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我仍旧选择了困难模式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我仍旧选择了困难模式

        我两脚一落地面,脑子里全是满满的怒火,我握紧了普巴杵,死死地钉着万归一的眉心,但让我想不到的是。[](  )他眉心深处竟横生了一股极大的力量,它居然在一点点地把这个普巴杵向外推。

        啊……

        我又吼了一嗓子。

        奋力提起全部的铅汞之力向下压。

        可是,它还在往外拱。

        我眼看着,这东西一点点的被顶出来,我无能为力之际,忽然叶凝过来了。

        她嘴角溢着一丝鲜血。

        一步步的挪动着走到我身边,跟我一起,紧握了普巴杵,跟着我一道,奋起全部的力量向下压着。

        此时,万归一突然仰头啊……

        爆了一记强烈的嘶吼。

        他伸出两手,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臂,喀喀……我听到臂骨碎裂的声音,然后一股子垂死际暴发的强大阴寒之力透过手臂要往我的体内钻。、

        恰此时叶凝好像咬破了舌头。噗,她喷了一口心头血在普巴杵上。

        跟着她说:“你个妖物,敢伤我的男人。我要你去死!”

        啊……

        叶凝嘶吼着,握住了普巴杵用力往下一插!

        砰!

        万归一临死前,一挥手重重打在了叶凝的小腹上,但叶凝没有动,她仍旧紧紧地握了普巴杵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身体笔直,宛如我曾经在那个大大圣殿里见到的勇敢武士。

        我看着叶凝,眼中全是满满的泪。

        叶凝,叶凝,叶凝……

        我大声呼唤她的名字,伸手去轻抚她脸。

        但是她微微闭着眼,身体在轻轻的颤抖,我试着去挪开普巴杵,却发现这根强大的法器上竟然传来火一般的热力。

        叶凝,叶凝!

        我又吼着。

        吼了两声儿,那股子沿手臂涌上来的阴寒之力,瞬间就袭入了我的身体。

        我全身打着颤。铅汞之物被牢牢的压制。

        然后,意识渐渐归于虚无,我想要站直,可站不直,我摇晃着,伸手去抓叶凝,可是我却感觉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终于,扑通。

        我一头倒在了地上不醒人事。

        我想要睁眼,想要起来,想去接近叶凝,可任凭用尽全身的力气,我就是醒不过来。我要醒,想醒……要醒啊,关仁!

        可是我醒不了。我全身都死死的,都让那阴寒气给锁死死的。

        一动不能动。

        我甚至没有了悲伤的力量,我躺在地上,如一团死水,直至最后,那一团阴寒之力彻底把我的铅汞之物团团锁住。

        我感觉自已好像是要死了。

        因为我真的体验到了死亡的感觉。冰冷,黑暗,永无宁日的黑暗……

        任何一次的昏迷,晕倒都没带给我这种感觉。

        这一次,我是真真体验到了。

        我可能已经是死了吧,可是周师父……我还没有带马彪子去见范前辈,我……

        我不甘!

        可这次,我却感到了深深的无助和无力。

        死了,真的是死了。我这样对自已说着,直至最后意识全无。

        我原本以为是要死了的。

        可能是地狱嫌我这人还有一点正义。于是就不肯收留我吧。小说至于上天,什么仙,佛之道,可能觉得我根本没那个资格去那里。

        做鬼呢,大概是我阳气太盛吧。

        反正,这些地方都不肯收留我。

        于是我没有死成。

        我第一次苏醒是在一间滴着小雨的帐篷里,守在我身边的只有齐前辈一个人。

        他坐在一个箱子上,目光淡淡地望着远处。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帐篷。发现这里正是之前那个高术士自已把自已了断的地方。

        “前辈!”

        我试着抬了一下头,却发现身上疼的根本不能动弹。

        我又感觉脸上湿呼呼的,我伸手摸了一下,发现眼中全是泪。

        “你醒了?”

        齐前辈淡淡跟我说着。

        我说:“嗯,前辈,叶凝呢,我的朋友呢?他们,他们都在哪里?”

        齐前辈叹了口气。

        “你昏睡了将近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你每天会喊叶凝这个名字至少三十次。”

        “你哭了不知多少次,你的泪水,把这些的被子,枕巾全都打湿了。”

        我说:“她怎么样了?前辈,你告诉我呀。”

        齐前辈:“我和六姑娘,还有疯喇嘛找到你们的时候,那姑娘事实上已经死了。但她没有死透,因为她的一缕意志还在。那是真正勇士,强大武者的意志。那一缕意志,唤醒了潜藏在普巴杵上的力量。那神秘且强大的力量,将她本已经遁空的魂魄又拉了回来。”

        “可她的身体受损实在太严重了。”

        “不过,好在六姑娘和疯喇嘛来了。喇嘛原来是藏地的医生,是本事高明到可以把死人医活的藏医。六姑娘的本事……”

        “她是少有几个已经修成了的人,她本事在我之上,之上啊。”

        “他俩把叶凝带走了,听说是去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只有去那里,叶凝才有恢复的希望。但这个时间……”

        齐前辈叹了叹说:“一年,两年……一个月,两个月,也有可能是五年,十年。”

        “遥遥无期。”

        我长长松了口气,末了两行泪还是不由自主夺眶而出。

        齐前辈跟着说:“你的情况也不好,你身上那团铅汞之物,让万归一体内的一缕阴寒力给死死的压住,困住了。”

        “它们已经合在了一起,铅汞之物跟阴寒力之间获得了一个平衡。”

        “所以,你现在的功夫,没有了。”

        “哎……”

        我幽幽叹了口气。

        齐前辈说:“这就是残酷的高术江湖。我们在跟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东西打交道,在跟一些寻常人不了解的力量战斗。”

        “没有人给我们颁奖,没有人给我们付小费。”

        “甚至,没有人相信我们付出的这一切……”

        “你现在很危险,关仁,因为外面有很多你的仇家,他们要是找到了你,你恐怕过不去,你能用的,仅仅是一身的本力,那一点可怜的筋骨力,可能现在,一个散打运动员都会在几招内把你给放倒。”

        我苦笑了一下。

        齐前辈淡淡:“那阴寒力是上古之物,疯喇嘛和六姑娘都没能力把它给去掉。用药功,只能是伤害你现有的身体,用针术,亦是一样。”

        “我想了想后,觉得有一个法门行。只是,你要考虑一下……”

        齐前辈看着我说:“你现在有一个选择,因为你可以不走这个高术江湖的路了。我保证能用法术,斩了你之前没断的恶缘,然后,你回家,过普通人的日子。”

        “又或是……”

        齐前辈喃喃说:“那个小姑娘……她骨子里的性情还是不错的。她只是让这红尘浊世染了双眼,以致有了许多,自私自利的看法儿。她还是会变回来的。所以,你要是想过那样的日子,你去京城,找到她,她能跟你走。你们就此远离这江湖,过现在那些世间男女的生活。”

        我知道齐前辈说的是谁。

        她是唐燕。

        叶凝没看错,唐燕在上大学后她的性情就有了一些改变,包括去国外,这种改变的性情渐渐就加深了。

        可正如齐前辈所说,我安排给了唐燕一条明路。

        她会变回来的。

        一个很好,很优秀的女孩儿,我完美的初恋女神会回来。

        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

        我告别高术江湖,变成一个真正的普通人。我有良好的外语基础,有大学本科的学历,有不错的头脑,我和唐燕的生存绝对是没问题。不仅能生存,可能慢慢我们还会攒钱买车,买房,自已创业,成立公司,生儿育女,有一个很好的小家。

        齐前辈这时又说:“你若返回正常社会,那阴寒力跟铅汞之物随时间推移就会两两抵消。”

        “最终,你就是一个真正的普通人了。”

        “但高术江湖不会因你的退出而消失,他们还是一样会对撞,冲击,还是一样,会发生许许多多你不知道,但却正在发生的事。”

        “关仁,你想一下吧,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只有一天,错过这一天,我再动手帮你,可能就晚了。”

        齐前辈凝视我,淡淡说着。

        “另外,你的朋友,他们都很好。麻小道,领他们回去了。走之前,我们把你埋了。坑是我挖的,你葬的不深,然后他们走后,我又把你刨了出来。”

        “我让他们瞒你的家人,还有你以前的师父。我对他们说,你死了。”

        “他们哭的很厉害,在你的坟前,哭了整整一天,你交了一群好兄弟关仁……”斤妖池血。

        “那里面的东西,我们又原封放了回去,活着的人,也走原路走了。一切归于平静。”

        “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叫我。”

        齐前辈伸手轻轻拍拍我的肩,后又拿了一块布站起来说:“这破帐篷,怎么还漏了……”

        多好的选择呀。

        可以做回普通人,找回初恋的女神,一起过上幸福美满的小日子。然后,这经历的一场,就当是梦了。什么这个那个,统统跟我无关。

        我那么做了,我会开心吗?

        关仁,你不会!

        你真的不会。

        你那样是在选一条非常舒服的路,你会活的很好,拥有一个幸福的生活和未来。

        但那是你的初心吗?

        你对得起,为你这条命付出全部的叶凝吗?

        你对得起周师父吗?

        此外,估且不论对不对得起谁,你就这么甘愿认输吗?关仁!你愿意认输吗?

        愿意吗?

        我不!

        我不会认输!

        我看着齐前辈起身去堵帐篷上的窟窿,我对他说:“前辈,我想好了!我曾经立下过初心,我的初心不会变!就像当初,我跪在马彪子面前,求他收我为徒一样。那是我的初心!我初心不变!”

        “你帮我吧!我要恢复身上的力量,重入高术江湖!”

        我注视齐前辈,我淡淡说着。

        齐前辈放下手中的布没去堵那个窟窿,然后他呆了一下说:“关仁……你……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我坚定说:“是的,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也要这么做。但前辈,我需要你的帮助。”

        当我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发现前辈眼中有泪了。

        淡淡的泪花儿。

        我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他觉得我不会拒绝美女,事业,幸福美满小日子的诱惑。我绝对会在这个国内高术正道最低落的时候,选择抽身而出。然后,过我的小日子去。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

        我仍旧选择了困难模式……

        他为此而感动。

        齐前辈深深舒了一口气说:

        “关仁!现代的年轻人,没人,真的,没人能在你这样的情况下。做出你这样的选择了!真的没有人了。”

        他脸上写的是凄凉,跟着,他抹了把泪说:“你放心!我齐古人,会让你见到,什么叫真正的道门武者!”

        “我发誓!”

        齐前辈咬牙说:“我不仅要让你见到上古真人时代武者的能力!我还要让你有钱!要你在这大大的红尘有一掷千金的能力!我不为别的,就为你关仁,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能选这一条路。我齐某人,就算是毁了前面几十世的修行,我也要帮你到底!”

        齐前辈说这些话时。

        他身上忽地涌出了一道强大的气场,那气场,比我儿时见到马彪子时要强烈千倍,万倍。它好像冲出了帐篷,直抵了云霄,星辰。

        我无法去感受这东西。

        它太强烈了,以致我一下子又晕了。

        待我再醒来时,齐前辈已经恢复了冷静,他手边放着一盒针,针粗大,泛光泽。而在针的旁边还有很多用黑色药膏做成的药捻。

        他淡淡的看着我说:“关仁,最后一次机会。”

        “你要同意,我就施针。接下来,你要经历的不是练武人经历的东西。而是一些,你一颗凡心可能无法面对的事。你需要体悟,需要感动,更加的需要理性。你有理性的基础,因为我了解到,你是物理学科毕业。这很好。你更有能让你感动的元素。最后,你还要经历常人不能经历的悲痛日子来体悟一切。”

        “只有做到了这些,你才有突破的资本。”

        “你愿意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齐前辈,我都想好了,我不后悔,不管什么钱财,力量。我只想对得起我的初心。”

        齐前辈说:“好,我开始了!”

        他取了一根最大的,好像刀一样的针,一下就将我胸口膻中穴的位置切开了一个小口。然后,他又将一断做好的药捻塞了进去。

        是的,就是这样,开始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