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轻轻的一点,就问出全部

第四百二十六章 轻轻的一点,就问出全部

        当叶凝抱着花球儿跟我并肩从房间出来到楼下的时候,我注意到小旅馆的老板惊呆了。我估计他是看到我像是换了一个人,所以他表情有点吃惊。惊过之后,既然我是人了,不是一条游荡于荒漠的野狼。他也开始把我当成尊贵的客人对待。

        我们到了小院儿,加入到这群年轻人当中,跟他们一起吃着月饼,赏着青藏高原的大月亮,然后听他们讨论在西藏的见闻。议来议去就商量到去墨脱的事儿上了。叶凝的意思是,墨脱海拔低,这个季节过去的话,人容易受里面的气候影响,然后得上一些很麻烦的疾病。比如拉肚子,本来很简单的一个毛病,但若是在户外的时候得上了。却可以直接要人的命。

        叶凝建议这些人不要去墨脱了,西藏还有许多更好玩的地方,实在不行的话,就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附近转转。也比深入墨脱要强。

        叶凝的话没有受到这些人的重视。

        她讲完后,这些年轻人表示,什么都阻挡不了他们前进的步伐。如果叶凝不愿意带队,那他们就去拉萨找另外一个在网上聊过的大哥。

        据说那大哥长年生活在墨脱,带队经验非常的丰富。他们想要请那个大哥带队,领上这一队人深入到墨脱深处去探险。

        我想不到这些年轻的学弟,学妹们竟还有这么一个后手留着。

        带队大哥!

        有趣……

        非常的有趣。

        我跟叶凝交换了一下目光,叶凝瞬间会意,跟着她对这些人说,她和我想见见那带队大哥,看看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啊!没问题!他很厉害的,听说当过特种兵呢。”

        一个穿了蓝色冲锋衣的小丫头咬了口苹果,一脸认真地对我们说。

        特种兵?

        有趣,更加的有趣了。

        去墨脱的事情就聊到了这里。跟着,我们又聊了会儿别的。其中有人问我是干什么的。叶凝替我说了,她说我是病人,是精神病!跟她闹别扭,走失了。这好不容易,一下子就找到我了。

        我听罢,黑脸之际,外加深深的无语。

        我知道叶凝为啥这样说,不就是有两个小姑娘一个劲地偷偷拿眼神瞟我嘛。

        唉!

        行,也好,有了叶凝,我至少可以少招惹那些不必要的麻烦。

        吃过了月饼。这帮人又开始借来炉子烧烤,撸串。然后又开始啤酒,跟着有几个喝的哇哇的吐。我和叶凝帮着收拾,给喝的不醒人事的弟弟,妹妹们一个个扶到了房间。弄利索了后。这才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等到这些人陆续都起来,我和叶凝商量了一下,我这车上驮了两个人。她车里塞进去好几个人。然后,这帮人自已又开了两辆车,就这么,一行数人呼呼啦啦的奔拉萨去了

        路上,我感觉年轻真好。

        我车上驮的这一个妹子,一个小哥。他们在路上尽情地呐喊,大声叫着,吼着,唱歌,吹口哨,摇头,晃脑,对了,还伸胳膊踢腿儿地摆各种造型。

        这就是年轻人,无拘无束,尽情地撒着欢。

        我是撒不起来喽。

        不是我老了,而是练出那个东西后,心态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我们是将近傍晚时分到拉萨的,到了后,这帮小年轻的直接就去了他们联系好的一家青年旅舍。

        叶凝要给我开房,我没同意,我拍了拍车上那个让牛皮包起来的东西。

        叶凝会意了。

        这里是拉萨,龙蛇混杂,万一我睡觉功夫有人把这东西给弄走了,那我可真是给自个儿找麻烦喽。

        反正我在这挎斗睡的一样很香。

        再加上有叶凝陪我聊天到深夜,我一直都不觉得孤独。

        睡到凌晨三时。

        朦胧中,我看到叶凝又抱了一床被子过来,给我仔细地盖在了身上。

        我抓了一下她手。

        她反手打我一下,同时小声说:“快点睡觉,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咱们还有许多事要做呢。”

        我握了下她的手,然后就这么闭眼又睡去了。

        早上醒来,用过早饭后。

        那队小青年说已经联系了带队大哥,一会儿他就在这院子里跟我们见了。

        于是我在院里等。

        等到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大哥出现了。

        这人出现在小旅舍门口时,我和叶凝正守在旅舍院子里的一张桌子上喝普洱茶。跟着有小妹冲过喊了一声:“雷子哥。”

        我拧了下头,这就看到了一个标准练家子。

        我没提铅汞之物,是单凭眼睛还有经验看出来的,他走路的时候,走的是八卦掌的趟泥步,此外身上肌肉虽明显,但却显的很轻松。他头上戴了一顶棒球帽,上身穿的是皮衣,下身一条水磨蓝牛仔裤,看到迎上去的小妹,这大哥脸上露出习惯性的微笑。斤叼女扛。

        他这一笑不要紧,我就看到他头顶印堂的位置形成了一个不太明显,但又存在的小小凹陷。

        这不是先天的生理缺陷,因为那地方分明有一道很小,很细的疤。

        什么都明白了,这雷子哥,他是鬼庐那边的人。他带队领这批无辜人去墨脱,打的主意是拿这些人当人质来威胁我们。

        不要以为鬼庐的人干不出这种事,他们可是为达目标,完全的不择手段。

        当然了,当人质只是一种推测。事实的真相恐怕还得是这雷子哥亲口跟我说才行。

        我看了眼叶凝,然后压低声音说:“在家看车,一会儿我会会这雷子。”

        叶凝点了下头。

        跟着,我正要走过去,先跟这雷子哥搭两句话的时候。

        大门口又来人了。

        我一见到这人,立马就在心里说了一句,他怎么来了?

        这人是谁?

        他不是别人,他就是刘三!

        那个让我在秦岭放走的家伙,他又出现在这个旅舍的门院口了。

        刘三是什么意思,他是跟谁一起的?

        正好我和叶凝所在的角度,是斜斜地对着门口,位于门口侧面,一个挂了灯笼的小架子底下,并且我们对面还摆了几盆花儿。

        此外,刘三好像是紧跟这个雷子哥进来的,所以他盯的是雷子。

        进来后,他没往里走,而是站在离院门一米多远的位置,抱了两臂,抬头冷冷说:“雷方杰,你小子又替万归一那王八蛋干什么伤天害理事儿?你他妈的,你离这些年轻人远点,你听着没有!”

        刘三一伸手指了下院里的年轻人。

        年轻的小驴友们一下就吓呆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于是唰的一下散开,正好就挡到我和叶凝面前。

        我跟叶凝继续喝茶,不抬头看,耳朵却在听。

        雷子哥,也就是叫雷方杰的家伙抬头看了眼刘三。

        “卢花子在林芝让人给放倒了,是你干的吧。”

        刘三:“是我,怎么着吧。”

        雷方杰:“次奥!装的真他妈像啊,正义啊,大侠啊!我次奥,谁买你帐啊。“

        刘三:“我就是干点,我乐意干的事,你管得着吗?“

        雷方杰点头说:“行!不过你那两下子,跟我玩儿,嫩点了吧。“

        刘三:“嫩不嫩,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听这话什么都明白了。

        刘三正在做的事儿,就是纠正以前的错误,能劝一个,劝一个,劝不了就收功夫,收不了,只好以死相拼了。

        他做的就是这个事儿。

        心念之,刘三又说话了:“姓雷的,我劝你别跟万归一混了,那老家伙不是玩意儿。一身邪气。另外你怎么还把眉心骨给透了?反正吧,我说的都是好话,你别跟那家伙混了。”

        雷方杰:“滚!”

        刘三:“你什么意思?”

        雷方杰:“滚!要试功夫,咱找个地方试,我这儿办正事儿呢。”

        刘三“我不能让你办成。”

        雷方杰:“我次奥你个傻x!你脑子让人给洗了?我次奥!真他妈想一把掐死你。”

        听这话,我就笑了。

        跟着我坐在茶案子后边,朗声说:“刘三是我朋友,你掐死他,等于是想掐死我。要掐死我,你来呀。”

        雷方杰一怔。

        刘三也是一怔,两人同时把目光落我这儿了。

        我淡淡说:“来呀!过来呀。雷方杰,你过来掐我呀。”

        雷方杰想了想,他一咬牙,看了眼四周围观的人,跟着他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当他和刘三,前后脚,两个角度,不同位置来到我面前时,刘三震惊了:“你……”

        我一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然后叶凝那边洗了几个杯子。

        她把杯子摆在茶案上,抬头轻声说:“来了,就坐下,一起喝杯茶吧。”

        雷方杰摇头一乐,好像感觉这事儿挺有趣,他就在我对面坐下来。跟着,刘三也坐了下来。

        我拿装了茶的公道杯说:“刘哥这话说的很在理,你现在回头。来得及。”

        雷方杰笑了笑,他说了一声:“傻x!”

        我盯着他,抿嘴一笑的同时,手抬公道杯,给他倒茶,杯口向下微微一倾,刚斜出一点,我突然松开握了公道杯的手,唰的一下,闪电般出手了,我手并的是剑锋指,铅汞之物瞬间应势而出,灌入指尖,破中他胸口的璇玑穴,然后把那股铅汞之物,化为针锋大小,一刺一探跟着又一收。

        唰……

        我收手握住了即将跌到茶案上的公道杯,继续倒了茶说:“这家旅社的茶很好呢,叶道很正的,你尝一尝吧。”

        我倒了茶,放下公道杯,抬头看雷方杰。

        后者惊愕了……

        脸惨白,惨白的。

        我那一下子没有说是让他受多重的伤,只是让劲把他的气血给闭了一下。他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提劲用功夫了,他只能是等着,一边等,一边用自已的按摩手法,再加上针术松活那附近的气血。

        等过了几天之后,他那儿自然就好了。

        雷方杰咽了口唾沫……

        他哆嗦着,用手端起茶杯来,小心一点点放到嘴边,慢慢的喝了一小口。

        雷方杰的功夫,应该是比刘三弱的,不过他打磨了眉心骨,在感知灵敏各个方面,还要比刘三强那么一点点。

        总体来说,就是一个化髓初证筋骨的那么一个境界。

        他喝了茶,费力地咽下后。

        我问他:“好喝吗?”

        雷方杰:“好喝。”

        我又说:“这样,老万想干什么?”

        雷方杰看了眼四周,见没人搭理我们后,他想了想,面色似乎有一层犹豫。

        我说:“讲吧!都这份儿上了,说别的有用吗?”

        雷方杰苦笑,跟着他说:“他想拿这些人血祭。”

        我说:“嗯,意思是都杀了,然后祭祀什么东西,是这个理儿吧。“

        雷方杰:“嗯。”

        “老万现在什么地方?”

        雷方杰:“他早就去墨脱了,原本计划很快就能成事,可全因为这个刘三……他废了我们三个人!然后,三条线断了!没办法!只好一拖再拖。”

        我又问:“你领了这伙年轻人,到时候你跟谁接头哇。”

        雷主杰:“有坐标!到了坐标点,有人来领他们。到时候会说,那地方有一个史前的古迹,外人不知道。他们一定感兴趣。然后,我们就把他们领过去了。”

        我说:“四件事,坐标点给我,这是第一件,第二件,那帮年轻人,你怎么忽悠他们来的,你怎么给他们忽悠回家去。第三件别让我再见到你。第四件事,永远不要跟别人提起刚刚发生的一切。”

        “好吗?”我给他倒了杯茶,淡淡地问。

        雷方杰:“好……”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雷方杰先是给我们写下了一个相对详细的坐标点。跟着他又起身,走到那伙男女中间,跟他们说,墨脱现在进不去,有人守着,进去了就得抓起来关进去,然后等着家里人来拿钱保他们吧。又说,之前去了六七个人,不明不白,稀里糊涂就死了。要是不想死,想活命,就不要去了。

        这些年轻人哪经得住这么吓呀。

        尤其这雷方杰,好像在他们眼中,还是一个非常,非常信得过的重要人物。

        这么一说,一忽悠,他们开始商量要回四川找大熊猫玩去。

        雷方杰办完了我交待的事,他远远朝我抱了一下拳。

        我也朝他抱了一下拳。

        于是,人就这么走了。

        等他走了以后,我转过头,又朝刘三抱拳说:“多谢刘大哥暗中相助。”

        刘三没说别的,他直接喝了一口茶,起身朝我一抱拳回礼,跟着低声说:“我只想死的时候,痛快一点,就是这样!”

        说完,他拧身,抬头就走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