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姓高的术士之死

第四百三十五章 姓高的术士之死

        我惊讶之余,伸手摸了下叶凝手腕处的脉门。[]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她心跳的太快了,一分钟已经过了一百二十次了。我见状急忙跟她说:“深呼吸,深呼吸……放平静,平静下来。深呼吸。”

        叶凝按我说的。一连做了十几个深呼吸,又喝了几口水。跟着我伸手在她后脖子,背部用柔劲松活了一下。末了再试她心跳。心率已经是每分钟八十五次了。

        “感觉怎么样?”我问叶凝。

        叶凝说:“还好,就是挺乏的,说不出来的乏,跟动手后的那种累不一样,这个累,真的说不上来,总之很难受。”

        我见状对她说:“以后还是不要玩这种杀人圆光术了,你这是杀敌三千,自损一千五啊。”

        叶凝好像也有点后悔,她说:“我见那家伙要用什么阴毒手段,就有心试一试刚学的这术法。可一掐了诀,领上心法。跟那人对上后,这就骑虎难下了。”

        “圆光术除非练到大成,否则一旦让人破了。那后怕真的是不堪设想。我不能让他破了我的圆光,只好硬着头皮,把他往里圈,最终,总算是放倒了。”

        叶凝又喝了口水,抬头心有余悸地对我说。

        我说:“真别玩了,这个圆光术,你才学了几天啊?下次可别再玩了,对了,这个你拿着吧。”

        我把齐前辈给我做的那个龙头杖交到了叶凝手上。

        叶凝一怔:“这不是你的宝贝吗?”

        我坦然:“你和我之间,还分什么你我吗?”

        叶凝低了头不说话了。

        稍许她喃喃说:“你把能够保你命的东西给我了,就等于把你的命给我了。不行!这东西我不能要,你拿着,你拿着有大用。”

        我摇了摇头说:“当初我试过这东西,它确实可以爆发一种很奇怪的力量。那种力量,是直接干扰人一身之神。从而让人不由自主做出错误的判断。你的圆光术实现原理,与这个龙头杖的力量倒有几分的相符。所以,我觉得你用它,比我用它更好。”

        叶凝听我这么一说,这才把龙头杖外的黄布取下来,然后紧紧在手中握了。

        “谢谢你。”叶凝低声说着。

        我说:“算了,咱们说什么谢呀。对了,这三人好像还有口气,我们过去看看吧。”

        叶凝这就起身跟我一起把这三人拉过来堆放在一块儿了。斤亩序血。

        这三人确实是很强,我不是说他们每个人都强,那个玩腿儿的,按鬼庐那帮人的心机分析,他只是一个用来麻痹我们的幌子。

        武者都有一种自信心理。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打过一个弱的以后,一身之神本能就以为剩下的两个也是弱的。

        这两个弱吗?

        邪术士的道行。我看应该比那个方劲农要强。

        至于说老毛子,这货简直不是地球人,他跟个外星人似的,太强,太悍了。

        齐前辈跟我讲过,世界各地都有属于本民族的不同武术。

        拳击,自由搏击,这些东西只是现代体育竞技规则下的产物,它跟本民族武术的联系不是很大。

        外国也有高人,这不是自已吓唬自已,而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  )

        华夏的东西要走出去,就得承认人家,然后尊重,跟着再用武道上的手段互相证一下。

        这样,华夏的传统文明才能在世界上立足。

        我拖过老毛子。伸手帮他擦去口鼻之处的血,又用手掌贴在他胸口放出铅汞之物,试着感应一下他身体的情况。

        情况很糟,我最后一击把他的胸骨打碎了,碎掉的胸骨刺穿了他的内脏。

        我又感应了一下他身上别的地方,然后我知道最后那一拳没打错。倘若不打最后这一下子,而是临时收手的话,这老毛子一下就能给我灭了。

        是的,别看他身上的骨头断了好几根,另外肌肉什么的都有很重的撕裂伤。但这毫不妨碍他在临死前爆发出强劲一击把我放倒!

        这是个强者啊,不仅身材魁梧,这一身的功夫,他是怎么练的呀。

        说实话,我很好奇,好奇之余我也惋惜,这样的一个高手,一个将自身能力提升到了极限的武者。他怎么就让万归一利用了呢?

        我抓着这老毛子手,将他两只平放到胸口处,我又抚了抚他的胸。

        让人惊讶的是,老毛子睁眼了。

        他抬头,看了看我,鼻腔哼了一声。

        这一哼,带出了一道猩红的鲜血。

        他用嘴吹了一下沾到唇上的血,不想这一下引发他身体产生更剧烈反应,然后他在一阵抽搐般的咳嗽中,就这么走了。

        我给老毛子翻过来,看了看他脖子后面。

        果然,这老毛子后脖子上也纹了一个双蛇盘剑的图腾。

        这究竟是一伙什么人?

        他们的组织叫什么名字?

        我看了眼叶凝。

        我说:“他们不会是那个x济会吧。”

        叶凝笑了:“还蜥蜴人呢!放心吧,有名有姓,能说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可怕的组织。就像我道家师父跟我讲的一样。什么这个门,那个派,这个会的。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名字,但却存在的组织。”

        “你能想像吗?他们没有任何的称呼,没有任何的名头。不属于我们已知的任何一个团体。但是他们却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极强的力量。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了吗?”

        我听叶凝这么一讲。

        身上唰的一下,瞬间就炸毛了……

        为什么炸毛?

        因为我接到叶凝讲的这个东西了。

        是的了,鬼庐也好,江越背后的势力也罢。

        他们没有名字,没有任何的称呼,但他们却是两个大大的团体。他们分工明确,他们的成员散布世界各地。他们可以用任何一个方法在短时间,召集最强劲的力量。

        但是,他们没有名字。

        正因为没有名字,外人就无法了解,无法查探……

        大道无形。

        这四个字,很好地诠释了这两个势力庞大的组织。

        我伸手把老毛子的眼皮给轻轻抚上了。同时默默念叨了几句。

        安抚好这位,我又去看剩下的两人。

        玩腿儿的没什么大事,可他说话我听不懂。叶凝也听不懂他的话。怎么样才能听懂呢?叶凝说估计得找个韩剧粉才行。

        好吧,我俩对韩剧不感冒,所以直接去问那个邪术士了。

        花球儿这个时候不知从哪儿跑出来,嗖的一下跳到邪术士的头脑,然后在那儿趴着一动不动眯着眼珠子打盹。

        叶凝伸手一把给这货搂里,检查一番后她说:“这小家伙挺厉害呀,怎么它身上不招蚂蝗。”

        我嘿嘿一笑说:“你可别小看它,这小家伙,它有本事呢。”

        “对了,你怎么称呼啊?”我问邪术士。

        叶凝的圆光究竟还是道行浅,是以她没弄死对方,这邪术士眼下还有一口活气。他翻了下眼皮,看了看我,又拿眼睛瞟了下老毛子,接着他冷笑说:“关仁,你真的惹上大麻烦了。这老毛子背后,正经有一伙狠人呢。那伙狠人,我师父他都不敢硬碰,你惹了,哎……“

        他摇了摇头:“你可别死在外国人手里,好歹你也得死咱们中国人手上是不是。“

        我笑了下说:“我死活,就不用你操心了。你怎么称呼?“

        “姓高。“

        “你是万归一的……”

        高术士回:“关门二弟子,前面还有一个。“

        我说:“高先生,我说话就不绕弯子了,七爷,还有我的朋友,包括万归一,他们在哪儿?”

        高术士轻笑了一声说:“你往里走就看到了,沿着这片林子,再走十里地吧,然后翻过一道山。下面就是笼罩大片浓雾的沼泽地。那沼泽邪性的很。师父不让我们进,说我们进了,就失去最后一道杀你的防线了。”

        我说:“你的意思,他们都在那里面?”

        高术士:“没错,都在。包括所谓的正道人士,哈哈,不过我听说,他们好像也不太待见你。好像也想收拾你呢。”

        “你去吧,去了就是自寻死路了。”

        我想了下说:“他们要找什么?“

        高术士翻眼皮看了我一眼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呢。我都这德行了,能讲的已经全讲给你听了。你再问,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

        我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说:“你知道,你真的知道,我不想用一些残忍的手段对待你。所以……“

        我盯着高术士。

        后者打了个哆嗦。然后他说了:“好吧,我讲,我讲,他们要找一条船。不过,可不是什么西方的挪亚方舟,那船不在咱们中国,那船好像是在土耳其。”

        “这是比挪亚方舟还要古老的一条船,要是能找到,那可妥喽,只是……“

        他扫我一眼说:“你得小心了,关仁你杀了我师父的儿子,搞不好他要拿你,还有你的同伴血祭。”

        我笑了笑说:“多谢提醒。“

        高术士一身的本事这是没了,此外他能活多久,看老天爷意思喽。

        所以,我就没给他挖坑。

        我给老毛子挖了一个坑,别的不说,这老毛子的一身本事让我佩服。单凭这,他死我手上了,我得对他的尸身有一个交待。

        叶凝在旁边看我挖坑,她啧啧说:“仁子啊,这多亏就死了一个,这你要是去了战场,一下子成百上千的人,你这……你没让人打死,你挖坑埋人也得累死呀。”

        我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汗说:“一码归一码!战场有战场的规矩,咱们现在有这力气,更何况手里有这把大厚刀,我力所能及,我就给人埋了吧!入土为安嘛。”

        我使把劲,翘起一块大石头,跟着又开始挖。

        我忙了一个多小时,搞的全身都是汗。

        当下,又把老毛子挪到坑里,同样填土,立坟头,砍了树枝,给老毛子的一双鞋挂上边,这就算是给他立了一个坟了。

        “你的信仰与你同在,愿你安息。”

        我对着老毛子说完,一扭头的功夫,发现那高术士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笑了下:“有话说吗?”

        高术士朝我竖了下大拇指:“你很不错!真的很不错!行了,你这心不错,我就告诉你多一点,你往前走,直走大概两百米吧,遇见一块竖起来的大青石,你顺它左拐五十米,那儿是我们三个人的营地,你去了,能找口水喝。”

        叶凝:“多谢了,正好,咱们顺路,我带你一起去。”

        当下我和叶凝架起了高术士外加那个玩腿儿的,一起钻到林子里,走了半天,找到他们搭的一个大帐篷。进去后,打开一箱矿泉水,我尽情地喝了起来。

        当然了,水也不能喝太多,喝多了中毒一样有麻烦。

        喝了水,又吃了他们保存在这儿的一些黑巧克力,牛肉干等高热能食物,然后我和叶凝在这儿歇了一下午。

        高术士命真大。

        他愣是没死,只是呆呆地躺在帐篷门口的躺椅上发呆。

        下午,这里下起雨来了。

        哗哗的。

        高术士说:“又下雨了,路会越来越难走。关仁,你说人活着为了什么?”

        我嚼着战利品巧克力,淡淡地回答说。

        “可能为了活着吧。”

        “先是为了自已活着,然后为了关心自已,自已关心的人活着。”

        “就是这么简单!”

        高术士:“你的想法太普通了,好像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可很多人,只做了头一条,是为了自已活着。然后,第二,第三条,如果他们都做了,那应该是个好人吧。但我们修行人呢?”

        我吃了口肉干说:。

        “修行人也是人,修行人也是这三个活法儿。修行人没什么了不起,一样两条腿支着半截身子,一样挨了一枪,肉也得开花。所以啊!高大哥,别把自已看太重,咱们都是普通人。”

        高术士一怔。

        我笑了下说:“谢谢你的东西,一会儿我得带点,这你不介意吧。“

        高术士摇了摇头。

        我欣然一笑,看了眼打坐回神儿的叶凝,怀里抱着胖球儿,坐在一张折叠椅上,也闭眼回起了神儿。

        天快黑的时候,雨才停下来。

        然后我睁开眼,喊了声:“高先生,你饿吗?吃点什么不?”

        可他没有反应。

        我走近一看。

        他死了……

        自杀。

        他用一把藏在怀里的小刀,准确地刺中心脏部位,然后就这么死了。

        叶凝这时跑过来,她看了高术士一眼,又看了看我。

        她说:“这人……他?”

        我想了下说:“他可能,感觉无力挽回他以前做过的事吧。行了,别多想了,装点东西,咱们进沼泽!”

        收拾一番,我提上普巴杵,叶凝抱着花球儿,背了包,我俩趁夜色,在稀落的小雨中,奔目标地走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