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真正的破空劲和惊绝枪术

第四百六十八章 真正的破空劲和惊绝枪术

        董杰出手的时候,衣服下面的肌肉一条条的在急剧扭曲移动着,转尔他身上的这件外套无风自动……

        这样的一幕让我仿佛看到了当年在赤塔露出一手项绝内家功夫的董老爷子。

        他们都姓董,都是顶尖的高术人物,可惜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又分别站了两个不同的阵营。

        当年我对董老爷子是崇拜的不得了

        赤塔他跟宗奎动手时的那一幕功夫,简直是叫绝了。

        今儿,我遇到了董杰。

        我不知道他的功夫与董老爷子相比,哪个高,哪个低,但是我想好好跟这个董杰打一场。

        齐前辈说过我现在的境界。

        关键就在一个‘走心’上。

        我要不走心,也就是不刻意去发力,那么我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如果我走心了,去主动发这个力了,那么这个力的大小就是无可限量。

        所以齐前辈说,只要我不遇到齐内神而通了外神的顶尖人物。

        一般情况下,我不会有什么事。

        心念想到这儿。

        董杰就动了。

        他的动作很是轻灵,唰的一下掠过来后,掌刀一抹的间隙。人跟着也是一旋。

        我向后一闪。

        一道淡淡的劲气,贴我的胸口掠了过去。

        一刀抹过,没有中的同时,董杰唰唰唰!三记掌刀,抹过来,跟着他每出一掌身体都旋一下,这一旋之间,他便又换了一个角度。

        如此打法,真是把八卦掌的一个贼字给诠释的淋漓尽致!

        八卦掌打起来的时候,突出的就是一个贼,但这个贼,又不是小偷的下流之意,而悄无声息,避人耳目,反常出手。

        所以武林中提到八卦掌,都说这个功夫手黑。一不留神就中了道儿,挨上那么一下,可就够几年,十几年消化的。

        唰!

        冷不丁一个功夫。

        董杰突然攻上了我的中线,然后他手指拿的笔直,唰的一下,探直了手臂,直奔我咽喉刺来。

        那劲,全在他手指上拧着呢。我看着真切,他的五根手指的指肚粗粗地爆起。就好像一个个小钢蛋子似的。

        跟着到了近处,指肚一涨过后又倏然一收。如此一来,他浑身的劲气就凝在了指尖末端。

        漂亮!

        他这一手功夫,赞呐。

        我一个拧身,闪过这一击。

        砰!

        身后距离我半米远的一个水泥柱子上爆了一记闷响。

        跟着一缕烟尘腾空而起。

        我抽空回味了一下方才董杰的这一击。末了我发现,他的手指离那水泥柱子,好像还有半公分,又或是一公分的长度

        这劲,是让他隔空打出来了。

        隔空发力不是什么玄幻的东西。民国时候,武道大家李书文前辈的单鞭手抡起来后,离地尚有三尺高的距离,他能将地面抽的叭叭作响,尘埃激荡!这是有人亲眼目睹的东西,绝非玄幻夸张的描述。(ps:此处为刘云樵老先生回忆,网络多有引用,后我又问过一些久隐不出的人,后证实确有这般功夫。)

        但不是说,几米外,我就能一拳把人给打倒。

        这个力,也是有极限的。

        齐前辈随我回走当年路的时候,他跟我提过一嘴。他说,有记载的,他见过的最高的高人,一拳出去,能把这劲放到两米开外。

        这已经是极限了。

        武侠小说中,一掌出去,十多米外的大树轰的一声拦腰折断的场景,在不借助外神的前提下,单凭自身之力,那就是一个扯。

        尘埃还在身边萦绕,董杰一击落空,他又欺身冲了上来。

        这次,我不再闪了,而是以两手握了拳,用太极中的标准锤法来打。

        锤在于一个磕,碰,挂,还有撞。

        砸不行,砸的话,要抡起来才能落下去。

        这么提手一抡身上的空门就大开了。

        高术练家子,动起手来真的是快如雷电,一丁点的空门出来,瞬间让人抓着打上了,那可就是一个死啊。

        磕也有技法在里面。

        比如要去弄断一块石头,拿它对着硬东西,狠狠砸下去是不行的。

        要找好那股劲,荡起来,落下后,再稍微向上提一下,这么一来,就是磕!

        砰的一下。

        就能把对方的胳膊,腿,什么的,给磕疼,磕飞了。

        这招儿说来还是内家的基本功,练内家,到明劲时候,会用这股劲了。妥了,就算是当兵的,他是一特种部队的人,他跟咱们磕胳膊,他一样也得喊疼,喊受不了。

        我瞟准的是董杰的手腕。

        砰!

        一捶落下。磕个正着。

        董杰衣服下的肌肉跟大蟒似的一拱一扭,他跟着脸色一白,豆大的汗出来后,他又一咬牙,唰!

        矮身,一抹掌刀,奔我肚子来了。

        我一甩手,身子一挪的功夫,砰!

        又是一捶。

        轰……

        董杰身体好像落下去一块大石头,震的地面一阵轰响后,他哈!

        他大喝了一声,两掌一翻对准我脖子就交错抹来

        我负手,立着,心中忽然就想当年高中毕业,在夹皮沟金矿打那群驴球马蛋的东西时,那个程师父提点我的一句话。

        他说是要把这目标给放到无限远,这样才能打出透劲,破空的劲和一股子钻力。

        当年,我把这东西给悟了。

        现在,我见到董杰能发出破空力,伤到两三公分内的东西。

        那么我呢?

        我这破空力打出来,会是一个什么效果?

        眼瞅两掌翻来。我估算了一下距离,决定赌一把。

        跟着我呼的一下,朝前一冲,以硬碰硬的架势冲到了董杰的近前后,我直出炮拳,目标遥想无限之远的虚空。我轰的一下!身体微微一颤的间隙,我感觉打出去的指骨缝里,就透出了几缕劲流,这几道劲流跟着拧在了一起后,呼…

        砰!

        喀嚓。

        我的拳头距离董杰护在胸口的两个胳膊尚有三公分。

        但是他的胳膊骨头碎了,人蹬,蹬,蹬一连退了三步,这才捧了手臂,急急的喘了两口气后,他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透空力,你打出透空力了。”

        我笑了下说:“三公分,算不成什么透空力。”

        董杰喃喃:“三公分,三公分断了我的两臂,这劲道,已经跟龙先生不相上下了,已经是跟他不相上下了,这功夫没得取,没得取!我输了!”

        说完,他强挺着一抱拳。

        与此同时,李战红吼了一嗓子:“他输,我没输。”

        哇呀呀呀!

        呔!看我霸王枪!

        呼的一下,李战红手里提了一杆缨的大枪,嗖!直奔我嗓子眼就扎过来了。

        我一闪,枪头一颤,又换了个方向再扎,我再闪……

        董杰胳膊骨折了,可这对练家子来说,简直是轻的不能再轻的小轻伤了。是以,他忙活了两下,将碎骨拼了拼后,眼见我躲枪躲的快,他不由自主吼了一声:“好!”

        咱也不知道他跟谁叫好。

        反正这枪,确实是很赞。

        我唰唰唰,一练旋了六七圈后。李战红的枪势又化了鞭,呼的一下奔我下三路扫来。我半空一跃。

        李战红突然一收枪,唰……枪杆子沿着手掌就缩到后头去了,跟着他急拧步,移到近处后,突地又是一抬手。

        他手里的枪头,就好像是一个暗器般,嗖……裹了一股子劲风,直奔我小腹扎来。

        我人在半空,起脚砰!

        脚尖刚好踢在枪头跟枪杆连接的位置

        但这大枪杆子韧性极好,是以踢不断,枪一曲,弓起来后,李战红双手握枪,又一旋身,叭!

        枪头一弹之隙,又奔我打来。

        “好!”他夹私号。

        这次是我叫的好。

        叫过好后,砰的一声响。

        枪头抽在了水泥柱子上。

        哗啦,一大片的水泥墙皮就掉到了地上。

        李战红又一撤枪,跟着突然一拧,枪身好像一条蛇般,弓着枪杆子,噗!又奔我胸口扎来。

        真是漂亮呀!

        若非时间紧,我真想跟他多打上个十几二十分钟的,但我有事啊。所以我就抬了两掌找准枪头劲势将失的一刹那,叭的一下,双掌把这枪杆子处一合的功夫,李战红一拧,想要撤回来,我却松了枪,人跟着一旋,顺后撤的枪势,这就旋到了李战红的近身处。

        李战红横枪身,想要拦下我。我没客气,直接抓了枪杆子。李战红见状大叫,莫伤我枪。喊完了这句,他就松开手了。我当即一丢手,将枪掷于一旁的同时李战红呼一记崩拳就崩过来了。

        我横拳向下一压,李战红另一手又起一记重摆拳直奔我头打来。我抬肘一抗的同时,身体向前奋力一蹿。跟着把两肘顶起,给我开!

        砰!

        喀……

        李战红聪明,知道不能力敌,所以他只舍了一条手臂的骨头。

        我退了这两人。

        当下,朝这二位一抱拳说:“承让了。另外臂伤的话,我有一方,如果抓到上面的药,只需要敷贴半个月,就会愈合如实,两位若是不嫌弃,我写一下?”

        董杰看了眼李战红:“那喷雾你带了吗?”

        李战红:“没呀。”

        董杰看着我。

        我说:“好好,我就写一下啊。”

        说了话,董杰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拿过笔和纸,我执笔把这个方子开了。

        两人扫了一眼说:“多谢,多谢了。”

        我说:“不敢当,那个……完事儿了?”

        我看这两人。

        两人看着我。

        我又说:“那个……我取你们的功夫,行不行啊?”

        瞬间,两人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