢我接过降魔的圣物,感谢我替他完成未完的使命,感谢我……感谢我……

        这是武士的灵魂歌声,沧桑,雄迈,他等了数千年,等的就是这个时间。

        好!

        伟大的先辈!

        我知道自已做的是什么!

        安息吧!守护这片雪域的勇士!您的灵魂会随雄鹰一起,永远在这片雪域的天空中翱翔!

        再见!

        我握紧了普巴杵!

        转身,在心中暗吼了一声,杀!

        呼!

        我冲出这间殿堂。

        一冲之隙,我到了外面,刚出洞口,突然我看到万冰那家伙居然一动不动地叭在了地上。然后他身上的大虫子竟不见了。

        但与此同时。

        啊……

        伴随一记嘶吼,一个我不认识的倒霉鬼,拖着他身上的大虫子奔我扑来了。

        我一提普巴杵,抬脚,砰!

        一记重踹,将这货直接踢到墙壁上。跟着我高高跃起,同时吼了一嗓子:“去死吧!”

        呼!

        我跳到了这货的头顶。然后高举了普巴杵!

        噗!

        锋利的杵刃刺破了这人趴在地上的后脑,然后直接没入,深深到地底。

        同时普巴杵横生的一股仿佛烈火熔岩般的力量瞬间破开了那虫子的脑袋。一时间,我好像听到了一记凄厉尖吼。

        随即,那虫子一阵扭曲,转眼后,它死了。

        待我确信这虫子彻底死绝之后。我一抽手。

        呛啷!

        巨大的普巴杵再次让我握在了手中。

        呼……

        我深深呼吸了两口空气,然后把又学会了很多东西的铅汞之物收了回去。斤状土血。

        这一瞬间。

        我又成了普通人,那个平凡,实在,成了那个混在人群中,看上去身体强壮高大,再无半点特异之处的普通人。

        真的,相对那个可以让我施展惊人高术的铅汞之物而言,我更喜欢这个状态下的自已。

        实在,平凡,普通。

        我喘着气,尽管四周一片黑暗,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我喜欢这样。

        稍许,有人说了一句:“我的朋友,你现在最好是先闭一下眼睛。”

        我听出来,那是次松的声音。

        我笑说:“好的。”

        不大一会儿,光亮有了。

        我闭了眼对着光亮看了一会儿后,又微微睁开眼,然后我看到次松手中多了一个用松枝做成的简易小火把。

        不久,普布也将他手中的火把燃起。

        跟着两人把火把交给孙师父,而他们则挪到我面前,对着我端正地跪拜。

        我没有避让,因为我知道,他们拜的不是我,是普巴杵,是普巴杵曾经的主人,那位数千年前,在这片雪域浴血与魔族邪师们恶战的伟大勇士!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