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化髓级别的胖子高手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化髓级别的胖子高手

        刚才乔治跟我拥抱的时候,我用我的那个‘心’听了一下他的身体,然后我发现这货只是一个狂妄到不知人命贵贱的败家子。除外,这家伙喜欢功夫,武术。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物,并且他愿意为这样的事儿买单。

        最后,他有一颗非常狂妄的心。

        他的boss力量,指的不是他的能力,而专指他口袋里的钱!

        正因为有了钱,他身边才聚集了一群的高手。

        所以,他应该是鬼庐那伙人的一个宿主。

        鬼庐的人像寄生虫一样,死死地缠着他,榨干他手上的每一分钱,而他还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这时胡子威廉大概是看出来乔治要收拾他了,这老猛汉眼见形势不好,他把步子一点点的朝外挪,好像是要离开这里。

        乔治一个眼色,唰!

        三个大猛汉动了,转眼功夫就将威廉围在了中间。

        乔治撇了下嘴说:“对不起威廉。你出卖了我,接下来,你要受到惩罚。”

        他挥了下手,那三个猛汉伸手就要收拾威廉的空当,我轻轻移了下步,来到乔治身边说:“乔治,这事儿算我的,跟威廉没什么关系,你得把他给放了。”

        乔治用一种不解的目光看着我。

        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正如你所说,威廉不肯带我过来。我用了一些手段强迫了威廉来到这里找到了你。所以说,这件事真正的主谋是我,这跟威廉无关。”

        乔治又拿下嘴里的雪茄。他呆呆地看着我说:“朋友,你这样真的让我很难堪。你是一个中国武师吧,我尊敬你这样的人,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留你在这里,是想请你喝一杯。然后和你好好聊一聊功夫。”

        他比划了一下又继续说:“但你这么做,确实是让我很难堪,所以对不起了朋友……”

        他一挥手,唰!

        三大猛汉又给我围起来了。

        我扫了眼这三个猛汉,又看了看威廉,后者对着我面露一丝感激。

        我笑了笑:“乔治,就是他们吗?”

        乔治抱臂,弹了一下雪茄的烟头说:“我觉得这三个人完全可以把你送到上帝那儿。”

        我说:“好啊!”

        一言落地,这三个猛汉正要动手的时候,突然在主楼的那个传来一记浑厚的声音:“乔治!那三人打不过他,你最好还是收了你的打算。”

        我朝主楼望去。

        目光所及。就见一个超胖的大胖子,仿佛一朵白云般,轻飘飘几步就到了近处。

        好身手!

        这货的功夫已经入了化髓中的五脏之境了。

        他这手本事,简直跟之前刚到墨脱的我有得一拼。单就实力而言,完全不输那个尚志。

        除了这些,此人他居然是个标准的华人。

        不用别的,单凭他说话时那口生硬的英语我就能听出来。[]

        听着好像是沧州口音的英语。

        来人到了近处,上下打量我一番,紧跟着抬手一抱拳说:“我姓熊,名叫熊剑强!敢问小兄弟怎么称呼。是哪门哪派的人?”

        我打量这个大胖子熊剑强,发现他岁数大概在三十到四十之间。[]脑门上剃了一个大光头,肩膀,手臂,身上,全是软绵绵的脂肪,丝毫看不到一丁半点的肌肉。

        但不要小看这一身的油膘,他若要发起狠来,他能把这一身油转成热量,然后爆发出超出人想像的爆发力。

        熊剑强跟我说的是中国话。

        年很明显,我从乔治一脸惊愕的表情,还有那三个猛汉的不解眼神中就能读出来。

        他们听不懂中国话。

        我见状,心中一动小声说:“前辈,在下关仁。”

        关仁两个字,我是面对熊剑强,轻轻说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暴出真实身份,是我看熊剑强这人骨子不坏,不仅不坏,眉宇间还有一股子淡淡的正气。

        这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

        尤其功夫到了我这地步,除非他是真仙儿,不然真的很难伪装。

        熊剑强一听关仁两个字,马上给了我一眼色,这眼色意味非常的深长。既有,我不是坏人,我是被迫到这里来,也有不可随便露出马脚,这里的人不好对付的警告,更有关仁,你不是死了吗?的惊讶。

        总之非常复杂,但好在,我能懂。

        我见状忙用英语回:“我在洛杉矶的一个大学读书,是个学生。”

        说完,我还把我的证件给拿出来了。

        熊剑强拿过这个证件,看了一眼后,又递给乔治看,然后他说:“乔治先生这只是一个中国的学生,他不是什么武师,我想之前你们之间好像有什么误会了。”

        乔治扫了一眼,后又看了看威廉,他说:“可是威廉这个家伙?”

        熊剑强:“乔治先生,我想你应该不会跟一个中国的学生之间产生什么矛盾吧。另外,你不是很好奇中国的仙人吗?如果你乐意,等下我很愿意跟你喝一杯,然后跟你描述一个伟大的,不死仙人的故事。”

        乔治这货没什么脑子,一听这话他立马说:“哇哦,是哪位仙人?”

        熊剑强:“汉钟离!”

        乔治摇头表示不解之余,又提起了很大的好奇心,跟着他看了看我和威廉说:“好吧,朋友,算你们走运。现在最好是在五分钟内离开我的院子,要不然的话,我会给你们好看。”

        我笑了下未置可否,拉上威廉这就从院子里出来了。

        走出院子,威廉对我感激不尽。他拍了我的肩膀说我是真正的男人,是兄弟。除外他心有余悸的说,他曾经亲眼看到一个惹火了乔治的家伙,让乔治的手下人把对方的一只胳膊给撕下来了。

        活生生的撕下来。

        威廉一边比划,一边浑身打着冷战。

        我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不要害怕,然后我们走了十多分钟,在一个街角我见到了艾米的车。

        上车后艾米告诉我,她不是那种不讲究的人。

        她的计划是先在这里守一段时间,要是再有十分钟我不出来的话,她就马上拿起电话报警。

        我对艾米表示感谢,然后我们开车把威廉送回他的酒吧,下车时候威廉强烈欢迎我们到他那儿坐一坐喝一杯。

        我表示感谢的同时,我挥手跟他告别了。

        回来的车上威廉跟我讲,那个在艾米店里出事的家伙,可能会让人给运走然后清理掉。他对这一切不是很熟悉,只知道天天会有几个这样的人守在他的酒馆里喝酒。然后,他们还从码头上偷偷运一些东西进来。

        情况大概就是这些,我听过后,把这些线索在心里反复的掂量了一番,最后让艾米送我回学校。

        到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

        艾米颇为不舍地跟我握了下手,然后我下了车,跟她挥手道别。

        回到学校,上了几天的课,在一个周五的傍晚,我在通往小公寓的楼角处,见到了守在那里的熊剑强

        他穿了一个大大的t恤,腿上一条大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头上戴了一顶钓鱼帽。他蹲在墙角那儿看报纸。

        这个姿势冷不丁一瞅好像是没什么。但若细看的话就发发现他的大腿部分跟地面是横向平行的,而小腿部份则跟不远处的一个路灯竖向平行。

        这种马步,就算是力气再大的人站的话,顶多站十来分钟。

        可他却好像已经站了很久。

        我扫了一眼他,拐进了旁边的一家便利店,买了两瓶水后,我转过来递给他一瓶,他起身接过拧开盖子喝了一口说:“去年我回国,遇到一个叫宗奎的人,我跟他试了一场拳。他功夫很厉害!”

        “那场拳后,我瘦了七十斤。”

        熊剑强喝了一口水淡淡地说着。

        我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熊剑强这门功夫的练法就是要在身上堆积厚厚的脂肪,然后这个脂肪不仅没有害处,反倒是他力量的来源。

        但这功夫,得是入了化之后修的。入化之前修,那叫肥胖症,是病,得找医生治疗。

        熊剑强:“没想到,国内现在出了这么多的能人。我十七岁跟师父一起去的底特律,先是刷盘了,后来当地的华人帮会欺负我们。师父跟我挑了二十几号人。在那之后,我们就立了脚,有了自已的拳馆,也收了不少的傻老外。”

        “老外中,一千人能有一个人学会咱们的东西就不错了。不过,老外里也有能人,他们练的是他们自已的东西。”

        “两年前,我师父让人把功夫给废了。我辗转逃到了加拿大,后又通过加拿大回国。”

        “师父让我回国搬救兵。因为海外这几年,不知怎么,突然一下变的非常乱了。”

        “就这样我遇到了宗奎,试过拳后,跟他一起的那个浑身打满了补丁的老和尚同我说,我回到美国,会遇到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就是国内高人送给我们的大礼。”

        熊剑强继续说:“可我回来后,有人还在找我。无奈,为求保身,我就去了乔治家中,做了他的幕僚!”

        我一怔:“幕僚?”

        熊剑强一笑说:“是的,乔治有个野心,想要把手伸向体育搏击界,然后他打算让我们帮他培训一批搏击人才,成立俱乐部,最后,让这些人选他当议员!因为搏击体育明星,会拥有大量的粉丝。然后,乔治通过这个,他就能获取大量的选票了。”

        我笑了下:“婊子政客。”

        熊剑强:“人家有钱,又是白人,这事儿,是可行的。”

        熊剑强复又说:“关仁这名字,我听说过。说是前几年墨脱有一场大战,死伤了不少的人。废我师父功夫那拨人中有一个叫尚志的听说还断了一条胳膊。总之非常的惨烈。然后,我听人说,那里面有一个国内的高人新秀,名叫关仁的小子死了。”

        “你是他吗?”

        我说:“你觉得呢?”

        熊剑强,抬手突然一掌就奔我胸口打来了。

        我摒起剑锋指,捻劲如针,对着他的掌心轻轻一点,针劲走螺旋,轻轻透过皮肤后,我又一收。

        熊剑强果断收手,跟着他把矿泉水瓶放下说:“见过关小英雄!”

        我说:“见过熊前辈!”

        熊剑强又说:“乔治不是傻子,那天他其实是装傻,他知道你这人是高手,不能轻易跟你惹麻烦。所以,我找了个台阶让他下。他就顺下来了。”

        “不过今晚不同了。”

        熊剑强说:“我看过了你的学生证件,乔治也看过了。他派我过来,请你到他的院子里参加一个烧烤会。”

        “明着是烧烤会,暗中可能是想整你。”

        “乔治那三个随身的保镖有些门道,但我一人之力,全力打的话,放倒他们不是问题。不过,比较让人担忧的是乔治今晚请到的一个人。”

        我说:“什么人?”

        熊剑强:“格烈夫!他是那三个人的老师!”

        我喝了口水:“强悍!”

        跟着我又问他:“前辈有什么打算吗?“

        熊剑强忖了忖后,他对我说:“我想把乔治性子转了。”他阵刚才。

        我说:“理由!”

        熊剑强:“美国都说是平等自由,没有种族的观念。但其实控制这个国家的还是白人。白人在这个国家还是站在上等人的那个地位上。”

        “乔治有钱,曾经有权!他老爸原来是德州的一个议员,后来嫖娼马上风死了!但她老妈的家族有钱,所以,他通过他娘,再加这几年他玩股票玩的很明白。所以,他手上握有大量的现金。”

        “这人是白人,且还是美国人。如果我们把他的性子转了,给他领上一条不一样的路。这好处不仅是我们的,还有其它很多练家子的。”

        “但同样,这样的人,也是最招人惦记的。”熊剑强看着我喃喃说。

        我忖了忖后,抬头跟熊剑强说:“周六是吧。”

        熊剑强点了下头,递过一张请帖,同时他说:“尽量吧,那个格列夫,是很魔性的一个人。我近不了他的身。“

        我喝口水:“那就让我来!”

        我送走熊剑强,晚上回到小公寓打坐的时候,我跟齐前辈接了一下。

        前辈的意思明确。可行,但一定记住,服人为主,少行杀戮!

        服人为主!

        这比杀人难呐!

        但,这不正是我接下来要面对的修行吗?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8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