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强悍的对手和杀人圆光术

第四百三十四章 强悍的对手和杀人圆光术

        我听了齐前辈解释忙把这根龙头杖给收好。800

        齐前辈看我把这东西收起来,他点头赞许说:“这类的器物上都依附了极大的因缘,倘过于依赖,单凭它来成事。那样的话因缘会聚,是会引发令人无法想像的无常恶事来反噬的。”

        叶凝听了这话稍显不解。

        “前辈。按你这么说的话。那道家的那些什么桃木剑,还有天师印什么的,岂不是都不能用了。”

        齐前辈笑了下说:“看来六姑娘还是没把根本教给你,这倒也是难怪,你上山时间毕竟太短了。无法一下子学到那么多。”

        “道家的法器是以因缘来扭不正之因缘,它起的作用是拨乱反正。使用者本人,并不会因这法器而感受到任何的好处。”

        “所以这道,佛两门的一些法器的作用,简单讲就是去解决别人的问题,别人的困难。”

        叶凝听了还是有些不明白。

        我见状就笑说:“行啦,反正咱们只要知道,这东西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少用便可以了。对了齐前辈,等下你跟我们一起走吗?”

        齐前辈:“我还不能跟你们一起过去,我得返回去。然后劝回几个想掺合这件事的老家伙。让他们别过来掺合,不然的话,这因缘一放大,就又是一场大杀劫。”

        我听了忙问:“怎么?难道说,还有高人要掺合进来?”

        齐前辈感慨说:“证神,证神……修到最后,很多人其实也非常的迷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来走。现代人是给不了这些人指引,于是他们就用尽各种方法,从古人留下线索中寻求一丝突破的可能。”

        “是以,类似不死湖沼,还有许多不知名地方的古迹,就成为了这些人绞尽脑汁想要去的地方。”

        “他们希望从中获取一丝线索,找到最终那个……”齐前辈这时笑了下,他指了指天空说:“升天,离开这里的方法。”

        “他们已经很有成就了。只需要只言片语,又或是一个小小的提示,就能悟出升天的正确方法。但同样,他们悟出了的,亦有可能是坠入无间地狱的不正邪法。”

        齐前辈感慨:“不管怎么样,关仁这接下来的路,需要你去走了,而我得去跟那些人好好商量一番,尽可能吧,多劝劝他们,然后让他们不要掺合这趟浑水。”

        齐前辈说完,没有再说别的话,只是朝我抱了一下拳,转自就这么自顾离去了。

        我目送前辈离开,蹲在地上。用这把大弯刀,连挑带掘地弄出一个坑。跟着我把斯蒂文还有马克这对疯狂的科学家埋到了坑里。

        最后给他们填上土,将坟头弄的高一点,厚实一些。末了又砍了两个树枝,分别把马克和斯蒂文的帽子戴上了树枝上。

        做完这一切,叶凝拿了个小毛巾过来帮我把脸上的汗擦去。

        我望着这个坟头,对这二位亡灵:“两位高人呐,来世,好好在家研究吧,不要走太远了。还有,你们要能投胎在国外,一定要远离那些黑心政客,还有某些图谋不轨的人。不要让你们手中的科学,变成他人攻击善良人的武器。(  800)那个……”

        我拧头问叶凝:“他们是信上帝吧。“

        叶凝:“嗯,应该是信上帝的。“

        我说:“上帝保佑你们的灵魂。[]愿你们往生天堂,阿门!“

        埋葬了两位伟大的基因科学家,我和叶凝把行李收拾一番,尽可能地减重。然后又将剩余的两大瓶水分着喝干了一瓶,剩下的一瓶则留做备用。

        弄利索了后,我挥刀劈开树枝,又奔前走去了。

        走了十分钟,我见到一棵被剥了树皮的大树,树干上,有人用鲜血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关仁埋骨之地。”

        字不错,偏有一股子刀锋般的邪劲儿。

        叶凝仔细看了一眼,后又问我:“你把谁骨头埋这儿了。”

        我笑着对她说:“你怎么这么笨呢,这是有人威胁我,意思是,我得把骨头埋在这儿。”

        叶凝:“谁呀,胆子这么大?”

        我说:“这不来了嘛。”

        话音一落,前边树丛中,唰唰的一阵响,转眼功夫,有三个人就出现在我面前了。

        最前面的是一个大高个,个子极高,将近有两米。此外,这人是个毛子,浑身上下全是结实的肌肉疙瘩块。

        然后这毛子身上有功夫。

        他练的是什么我不太清楚,但那股子劲,跟我送炸药时,在拉萨那个小拉面馆里见到的吕庭轩很像。

        只不过,吕庭轩是模仿。

        但这老毛子却把那股神从身上给练出来了,他真的给练出了一道神。

        毛子的功夫,不容轻视啊。

        路虽不同,方法也不一样,但这人的本事,的确是很强。

        除了毛子,第二人一看就是个玩腿儿的,你看他那个得瑟样儿,两条腿儿好像时刻不能停似的,一个劲地在那儿抖啊抖。

        这人……

        他不行,他这是练废了,然后把好好一个跆拳道功夫,给练成病态了。

        虽是病,威力好像也不小。

        至于第三人,他应该是邪术士了。并且斯蒂文极有可能就是死于此人手中。

        他目光阴冷,手里握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剑,另一个手里好像拿了用针插上的符。瞅那架势大有随时作法的意思。

        三人中,只有老毛子是真正的劲敌。

        剩下的邪术士也不能不防,最后那个病腿儿,我严重怀疑他是过来打酱油领盒饭的。

        但让我大感意外的是这三人一出来后,见到我,他们没什么话,然后直接就动手。而第一个冲来的,居然是病腿儿。

        呔!

        他喊了一嗓子。

        呼!

        小腿儿扔的真是非常漂亮,先是凌空跃起,跟着唰一个回旋,旋到一半后,又猛地把腿扬起来,然后提拎着一条腿儿,以标准劈挂的打法,从上到下,凌空呼的一下……

        他奔叶凝去了。

        老毛子和邪术士看到病腿儿这个打法儿,两人不由自主摇了下头,然后背过脸偷偷笑了下。

        有一种人的功夫叫做自以为是。

        病腿儿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功夫不是用来跟人打的,单纯健身,包括表演,他都会很博眼球。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出来跟人打。

        砰!

        叶凝一记炮锤轰中了这人的大胯。

        呼,扑通!

        他倒飞着,倒地,起不来了。

        就是这么快!同时这也告诉我们,踢法里高腿,旋腿,凌空抽踢,等等一系列的技法只是练法,是用来锻炼人的平衡感和柔韧协调性的。

        它不是打法。

        拿练法,当打法玩儿,这人就是下场。

        老毛子看着倒地上的人,他耸了一下厚厚肩膀,然后跟个长了翅膀的大北极熊似的,呼的一下就掠到我面前,跟着老毛子抬手对准我脸就是一拳。

        我把胳膊一翻,用崩拳的拧滚锉劲来压他的胳膊。

        这么一压我立马感觉毛子的手臂就像是一个冰柱子似的,它跟天山怪人的劲还不同,那个劲是冷嗖嗖的气。

        他这个是实体不说,这老毛子好像也到了武凌锋所说的什么抱丹的境界。

        我对丹道不是很懂。

        但用我最直观的感觉说话,这个所谓的抱丹应该就是把那团铅汞之物给抱住了,然后别人没有办法给合过来。

        好,合不过来,那就打出去。

        我压了他的胳膊,猛地发劲,直接用上了崩拳,砰!

        老毛子用另一只手给挡住了。

        这家伙真难对付啊,他居然我把我的崩拳势硬给顶住了,就是这么一下,他全身的肌肉好像让狂风吹起的波浪状,卷起来后,那相撞的皮肤,发出叭叭叭的一阵脆响。那道由崩拳形成的强大冲击力直接就辗着他的肌肉硬生生地冲出去了。

        但这毛子,他没动,他居然没动。

        他只是稍微惊了一下手,嘴里念叨了一句我听不懂的毛子话,跟着身体一矮,拿出冲锋的架势,往前猛一冲的同时,他哈!吼了一嗓子,跟着肘尖就奔我胸口撞来。斤亩亩号。

        太猛了。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这货的功夫,好像比武凌锋还要高上那么一层。

        我沉了手掌压住他的肘,同时一提铅汞,拿出贴山靠的劲,把身子一横。

        哈!

        我亦吼了一嗓。

        砰!

        喀!

        我脚直接就陷到了脚踝那个位置,然后脚心踩住的一块石头喀的一声就碎了。

        老毛子哈哈一笑,又突然收了手,跟着他把重心的压的极低,身体都快是半蹲了,然后摆出一个拳击的架子,呼的一下,一记标准的直拳就奔我打来了。

        我马形把他的拳一架。

        砰!身体微微一颤的间隙,我把胳膊一掰,架了他的手臂,转手就是横拳。

        横拳一压,我提了铅汞之力,用尽了力量一震之间,我又移步,砰!的一下,膝盖撞到了对方的大腿后,老毛子一记重手摆拳就杀过来了。

        我端了猛虎硬爬山的架,左手跟老虎爪子一样,抓了他的胳膊一划拉,嘴里哼了一声,发了狠劲,又向前一掰步,待到了近处,我没理会毛子打的勾拳,直接竖了手臂,提起铅汞力把那股雷炁给炸到极致。

        开!

        一记顶肘!

        硬碰硬!砰!喀的一声响后,老毛子嗷的叫了一嗓子,可是他居然没有后退,虽然这货的两个抬起来的小臂让我一记顶肘给撞断了骨头,可他居然没有退。

        毛子骨头断了,他发狠了,啊……的一声吼后,他身子又一矮,用一只断臂护了头面,,另一只断臂护了胸腹,然后闪出肩膀直奔我就冲来了。

        遇强更强!猛虎之志!骄龙之心!我今儿就跟丫的死磕了!我把心一横,也将肩探过来,跟着用贴山靠的架子,提聚铅汞,凝了雷炁,我跟你磕了!

        砰!

        轰嗡……

        我跟这毛子一撞之余,有股子撞到冰山的硬冷冰滑之感。

        但很快,在爆裂的阳烈之力冲击下,这断冰山终于在砰的一声响后,它碎裂了

        碎的同时,老毛子身上仿佛引爆了一个炸药包般,又是一阵轰响。最终在巨大的嗡声里,老毛子全身哆嗦,口,鼻,眼,耳朵都朝外溢出一缕细细的血丝。

        给我飞!

        我又一咬牙,拧身用了炮拳劲,砰!

        老毛子这副两百多斤的大身板,呼的一下就离地飞起,倒退了足有四米多远,撞到一棵树上后,又喀的一声把树干给撞断,末了终于倒在那儿不动弹了。

        我跟这毛子交手,不过是三秒多一点的功夫。

        对,就是这么快。

        一闪,几声吼,毛子啦的一下飞了。

        可就是这三秒多一点,却几乎倾尽了我全部的所学。

        我感到有一种微弱的,好像虚脱般的乏力感,我大口呼吸,同时默领了三字一音的念,好半天这才微微缓过了神儿。

        太狠了,这货是什么来历?他这功夫要是对武凌锋的话,对方在他手下可能一招都过不去。

        这究竟是什么人?

        我不解之余,又大口呼吸了几口气。

        转尔,铅汞之物回过神儿,一身的精气神又恢复巅峰后,我扭头看见了叶凝。

        叶凝正跟那邪术士对眼神儿。

        她跟对方相隔有十余米,她手里掐了一个很奇怪的诀,有点像兰花手,又好像伸手去摘花叶儿。反正这姿势叶凝做起来是非常的漂亮,但若换了一个男的,我估计看了会感觉恶心。

        邪术士站在她的对面,脸上洋溢着傻傻的,幸福的微笑。

        他就这么笑着,笑着。

        我一动不动地看,最终,这邪术士笑了能有三分钟吧,他嘴角溢出血了……

        然后我看到他脖子上的青筋暴涨,脑门,脸上的血管,一根根的变的极其粗大。最终,他嘴角的血越流越多,慢慢鼻孔竟然也出血了。

        而这时叶凝呼,长长舒了一口气,好像也极疲惫般,伸手对着这邪术士挥了挥。

        对方扑通,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我怔了怔,看了眼叶凝。

        叶凝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说:“杀人不用拳,不用刀!全凭一口精气神,可这精气神耗的也太大了,不玩了,下次,再也不这么玩儿了。快,给我喝口水。”

        她朝我伸手。

        我急忙打开背包,取了那瓶水给她,她接过拧开盖子,喝了三大口后。我对她说:“是圆光术吗?”

        叶凝费力地咽了一口水:“没错,就是圆光术,并且还是可以杀人的圆光术。”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