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玩把大的,震住全场

第四百七十三章 玩把大的,震住全场

        这帮所谓的正道人士真的是把我逼到份儿上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主动来挑事,这次,我不给他们玩把大的,这仁武堂还真没办法在洛杉矶立足。

        那天傍晚过后,我又跟尚志。熊剑强,冯正年等人细细商议了细节上的东西。随之,熊剑强便开始购置所需的物品,待将物品一一购置完毕,我的王牌赞助人乔治的两辆宾利车已经到位了。

        乔治有个爱好,喜欢收藏汽车,他的家中有很多的豪车。但他却不开,平时他开的都是美国的大众车,比如雪佛莱,福特之类的牌子。

        两辆宾利一辆是标准的商务款,另一辆是流线型的轿跑。

        车的价钱虽比不上那些顶尖的跑车,但贵在一个大气沉稳,比较衬托我接下来要干的一系列事情。

        各路人马,粮草就位。三天后。我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对方用礼貌的口气通知我,已经按我的吩咐,在我之前跟朱问候动手的那家大馆子里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

        时间定的是晚餐,然后晚六时,准时到。

        当下,众人就位,各自上了车后,一路浩荡就直奔唐人街去了。

        到了地方,我掐准时间,等到指针正好指到下午五时五十九分的时候,我起身就下了车。

        下车间隙,我看了眼乔治。然后对他说:“你跟我一起来吧。”

        让乔治跟我来,不是为别的,而是为了让他开开眼。此外,就算是我让这屋子里的人给祸害死,最后他们也不敢去动乔治。

        乔治事后可以把这些东西写成故事。也算是我留给世人的一个念想了吧。

        当我领着乔治来到大大的木门前时,守在门口的两个小练家子立马礼貌地将门给打开了。

        人就是这样!

        不硬气,不霸道!真心不会服人!

        只有硬气,霸道了!对方才会敬我们,有了这个敬,进一步才能站在一个公平的角度去竞争。

        我进了大屋子里,绕过大大的影壁后,来到了坐刀椅,吃枪锅的那个大天井。

        天井内的摆设收拾过了。

        当中摆了一张直径将近两米的大桌子。桌子上面已上好了各式热气腾腾的菜。

        但这会儿,没人来。

        桌子四周全都空着,然后四下里收拾的很整洁,留出了一圈大大的空地。

        人呢?

        在上面呢,我抬头。二楼凭栏而立了将近一百来号人!

        真热闹呀,挤的是人头攒动。

        我扫了一眼,没看着贺老太太,但却多了不少陌生的面孔。

        一百多号人呐,全都是练家子,功夫参差不齐不说,我扫一眼的同时,感到这里面还有不少揣枪来的。

        我负手而立,仰头一一扫过,末了淡然一笑。

        而身边的乔治却早已经吓傻了。

        他脸上,脖子上,哗哗的,流的全是汗呐。

        为啥会吓成这样,因为这气场,虽然没人说话,没人动手。但那股子杀气腾腾的强大气场,别说是乔治了,就算是随齐前辈修行之前的那个我来到了这里,我可能都受不了。

        这气场不是说,人脸皮厚,豁出去一切就能挺下来的。

        这需要实力,一分分的真功夫,才能抗得住。不然,单这第一关,就得堆在椅子上坐不起来。

        对方这一手玩的高。

        相对朱问候摆的那个枪锅,刀椅,他简直就是在过家家一样。

        我站直了身体,负手看过众人后,抬手一抱拳,朗声说:“在下关仁!是仁武堂的里子!前几天,有个什么帮派的红棍,说是奉了你们的意,到我们场子闹事儿!他出口没遮没挡的,我就把他给打了!打了就是打了!没那么多的废话。”

        “今儿我关仁来这里,挑明了说,不是给你们赔礼道歉来了!我来,为的就是一件事,今儿!我关仁话立这在这里!仁武堂,得在洛杉矶里边立!来的诸位,哪个不服,下来打!“

        “暗中助我关仁的,或是按正常武道规矩来的,那是朋友,我关仁,道一声请。然后下来一起吃个饭,聊个天儿。“

        “废话没有,就是这意思!不服的来打,是朋友的,过来一起吃饭!“

        我一伸手,把架子一亮,就此沉声不语。

        三秒!

        三秒内,这大厅里边鸦雀无声!

        三秒内乔治全身抖的,都快成一只大电钻了,他一边哆嗦,一边伸手擦那个汗。身上淌的冷汗,把他后背都给打湿了。

        气场很强劲!

        不过,我喜欢,我真的就是喜欢这样儿。

        “我杀!”

        呼……

        突然一下子,二楼呼的一阵风响,一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大汉,手里提了一口大环刀,凌空跃下来后,直接一记力劈华山。

        杀!

        他刚吼过一嗓子。

        我抽手“就是一记鞭手

        叭,喀嘣!

        大刀立马就断成两半,跟着我又探手,出手若电,在他小腹处一按,一送。

        呼,砰……

        人飞了,倒飞了六七米,撞碎了一排的桌椅,就此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下手之处有轻重,是生是死全凭心。

        到了我现在这个地步,打人就是这样!我想让他生,他就生,让他死,他必须得死!

        “啊……看我天地一声雷!“

        哈!

        突然又一个伙计一声吼。

        砰!

        二楼的栏杆碎了,人跟着铁蛋子似的,呼的一下当头奔我罩我。

        我原地一跃!

        嗖!

        高高蹿起来后,这铁蛋子半空横旋腿要扫我,我又一提气,嗖!又拔高了半米,跟着,砰!

        一记劈拳,印在他脑门上了。

        扑通,叭

        人掉地上,不动了。

        当然,只是劈晕而已。

        全都是‘小面’一般的货色,两三口就能吃个干净。

        对方这么玩有点意思,他们不是想打我,而是想试我的心,找我的病。

        今儿,我要是功夫不高,不能收放自如,摊了一两条人命。妥了!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所以!

        来吧!

        呼呼……

        又从上面跃下来一对兄弟,这对兄弟是使棍的。

        棍又如何,我往前一冲,伸臂一夹,喀嚓!棍断之后,我又一个崩拳步,冲到近处,抬手砰的一声人飞。

        另一人啊的吼了一声后,一棍正中我后背。

        我由他打,砰的一记爆响后。他那根棍炸了!炸成一缕缕的木丝……

        我转了身,一步步朝他走过去,他呆呆看了看我。

        我扬手,砰的一记劈拳,就给他定这儿了!

        杀,杀杀杀杀!

        砰砰砰砰!

        五声杀,四记枪响。

        好在我有准备,走了几下位,让过弹道的轨迹后。又是砰砰砰……

        五个人,五把手枪,分别把着五个方位。

        我闲庭信步般一一的走过,直到他们把枪中的弹匣打空为止。

        杀!

        又是一声吼。跟着大概有三四十号人,手持各种的大小刀,匕首,钢管子,铁链子,就这么奔我杀上来了。

        这帮人大多数没什么真本事,但可怕,就可怕在。在这群乌合之众里头,至少有八位到了化髓地步的练家子。

        除外,我头顶上,还有五把枪,时不时的抽冷子,砰!枪就响了。

        难度不是人想像的难度。

        但我挺过来了,凭着身体对弹道路径的那个感知能力。再加上正确的走位,我轻松避过子弹的同时,这三四十号人,基本是照面就躺。

        最快的时候,我一秒放倒了三个!

        没有大人物出手,之所以大人物不出手的重要原因就在于。今儿有人放枪了,要真是大人物在场的话。

        传出去,他们面子上挂不住。

        不过我猜,这放枪的肯定也不是练家子里边的,而是那个什么红棍背后的帮派人员。

        放就放吧,能打着,算是你本事

        也就是喝上几口茶的功夫吧。

        跳下来的人,全都倒了。

        但妙就妙在,没有一个是重伤,全都是恰到好处,击倒,轻伤,最重不过临时晕了一下。

        我抖了抖手,轻轻走到饭桌旁边一个洗手的铜盆内,就着盆内的清水,我把一双手仔仔细细地洗干净了。

        一边洗,我一边说:“都见着了吧!我关仁是什么样的人,我想诸位也都清楚了。诸位舍了自个儿师门,去跟了人家的姓,把祖宗都忘了,这是迫不得已。为得是,保住身上的功夫,保住自已那一脉的真传。”

        “你们有苦楚,我关仁都懂,都明白。所以,我不计较过去。今儿过去,咱们就算是翻篇了了!打从今儿起,愿意过来,跟我关仁一起,把咱们华夏武道上的真传发扬出去的,我欢迎你来!你可以不叫仁武堂,可以不跟我关仁一起立场子。这都无所谓。我关仁求的就是,我有事!一嗓子喊出来,你能到!你若有事!只要这事是正,走的是一个正路,我管他是哪号的天王老子,我关仁就算是拼了命,我也给你争一口气!“

        “除外,我还有一句话。那个牛气冲天的正道,打从今儿起,这屋子里跟了我的人,你们要是找他们的病!你们就不是什么真练家子!人家跟我,投的是我!有本事,有能耐,都来找我!话不是说的好吗?擒贼先擒王!你把我关仁灭了,不就什么事没了吗?所以,来找我,跟其他人无关!”

        我背着众人,低头,慢慢洗手,一点点的洗着。

        最终,当我洗完的时候。

        我转身。

        大桌子,已经坐了七个人!

        这七个人,功夫高的,到了化髓的巅峰,稍微再使一使劲,马上就能化神了。

        功夫最差的,也是证了筋骨的境界。

        我看了众人,一抱拳:“多谢诸位对关仁的一片信任!多谢,多谢!”

        “不敢当!”

        其中一个鬓角白了的老爷子一起身,抱拳冲我说:“事已至此,不拼一把,岂能对得起这个人字!关兄弟!今儿起,我们几个,跟着你干了!”

        我说:“好!“

        一个好字结束。

        打从通往二楼的楼梯那儿,就走下来了一个身材不高的半大老头儿。

        这老头儿身上没什么大功夫,充其量一个明劲。

        但他身上有股子天生的霸气!

        是枭雄那般的人物。

        他身后跟了几十号人,然后此人大步流星走到我面前。

        到了桌子旁,他拿过一个酒坛,搬过一只碗,倒了两碗酒,倒完了后,他举起一只碗对我说:“小兄弟英雄霸气!我姓许!今年六十四岁,在这唐人街是一刀一枪杀出来的!你打的那个姓成的小子是我下边的人!”

        “按理说,今天是要给你来个三刀六眼,给姓成的讨回个公道。但小兄弟这一身的霸气宛如关爷再世!我许某对此就是一个字,服!”

        “来,干了这碗酒,从此,各走各路!”

        这姓许的一举碗,我淡淡看了一眼。闪过身,倒了白水在一个碗中。

        然后我举了这碗白水说:“许爷!称你一声爷,是敬你在你那个江湖中的身份。但正如你所说,你有你的江湖,我有我的道!你喝你的江湖酒,我饮我的真水香!来!干了!”他岛纵划。

        我端了碗,跟他一对。

        许爷一怔,稍许他哈哈一笑说:“好!兄弟,讲的明明白白,透透亮亮,来,干了!”

        我一仰头,把这一碗真水香给干了后。

        往桌一放。

        许爷跟我一抱拳。

        我又朝他一抱拳,末了,他闪身走人。

        我则转过身,往椅旁椅子上一坐,一抬手说:“诸位,请用饭!”

        饭菜做的很好,极是可口。

        只是,除了我之外,其余人吃的都有几分忐忑。

        至于乔治。

        这货已经完全惊呆吓傻的节奏。

        就这么,半个小时后,我把碗筷放下,拿纸巾抹了抹嘴,跟着抬头说:“诸位都吃好了吗?”

        七人齐声说:“吃好,吃好了。”

        我点下头说:“走吧!我们去喝茶!”

        当下,众人起身,跟了我,我推着乔治,后者勉强提起了一丝的力气,一步步,就这么随我慢慢走到了门口那儿,再一步步,走出了大门。

        刚到大门外边,乔治扑通一声就坐地上了。

        七人中的一个中年人忙给他扶起来。

        与此同时,方才跟我说话那位鬓角发白的老者对我说:“关小兄弟啊,你这么一闹,可就给足了他们杀你的理由了。这往后,你,你可怎么在这世上立足啊。”

        我望着天空喃喃说:“事情总得这样,总得把立场挑明了后,让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儿,然后一步步,明刀明枪的来磨。磨来磨去,就算我身死,我亦对得起这一身的功夫了。“

        “前辈,你们不用担心!今儿我跳出来,就是把你们给保下来了。往后这帮子正道人,他们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厚着脸皮找你们麻烦!”

        “走吧,别想那些事儿了,走,咱喝茶去!”

        我拍了拍这位老前辈的肩膀,后者身体轻轻一颤,转尔,他的眼角溢了两滴泪出来……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