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怎么打,绝对是个问题

第四百三十九章 怎么打,绝对是个问题

        这个地方说是船其实一点都不严谨,严格上讲,它已经不是船了。它只是一个依据船体内部轮廓横生出的一个大大的空间。

        并且这个空间让堆积的泥沙,岩石间隔了难以数计的小空间。数万年来,又因为地质灾害等原因。尤其五十年代初墨脱的那场大地震。给这里造成了无法想像的破坏。

        是以,这地方的地形,真的是复杂,危险到完全超出了人的想像。

        它的下面有水,且有地下暗河,湖泊。同样还有大块岩石。有的地方,看着好像是平坦地面,但一脚踩下去,就会轰轰的一路掉,然后掉到暗河中,随暗河激流给转入某个不为人知的地下空间,从而与世隔绝慢慢等死。

        有的地方,可能会因为哪怕一丁点的震动,从而引发一连串的塌陷。

        我们进入的原理是。黑泥潭由于是泥浆态,所以底部的空气无法进入到泥潭内部。再加上泥潭为不流动的死水。所以由于气压的原因,泥潭内的泥浆也就无法从底部的小缝隙渗透到内部。、

        叶凝掉下去。也是这么一个原理。

        很简单一个物理学引发的地质上的效应,没什么神奇之处。

        此外,如果不是麻姑爷讲了这地方是条上古的大船。说实话,打死我,我也没办法将它跟船联系到一起。

        “兄弟们都安全吗?”

        我整理了一下普巴杵上沾的泥浆。

        七爷在我身边喘息:“老天呐,我这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遭了这么大的罪,天呐,刚才差点没憋死我。麻小道哇,你又救了我一命。”

        黑暗中七爷朝麻姑爷说。

        麻姑爷哈哈一笑:“你用脑瓜壳壳去拱那个石头窝,那个是实心的,你拱个啥子哟,你以为脑瓜壳是电钻?”

        此时没光线,四周比较黑,但我还是感觉七爷脸红了。

        众人一笑,互报平安后。提醒小心走,另外我问顾小哥,这黑暗环境有没有问题。顾小哥说他没问题,又问小楼,罗小白,在得到同样的答复后。一行人,这就慢慢前进了。

        七爷没有在黑暗中‘看’物的本领。

        所以只能跟在麻姑爷身后,慢慢地一步步前进。

        麻姑爷身上是有功夫的,但他的功夫让疯喇嘛给封了一下,之所以这么做的重要原因是麻姑爷不想当什么别人眼中的神仙。

        他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就是那样,在狮子山脚下经营一家小茶馆,跟老街坊邻居,一起搓个小麻将,摆摆龙门阵。

        当然,麻姑爷也有副业。他的副业就是谁家有什么丧事。怪事,难解事了。他大多会临时出马指点一下。[  超多好看小说]

        不过按麻姑爷讲,现实社会遇到这事的几率真的非常小了。如果不是存心招惹,普通人一辈子,甚至几辈子都遇不见。

        大家简短交流过几句,就又开始沉默,然后各自使了自已的本事,撒开感知,在这庞大的空间中寻人。[]

        很快,几乎没过几分钟,一道很强的气息就传到我脑中了。

        气息的态度很明确!

        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你过来吧!

        我的回应也很明确。

        妥!

        路途遍布了各种的自然形成的陷阱,坑洞,但对这些接受过了训练的人来说。这些东西简直是小儿科了。

        麻姑爷干脆背起了七爷,一行人,嗖嗖嗖,或凌空扭转,或直接跃过四五米宽的大缝隙,跟着一点脚,又再次跃起。

        连续这么一直保持向斜下方行进了大概十多分钟后。

        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相对宽敞干燥的地底岩洞空间。

        这里四周都是那种坚硬的岩石。

        高的地方,顶部可达二十余米高,低的地方,需要人蹲在地上才能钻过去。

        不过相对来说,比较的宽敞,用感知扫了一下,将近一个足球场大吧。

        一样,四周全是黑暗的,无灯。

        然后在我们一行人所处位置的两点钟方向,我‘看’到了一群人。

        七八个吧,他们守在角落,正等着我们。

        我朝对方走过去,然后在位于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那道最强的气息说话了。

        “关仁,让我介绍一下,我姓尚,单名一个志字。我出生在山西太原,打小学的是心意。十五岁那年,跟人打架,出手杀了三个人。然后我逃到了缅甸。加入当地一个地方武装,呆了两年后,我离开了那里。”

        “后又在海外拜的师,学了八卦,形意,还有崆峒的几门功夫。三十岁时,我入了道门,习的是丹道,打坐!坐生死定,养一缕真灵。四十三,师父带我回国,从尼泊尔进入,然后游历了两年藏地,跟着去三峡坐了四年的枯禅。”

        “我今年五十四岁,这队人是我来带,我的目地很简单,拿到上边让我拿的一些东西。”

        尚志淡淡说:“沼泽地中,你用一缕号音,醒过了我们的天魂!让这一身灵智活了。这个情,改天我会还你。但今天,你若不允我做事,我们之间,得有一个人死在此地。”

        我淡淡说:“一码归一码,身上的命,是一码。你我之间那点微不足道的,所谓的情又是一码。分的清楚,才是真人物,好,尚先生我敬过你了。”

        尚志:“不敢当!上边的人见过你了,说你颇有几分本事。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跟他们顶着干,这没什么好结果。你能进来,不凭一灯一光,见得如此复杂的地形,又能游刃自如的行走,这实属了不起。我奉劝你,加入我们吧。”

        我说:“多谢好言拉拢,但我不会同意。”

        尚志说:“好!真有胆气,你若能活的话,我倒是希望你能走出这个国门!”

        我淡淡说:“会有那么一天。”

        尚志:“上边的人说了,他们等着!”

        我笑了下。

        尚志又说:“我们之间,先就这样,等下那万归一,还有我的人会过来,大家各自得了自已的东西,商量好了,在此地证一个高下。”

        我说:“好啊!”

        尚志:“如此请便。”

        我说:“请便!”

        我转了身,小声让大家就地休息。然后我对尚志说:“武凌锋呢?”

        尚志:“他让人接走了。此事,龙观在先生已经把后续事务都安排给我了。观在先生已随他的助手一起离开国内回去了国外。事情,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按观在先生原话说,最终都会有一个大概的发展脉络。所以,关仁!我便是死,你接下来的路,亦是非常不好走!”

        我叹了口气,复对尚志说:“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尚志淡然:“观在先生是我道门中的师父!师命不可违。”

        我敬重:“明白!”

        尚志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出一点头的中年人,他身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七二到七三的样子。长的不胖不瘦,是那种中等体态。此外,他面部皮肤什么的很是光洁。

        这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刚刚步入中年的青年人。如非他亲口说出来,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他已经五十四岁了。

        除外尚志口中说的龙观在,我想我应该知道他是谁了。

        他就是那个在拉萨市郊与我长谈一番,且给了我极大精神压迫的中年人。

        龙观在是尚志的师父,而尚志本事已经比我略高一小层了。由此可见,这龙观在的修行有多高,他背后真正大人物们的修行有多高?

        荣师父,程瞎子,七爷等等很多知道当年周师父腿断真相的人,都不想把这个真相告诉我。目地很简单,这个公道,这么看,根本没个讨!

        可我不这样觉得,我还是那个发心,不久前在拉萨市郊的那个发心。

        做好,不悔此生,虽死亦无憾

        思忖完毕,我又放了一下感知,很快,我看到有很多人,好像老鼠一般,正在这大大的空间四处找着可以称之为人类活动迹象的东西。并且他们当中几乎九成以上都戴了头灯,拿了手电。

        除了这些人外,我还‘看’到有一小队人,正以龟一样的速度,慢慢地朝这里接近。

        我‘看’到她们,我就放心了。

        叶凝,关欣,孙师父,小黑,除外,还有一只浑身上下沾满了黑泥的凶萌猫。

        打量完毕,我听麻小道说了一句:“巴适啊!不用我们去找喽,等人送上来,哈哈,好哇,真的是好哇。”

        尚志笑着说了一句:“送上来,能不能拿走,凭的可就是本事喽。”

        麻小道:“要得!老子就是喜欢这么明来明去!够不够那个资格,拳头说话,不扯那些个鬼迷日眼的小人手段。”

        尚志淡笑说:“这就是对了!做人做事,凭的就是个人实力说话!有本事拿,没本事就一边呆着。”

        说完,他接过身边人递来的一瓶水,轻描淡写地喝了一口。

        还备了水来。

        真不错呀。

        我们身上可没带水,只好咽自个儿的唾沫来解渴了。斤妖华血。

        众人坐好,守了大半个小时后,感知中,那些人陆续往这里来了。

        唰唰的!

        速度极快,当中也有冒失鬼,啊……

        一声惨叫后,砰!

        结结实实掉在这个大空间的坚硬岩地上,跟着摔了个七窍生烟,三魂遁空。

        就这么,在往回走的这十几分钟内,至少有四个人摔死了。

        回来的,大包小包,各自拿了不少的东西。跟着好像商量好般,往中央的地上一扔。

        就又各自站回了自个儿的阵营。

        我扫了一眼,没发现类似万归一那么强悍的气息。但我见到了一个几乎不输于尚志的家伙。

        这人的长相矮小,身材什么的很瘦,但两臂却极长,有点像是三国里边的刘前辈。

        此人一身的功夫,与尚志不相上下,也是稍强我一点点。

        除外,他好像还有点道门的手段,是什么,我目前看不清楚。

        不过,凭身手,还有本事,我能揣测,这人应该是万归一的大徒弟了。

        这些人能如此顺利的找到那些物件,并且能统一集中在此地,显然他们解读了七爷那个什么轮回经筒里的秘密。

        正因如此,他们这才如此快地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

        东西有一小堆,看着真心看不出来什么门道,一个个的,全都沾染了无数的黑泥。并且上面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灵气儿。

        但不要小看这个,可能就因为,这东西上的一个小提示,就让人走上一条正道,又或是让人走一条不可知的邪途。

        疑似万归一大弟子的长臂高人现身后,他从身上摸出一个壶,对嘴喝了一口液体,跟着向我们这边看了一眼说:“关仁!关仁呐关仁,你说我欠你一个情,还是我们之间有一个仇呢。”

        我微笑说:“这位前辈,这话怎么讲?”

        后者说:“不知道你记得不,但我却在不久前,让人从罗布泊镇接走了一个腰椎让人一剑削断的,以猴拳入化境的人。”

        我记起来了,那人就是罗布泊一行中,我一剑废掉的一个小个子。

        我说:“当然记得了,怎么,那人跟你有关系?”

        对方:“那是我徒弟!”

        我说:“不好意思了。”

        对方:“我姓李,单名一个易字。”

        “你呢,伤了我徒弟,却没有杀了他!这让我很难办呐,你说当时是你能杀他,故意不杀,还是你拼了全力,才把他伤成这样呢?”

        我笑了:“李先生,你想怎么,那就怎样呗。”

        李易:“好!我就当你把他给废了。所以,今天我也不杀你,我把你废回来就行了。废了你后,留着让我师父来杀你!”

        “正好了,他儿子,算是间接吧,死在你手上了。”

        李易淡淡而言。

        我笑了下。

        这时七爷忽然伸手悄悄拉了一下我说:“三国演义呀,这不好办呐,这个手,轻易不要动,打谁,不打谁,跟谁打,不跟谁打,哎哟哟,这里边,说道多了去了。一念之差,可能就要完蛋呐。”

        七爷话刚说完。

        尚志说话了。

        “哈哈哈,老先生是明白人呐,说的真透,真透。”

        七爷一哆嗦,不无惊讶说:“天呐,这人……耳朵这么灵?我离他们这么远,说的声音又这么低,他们怎么全能听着。不说了不说了,我的天呐,跟你们扯不起,又回当年了,又回当年喽。我得收收神找找当年跟六姑娘的感觉。”

        砰!

        我听到好像是麻小道踢了七爷一脚。

        我摇头一笑间,听尚志说话了:“你师父没来?”

        李易:“是啊没来。”

        尚志:“嗯,这样吧,就我们吧!大家商量一下,怎么打吧!”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