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小天地的一劫和西洋剑现身

第四百八十二章 小天地的一劫和西洋剑现身

        头盔哥身上涌动着一股很可怕的能量气场。(  千千)

        这东西说实话严格上讲,它不是能量,它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频率。而这种频率完全由他的情绪释放。

        我们常说情绪这东西可以感染人。

        身处一个快乐的环境,跟家人,朋友一起开怀放松大笑娱乐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心情愉悦的。即便有一些不太可心的小麻烦,但置身那个环境,我们也能把小麻烦暂时忘却。

        并且在中国古代的传说中,有位叫孟姜女的女人因为死去了丈夫,她跑到长城那里,大哭之下,悲伤的情绪竟将长城给哭塌。

        情绪可以引发周围的精神气场,转尔影响人的心理。

        那么,基于近代前沿理论物理的推断,当情绪可以干扰现实物质的时候,它会引发什么现象呢?

        在此之前,我不知道,但现在我看到了

        头盔哥的钢制手铐,不知为什么,它发热了……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我不知道头盔哥最终会引发什么,但现在平稳他的情绪是第一步。

        于是我走上前。伸出手轻轻抚着他脖子向下的一个地方,然后,尽可能把一股柔的不能再柔的力量渗透到他的身体中去。

        不过,这样做其实很困难。

        我的手指一触碰,立马就引发了一系列的链条式反应。

        一股子很顽强的力量,就好像导火索一般,唰的一下,要把我体内的细胞给引爆。

        这一刻,我的身体仿佛不是身体,而是一堆移动的高能炸药。

        小天地感受到这样的危险,它基于本能瞬间就产生了一股子力,要将这个头盔哥给干掉。

        这是基于基本生存法则的你死我亡。

        虽然没有打斗。不存在任何花哨的东西,但只要我体内的劲一吐,头盔哥可能会死,也可能会引发更加难以想像的后果。

        所以。我要控制小天地。

        用那种抡起一百公斤的大锤砸鸡蛋的劲来控制小天地。

        这是国术阶段的基本功。

        同样也是一切高术的基础。

        一百多斤的大铁锤,抡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把鸡蛋外面一层轻薄的壳砸破,但又不破坏蛋清外的那一小层膜状物质。

        这就是功夫。

        此时我的状态就是,小天地要杀!而我则要止杀!

        第一次矛盾产生了。

        劫!

        不期而至。

        在之前的个修行中,我征服了这个物质化的身体。它已经可以听从我的安排,从而用一种随心所欲的方式,代谢,周转。运行。当然,它不是不死的,它亦有一定的寿命年限。一样也要走衰病生死的一个过程。只是,修到这个地步,这些生老病死的速度会减慢,并且,病字体现的也不会明显。

        但我尚没有征服的是随后出现的非物质存在。

        即,这个小天地,包括小天地之后将要产生的一系列精神态的东西。

        神出来了!

        第一步是齐,第二步是通,第三步是合化。

        将所有的神合化了,真正为我所用,才是最终通神的那个层次。(  就爱看书网)

        天地之间,把力量按不同的属性来分的话,在道家中将阴阳做为基本,然后在阴阳下分出了五行,五行之下,又分出了十个天干。

        天干是对原始自然万物的一种高度概括,地支则是我们脚下的这颗星球感召天干而生的十二类象。

        这一点在传统命理学说,已经把地支拆分出了一个藏干。

        所谓的藏干,指的就是地支所藏的天干本气,余气。

        接触道家东西,第一步的功夫,就是要把天干地支,节气交替给研究明白。

        天干地支的二十二个字,为基本课程,单独每一个字,讲的话都是满满的一个大篇幅。

        同样,我的小天地也是这个情况。

        受外力威胁后,阴金为动,生一念,此念为杀。杀念生,而付诸于行,则阳金动,阳金为庚。

        庚为剑锋之金,其意锐杀,且不惧火来煅烧。

        如何来制,宜用丙火来制。

        因庚喜火来锻而成贵器……

        因故,这一念动了,劫生出来后。要动火才行。

        武字中,火归五行拳中的炮拳,所以我要把一缕炮拳劲,渡入到头盔哥的体内。

        这个劲怎么用?

        我许久前按程瞎子教我的方法,每天用意念在肚子里按经络运行的方法结合拳劲流走的方法,走一个静功。

        所以心念一动,身体的炮拳劲起,带动了小天地内的这般子金杀之力,就入到头盔哥的体内了。

        劲一入体。

        我轻轻揉动了几下,立马感觉对方情绪有所稳定。

        随之,我又让这道劲直入他的身体内部,走到肝经,以丙火调肝属的乙木,再引庚来与木合。

        上述这些属于道门里面理论上的东西。

        讲出来,全是马后炮了。

        真正用的时候,就是拿到一个五行拳中的炮拳劲一引就完事儿了。

        “先生,你怎么了?我发现你的情绪有些不太好。还有,我感觉你的记忆有些不对劲。“

        我看着头盔哥淡淡的说着。

        说完这话的时候,我发现小天地内好像有了一些灵性上的变化。

        那种对它操纵,掌握,似乎比之以前我显的更为精深了一些。

        “哎……“

        头盔哥长长叹了一口气,跟着又说:“能不能把这该死的东西给我拿走,再让我跟你说话。”

        我听了下,果断掏出钥匙,然后把锁链打开后,又将他的头盔拿了下来。

        我一把这头盔摘下来。

        瞬间,我小惊了一下,因为我看到了一张苍白,并且苍老的面孔

        这是个白人老头儿。

        他的年龄好像很大了。

        “还有……我脖子后面,这里,好像是有一些东西……”

        白老头儿伸手摸了一下脖子。

        我在心里想了想,随之凑到近处一看。

        好家伙,脖子,后背,还有脑袋上都有针插入。

        这个针的走向,我大概扫了几眼,转尔按照穴位,还有经络走向分析,我发现这针主要是用来压制肝经气血运行的。

        人的生气,发怒,这个源头就在肝胆上。

        由此一来,通过这些针,就能控制白老头儿生气和不生气了。

        这好像是一个开关。

        但在人的身体上安这么一个开门,这似乎有些太不人道了。

        我看到这儿后,想都没想,伸手就把这些针给拔了,拔了后,我拿手端着劲,轻轻的给这白老头按了按后,我尽可能舒缓了他紧张的情绪。

        舒缓了情绪,白老头告诉我他叫雷森。

        雷森说他以前是克格勃的情报人员,并且雷森这个名字也是他诸多化名中的一个,他本名是什么,他是哪国人,他生长在哪里,他家搁哪儿,他一概不知道。扔找投才。

        他知道的就是1983年夏天,他飞往以色列,然后他喝了一杯咖啡,然后……

        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记不得,往后都发生了什么,他记得的只有这个。

        我听了听后,我告诉雷森,让他控制好情绪,我说他这些年很可能被人绑架了。然后一直被关在什么地方,这期间有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而我要做的事,就是帮他一起找到绑架他的人。

        雷森说他现在很困惑,他想好好的静一下,不太想说话。

        就是这样,跟着露西亚出现了……

        我猜露西亚是发现我不见了后,就在四周寻找,跟着找到了这里。

        露西亚看到我解开了雷森的头盔和锁链后,她叫了一声:“天呐,你……先生,你……”

        我笑了下,摊了摊手。

        然后示意她不要惊到,那个坐在地上把头埋在两膝间沉思的雷森。

        露西亚咽了口唾沫,长长舒了几口气后,她小声说:“你应该真的是东方的神灵。不然,别人是不能把他释放的……”

        我抱臂一怔,随之我问她:“东方,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怎么知道东方神灵的。”

        露西亚用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说:“东方有很多神灵的,我在学习的岛上,经常看到东方神灵过来指导我的导师还有其它人修行。我们很多的方法,理论也都是沿袭了东方神灵的指引,才一步步找回那些失落的东西。”

        我不用再问了。

        我想我已经明白了。

        凯米莉,她不是一个人,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同样,她们的内部,也不消停。因为据我所知,凯米莉的内部好像也分化出了两股势力。

        一股是好的,一股是坏的。

        根据露西亚的描述,我们完全可以知道,在很久之前,由国内去海外的一大批高人曾经指导过凯米莉那个x组织的人。

        然后,她们获得了很大的突破。

        但不久后,x组织产生了分裂,一个好,一个坏。

        所以,海外的高人又暗中扶持凯米莉……

        这就是全部。

        复杂,简单,却又合乎常理的全部。

        之所以不说明这一切。

        皆因,当初扶持凯米莉的那些人中的一部份人,目前已经散到了鬼庐,双蛇盘剑,霸王正道的人中。

        所以,包括齐前辈,凯米莉等人没办法给我提供一个高人名单,让我知道谁好谁坏。

        因为好坏都在一念间。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大大的局,不是凯米莉一人的功劳,这是几位甚至十几位前辈的心血。

        玩下去吧!

        最终,会有一个结果的。

        “这女孩儿,说你是什么神?”

        雷森抬头,用不解的表情看我。

        我笑了下说:“这仅仅是一个玩笑罢了,对了露西亚,你这么急着找我是什么事。”

        露西亚紧张地说:“我们需要尽快去一个地方,因为我刚才在冥想中得到指引了。还有……好像有敌人来了。”

        我想了下,后对雷森说:“雷森先生,您的身体怎么样?”

        雷森叹了口气说:“我还是搞不明白很多东西,但我……我想我的身体应该没问题。还有,我现在感觉有些口渴。”

        我见状让露西亚拿来了一瓶水,在递给雷森后,我告诉他,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愤怒,要保持冷静。关于他的身份,等等的一切,最终我会帮他找到真相。

        雷森说了谢谢,喝过水后,又继续发呆了。

        安抚了雷森,我和露西亚带着他,告别了昏睡在地的丑胖子,又奔前行进了半个小时后,待我们迎接到科罗拉多峡谷的黎明时。

        身后追兵的力量浮现了。

        我站在大峡谷的边缘,迎着晨风,负手而立。

        露西亚紧张地握着木杖,她身后,雷木呆呆地坐在一块石头上。

        我的前方,有三个人在奔跑,他们的速度很快,几乎转眼的功夫过后,人渐渐就浮现于眼前了。

        三个个子很高的白人。

        他们穿着全套的户外装备,身上还背着包,然后我看这三人身上的气场,转尔我发现他们练的东西很杂。

        有称之为,我们道家打坐的功夫。

        也有一些瑜伽的东西,但起到根本改变的,还是一道很强的力量。黑色,嗜血,非常残忍如兽一般的黑暗力量。

        我说不清楚这力量的来源是哪儿。

        但他们的身上存在……

        “嗨,伙计!”

        为首一个小卷毛,把身后的包放下来后,他喊了一嗓子。

        我微笑回应:“嗨!”

        小卷毛笑了笑,改用一口生硬的中国话说:“钟先生说过,可能会有人抢在我们前面,把那个恐怖的老头子给抢走。没想到,预言实现了……“

        他说完,打开背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把剑。

        正宗的西洋剑。

        不是那种双手剑,而是单手持的西洋剑,就是现在奥运会比赛击剑项目的那种西洋剑。

        他徐徐从皮鞘里把那柄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西洋剑抽出来,然后在胸前抖了一个大大的圆后,他邪邪的一笑,跟着又对我说:“伙计,你最好是离开这里,哦……看看,那好像是一张我听说过的面孔,很美丽的一个小天使露西亚。“

        我听到这话,扭头看了一眼露西亚。

        后者一脸惊愕,她的表情是,这货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他。

        我转过身。

        小卷毛唰!把剑尖对准地面。

        然后他扬声说:“拿出你的武器吧!前提是你不愿意离开这里。”

        我摊了下手笑说:“对不起,我的手上真的没有任何武器。”

        小卷毛听这话,他拧了下眉,随之转身对另外两人说:“你们谁愿意把剑借给他用一下。”

        两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个金发的小伙儿,伸手从包里取过了一把剑。

        然后,他捧着剑,一步步走到我面前。

        “希望你能活下去。”

        这小伙微笑着对我说。

        我心中一动,感觉这个挺有意思,便伸出手接过了他呈上来的击剑。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