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他就是万里之外等待我的因缘

第四百四十七章 他就是万里之外等待我的因缘

        我和齐前辈分别的时候,没有多余的话,仅仅是彼此对望一眼,跟着他就转身上车走了。

        我清楚明白,我做的一切。他都知道,甚至我在大洋彼岸的每一个念头他都了解。

        这是真正古老道家承负体系的东西。

        一代又一代人的承负。

        我代替前辈,再通过间接的方式,这块大石头换来的财富,寄托了许多人的希望前往大洋彼岸。

        这份托付真的很重,很重。

        因为在全世界来讲,只有华人喜欢翡翠。

        揭阳我卖出的翡翠,通过加工,变成各种珠宝,工艺品,最终还是销售给了华人。

        是以,变相讲,我去大洋彼岸的钱,是那些华人送给我的。

        因为这样的料子。通过正常的渠道根本不可能让人轻易获得的。齐前辈是借助了道门的手段,亲自去缅甸,把这样的料子找出来,然后拿过来,切开,卖掉。

        翡翠,只是一个障眼的法。

        实际上,他通过这种方式,跟与我卖出这块料子的有钱人要了一笔赞助。

        就是这么简单。

        因此,这不是给我享受的钱。这是给我办事的钱财。(ps:这个环节。不知道有没有人能读懂。仔细想一下,钱财的流通,等等一切,就知道了。道家手段拿财,是不可以用在自身享受上的。)

        我拿着这半块翡翠料子返回了京城。

        我打车,来到了马彪子跟七爷在琉璃厂附近合作的一个门店。

        到地方,下车我就看到了一个让我为之感动的画面。它来自于这个店的门面,门面上书了一行字。这行字写的是。关马七宝轩。

        马彪子有点文采,七爷更不用说了,他是妥妥文化人。他们本可以起一个更高更雅,含义更深的店名。

        可是他们却起了这么一个读起来怪怪的。但只要懂这个店的人一读,就会为之感动的名字。

        关马七宝轩。

        七爷应该是出钱,出物最多的那个人,搞不好这门面也是七爷出的。

        因为琉璃厂这地,这门面。多贵呀。

        可他却排在了末端,马彪子位居第二,他们把我放在了第一位。

        什么都不用说了。

        我托了用布包的大石头就走向了敞开的大木门。

        进屋儿,当中摆的就是那根装在玻璃柜中的海南黄花梨老料子。

        然后不远处有一个胶片唱机。

        里面放的正是我曾经在七爷家中听的那一曲古琴曲。

        店里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小妹子见了我一愣,正要问我是否请什么宝贝回去呢。

        我朝她神秘一笑,又一摆手。

        小妹子灵气儿十足,一下好像懂了我的意思了。

        我直接往里走了两步,越过几个横放的红酸枝木做就的大柜子,我听隔壁小屋里有人说话。

        “七爷啊!你说咱这七宝,现在那黄花梨老料子是一宝了。你的几样东西拿过来,外加荣师父的那一对汝窑的瓶子,这凑成六宝了,还差一宝,咱哪寻去呀。(  就爱看书网)”

        这是马彪子的声音。

        跟着我又听七爷说:“彪子啊,你这几天怎么得空就跟我说这个,这宝贝上哪儿那么容易找哇。”

        马彪子又说:“要不,咱俩出趟门,出去收收。“

        七爷:“想捡漏,哎哟,你可别有这想法儿。想捡漏的回头都得让人给坑的倾家荡产,现代这时代,可不是一个捡漏的日子喽。”

        马彪子:“那这……”

        我一笑,托了大石头,轻轻推开半掩的门,走进去说:“哈哈哈,马叔,不用出去找啦,宝贝来了!”

        我无法用语言形容马彪子看到我那一瞬间的表情了。

        包括七爷,这两人看到我后,脸上露出的惊讶,高兴,激动,等等所有一切都在瞬间爆发了。

        “仁子!”

        马彪子一拍大腿。

        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哈哈一笑说:“马叔,想我了吧。”

        “想啊!天天念叨,咦……你这是,去哪儿修道去了?”

        我一笑说:“正要跟你说呢,这不在西藏那边呆了些日子,然后马叔,知道你开了这么个买卖,我这就亲自过来献宝了。”

        我把这翡翠外面的布一揭。

        那抛了光的面儿往外一露,马彪子就激动了。

        马叔当年曾让这玩意儿坑过,本来卖木头积了不少的身家,可玩几把石头后,赔的是倾家荡产身无分文。

        他不甘呐,老想着东山再起。

        可由于有店了,再加上店里养着那么多人,他就没办法把钱拿出来去赌这个石头。只能是几千,几千买那种一袋袋的公斤料子,自已开了,磨着来玩儿。

        所以,这东西是马叔喜欢的,心里想有的。

        我现在替他把这个梦圆了。

        多余的话不说,马彪子高兴之余,东西倒还是其次,关键是看到我了。他把那料子往旁边一放,就拉了我手,拍着我的肩,上下打量我,眼神里既有关切,又有不解,总之,那样子恨不能跟我聊上几天方才罢休。

        可我时间紧,不能陪马叔太久

        于是,中午七爷坐庄,就给我安排了一顿接风宴。

        席间,我把去大洋彼岸的事又详细讲了一遍,七爷和马叔一个劲地给我打气,说在那边儿千万不要委屈自个儿,缺钱了,报个卡号,立马就给汇过去,用多少,在那个基础上多报一些。然后直接美金就给我转到户头上。

        我感动之余说,谢谢了谢谢,真的是不用,我绝对能应付。再说了,咱过去是办正经事,不是花钱讨乐子去了。

        可七爷他非要给我塞钱,一个劲问我要卡号。

        我说了,先存着,存着,等过去真要用了,再问他来拿。

        七爷这次是真不拿我当外人了,虽然我们年龄相差非常多,但经历墨脱之后,有了那一场生死的经历。

        大家在长辈基础上,又多了一层浓浓的江湖兄弟情!

        最后七爷问我,去不去青松茶社看看。

        我说不去了,若是荣师父问起,就说我出国了吧,也别说是什么国家。

        七爷会意。

        就这样,吃完了饭,我跟马彪子又述了述情谊,然后我对他说:“马叔,我出去后,会做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成,但我会试一试。”

        马彪子点了点头,同时用力拍了下我的肩膀。

        他明白是什么事。

        这件事就是把范师父找到,然后请回国内!

        一直聊到了晚上。

        最后惜别。

        我在家又待了三天,订过了机票,收拾了一番东西后。

        我告别了我的祖国,踏上飞机,载着前辈们的嘱托和满满的希望,我去了大洋彼岸。

        当飞机飞临太平洋上空的时候,我无意间的向下一瞥,恍惚间突然有一道力量从底部冲上来,然后直入眉心,跟着全身都沉浸于莫大的愉悦中。

        我把这愉悦压住,压实,不去感受它,而是压到身体内部那个非物质存在的天地之中。

        于是,那里又有一些变化了。

        我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是那个小岛,我曾经修行过的小岛。

        而我现在的功夫,按齐前辈讲,用武道的说法,就是已经化神了,但这个化神之后的修行,将非常的艰难和缓慢。

        它真的需要一点点的积累才可以。

        除外,如非真正涉及重大因缘的必要,我不可以随便用这个化神的力量。

        我可以用明劲,暗劲,普通的化劲,乃至化髓巅峰的功夫也行。化神之力,轻易不可动用,一用的话,所牵引的因缘,就会相当,相当的麻烦。

        到了洛杉矶,在机场降落。

        我过了海关安检后,坐在机场的咖啡厅,叫了一杯黑咖,静静地坐了两个多小时

        我没有走动。

        原因很简单,我需要合一下这个城市的气场。

        我从来来往往,穿着随意各色皮肤的人中,从遍布的英语字母中,从这里的摆设,建筑风格的设计里,从我所能感受的一切中我领会了这个城市。

        最终,我合进来了。

        这个城市,就是一个字杂,且清晰。它具备明显的阶级层次。穷,富,有工作的,没工作的,懒人,黑帮,流氓,恶棍,等等一切的一切全都具备存在。

        他们各自生活在属于彼此的阶层中,即便发生了碰撞,大多情况下会相视一笑,用一种看似圆满友善的方式解决,还可能会出现跨阶层的合作,沟通。但只是临时,只要一过了,马上又各自回到明确的阶层中。

        可他们却又说,他们没有这些区别,他们没有什么这个歧视,那个对待。

        讲白了就是,虚伪。他私岛弟。

        口上道德说的很漂亮,根底上,都是心照不宣。

        我可以在这城市找到最美好的一些人。

        同样,也可以找到最丑陋,可怕的一些人!

        就是这样!非常的明确!

        释然一笑,我看了眼一口没喝的咖啡,我起身离开了这里。

        我去了我的学校报到。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大学,气场上给人感觉很好,但同样,这里面也杂,也充斥着很多的异端邪说。可没人理会这个,它们存在,即存在。对,这里人就是这样的态度。

        我来到了我的宿舍,并看到了我的室友。

        不知大学出于什么样的目地,他们安排了一个印度室友给我。

        对方很冷漠,淡然,我们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后,这就各忙各的,各做各的事了。

        互不打扰,漠不关心。

        这是这位我给起名叫阿黑的印度室友给我的最大感受。

        我加入的是秋季学期的课程。

        报到后,离开课还有几天时间,于是我独自在这个大学,包括附近的地方转了转。

        感受了一番这里的气场后,学校开课了。

        正常的上课学习,然后回去宿舍,跟阿黑打过招呼,又各忙各的,我闲时打打坐,然后出去坐坐地铁,坐坐计程车,熟悉这个城市。

        仅此而已。

        不久,学校的top考试(ps:全名testoforalproficiency)开始报名了。

        我参加了报名,然后做了一番准备后,我拿到了一个非常棒的成绩。

        我成了一名助教。

        而我的老板,则是一个万里之外,守候我很多年的因缘。

        他叫罗伯特,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年人,他离退体还有一些日子,他讲的是天体物理学

        一个非常高大上的东西。

        我是他的助教,然后我负责给他收集一些资料,批批作业,并从他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跟他见面时,在他办公室发生的一幕。

        当时他坐在椅子上,旁边有一个小黑板,他的办公桌非常整洁,那上面没有电脑,没有ipad,没有手机,甚至没有电话。

        他在学校出了名的怪。

        是个绝对级别的怪人,显然,学校把我安排给这个怪人做助教,也有其特别的小用意。

        罗伯特身材高大,满头的白发,并且他的身体很不好,我看他好像做过肿瘤手术,但最终那样的手术并没彻底根治他身上的病。

        他其实是一个时日不多的老教授。

        “关!”

        罗伯特坐在椅子后面看着我说:“我喜欢那些,在八十年代过来的中国孩子。他们有足够的热情,单纯,善良,并且头脑非常的聪明。我的第一个助教就是中国人。很优秀的一个中国人,他现在nasa工作。”

        “但是随时间的推移,就在前不久,我很失望……”

        “说实话,我不知道那个孩子,他是怎么争取到这个位置的。我听说好像是他的父亲给这个学校捐了很大一笔钱。于是,那天他在手上戴着劳力士,皮鞋上、一尘不染的走进了我的办公室时……”

        “我说好啊,孩子,欢迎你来做我的助教。可是啊孩子,我怎么没有从你的眼中读到哪怕一丝的灵性呢。好吧,这可能是我错了。于是我给他出了一道题。那是一道很简单的高数题,我仅想让他去证明一个无理数。”

        “他不会……很可惜,他不会。”

        “我告诉他说,孩子啊,那仅仅需要引用一下施奈德定理就能在几秒内得到答案啊。”

        “所以,我把他辞退了。”罗伯特摆了一下手,又继续说:

        “好吧,关!我看过你的论文,非常棒真的很好。现在,我这里呢有一道题,希望你能做出你的判断。”

        罗伯特递上来铅笔和一张纸。

        我扫了一眼,花费二十秒,写了十几个公式,然后把答案推导出来。

        罗伯特看了一眼。

        他扔下拐杖,费力挪着身体走上前拥抱了我。

        “欢迎你,我的孩子!“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