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先震住人,再表立场

第四百六十六章 先震住人,再表立场

        我们找到冯志德的时候,他正在武馆教拳。

        小武馆不大,充其量三百多平,但所有的摆设,布置等等一切无不充斥着浓厚的中国元素。

        据夏洛克说冯正年是香港人。差不多是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全家移民到美利坚的。

        刚到美利坚一样很不容易。

        尤其是华人这块儿,上头有白人欺负,下边有黑人各种瞧不起,外加欺负,中间咱们自个儿同胞,各种收保护费。

        昨晚上,熊剑强跟我聊了他跟师父的奋斗史。

        那真是血与泪的篇章啊!

        不是功夫强嘛,功夫强也怕枪!除了枪,还有种陷害,中国人跟白人合起伙来欺负中国人。

        收保护费,警匪一家亲。

        这些混在底层的华人老百姓生活的真的是很艰难。搁熊剑强话讲,有在美利坚当孙子,咬牙吃苦受累打拼的劲,在国内早就发家致富成土豪了。

        可偏很多人不信邪,来了后。苦苦打拼,拼到最后想走也走不了喽。

        为啥?

        不甘心呐,老想着混的有模有样儿再回去。

        可这地界儿是那么好混的吗?

        两个字艰难!

        我看着冯正年的小武馆,我就感受到这武馆历史背后的血与泪了。

        真的是太不容易喽。

        在心里感慨间,立马有个打扮的很精神的小伙儿过来用熟练的英语问我们是学拳还是干什么。

        我说找冯志德。

        小伙儿一扭头,看到一个中年人后,他转身跟我说:“冯师父正在教拳,对不起,请稍等一下。”

        我表示可以理解,于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

        冯师父教的是标准洪拳。

        硬桥硬马的功夫。

        洪拳练起来,全在于一口气。内在核心的心法上东西要求的是脏腑发力。

        这个很不好操作。因故,洪拳大多数人学的都是一个皮毛。真正核心,师父不高明不敢教,因为教了怕徒弟出问题。自学,更加的没可能了。

        冯志德教的是基本马步的功夫。

        他教的很认真,一一摆弄六七个学员的架子。然后讲解动作要领。

        我端详着,看了眼冯志德的功夫。

        不错,入化了,并且功夫扎的很实,很稳。

        他应该是五六年前就入化了,但一直没突破,而是在原有基础上反复来练。

        他这么做,我估计也是冯正年授意的结果。

        不敢练的太猛呀,太猛了后,霸王正道就找上门来了。找上门来了后,那可就是很大的一个麻烦。

        我摇了摇头在心里叹息间,忽然看到冯志德指点完了后,他自顾走到一个小屋里去了。

        我注意到这个细节,示意熊剑强稳一下。

        老熊本就很稳。他正坐在供学员休息的椅子上看一份从早餐店买来的报纸。

        不稳的是乔治。

        这个小得瑟,正得得瑟瑟的站在一个木人桩前,伸手哈,吼,哈!

        我没看见。(  就爱看书网)我没看见,我没看见……这人不是跟我一起来的

        就这样,我们三人在外面足足等了能有十分钟。

        这期间,武馆陆续进来了三四个人。

        他们进来后,没有看我们,直是选择直接步入了武馆后边的一个办公室。

        大概过去二十分钟吧。

        方才跟我们打招呼的那个小伙子一脸微笑地走过来对我说,冯师父正好有时间了,他在办公室等我们,我们直接去办公室找他就行了。

        彼时,熊剑强放下报纸给了我一个眼色。

        我知道他什么意思,同样我也感知到办公室里布了一个什么阵了。

        但既然来了,就得把话说明了后再走。

        当下,我一挥手,领上熊剑强,后者拉起哈哈叫个不停的乔治,三人就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前。

        我轻轻敲了下门。

        “请进。”

        对方说的是中文。

        我把门推开。

        意料中的黑洞洞枪口就对准了我的脑袋。

        既然让人用枪指了头了,就好好配合一下吧,于是我举起了两手。

        看到我举起手来,身旁的熊剑强很知趣地也举起了手。

        没枪指你,你举手干嘛?他冬役血。

        不容我多说,乔治傻呼呼的也举起了手。

        于是,我们三个人就这么高举了两手走进了冯志德的办公室。

        办公室布置的很有中国韵味。

        茶桌,办公桌分开,然后摆的不是沙发而是中国味极浓的红木大椅。

        冯志德坐在茶桌后面,正在沏泡着茶汤。

        我闻了一下,很正宗的凤凰单枞。

        叶凝的最爱……

        哎!

        又想叶凝了。

        关仁呐关仁!这都让人把枪顶上脑门了,怎么还走神儿想叶凝呢。

        我知道,只要我稍微闪一下念,马上就能看清楚叶凝正在干什么,但我忍住了。

        因为这也是心魔。

        看了一次,就会想看第二次,跟着第三,第四……

        我会控制不住自已,然后由着这个发展,到最后我可能什么正事都没办成,尽耗费这一身本事看叶凝去了。

        屋子里除了冯志德没拿枪外,剩下的五个人,每人手中都有一把枪,且还有一人拿的居然是威力强大的霰弹枪。

        冯志德喝茶,不说话。

        我举了两手微笑问:“冯师父看来很喜欢枪啊!”

        冯志德恨恨地抿口茶说:“对付你们这些人,武上面我承认打不过。但我有枪!所以,没办法!对不起了。今天要么你们转身走人。要么你们继续向我打听我父亲的下落的话。对不起。我只好开枪了。”

        我说:“杀人可是犯法的。“

        冯志德:“你们给我逼的没活路了。我只能这么办,先开枪杀了你们。给你们一个下马威!然后,咱们打官司呗!律师我也有,我不怕这个。”

        冯志德这话其实是一个嘲笑美利坚法律的笑话。

        美利坚的法律是够全面,也够多的,但同样,美利坚的法律是一个行业,它养活了无数的律师。

        律师在熟悉众多法律条款的前提下。

        他们可以左右一场判决!

        这里面详细的东西就不多说了,反正我听明白冯志德话里的意思了。他们是拿我们当了霸王正道的人了。

        我对他说:“冯师父,我想这里面有误会……”

        于是我把夏洛克的事,外加我的名字,熊剑强的名字,跟他讲了一遍。

        冯志德摆手:“不要讲这些东西了,我不会听的,要么你离开,要么你们就吃枪子。”

        我摇了摇头,步子稍微挪了大概二十几分公吧,我对冯志德说:“冯先生,我的名字叫关仁……”

        冯志德打断我说:“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想跟你打交道……”

        听到这话,下一秒我动了。

        我身后是两个人,他们分别用枪指着我。

        这间屋子的面积只有三十几平。

        这么小的空间,我唰……

        我脚尖稍一发力,就遁到拿枪指我的两人中间,然后抬两手压住他们的胳膊,向下猛地一沉的同时,我又朝冲一冲。

        巨大的惯性力量拖的这两人身体一个趔趄,跟着扑通,扑通,两人倒地的同时,我手中的一把枪飞了。

        砰!

        正好打在第三人的小腹,这人一弯腰的功夫,我抬手掐了他的手腕一掰。枪就这么到我手了。与此同时,我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但这不是枪响,而是熊剑强一拳打中了霰弹枪的枪身。

        枪身立马弯了,里的零件落了一地的同时熊剑强已经把另一人手中的枪给压下来了。

        当我和老熊联手把屋里人的枪都给下了后。

        冯志德从身上掏出一把枪,然后对准了自已的脑袋。

        “冯师父!”

        我唰的一下冲过去,叭!

        一记鞭手,枪飞了。

        冯志德咬牙:“你想怎样啊,我死不行吗?”

        我移开了两步,朝冯志德一抱拳说:“冯师父,多余的话我不说,但今儿我关仁跟你举手发誓。我若是你想像的那一伙人,就叫天打五雷轰,横事上身,惨死当街!”

        讲过了这句,我对老熊说:“走!咱们出去!”

        走啊!

        我又朝乔治吼了一嗓子。

        可怜的乔治,腿都打颤儿了,站在原地,一个劲的哆嗦。

        老熊过去,一把拎起他,我们转身刚要离开。

        冯志德在身后喊了一句:“慢走!你说,你叫什么?”

        我沉声:“关仁!”

        冯志德:“你能留一个联络电话吗?”

        我报了一串号码。

        冯志德:“好!你等我的电话。”

        我没说话,而是朝他一抱拳,这就闪身离开了武馆。

        到了外面,老熊感慨万千地跟我说:“兄弟啊兄弟!猛啊!这一嗓子吼的真有气势。这几句话扔的真够份量。行啊!今儿这事,办的漂亮。”

        我长叹口气,后又看了眼街上行人,我对老熊说:“眼瞅中午了,这都到饭点喽,咱们就近找个地方吃口东西吧。然后,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冯志德就能给我来电话。”

        事情果然如我所料。

        我们刚在一家餐馆吃完了一口饭。冯志德就来电话了,然后我们约在唐人街的一家岭南茶社见面。

        前往茶社的路上,老熊问我,这个冯志德他能不能摆一个鸿门宴什么的。

        我感慨万千说:“冯师父他现在要是有摆鸿门宴的本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现在啊,他是连那个本事都没喽。”

        老熊听罢,也是摇头一声的长叹。

        就这么,走了半个多小时,找到了那家茶社后,我到门口问了里面的服务员。服务员给我们带到了一个包房。

        进去,见到只有冯志德一个人。

        他看到我们来,马上施礼说:“关兄弟,方才多有误会,实在是抱歉,抱歉,我已经给国内打过电话了,他们说了你的一些情况。所以……来来来,坐,坐。“

        坐下来后,我一打听,这才知道冯志德给七爷打去了电话。

        冯志德跟七爷是老相识了。

        七爷曾经托他,还有几位师父在美利坚来找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华夏的宝贵文物,只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它们都流失在海外了。七爷就通过几个相熟的师父关系打听这玩意流落到哪儿。跟着再进一步想办法,把它给买回来。

        既然跟七爷认识,那就没什么说的了。

        当下,大家互相介绍了一番身份后,又喝了两口茶,寒暄一番,待把这些误会都澄清了。便一笑抿去了不快。

        几句话过后,议到了正事上。

        就说起了戴海龙,冯正年的事儿。

        按冯志德的话讲,戴海龙死的冤枉。

        当初霸王正道找到戴海龙后,一共是来了三个办事人。本来戴海龙功夫很强,他一连挫败了两人,可赶在第三人的时候,碰巧了那人是他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

        戴海龙心一软。

        对方一掌就印在他丹田,把他全身的劲力给打散后又取了他的功夫。

        我问冯志德那人叫什么名。

        冯志德说,对方姓王,名叫有财。

        王有财是他的本名儿,不过这名儿太土了,在美利坚这几年,他又给自个儿起了个洋名叫查理王。

        好!查理王,王有财!这个目标我立下来了。

        随之冯志德又说了:“关兄弟!家父原本不在那些人的名单内,原因是家父看破这一切,身上有的功夫,入化之后,一直都没有进步。可不知为什么,这次对方竟然一直死追着家父。家父也也是不解此事,这才将戴师父从洛杉矶请到了芝加哥。可没想到,此举反而害了戴师父,哎……”

        冯志德长叹口气又说:“这事儿有很多的问题。因为戴师父是秘密到芝加哥来的,除了我,家父外,再没有第四个人知道此事。”

        “现在戴师父死了。这件事,家父和我都不好说啊。所以,那个夏洛克到芝加哥找我的时候,我就没跟他说这一切的真相。”

        我知道冯志德怕的是什么。

        他怕的是,别人说冯正年是为了保自已这才不惜把戴师父给出卖了。

        虽然我感知到冯志德没有说谎,事实确实如他讲的那样。

        但外人怎么看,怎么来讲?这就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了。

        并且,这里面好像还有小人……应该是哪个小人,把戴师父的行踪透给霸王正道的人了。

        所以冯正年真的是没办法露面。

        思忖到此,我问冯志德:“冯师父,你透个实话,你父亲他在不在芝加哥。”

        冯志德说:“在,但我只知道他住在哪个街区,具体的地点,还得你们自已去找。”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