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三十章 阴差阳错再遇朋友

第四百三十章 阴差阳错再遇朋友

        我一句承让说出来,武凌锋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你为什么不吐劲。”武凌锋沉声问。

        我抱拳说:“你我之间并无深仇大恨,更何况,我们事先有约,一切以武道中的规矩来办事。你我之间拳脚来证。证出来高低便可,这与生死无关。此外……”

        我看了眼武凌锋手掌说:“你的手……”

        武凌锋看了下手,复又摇了摇头:“没事,我的手没事。医过便好。只是……你一人之力与他们斗……唉!不多说了。小兄弟,后会有期!”

        武凌锋朝我抱了一下拳。

        我回礼,敬之。

        互相都施过了礼,武凌锋扭身,唰唰……破开树枝,这就远远遁走了。

        武凌锋虽没有证出五脏,但力的修为在我之上,若非我的铅汞之物中有一道妙之极至的雷炁,今天我这一身劲力已经让他给合化过去了。

        而这亦是阿花婆婆送我的一道真正大礼。

        当初,我在车教授的指点下,我去龙虎山服雷炁。那一副副的画面至今仍旧在我脑海回荡。那个时候我对这东西是……说句实话。我不觉得世上存在什么雷炁。当时我的想法就是,既然来了,那雷的声势又是那么的壮阔,我何不坐居雷下,让自已的这一颗初心,接受漫天雷霆的洗礼呢?

        我就是想验证一下,我的心,对不对!我走的路,对不对!

        可没想到,我把雷炁给服了。

        齐前辈说过。神霄雷派的功夫中,最最重要的一个就是雷炁。但从宋代往后,世上能服雷炁的人就屈指可数了。

        原因不外乎,人心难定,想的多,且杂。到时面对苍穹之上的雷霆,哪怕念头上生出那么一点点,针点大小的忐忑和不安,瞬间便有可能让这漫天的雷火给轰个外酥里嫩。

        习武的人,不会去碰这个东西。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不靠谱,是扯淡。习道的人,觉得有更多的法门可以去修,去练,没必要去冒那个险,去碰这个东西。

        有心想要服的。可身子骨,底子又没那个基础。服了后,很容易让阳烈的雷炁把性子给改了,转尔影响命局,最怕落得个凄惨悲凉的下场。

        是以包括万归一的五雷掌,等等的功夫,都是阴雷功夫。阴雷中,有借外物。外邪来实现这个阴雷的,也有靠全真道派,丹道功夫自行合出这个雷来的。

        但究其根本,都没有按‘齐自身而应外物’的路子来

        我走的路子,是先古真正神霄雷法的路子。

        同样,雷炁的表现并非是雷电。而是那种阳烈,炸裂,在沉静中突然爆发的一股强大的,基于精神基础的力量。

        这个力,在道门中,可以领授苍穹中的雷念,书写真正的五雷符。

        在武学中,可以与劲合到一起,然后,抽冷子,寻到一个合适机会后,猛地一炸。

        无人能合。

        但造成的伤害,可就大小不同了。

        比如武凌锋,他只是掌骨伤了。若功夫不及他的人受了这一击伤的可能就是手臂,肩,包括内脏。(  )或功夫强于武凌锋的,可能就伤不到,可能那股子劲仅能在他皮肤外炸开。

        不管怎么讲,这一战我赢了。

        武凌锋败走!下一次,又会是谁来。下一次再遇他,会不会同他交手。

        等等一切,皆归未知。

        心中思过这一番番后,我除了再次对阿花婆婆表示感谢。同时对自已说,有机会一定去上海拜会一下车教授!

        我抬头目送武凌锋远走,跟着又转了下头,看了看那两个证了筋骨的高人。

        我冷冷:“二位是什么意思?”

        两人呆了呆。

        其中一人说:“他……他走的太快了。”

        对方指了下武凌锋背影。

        我恍然。

        敢情我跟武凌锋交手快,分胜负快,最终武凌锋走的也快。搞到最后,两人神儿没回过来呢。跟来的高人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呆呆地留在这里组队凌乱。

        我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眼地上半死不死的雷方杰说:“你们动的手?”

        其中一人说:“嗯,路上遇到他,他身上有功夫,却被制住了。另外,我听说过他。这人是万归一的人。”

        我点了下头复又说:“你们本事不如他,趁他病,你们要了他的命。这……“

        一人振振有词:“万归一多行不义,我们这是替天行道,他活该死,遇到我们,我们没有马上杀了他,已经是仁慈了。”

        我说:“万归一多行不义?恐怕他以前不是这样吧?”

        振振有词那人一怔,复又喃喃说:“是……是啊,以前他是万道长,谁想到,他……他一下反到那边去了。”

        我释然一笑,同时暗暗验证了之前推测。

        这万归一是陈正的徒弟,他这么做,陈正不可能不知道。之前万归一潜野心而不露,应该是惧于陈正的威力。眼下,万归一不潜了,露了野心了。只能说明一件事。

        陈正有麻烦了

        陈正啊陈正,你葫芦里究竟卖的是灵药,还是毒药呢?

        一切,皆不可知啊!

        念及至此,我对这两人说:“行了,既然他走的快,你们没赶上,那就别走了。一起吧!”

        “啊……”两人惊愕。

        我说:“一起,我要跟你们的头儿谈谈,问问他们,这几天都去哪儿了,还有,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最后……我得跟他们要一个人。”

        两人呆了呆。

        其中一地中海头型的人抱拳说:“小兄弟,你功夫高,但……我们要领你回去的话。上头人知道了,恐怕我们会活不成。”

        我低头想了下说:“嗯,那就只好先委屈二位前辈了!”

        话音一落,我唰!

        闪过去后,伸了大拇指,分别在二人任脉上,唰唰,拨捋了一番。

        两人没动,由着我把他们的身上的气机给闭了。

        然后,两人扑通倒地之后,地中海头型的人扬声问:“小兄弟,你这样做,有没有什么后遗之症。”斤围叉血。

        我说:“无碍!只需静养,或用推拿活血的手段,外加针灸之法将闭住的气血通开就好,我用的力,很是恰到好处,并无伤到你们的经脉。另外,你们也可以行走,只是会感觉费力。再有这段时间切记不可吃东西,因为就算是吃了,你们也不消化,至少喝水,那倒是没问题。”

        地中海头型的一抱拳:“多谢小兄弟成全,小兄弟用心良苦,这情,领下了。”

        我正要说没什么,忽然旁边那位耳朵极大的大耳哥眉头一拧,低头喃喃说:“这也是不对呀,如此轻松地给拿下了,他们一定会疑心我们没有全力行事,到时,恐怕还是难以说明情况。小兄弟,不如……”

        他眉宇间闪过一丝狠意咬了牙一字字地说:“你打断我二人手臂吧。”

        我一怔:“断臂,可是相当的疼呀。”

        大耳哥:“那也好过让他们质疑,再说了,练武的,谁身上的骨头没断过几次。这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我朝大耳哥抱拳,又看了眼地中海,地中海低头思忖再三,末了长叹说:“断吧,算我一个!”

        我说:“好,得罪了!”

        “让我来!”

        这次说话的是叶凝。

        然后,大马刀出手,这两人的胳膊断了。

        这下大耳哥和地中海满意了。

        临走,我查看了一下雷方杰的伤势,这大耳哥和地中海没客气,直接用重手把他胸骨给震碎了。

        哎!

        我叹了口气,拿巧劲,隔了皮肤,把雷方杰胸骨给拼了拼,后又将他平放草地上,给他身边留了点吃食。接下来看他运气了,若是老天不让他死,自然能活,若是要收了他……雷兄,来生别习武,好好做个普通本份人吧。

        往前走的路上,大耳哥告诉我,他们是上头安排过来到这个考察队做安保的。队伍是从印度偷着潜入到这边来的。

        这支队伍的带队人叫斯蒂文,他就是那个大胡子老外,此人是一个老毛子基因科学家。原来在老毛子那工作,后来因为战乱,他跑去了美利坚,跟着有人相中了他脑子里的东西,就投钱给他在那儿成立了一家很大型的基因工程实验室。

        此支队伍科研人员一共是六人,唐燕就是其中的一个。

        除外,剩下的有两个阿三,一个门巴族的向导。

        再有的就是一个花高价请来的那种职业佣兵。那些佣兵身上除了刀没带别的武器,他们的工作也不是安保,基本就是来给做苦力的,因为个子大嘛,高的都快有两米了,一身的大肌肉块子,耐力好,赛活驴,不做苦力白瞎了。

        成员基本就是这些人吧。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门巴族称之为‘不死湖沼’的一个拥有很古老年份的地点。听说这些人要去那里找骨头。

        这些就是此支队伍的基本情况。

        再有就是这几天的变化。

        大耳哥跟武凌锋用卫星电话联系上后,后者就杀过来,要跟我讨要东西。

        然后,大耳哥让斯蒂文儿领人在这片林子里到处的游荡。游荡过程中,他们碰到了好几拨在这儿驴行的驴友。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大耳哥一直在用他强大的感知,来回避这些人。可就在昨天,他们还是很偶然地遇见了两个青年男女。

        这两人讲了一口流利的英语,除外,男的好像还是台湾出生的人。

        队伍中的人大部份都是洋人,并且这两人好像还是喝牛奶,吃面包,烤培根长大的。

        所以大家一拍即合。

        斯蒂文则有意给这两人拉进队伍。

        不过,大耳哥让我们不用担心,他说这两人功夫稀烂。就他的水平,基本都是给对方秒杀呢,所以他劝我不要放在心上。

        倒是越接近不死湖沼武凌锋背后的人距离我亦就越近,同样还有雷方杰背后的势力,也会越来越近。

        到时候,恐怕会有一些大麻烦出现。

        听过这番话,我不由的心生感动。

        那两个人他们不是别人。

        我若猜的没错,他们就是杜羊羊和艾羊羊!

        道生,艾沫!

        你们俩口子又追过来了,只是你们是怎么打听来的,这一路经历了多少的艰辛,又遇到了哪些坎坷呀。

        什么是兄弟?什么叫朋友?

        这就是兄弟,这就是真正的朋友

        纵使千山万水,凶机层层,也会毅然决然地跟过来。

        但是……

        刚跟过来,你们就落入虎口。

        哎呀,我的好兄弟呀,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我摇头一笑,目光一挪间与叶凝的眼神相撞,她亦是感动之余,也是一脸的无奈。

        在大耳哥的带领下,我们距离斯蒂文的非法考察队伍越来越近了。

        而就在距离几百米,大概要到地方的时候。

        大耳哥看了我一眼小声说:“小兄弟,人在江湖走,英雄豪气统为假,保命留身方为真,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所以,等下,我要跟兄弟演一出戏了。望小兄弟,配合一下。“

        我一怔:“忙说,好……好吧……”

        大耳哥:“如此,还望小兄弟,先拿住我俩。”

        我一怔,只好把普巴杵交给抱着花球儿的叶凝,然后伸手过去,给他俩的衣领一拎,这两人一交换眼神。

        我以为有什么诈呢,哪想到,两人瞬间像让人抽干血似的,眼神立马无光,跟着浑身耷拉,最后喃喃说:“关仁……你,你好强,但是,但是,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的。”

        我去!

        这演技,牛,当真是牛!

        我提拎这两人走,两人又小声对了下过程。

        反复核对口供,包括一些细节。最终,两人又互相考核,让对方把细节,倒着说一遍。

        正着说,倒着说。反复确认无误。两人这才长松口气。

        妥妥儿的高人啊。

        谁都知道,要是撒谎,编的瞎话。一旦倒着说了,肯定会出错。

        这两人将其反复的模拟,看来二人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我走过去的时候,正好见到一个黑黑的阿三兄弟手里拿着砍刀正在劈削一些树枝用来生火。

        他看到我,啊……

        大叫了一声后,丢了刀,撒丫子就奔后头去了。

        不大一会儿,我听杜道生用英语说:“斯蒂文先生你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人伤害你们!”

        说完这句,转眼功夫后。

        嗖嗖嗖!

        杜道生和艾沫,就一起现身在我和叶凝的面前。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